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开台圣王郑成功(二)之三、永历帝册封郑成功─延平郡王
2019/10/24 20:10
浏览496
回响0
推荐28
引用0

三、永历帝册封郑成功─延平郡王

「皇上是那个皇上?」自从崇祯皇帝在煤山上吊后。南明群臣为继承大明国道统,已拥立了好些个皇帝。但兵慌马乱中,这些皇帝通常皇位都还没坐稳,就一命归西。有时甚至还会同时二个皇帝在位,彼此争夺正统。譬若,崇祯上吊死后,南明群臣在南京拥立了福王。但福王在位仅约一年,清兵渡江攻破南京,福王即命丧满清之手。继之郑芝龙等人在福州,拥立了唐王为帝,年号隆武。然与此同时,却也有另一帮臣子在绍兴,拥立了鲁王朱以海为帝。因此唐王与鲁王还时起冲突。而唐王却也在位仅约一年,当满清攻下了福州。唐王即也被清兵所掳,而丧命。唐王死后,同样又出了两个皇帝,互争帝位。一为唐王之弟朱聿𨮁,先在广州登基称帝,年号绍武。一为自称监国的桂王,随后却也在广东肇庆称帝,年号永历。因自古天无二日。尽管大明国已将亡,却又怎容得有两个皇帝同时在位。于是绍武帝与永历帝,为争正统,还彼此发兵攻伐。幸亏满清大军帮了大忙,很快的攻入了广州,杀了绍武帝。这才让永历帝,成为苟延残喘的大明国,唯一的皇帝。 且永历帝也不容易,广东沦陷后,逃往广西,继续与满清周旋,就这么在皇位上坐了十几年,居然还没死。

事实上,在福州登基为皇帝的唐王死后。当时避走金门的郑成功,也不知桂王在广东肇庆,登基为帝,建年号永历。所以郑成功还在金门拥立了朱常清为监国。及至那年十月,永历帝派了使臣航海到金门,并册封郑成功为威远侯。自此郑成功才开始奉永历帝为大明正朔。而郑成功亦是由此开始,大举招兵买马,反清复明。及永历九年。因避居西南边陲的永历帝,有感与郑家军相隔摇远。每每郑成功欲任命官员,与朝廷连络不易。于是永历帝特准许郑成功在厦门,设置六官等职,以方便施政。更准许郑成功可以自己任派官员,武官可达一品,文官可至六部主事。简言之,永历帝准许郑成功在厦门,设立一个可以自己委派官员的小朝廷。这可是永历帝,对郑成功充份信任的展现。而郑成功亦感怀天恩,除了将厦门与金门,改名为「思明州」,以表达自己对大明朝皇帝的效忠外。每次册封官员,亦必请大明皇室朱家王爷,在旁观礼。且每有重大之事,也总不辞千里,派人航海到广东,再由广东到广西,前往告知永历帝。譬若年前,当郑成功决定要兴兵,北伐南京。亦派了杨廷世浮海到广东,再陆路前往广西,告知永历帝。

广西、贵州与云南边陲之地,已成了大明国最后的疆土。时值永历帝坐困愁城,一日日面对满清大军与降清的叛军,步步进逼。就算穷山恶水的西南边陲,亦一日日被蚕食鲸吞。使得永历帝十几年来坐在皇位上,除了日夜寝食难安外,更完全看不到未来。当日,正当永历绝望的坐在皇位上,愁眉不展。忽却有大臣进府奏报,说是─「思明州的威远侯郑国姓,派人来奏报。称郑国姓准备亲自率兵北伐。大军将从长江入瓜州,由镇江直取金陵。请圣上命西南的大军,从江西北上入洞庭湖。好让两方的大军可在江南会师。一举攻下长江以南的半壁江山,以迎圣驾重返中原...」永历帝于万念俱灰中,听得奏报,简直喜出望外。恰有如置身在没尽头的黑夜中,听到了鸡鸣声,看见了一线曙光。急忙召郑成功的使臣杨廷世等人,入府觐见。

