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谈「网络世代群众运动模式的改变」与「基进民主政治」(一)─鳌峰社论
2019/11/07 11:09
浏览360
回响0
推荐9
引用0

前言:

「置身群众狂热集体情绪中,千万别相信自己的情绪,因为你的情绪只是别人在操弄。虽然你的脑袋长在自己的脖子上,但别以为你做的事,就是由自己做主。因为你的脑袋其实捏在别人的手里。...个人也主张社会思想多元,但不能激进与丧失理性的民粹。因激进冲撞的玉石俱焚,恐导致社会失控或战祸。结果往往走向更专制威权。有如上个世纪共产主义的无产阶级革命,或如中国的文化大革命...」

「"基进民主"的概念,就是与其所称的专制寡头,不惜玉石俱焚:一、既然不给我吃,那我就整桌翻倒,大家都没得吃。二、既然给我吃,那我就整碗捧走,别人也别想吃。...阿拉伯之春,太阳花学运,香港反中送。其发起的群众运动,即皆基于此新兴"左翼激进民粹主义"的概念。」

「一块土地上的人把激进主义份子当英雄崇败拜,绝非好事。因为激进份子只会利用你对他的崇拜,把自杀炸弹绑在你身上。然后唆使你当他们激进的杀人工具。就如同日横行中东的恐布主义。令人遗憾的是,当台湾人醉生梦死之际,已然不知不觉被民进党与蔡英文,带往那条左翼激进民粹主义的不归路走去...」

一、网络世代的群众运动兴起

二十一世纪网络世代的来临,随著通讯工具的发达,因而导致群众运动模式的改变;这当也是必然现象。试想在信息流通不发达的年代,古时候要产称一次规模浩大的群众运动,通常都得积累上百年的时间与民怨。有如黄巾之乱,黄巢之乱...而这种百年积怨的农民起义,其最后结果,通常也就是让国家陷于崩溃衰颓;甚至江山改朝换代。且不说几百年前的古时候,就说二、三十年前的台湾。当时既无计算机网络,也无人手一支的手机,信息流通尚不发达。所以当时,要形成一次上万人的群众运动,往往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首先一定要有组织与领导,藉著一个议题,来号召群众。然后还要电话打到手软,奔走乡里,与逞三寸不烂之舌鼓吹,方才能号召一定数量的群众,走上街头。所以在那个信息不发达的年代,只要有数量庞大的群众走上街头,那就是一件大事。就算群众只是和平理性的抗争,而政府也不得不做出正面回应。然而到了二十一世纪的网络世代,过往讲究「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的群众运动路线。于今看来,也已如大江东去,一去不复返。

二十一世纪的开始,可说也是计算机网络世代的开始。约莫十年前,脸书、推特、噗浪等...社群网络相继兴起与风行。从此人与人的距离,透过计算机网络社群的连结,再不受时间与空间的阻隔;甚至连国际间也不再是阻隔。犹记当时,热衷于网络社群的年轻人,总会在社群中发出「网络快闪」的活动。即社群中的一群人,虽彼此不相识,却约定一个时间、一个地点;然后一群人就照网络约定,同时聚集在那里,做同一件事。譬若:一群人在网络社群中相约:某天中午十二点整,国际机场大厅,跳一支XX舞。于是当天中午十二点整,一群在社群网络相约的人,就同时出现在国际机场大厅,突然一起跳起同一支舞。而类似这种「网络快闪」活动,应也就是后来年轻人在网络社群中传递讯息,彼此号召上街头;形成网络世代群众运动的雏形。虽说「网络快闪」活动,当初看起来虽然很有趣。可就象是无人机一样。虽然无人机刚出现时,只用在空拍或是洒农药,也让人觉得很有趣。但当有人发现无人机只要装上炸弹或机枪,就可用来当作杀人的工具后。于是最后,这当初很有趣的无人机,终究也会被发展成杀伤力强大的武器。

2010年。北非回教国家突尼斯,爆发反政府示威的茉莉花革命。中东一些阿拉伯国家的青年,透过网络传播也随之响应。回教年轻人透过社群网络,号召上街头抗争,或争取民主自由,或争取人权与就业...。埃及、利比亚、也门、叙利亚、阿尔及利亚...整个中东回教世界,一个又一个国家相继爆发抗议示威浪潮。因这些回教国家的年轻人,掀起的示威浪潮,多是要求推翻专制政府。这使得美欧西方国家乐观认为,一个新的民主回教世界即将到来,故此回教世界接肿的示威抗议浪潮,称为「阿拉伯之春」。可惜的是,阿拉伯世界的春天都还没看到春燕飞来,却是因社会冲突的加剧,导至这些阿拉伯之春的国家,一个个走向内战与崩溃;甚至恐怖主义横行。极端恐怖组织,伊斯兰国更打著回教圣战之名,趁势崛起,导致数百万中东难民,家破人亡,流离失所。由此也可见到二十一世纪开始,网络世代的群众运动,所能产生的能量。虽然是充满理想的开始,最后却是凄惨悲剧的结局。然这网络世代的群众运动,既已开始,也不一定全都是凄惨悲剧。多少也是会有喜剧,就象是2014年,爆发于台湾的「太阳花学运」。

