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开台圣王郑成功(二)之五、「从军严禁条令」─郑成功军令
2019/11/07 20:39
浏览406
回响0
推荐19
引用0

五、「从军严禁条令」─郑成功军令

公元1658年,明永历十二年(清顺治十五年),五月初。福建厦门往浙东舟山的海路。南风正盛,波涛涌动的无垠海洋,十一万郑家军舰队,分四程,先后自厦门出海后,昼夜航行。遍海云帆的舰队,白日桅杆挂高招旗,以不同的旗号,前后示警连络。入夜后的海洋,漆黑不见物,唯苍穹如盖,满布星斗。船舰依令,需得前挂三盏灯,后挂两盏灯。若欲示警,则以炮响或是射火箭,前后呼应。四程舰队,每支舰队出海后,皆分前、后、左、右、中军、形成梅花阵形航行。郑家军擅长的,就是航海。哨船、鸟船、水艍船、犁缯船、沙船、大熕船...数百艘大小海船形成的舰队,编队严整。纵是航于波涛汹涌的海上,各军前后分列,仍是有条不紊。可见其训练之精良,纪律之严格。是以满州铁骑在陆地上,几已踏平等个中国。然其满清军威,却也只能止于岸上。只要一到了海上,甚至只要一出了海,整个海洋便皆是郑家军,无敌于天下。

郑成功的座驾帅船,是一艘「大熕船」。「大熕船」乃当年郑芝龙,仿红夷夹板船所造。船身长二十丈,双层甲板,高大如城。且船的舷侧有九个炮窗,加上甲板的火炮,共有二十余门火炮。堪称火力强大,直压红夷夹板船。波涛涌动的汪洋,数百艘以梅花阵形航行的舰队中,见那中军位置的大熕船,明显比周遭的船舰都还要高大。然此节要谈的,并非是郑成功,而是同样在帅船中的另一人。此人,容貌略带猥琐,身形削瘦,看似有点弱不禁风。且是尖嘴猴腮,下巴还留著一撮山羊胡,模样就是长得一付尖酸刻薄,辎铢必较的小气相。浑然不能与郑成功的体态威猛,英雄面貌,相提并论。且此人年过五旬, 见其干瘦的骨格,应是手无缚鸡之力。既不能搬重当役夫,连要拿个刀剑上战场,自然更也不能。而此人,既是如此无用,何以却留在郑成功的帅船上?原来,此人,名叫「杨英」。而这杨英,正是长年跟随在郑成功身边的帐房。可说打从郑成功,举兵抗清开始,这杨英就已经跟在郑成功的身边,替他做帐。因这杨英,本来就是郑家的帐房,一生也都在为郑家理帐。因此亦颇得郑成功的信任。简言之,郑家军的粮草、军饷,无论进多少、出多少,要拨多少给谁,又剩余多少。凡此琐碎之事,皆由杨英终日拿著算盘,一手在计算。

粮饷,乃是行军打仗的最根本。其多寡精准,更是疏忽不得。要不大军出征,打仗打到一半,突然缺粮缺饷。这仗还如何打得下去。所以这杨英,虽是相貌猥琐,又提不了刀剑上战场。可若要行军打仗,郑成功却日日也离不了他。而这杨英也真有本事,能将郑家军的粮饷帐目,做得仔仔细细,让郑成功一目了然。无怪郑成功,对其倚重。尤其这杨英,更有一项本事,是常人所难以望其项背。即是杨英,几乎可以不睡觉。无论白日或夜晚,几乎都见其拿著算盘在算帐,似从不曾合眼歇息。这不!都已是四更天,船上的官兵大多皆以在舱中就寝,唯听得波涛阵阵。甲板上也仅见轮班的舵班、操帆班与牵绳班,尚在工作。从甲板的舱口入得船舱,经得狭窄舱道,又下一层船舱,正是积存粮饷的库房所在。库房旁边有一间小舱房,正是专管理库房的帐房。虽已是四更天,却见那帐房内,仍点著一盏昏黄的油灯;烛火随著海船的颠簸,隐隐晃动。朝那窄小的舱门望见去,只见帐房中有一人,仍伏案桌前,边努力的拨打算盘,边拿著笔在本子上记帐。此人头发花白,身形清瘦,面容僵硬,且略显尖嘴猴腮。不是别人,正就是专替郑成功打理帐务的杨英。

