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藉「香港反送中」─谈意识形态的战争(二)台湾篇─鳌峰社论
2019/08/01 14:49
浏览778
回响0
推荐17
引用0

二、意识形态的武器

「集体惊狂」是群体动物的一种集体躁动行为。有若森林的鸟群惊飞,一只飞起,霎时成千上万的鸟同时受到惊吓飞起。又如草原的野牛受到惊吓,成千上万头野牛,顿时集体狂奔。或是森林起了大火,林中受到惊吓的飞禽,群体惊狂奔逃。而人类属群体动物,所以同样也会出现这中「集体惊狂」的行为。念过社会学的一定都念过一个案例。地点是在美国一个小郡,当时还是大家都在收听电台广播的时代。有日,电台播出了一个外星人入侵小郡的节目。因广播的剧情太逼真,结果造成整个小郡的百姓,纷纷携家带眷,集体仓皇逃离小郡。就算有人知道外星人入侵只是电台的广播节目,却也跟随逃离。因为外星人入侵的事件,就算是虚构的,但其造成人心中的恐惧情绪却是真的。这就有如中国成语故事中「曾参杀人」与「三人成虎」的典故一般。且说曾参是孔子的得意门生,道德高尚。然有日却有人仓皇跑来告诉他的母亲,说「曾参杀人了」。起初曾参的母亲自然不信,对于谣言,嗤之以鼻。但不久后,又有一人惊惶跑来,仍告诉他的母亲,说「曾参杀人了」。连续两个人跑来说「曾参杀人」,曾参的母亲仍是不信,却不免信心有了动摇。经过不久,又有第三个人跑来,仍是对他的母亲说「曾参杀人了」。这下子,受到惊吓的曾参母亲,不管信或不信曾参杀人,仓皇下就翻墙逃走。

「逃犯条例通过,香港人犯法就会被送到中国大陆去审判...」「香港的"逃犯条例"就是说,台湾人在网络上骂中国共产党,过境香港的时候,就会在海关被抓到中国大陆去受审」...看看台湾亲绿的媒体,台独三台(民视、三立、公视)、与自由时报等,自香港「反送中」抗争爆发后,就无日不在新闻报导与政论节目中,散播这样的谣言。乃至欧美西方各国媒体,何尝不是如此。因为挑起人们心中的集体恐惧,造成集体惊狂现象,原本就是一项可被操做的意识形态的武器。

「谣言的事件就算是假的,但它造成人恐惧情绪的反应,却是真的。而群体的情绪又会彼此感染,形成集体惊狂的盲目现象!」类似藉由观察人类行为与动物行为,加之以科学的方法,有系统的研究、分析与论述,就成了「理论」。成千上万个理论归纳与演绎,累积起来,就成了西方人建构的社会学、人类行为学、心理学、团体动力学、政治学与哲学等等...。因为理论是已被验证过的通则,也就是它是可以被拿来反复的操作;给它同样的因,就会造成同样的果。若以计算机来做比喻,那这些意识形态的「理论」,恰就有如建构完整的软件应用程序与APP。基于此,这些意识形态的理论,往往也会被拿来人类社会做运用。譬如电影小说戏剧、商业营销、社会工作、临床心理学等等...。而对政治人物而言,这些意识形态的理论,当然也是他们用来操弄群众、攻击彼此有矛盾的敌对阵营,借以夺取权力的最好武器。当此之时,当一个有系统论述的理论,成了攻击他人与夺取权力的工具。那这些理论与论述,也就成了意识形态的武器。

建构意识形态的武器,需得以庞大的理论为基础与后盾。譬若二十世纪,袭卷半个地球的共产主义。风潮所至,群众狂热,攻城掠地,攻无不克。继之欧美列强,更以民主自由、人权主义,制定世界的规则;并以此为威权,统治整个世界。乃至近些年来引领风骚,无论是地球暖化,环保绿能、废死、同性恋婚姻等等...。其无不需借助大量的理论,与有系统的论述,方能将其意识形态的领土不断的推广与扩大。再举台湾为例。自从台湾推动民主改革,这三十几年来,整个台湾的意识形态,可说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显而易见,自从民进党的崛起后,其建构意识形态的能力,就远胜于国民党。因为民进党崛起的本身,其背后原本就有许多来自欧美民主国家的组织,与所谓人权团体参与其中。而这些欧美国家的组织与团体,原本最擅长就是建构意识形态做为武气。既是「师夷之技」又有这些欧美国家的民间组织与团体,做为后勤支持与侧翼。所以民进党自然也擅长于建构意识形态来做为攻击国民党的武器。