2014年。因反对国民党与中国签定服贸协定,一群大学生趁夜爬墙进入立法院,并占领立法院。隔日,经过网络社群传播与媒体大篇幅报导,立刻在台湾从南到北的大专院校,形成一场浩大的学运。即所谓「太阳花学运」。同样是年轻人与学生藉网络社群号召与传播,而形成的群众运动。可台湾「太阳花学运」的结局,却与中东的「阿拉伯之春」,大相迳庭。因「太阳花学运」,不但成功阻挡了国民党与中国签定服贸协定。甚至学运的狂潮袭卷之下,国民党更在两年后的总统大选,兵败如山倒,将政权直接让出给民进党;且还让民进党就此一党独大,执政台湾。 这就是个问题!何以同样网络社群号召,且同样以年轻人与学生为骨干的的群众运动,台湾的「太阳花学运」可以大获全胜,整碗捧走。反观回教世界的「阿拉伯之春」,却是全盘皆墨,国家崩溃陷入内战,导致政府与全民皆输?究其主要原因,应与运动本身的强度无关;而在社会背景的不同。包括国情、民族性与人民素质等等...。

一则,台湾已经是个趋于成熟的民主社会,群众运动累积的经验丰富。二则,台湾人民对于学运有种特殊的情感,对于参与学运的大学生,一向更给予同情、疼惜与推崇。所以国家公权力几动都不敢动这些大学生。三则也是最重要的,就是要有一个愿意退让与妥协的政府。而国民党原本深受儒家思想影响,惯常更把社会和谐,当成执政者的责任。所以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每当民进党以群众运动冲撞体制;而国民党的选择,通常也总是妥协再妥协,退让再退让。「宁愿自己输到脱裤子,也不愿让社会失去和谐。」正因国民党有这种儒家思想的软骨头特质,所以对「太阳花学运」所提出的诉求,几乎就是百分之百的照单全收。其结果,想当然耳,就是参与学运的学生个个兴高采烈,手里捧著丰厚的奖赏,和平收场。而国民党却是就此一路输到失去政权,输到不止脱裤子,还脱到全身一丝不挂。并且伸长了脖子等著民进党上台,以「转型正义」之名,来把他割喉割到断。

网络世代的群众运动,若以国情、民族性与人民素质等,来论断其运动成败。却也尚有疑义!因为就这些社会背景而言,香港与台湾可说相去无几。然2019年,三月以来,香港爆发的「反送中抗争」,其群众运动所呈现的现象,却又与台湾历来的群众运动,结果都大不相同;且让人难以理解。

2019年,二月。香港政府推动修定「逃犯条例」。起因是有一对香港情侣到台湾旅游,男方杀了女方后,逃回香港。因台湾、澳门与中国大陆与香港,都不是国与国的关系,也没有签定引渡逃犯的条例。以致事发后,就算香港逮埔了涉嫌杀人的男嫌犯,却也无法将其引渡到台湾受审。因此香港政府欲藉此机会,修定「逃犯逃例」,好将在台湾、澳门及中国大陆,犯下重罪的嫌犯,皆能将其遣送到犯罪地受审。谁知,港府推动这修定「逃犯条例」的举动,却在香港社会引起了轩然大波。三月十一日,香港泛民主派,发起反对将逃犯遣送到中国大陆的反修法游行。约有一万二千民众参举运动。但港府仍继续推修法。四月二十八日,香港民间人权阵线,发起「反送中,抗恶法」游行。约有十三万人上街抗争,要求撤回修定「逃犯条例」。然港府仍继续推动。六月,香港「反送中」抗争,突然大爆发。六月九日,约有百万人上街抗争。六月十二日,上万群众包围香港立法会,警民冲突快速升高,双方暴力事件开始层出不穷。六月十五日,港府宣布暂缓修「逃犯条例」。