杨英本就不是个上得了台面的人。置身郑家军中,追随郑成功抗清复明。十几年来,杨英也都仅在小小的帐房中度过。因此鲜少人认得杨英这个人。二十余万的郑家军,上战场征战,有功勋著著的将官,运筹帷幄之内,也有参将与谋士。但杨英既非英勇的将官,也非足智多谋的谋士。事实上有关战场征战之事,杨英也都插不上嘴。就算十几年来,日日在郑成功身边。然而关于征战之事,郑成功也未曾征询过杨英的意见。而杨英也是个言语不多的人,日日所做之事也只是记帐而已。且是每日做帐,都做到三更半夜。这夜里已然四更天,帐房的狭窄舱中,油灯晃动处,见杨英伸了个懒腰,终放下手中的笔;看似好不容易,终于把一日的帐都做完。夏日夜短,约莫五更天就会天亮。四更天到五更天,也就仅剩一个时辰的时间,可让杨英做完帐后,稍睡片刻。然见杨英,方推开算盘,收拾起桌上的帐本。连起身也没起身,却是又拿出了一本更大本的帐本。翻开那帐本,却是有些怪异。照理说,帐本所记,无非就是数字的加减乘除之类。然此时,杨英翻开的这本帐本,却是密密麻麻,满篇的汉字,反是不见有数字。

「永历十二年五月初三。国姓爷坐镇第四程船队,已由厦门泛海往舟山...」翻到了帐本的后面空白处,见杨英即又拿了笔,一笔一笔,看似在帐本上又记起了帐。是的!做为一个郑家军的帐房,杨英仍在记帐。只不过笔下的记得,不是郑家军粮饷的帐,而是另一种帐!原来,打从杨英追随郑成功抗清复明起,他的身边便总带著两本帐本。一本帐本,是做给郑成功看的,自就是郑家军粮饷的帐本。另一本帐本,杨英也不知是做给谁看。因为除了杨英自己外,也没人见过这本帐本。而这本帐本,就是此刻摊开在桌案上的帐本。其帐本所记下的,则是十几年来,跟随在郑成功身边。杨英做帐之时,往往顺手,即把郑成功每日的言行与重要决定,全都有如记流水帐般,一一的记下。且因杨英终日都窝在帐房中做帐,鲜与人来往。因此也少有人知道,杨英有这本帐本。

「为什么,杨英要把郑成功说的每句话,做的每件事都记下来!」实际上,杨英自己也不是很清楚。或是因为是个记帐的,一辈子都在记帐。所以杨英习惯成自然,也就把郑成功说的话,做的事,每日一条一条记帐般的都记下来。但有的时候,杨英却也觉得,这是一本很重要的帐。甚至比郑家的粮饷帐目,更加的重要。譬若,此次北伐南京,大军出师前,郑成功重新颁布「出军严禁条令」。而杨英就认为,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其重要性,比之军队的粮饷不惶多让。所以杨英认为,应该把郑成功重新颁布的「出军严禁条令」,也在他的帐本中,一条一条的详实记下。是以,尽管已经四更天,杨英却仍不打算去就寝。烛火晃动处,只见杨英取出了一张象是告示的纸卷,摊开那纸卷。即拿笔醮墨,边看着那纸卷的告示,边逐字逐句,将其抄在自己的帐本上。原来,纸卷上的告示,即是原本张贴在帅船上,大军出师前,郑成功颁布的「出军严禁条令」:

「照得恢复依始,信义为先。故逆者剿之,顺者抚之。所以示之大信,伸大义于天下,此诚今日之要者。如严禁奸淫、焚毁、掳掠、宰杀耕牛等项,本藩已刻板颁行,谆谆不啻再三。尔提督统领镇营,劳征苦战,十有余年者,所为何事,总从报国救民起见,亦为勋名富贵,后来子孙计。况奸淫焚掠等项,皆犯造物所忌。为将者,积阴德于冥冥之中,以为子孙长久之计。不特为救民者,又是自家份内事耳。虽兵丁繁众,纷纷不一,然在上之戒缉必严,则在下奉行惟谨。如提督用心禁缉,各统领循而行之,各镇营又从而效之,以至副翼及大小将领,莫不整顿遵依,且互相告诫,互相结获。如是而令无不行,禁无不止。四方闻风向化,百姓壶浆迎师,仁义何尝不利乎!若泛视悠悠,以致兵丁违犯,归罪于上,累及身家。明有王法,幽有鬼责。由此观彼果,熟得而熟失?从今之后,尔提督、统领、镇营,凡经过及屯紮地方,务要遵依明禁。翕然画一,以共恢复之大业,而享无疆之福泽。今将历颁条禁,开列如左。本藩令重如山,各宜着实凛遵,毋得狃为故套也。」