「民主改革」与「人权」,这可说就是民进党党外时期与建党之初,拿来对抗国民党的意识形态的武器。无非要求当时尚处于政治戒严的国民党,解除戒严,与推动民主改革。当然这只是开始而已,之后民进党建构的意识形态的武器,可说犹如多啦A梦的百宝袋一样,拿都拿不完。此文要谈的,既是意识形态的战争。与其谈「民进党与国民党」,那实如隔靴搔痒。不如命题为─「台湾皇民与国民党之间,意识形态的战争」。如此或许才更能让人看清楚一切。1987年,且说国民党最后一个政治强人蒋经国死后,副总统李登辉继任总统。由此李登辉即结合刚成立的民进党,开始对国民党展开意识形态的攻击。李登辉何许人也?即日本名岩里政男,后来卸任中华民国总统后,前往供奉二次大战日本战犯的靖国神社参拜。不但感动到泪流满面,还自称「以身为日本人为荣」,更口口声声「他是为日本祖国而战」。皇民心态不言可喻。于其担任中华民国总统的十二年任内,虽为国民党的党主席,可却是暗中步步为营,更结合民进党与台湾的皇民,一步一步以意识形态绞杀国民党。且分几个阶段叙述于下:

一、意识形态的分化裂解;「台湾本土」与「外来政权」这个口号被李登辉提出后,可说就是国民党被与台湾社会分化的开始。尤其李登辉在任其间,最擅长的就是塑造台湾的悲情。一句「台湾众人骑、没人疼」说的眼眶含泪,更是激起了台湾人民对「高级外省人迫害台湾人」的悲愤。于是就在每次动辄数万人,乃至数十万人齐集的选举造势场合,一句句声势浩大的「台湾人民出头天」的口号声中。而伪装成「台湾本土」的皇民李登辉,就此权力被一次又一次被推上了更高的巅峰。 反观国民党,却是在李登辉以「台湾本土」与「外来政权」的分化裂解之下。党内「本土」与「外省」的矛盾,不但促使国民党一次又一次的分裂。且外省族群的人口,原本占台湾总人口不到百分之十。于「本土」与「外省」的划分之下,原本主要由外省族群掌控的国民党,自然也就在台湾,日渐失去其一手掌控台湾的地位。

二、掌控意识形态的宣传工具:1989年,郑南榕办的杂志社,因其鼓吹台湾而被警调查抄。主张「百分之百言论自由」的郑南榕,愤而引火自焚。虽说台湾1987年即已解严,也解除党禁与报禁,使得民进党既可组党,也可以办杂志报纸。然当时仍有出版品审查制度。对于危害国家安全,制造社会动荡、宣扬台独思想与腥羶色...等等的出版品,一旦被查获,即会被抄没。因此郑南榕自焚后,民进党亦藉著郑南榕的烈士形象,大举发动社会运动,争取百分之百的言论自由与新闻自由。终迫使李登辉主政下的国民党,取消出版出审查制度。就此民进党亦得以开始藉著其掌控的媒体,大肆宣扬其台独理念。而国民党与民进党,各自主张的统独意识形态,亦随之发生了巨大的扭转。

另一方面,意识形态最佳的传播工具,无非就是国家的教育系统;而当时国家机器就掌握在皇民李登辉手中。自比德川家康老谋深算的李登辉,即也透过一次又次名为教育改革的手段,将皇民的意识形态,置入台湾的教育体系中。借以一步一步的蚕食原本国民党在台湾教育体系中,灌输给台湾学生的大中国思想。譬如将「日据」,改成「日治」,借以合理化日本在台湾的殖民统治。并歌颂日本在台湾的建设,借以美化日本对台湾的殖民统治。

三、拔除国民党意识形态的根:「政治退出校园」「党政军退出媒体」...因威权时代国民党的党国体制之下,大学校园中原本都有国民党的校党部,借以吸收与栽培党员。另有"救国团"通常也都在大学校园中活动,但其所做无非提供经费与补助给学生社团,让其寒暑期间去服务偏乡。而既然台湾已推动民主改革,政党公平竞争之下,政党退出校园,也算是合情合理的要求。只不过当国民党,将其政治影响力撤出校园之后。可民进党却是趁虚而入,于寒暑期举办充满意识形态洗脑营队,且专招收大学生、高中生乃至国中生参加。藉此在台湾的各级学校中,大量栽培其民进党青年军,灌输其台独意识形态与皇民意识形态,更美其名为「觉醒青年」。就如民进党同样以「媒体中立」之名,要求国民党「党政军退出媒体」。可当国民党真的将党政军撤出媒体之后,民进党却同样趁虚而入,以其政党外围势力,大量掌控台湾媒体。甚至当其执政之后,更堂而皇之,将国家的「公共电视台」也变成其台独意识形态的传声筒。

蚕食鲸吞之下,时至今日,台湾大部份的新闻媒体,几也都成民进党的传声筒。唯独剩下一二家亲国民党的媒体,譬如中国时报与中国电视公司,则都被其贴上「统媒」,乃至「红色媒体」的卷标。因为这些媒体多是主张「弘扬中华文化」与「中国和平统一」。至使民进党一路追杀,就是欲将国民党的大中国意识形态,连根拔起,赶尽杀绝。