六月二十六日,香港民间人权阵线再次发动游行,约二百万人上街抗争。并提出五大诉求:一,撤回恶法。二、不要检控示威者。三、反对定性为暴动。四、追究警察开枪责任。五、特首林郑月娥下台。六月十八日,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开记者会公开道歉。但没回应五个诉求。六月二十一日,香港民间发动不合作运动。六月二十五日,港民集资让「反送中」广告,登世界各大报。...香港「反送中」抗争,至此尚都能看到台湾民主化过程中,群众运动的相同路线与影子。因为香港从事民运的年轻人与泛民主派,与台湾一些激进的民运青年及台独份子,向来过从甚密。台湾「太阳花学运」时期,两方人马奔走两地,互相支持;这也是早就是公开的事。乃至香港「反送中」抗争爆发后,两方人马更在两地,往来频繁。显然从六月,港民大规模的抗争开始,从包围立法局。到六月二十一日,发动的的不合作运动。其间也都能够清楚看见台湾「太阳花学运」的影子。然从六月二十九日开始,因死亡与暴力的加剧,似乎让整个「反送中」抗争,开始急转直下,乃至整个失控。

六月二十九日。香港教育大学卢姓女学生,在楼梯间写下「反送中」四大诉求后。于粉岭一栋大楼,坠楼死亡。六月三十日。二十九岁的邬姓女子,于脸书写下「香港加油。我希望可以看到你们胜利」。随之从中环天桥坠楼,不治死亡。因「反送中」抗争,殉难者的出现。使得七月之后,香港「反送中」抗争,群众的悲愤情绪与抗争强度,急剧增高。此方抗争者以汽油弹、石头与鸡蛋攻击警察。彼方警察也已塑料子弹、辣椒喷雾、烟幕弹及警棍等,追捕抗争群众。就此香港街头,几乎已成烽火战场。七月底,元朗车站更出现一批白衣人持棍棒,无差别殴打占据车站的抗议群众。因被解释为港府勾结黑道,殴打抗争者。继之二十八万港人,又发起「光复元朗」游行。就此原本和平理性的示威路线,因暴力的互回与叠加效应,群众运动也渐走向失控。所谓「武勇派」的出现,更使「反送中」抗争,俨然有如暴动。无辜店家,开始受到抗争群众的打砸烧抢,无辜路人,只要有不赞同抗争者,即遭抗争打得头破血流。类似此情况,社会学的群众理论中,将之称为「狂欢现象」。

群众运动中的「狂欢现象」,通常都只出现在群众运动的末期,当参与运动的群众失控后,才会产生此现象。台湾民主化过程的二三十年间,曾有过数都数不清的无数次的群众运动,但就笔者所忆,几乎不曾出现过失控的「狂欢现象」。群众运动中,警民冲突,势所难免。而在台湾的群众运动中,无论警民彼此可说都相当节制。或是说,台湾的群众运动似乎是有一套无形的规则,而无论警民也都遵守这套无形的规则。那怕运动强度再激烈,警民也都不会越过那道无形的红线。所以台湾民主化改革以来,二三十年的群众运动中,不曾有无辜店家会受到群众的打砸烧抢,也不会有无辜路人被打到头破血流。抗争群众只会以打不死人的鸡蛋攻击警察,而警察也不曾向抗争群众开过一枪,更不会用致命武器对付民众。但香港「反送中」抗争,到了八九月以后,其出现的狂欢暴动现象,已然超出了台湾二三十年民主化过程的群众运动,所能理解。不但出现了蒙头盖脸的所谓武勇派,成群持铁棍,围殴警察,有如欲将之置之于死。而警察为自保,也近距离对著武勇派开枪射杀。尔后更有武勇派学生,拿美工刀将警察割喉,也有拿腐蚀性液体泼洒警察。显然在在,也都想置警察于死。一场群众运动演变至此,恐也已超出了「狂欢现象」所能解释。而香港「反送中」抗争的群众运动,何以演变至此。就算经历了台湾二三十年民主化改革的人,恐怕也都无法理解。

香港是一高度文明社会,向以法治社会著称,更是世界金融中心。照理说,香港人的人民素养应该也很高。而一个人民素质高的社会,照说人民应该会讲求理性,遵守法治,且自我节制,不使用暴力。就算群众抗争,冲突势所难免,但彼此应也不会越过红线,导致玉石俱焚的结果。就如台湾民主化过程,二三十年来的群众运动般。可香港的「反送中」抗争,呈现在世人面前,最后竟是有如第三世界的非洲国家、或是寡头专制的中东国家,或是黑帮横行的中南美洲国家。这现象实是让人感到困惑。不过后来,笔者在网络上看到一则新闻社论后,也就不再感到困惑。因为这篇新闻社论,对香港「反送中」的暴力现象,可谓充满了歌颂赞扬。且说那是让左派运动,看到了新希望。而其所持的观点,就是一个叫做「基进民主政治」的理论。

有谁推荐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