且说一支军队之强弱,所赖者,无非「训练」与「纪律」。「纪律」尤其是军队的命脉。而郑家军对「纪律」的要求,不止是严格,甚至可说已到了严苛与不近人情的地步。再说此次北伐南京,抗清复明的成败,就在此关键一役。由是出师之前,郑成功即不时,对三军将士,三令五申。「此行我师一举一动,四方瞻仰,天下见闻,关系匪浅...」「功名事业,在此一举,当从恢复起见,同心一德,共襄大事。进入京师之时,秋毫无犯,以收拾民心...」出师前,郑成功对将士,殷殷告诫之言,也都被杨英一一,给记在帐本上。「十几万的大军,如何能对百姓秋毫无犯!所赖者,也只有纪律!」为让十数万官兵,皆能守纪律,是以郑成功特重新颁布了「出军严禁条令」。禁令中,共有十项。且这十项禁令,不止是颁布,张贴于厦门的演武亭。而是每艘船舰,无论大小船舰,皆得由将官亲自抄写一份,张贴于船上的最显眼处。但士兵多半不识字,也看不懂告示上的禁令。所以大小将官,镇营之统领,乃至识字的书记,司哨等,就需得将这些禁条,逐项逐句解说给士兵知道。当要所有官兵,皆要能背颂出「十项禁条」。而杨英手中的这份「出军严禁条令」,就是他趁夜,暂从船墙上揭下来,取来抄写的。烛火晃动的船舱内,见杨英就这么逐项的抄写。将十项「出军严禁条令」,皆抄于其帐本:

「一、就地取粮,亦不得以之役。官兵只准取粮,不准奸淫掳掠妇女。如有故违,本犯立即枭首,大小将领一体从重连罪。不论镇营官兵役夫等人,有能拿解首明者,赏银五十两。」

「二、攻剿地方,有附虏十分顽抗负固者,供破之后,明令准掠妇女,以鼓用命,以示惩创,不在禁内。如系掳掠不服百姓,罪有可矜。如无发明令掳掠妇女者,不隼掳妇女在营在船。如有故违,本犯枭示,大小将领从重一体连罪。不论官兵役夫拿解首明者,赏银三十两。」

「三、掳掠妇女在营,必难瞒同窝铺之人,如致察出,本犯枭示,同班同队连罪,尽行枭示。若班队中能攻击首举,不但免罪,照格给赏。(掳掠妇女在船亦同)」

「四、发剿抢地方,非奉明令焚毁一切,严禁不许擅毁居室。敢有故违,本犯枭示,大小将领一并连罪。不论镇营官兵役夫,拿报首明,赏银二十两。」

「五、出征船只,各舵梢俱要请给号布,以防混冒。如无号布,将船没官。舵梢枭示,家属发配。有能拿报首明者,赏银十两。 」

「六、发剿地方,非奉明令,不准掳掠男子为伙兵。如有故违,本犯枭首,将领连罪。有拿首明者,赏银二十两。」

「七、严禁混抢。沿海地方多系效顺百姓,官兵登岸之时,不准混抢,致玉石俱焚。须明号令。如有未令,敢有擅动民间一草一木者,本犯枭示,大小将领连罪不贷。」

「八、禁宰牛。农业,民生大本。牛畜,耕稼重资。若肆牵宰,民将失业。不惟百姓俯仰无资,而且军粮重赖。自今以后,不准牵取宰杀。敢有故违,本犯枭示,将领连罪。」

「九、官兵出征,派有船只载运。各官兵不许借坐给牌商船,或奉本藩借,公事完毕,立即放回,毋得刁难。如违致船户禀报,本官兵枭示,将领连罪不贷。」

「十、以上禁条,如奸淫、掳掠、焚毁,假冒项,诚恐巡缉官兵,耳目不周,另悬赏格。至混抢、宰杀等项,已著各镇营轮流巡缉,难以漏网。但有能蒘报秉明者,亦分别赏录赏。各项禁条有犯,断断无赦。但官兵不识字,著副翼、司哨、书记、逐项解说,小谕遵守!」

郑成功颁布的「出军严禁条令」,其十项的军令禁条。简言之,即是─「不得奸淫掳掠妇女」「不得掳掠妇女入营或上船」「不得放火烧百姓的屋舍」「不得抓男子当伙兵」「出征的船只需有郑家军的布号,以防混充」「沿海不得动百姓一草一木」「官兵不得宰杀牛吃」「官兵不得借坐商船」。军队的军令与纪律,自古以来,举凡是军队皆有。然有的军队的军令与纪律,却是说一套、做一套,纪律松散。有的军队,为了鼓舞士兵奋勇作战,甚至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任士兵烧杀劫掠,奸淫妇女。有如满清的军队。但郑家军的军令与纪律,却是有如钢铁一般的强悍,对于违反禁令者,毫不宽贷。禁令说「官兵不得杀牛来吃」。倘有官兵杀了百姓的牛来吃,一旦被举报,或是被巡缉的官兵发现,那就是斩首示众。且就算是一个小兵,犯了禁令,那营镇的统领与将官,也需得连坐受罪,丝毫没一点人情可讲。甚至就算是统兵的高阶将官,一旦败战,或是在战场退却。其下场,亦不乏被斩首示众。由是十几年来,因犯禁令,被斩的官兵与将官,可谓不计其数。如此严苛之军令,纵是导致不少将官或士兵,因担心犯禁受罪,进而叛逃,甚是降清。但正也因郑家军的军令,如此严苛。所以军队纪律严明,战场作战,将帅喊杀,士兵更前仆后继,毫不退却。