『杨卿。你奏报说威远侯郑国姓,准被亲自率军由思明北伐南京!这可是真的吗?那威远侯他有多少兵马?多少船舰?那大军的粮饷器械又从何而来?』一见杨廷世,当下永历帝忙得一口气,问了许多问题。这也难怪永历帝满腹疑惑。毕竟郑成功仅盘据在海角一隅的小岛上,如何能够反清复明,率大军北伐?又如何能有充足的粮饷来支应大军,以与势力强大的满清对抗?而这也是永历朝廷中,文武官员心中共同的疑问。杨廷世亦知众人的疑问,则照实奏报,答说:『禀皇上。郑国姓,今虽仅据金厦二海岛。但拥有战舰千艘以上,能征善战的将领数百。麾下更有二十余万大军。大军所需的粮饷,多从当地与闽粤沿海征收。尚有数百海船、满载货物,往来日本国、暹罗国、吕宋国、占城国、与爪哇国等地贩运。借以筹措军饷,所以目前大军的粮饷,尚可勉强支应。』照杨廷世所言,郑成功欲亲率大军北伐南京,果然应不是假话。这着实让永历帝,几要喜极而泣,赶忙召来满朝的文武百官,一起共议大事。

永历帝与群臣,议事之间。兵部左侍郎冷孟銋,算是对郑成功有较多的了解。即向永历帝奏说:『禀皇上。那郑成功是千古难得的忠臣。虽说他的父亲郑之龙,在福州拥立了唐王隆武帝。却是受满清许以"闽粤总督"的诱惑,早早降清。而今被软禁于北京。且这十几年来,满清贝勒,亦屡屡许以官位,欲招降郑成功。其父亲郑芝龙更为满清喉舌,频频写信给郑成功,唤之以亲情,要其降清。但郑成功实乃大忠大义。为忠于我大明朝廷,他更不惜大义灭亲,移孝作忠。就算满清威胁要杀掉他的父亲。但郑成功就是不肯听从他父亲的话,也不肯像他父亲那样,为了高官厚禄而降清。而且就算与我朝廷相隔遥远,郑成功依然年年派人渡海而来,贡问不绝。如今他立了大志向,要亲率大军入长江,直取金陵。郑成功如此效忠陛下,欲中兴我大明,实在跟春秋战国的齐桓公与晋文公,对周天子的尊崇一样。皇上应该给予加封晋爵,以鼓励天下豪杰,一起响应这北伐的壮举。』

因值战乱,永历帝当了十几年的皇帝,却也从未见过郑成功,也对其不太了解。听得兵部侍郎建言,说应该给郑成功加封晋爵。一时永历帝倒也不知该给郑成功,加封什么爵位。即问了郑成功派来的使臣,说:『郑卿成功,还有他的部属,现在被加封什么爵位?还有是否有朱家皇室的宗亲,投靠于他?』与杨廷世一同前来面见永历帝的官员刘九皐,答说:『郑国姓,现下乃为威远侯。属下的将领中亦有被封伯爵的。多是前朝册封的。至于前来投靠郑国姓的皇家宗亲甚多。包括前监国鲁王。还有宁静王、泸溪王、巴东王、益王世子、周世孙...等等。』听得许多宗亲与前朝侯伯投靠郑成功。永历帝即又语带关心的问:『那郑卿,他对待宗亲与侯伯的礼数如何?』刘九皐秉实以答:『禀皇上。郑国姓,对于朱家皇室宗亲,都是以先帝所封宗人府的王爷之礼对待。且每月必定送上王爷衣食俸禄。至于逃难而来的文武官员,郑国姓也都是先辈之礼对待与礼敬。文官或授以参军之职,一起共谋军政。武官若有带兵投靠的,则统一听他的调度。总之郑国姓,执法无私。对待先帝的宗亲与侯伯,更是一片忠诚。比之大唐的忠武王郭子仪,一点都不为过。』