「国姓爷,是个有钢铁一般意志的人,重气节,重信义。军令如山,不讲情面。这跟他的父亲郑芝龙,可是完全相反!」烛火下边抄写著郑成功颁布的「出军严禁条令」,不知为何,杨英的脑子里,忽然浮出了这个念头。 毕竟在追随郑成功之前,杨英也曾在郑芝龙的身边,当了好几年的帐房。父子相较之下,杨英忽然想起了一件事。那就是,在郑芝龙身边当帐房,当了好几年的时间,他杨英居然都没替郑芝龙,记下什么只字词组。反而是追随郑成功,这十几年来,杨英几乎把郑成功,日日所说的话,所做的事,都巨细靡遗的一一记在帐本中。但想及此,当下,杨英自己都不禁感到纳闷起来。

「怪哉!为什么我没替郑芝龙,记下任何只字词组!郑芝龙从一个海盗,到雄霸中国东南一方。满清入关后,郑芝龙更拥立了唐王登基为帝。功勋卓著,官拜太师,受封平国公!这等身份,不能说不烜赫。但为何我却没替他记下他所说的话,所做的事!难道说,我觉得郑芝龙,他不重要吗?或许吧!郑芝龙也不过就是比一般人更奸巧,更投机,更擅于见风转舵,以图谋自己的好处而已!诚如他总是挂在嘴边,说:"世间之物,没有什么是不能用钱买到的!"又说:"做人就是得识时务,才能为俊杰!"~~~郑芝龙的这等言语,事实上也就只是一般庸俗之人,惯有的想法而已。也没什么值得好记下的。就算是记下了,留传后世,也不足以鼓舞人心。徒让人心生鄙夷而已!」虽说杨英,只是一个帐房,话也不多。但并不表示,杨英没有自己的想法。至少仔细的想过之后,杨英似乎也明白,何以他在郑芝龙身边,也当了好几年的帐房。却没替郑芝龙留下只字词组。

「反观国姓爷。大家追随他抗清,可都是提著脑袋上战场啊!随时也准备把自己的性命都赔上。虽然大明国,现下就仅剩下永历帝藏身在广西的丛山峻岭间,苟延残喘。且随时都可能覆灭。明知抗清复明成功的机会,早已微乎其微。但十几年来,国姓爷忠诚于大明,兴复大明的坚定意志,却从未稍移。那怕满清朝廷,多次派人招抚,更以高官厚禄相诱。只要国姓爷点个头,答应接受满清招抚,立即便可荣华富贵加身,官拜公侯。恰如当年郑芝龙,接受大明朝廷一般,只要懂得"识时务",懂得"西瓜偎大边"的道理,即可享一生荣华富贵。然国姓爷就是铁峥峥的汉子,更是矢志不渝的志节之士。国姓爷就是不愿见到大明国灭于满清,更不愿见到中华亡于外族之手。其秉持春秋之义,重气节甚于性命,堪比古圣先贤。其悍卫中华、力抗外敌,明知不可而为之的壮烈,更是可歌可泣。无怪能有二十余万官兵,受其精神感召,甘愿抛头颅洒热血,置个人死生于度外,来追随国姓爷抗清。不论成败,此都乃是千古功业。岂又是郑芝龙口口声声的"要识时务",所能比拟。后世之人,举凡我中华之民,岂又能不以国姓爷为傲。无论如何,我总得把国姓爷,不屈不挠,誓死抗清的精神,给一笔一笔的记下来。悍卫华夏,匹夫有责,以昭后世河洛子孙,当以国姓爷为我中华之楷模。纵是大明已亡,也当使国姓爷的凛然正气,能流布天地山河,传承于万世子孙之心....」

窄小闷热的船舱中,荧荧烛火下,见一头花白的杨英,将郑成功颁布的「出军严禁条令」,专心逐字的,抄写于帐本上。俨然一股来自国姓爷,威武不屈的浩然正气,似亦流淌到了杨英瘦弱的胸襟,充盈了杨英略带懦弱的性情。于是杨英终于明白─「"出军严禁条令"如此严苛,官兵犯禁,动辄斩首。纵是如此。何以仍有二十余万的河洛子弟,甘愿不顾生死,不顾名利,不识时务。却甘愿追随国姓爷,誓死抗清!天地有正气,凛冽万古存。哲人日已远,典型在夙昔。不正是受到国姓爷的这股浩然正气,与精神的感召。所以就算像我这一个只懂得记帐的,也甘愿抛家弃子,跟随国姓爷。十几年来,出生入死,那怕吃了多少苦,也从无怨悔...」

有谁推荐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