「威远侯」就大明国册封的官爵而言,已是位极人臣的地位。倘要再加封晋爵,那就是「封王」了。但就大明祖制而言,只有朱家皇裔宗亲才能封王,一般外臣并无封王之理。这可让永历帝感到为难。不知该如何加封郑成功之下,永历帝只好望向兵部侍郎冷孟銋,向其征询:『冷卿啊。郑卿已封威远侯。他的部将中也不乏侯伯。这可让朕如何加封郑卿?』冷孟銋知永历帝的心意,不假思索,即回:『禀皇上。太祖洪武帝传下来的祖训,外臣并无封王之例。就算是与太祖一起打天下,立下战功无数的徐达将军,也是死后才追加王爵之位。但现下的情况不同。当下满清入侵,国家危在旦夕。理当权衡轻重,不需墨守成规。况且郑国姓,隆武帝之时,已赐其国姓"朱",并待之以驸马之礼。算来亦已是朱家皇裔宗亲。所以就算是封王,也没有不合于祖制。所以微臣建请皇上,应予郑国姓封王。如此也好彰显皇上招揽天下贤士之心。』听得冷孟銋奏请,正合永历帝心意。于永历帝,即刻下令,让礼部立马铸造「延平王印」。加封郑成功为「延平王」。...xxx

公元1658年。明永历十二年二月,厦门港。由于永历帝派遣了钦差与太监,带著圣旨、诏赐的官印与加封晋爵的名册前来。所以郑成功特率思明的文武官员,及仪仗官兵,列阵于厦门港的码头以恭迎。钦差漳平伯周金汤与太监刘柱国,俯下船,见郑家军军容壮盛,严肃威武。即当著众官兵与文武官员面,开读圣旨。而那永历帝的圣旨,除了册封郑成功为「延平王」外。尚册封左提督王秀奇为「祥符伯」。右提督马信为「建威伯」。中提督甘煇为「崇明伯」。前提督黄廷为「永安伯」。后提督万礼为「建安伯」。五军都督陈煇为「忠靖伯」。兵官洪旭为「忠振伯」。户官郑泰则加「少傅」。另有侯伯官印十几颗,赐给有宫侯伯。「延平王」郑成功,更赐尚方宝剑,令其代天巡狩,便宜行事。该封的封,该赏的赏,诏封完后。圣旨的最后,当然永历帝不忘要对郑成功耳提面命一番。即令其速速率大军进师江南,好替天下伸张正义。并号召天下英雄,共举反清复明大旗,以勤王迎驾。中兴大明。

四月。春末夏初,遍海战船的厦门港,南风徐起。日头炎炎的下的演武亭教场,正集结二十余万的大军。且见那整齐罗列有如一个个方阵的军队,金戈铠甲闪耀,一眼望不尽。熠熠金光中更见那战旗瓢扬,战士们士气抖擞。更见那演武亭正前方居中而站的五千虎卫师铁人,厚甲之上个个脸蒙五彩斑斓的虎头铁面具,手持斩马刀寒光闪闪,威武之状让人望之不寒而栗。尚有铁盔之下一脸黑黝如炭,个个身躯七尺以上的黑番兵。纵是二十余万的大军齐集于演武亭教场,除了将官此起彼落的号令声外,却是一片鸦雀无声。正是郑家军治军之严,二十万士兵行军打仗,无一人胆敢苟且。战场冲锋陷阵,更是人人前仆后继,视死如归。

「当年他满清入主中原,也不过就是二十万大军入关,即踏平我大明江山。论纪律论操练,论不怕死。难道我这二十万雄兵会不如他满清。况我华子民亿万,而他满州人就算统统入关,大不了也就是百万之数,有如江河入大海。只要我中原豪杰奋起,一呼百应,岂有不江他满州鞑子驱逐出关外,还我大明山河之理!」经得十余年在东南沿海征战与招兵买马,这是第一次郑成功将大军,集结在思明。为的,正是欲一举率兵北伐南京,直祷满清心脏地带。此刻站在演武亭上,俯视那金戈铠甲闪耀、雄壮威武的二十万雄兵。这等浩大声势,看在郑成功眼里,可谓壮志雄起,亦自信满满。认为有此精锐的二十万雄兵,岂有不中兴大明之理。

演武亭上其它的将官,亦多半皆是雄心勃勃,个个豪气干云,大有欲一鼓作气,率此大军攻下南京,底定半壁江山。然却也并不是每个将领,皆有此雄心壮志。且见那中提督,亦是郑成功手下第一猛将的甘煇,纵是望向那战旗的旗海飘扬,却是始终眉头深锁,一脸面色凝重。

甘煇随郑成功征战,出生入死,立下战功无数,并非是贪生怕死之辈。虽说甘煇自始至终,都反对郑成功率兵北伐。且与潘庚钟、万礼等将官,有过口舌争辩。理由无非是「鱼不可脱渊」。而一旦郑家军,若离了闽粤沿海,北上金陵。那就恐将有如「鱼脱了渊」。怕是没有了海洋的屏障,郑家军将成了没水的鱼。尤其日前,甘煇因北伐之事,令其心神不宁。所以特去找了算命神准,向有「活阎罗」之称的阴阳术士,卜卦算命。当时「活阎罗」给甘煇卜了一卦。卦象一出,「活阎罗」却只是一脸凝重的摇头,也不多言。仅写了八个字给甘煇。甘煇见那八个字,写的却是─「官至崇明,寿至崇明」。但这八字,甘煇的心中更不禁升起一阵不祥之感。

「官至崇明」活阎罗所言,当是指甘煇此生最高的官位,将止于「崇明伯」之爵位。二月之时,永历帝派遣钦差前来厦门开读圣旨,诏赐册封。除郑成功被册封「延平王」。其余各提督也都被册封伯爵之位。甘煇亦被册封为「崇明伯」。「崇明伯」此一爵位,亦已算是位高权重。对甘煇而言,就算此生爵位,止于伯爵,那也已心满意足。可让甘煇感到胆颤心惊的是。活阎罗在「官至崇明」之后,却又写了「寿至崇明」四字。「唔!这"寿至崇明"。到底何意?是指我这个"崇明伯"的爵位,会就此当到死吗?倘是如此,那也没什么关系。怕就怕,长江口外,不就正有一大岛,称为崇明岛。而我军若要入长江,那就非得经过崇明岛不行。若活阎罗说的"寿至崇明",是指我的寿命,将会止于在长江口的崇明岛。这~~这~~这~~」当想及此,甘煇不由得冒了一身冷汗。因为若照此推论,岂不是此次郑家军北伐南京,将是甘煇的葬生之地。

正因活阎罗的批命,让甘煇始终感到惶然犹豫。并非是甘煇贪生怕死。而是甘煇乃郑家军的中提督,二十万大军中,地位可说仅下于郑成功。而一场战事中,倘是战得连得主帅中提督都战死,那这场战事岂可能得胜。主帅都战死了,战事不但不可能胜,更可是兵败如山倒。几至溃不成军才会如此。而这才是甘煇所担心犹豫之事。但甘煇却也知道,郑成功的性情刚烈,一旦下定决心之事,绝难更改。为此,甘煇亦不敢向郑成功明言,活阎罗批命之事。仅曾私下拐弯抹角,对郑成功建言。日前,甘煇就曾对郑成功,委婉建说:

『国姓爷。我军欲北伐金陵,入长江后,必经瓜州与镇江,南北扼守江面。瓜州在江淮之交,乃扼守江淮的第一重镇。听闻瓜州的江上拦有巨大的铁索,称为"滚江龙"。所以无论大小船只,遇到那滚江龙横阻,根本连靠都无法靠近瓜州。更让人担心的是。瓜州的岸上沿著山边设有两座的炮台。那炮台上的火炮密布,不知有多少门炮对著江面。只要船只一靠近,即会被其火炮击沉。因此江面既过不了滚江龙的横阻。大军要登陆作战,更是难如登天。何况就算咱们登得了岸,那江南之地,咱既不熟悉。且其地广辽阔,难有屏障,孤军深入更是危险。如此冒进,定要出兵江南,恐是"吃快弄破碗"。照属下看来,还不如等到西南的大军的消息。待李定国与孙可望,由江西入洞庭,进军江南后。咱再由海上进长江,入江南与其会师。如此首尾相应,要战要守皆有依据。这样才能一鼓作气占得半壁江山,也是能让我军立于不败的上策...』

有谁推荐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