四:历史观论述的翻转:平反「二二八事件」。「二二八事件」在民进党长期以皇民的史观论述下,不问因,只看果;并将其定调为「蒋介石与国民党,对数十万台湾人的大屠杀」。诚如此节开头所言「外星人入侵事件就算不是真的。但引起的恐惧情绪却是真的」。兼之「曾参杀人」一句谣言经得不同的人一讲再讲,那就算是假的,最后也会让人以为是真的。皇民论述的「二二八事件大屠杀」,所为者,亦就是要激起台湾人对国民党与外省族群的仇恨情绪。因「攻击」的欲望,本来自动物的掠食本能,亦是人性中最原始也是容易被挑起的情绪之一。群众的仇恨情绪一旦被挑起,整个台湾社会顿陷入「集体惊狂」的盲目现象。最后国民党为平息民怨,也只好被迫接受「二二八事件是国民党对台湾人大屠杀」的皇民史观论述。并将其写入教科书中,以一代又一代教育台湾的下一代。至此国民党在台湾的统治,可说就已走到了终点。因为整个台湾的国族意识形态,就在以皇民的史观平反「二二八事件」后,已然撤底的被翻转。

依皇民的史观;日本殖民台湾,不但合理且合法。因为是中国甲午战争战败,将台湾割让给日本。所以蒋中正八年抗日战争,取得最后胜利,并收复台湾,反变成了不可饶恕的罪行。因日本军国主义,以「大东亚共荣圈」之名,侵略中国与侵略东南亚,本为正义之举。所以台籍日本兵与皇民,受日本军国主义征召,跟随日本皇军前往侵略他国,奸淫屠杀,乃是荣耀之举。及日本战败,台湾被中国夺回后。台籍日本兵与皇民,更在台湾发动屠杀来到台湾的中国人,乃至联合台湾共产党组成军队,并在滞台日本军队暗中供应武器下,力抗国民党军队「非法占领台湾」。当然这些发动「二二八事件」的台籍日本兵与皇民,理当都是台湾英雄与台湾烈士。除了全台湾立纪念碑外,更当被写入教科书中加以歌颂。包括台湾的慰安妇也不是被日本皇军强征,而是该在教科书中写成「自愿」,以让台湾一代又一代对日本军主义感恩。尽管,马英九执政后期,也对台湾教科书的皇民化史观,感到质疑;而欲藉高中课纲微调,将其皇民化的论述导正。却是时不我予。因「二二八事件」的历史论述,透过教育灌输,已然将台湾国族的认同,翻转成了皇民的意识形态。就此国民党的大中国意识形态,也几从台湾这块土地被连根拔除。就算国民党只想微调个高中课纲,将台湾慰安妇从历史课本中的「自愿」,改为「强征」。却是民进党只有吹一声口哨,其教育体系中栽培出的充满皇民意识形态的国高中生,立即发动「高中生反课纲微条」学运,包围教育部。使得国民党大中国意识形态的领土已尽失,就算想改却也再改不了,想再扎根却也无法再扎根。

综观三十几年来,国民党与民进党之间,意识形态的战争与消长。笔者只能说国民党真的是,败到兵败如山倒,败到脱子裤跑。更令人唏嘘的是,面对民进党一波又一波使用意识形态武器的攻击,可国民党做了什么?没有!国民党什么都没做,顶多就是支支吾吾,有气无力的辩解而已。就三十年来所见,国民党这个党几乎完全不会建构意识形态的武器,也不会使用意识形态的武气。所以从头到尾,话语权都在民进党的手上,国民党只能被牵著鼻子走,被动的等著挨揍。一退再退,被揍得鼻青脸肿下,也只有唯唯诺诺不断的发出─「以和为贵」「事缓则圆」「密室协商」与「搓圆仔汤」的求饶与哀嚎声。甚至国民党内,或因意识形态沦丧,再无中心思想之下 。就算民进党将国民党比喻为屠杀六百万犹太人的德国纳粹党,并将八年抗日的蒋中正,视之为独裁者希特勒。所以民进党说台湾也必须仿照德国,推动「转型正义」。而国民党内不乏新生代、中生代与老生代,竟也都一厢情愿跟著民进党,大声唱和─「民进党推动"转型正义",是正确的!我也支持民进党的"转型正义"!」由此更可看出,民进党是多么擅长于建构与使用意识形态的武器。就算要把国民党割喉割到断,国民党居然也还举双手附和,大表赞成!~~俗话说的好:猪是怎么死的,自己都不知道。

百年老树的根,一旦被连根拔起,就算不会立刻死去,却也只能等待慢慢的枯萎而已。而这就是国民党在台湾的处境。因为意识形态的领土虽然看不见,却象是空气一般。当民进党的皇民意识形态的领土,不断的扩张。而国民党的大中国意识形态的领土,随之也就会不断被压缩。及至挤压到连一点空气也都没有之时,那也就是国民党的死亡之日。或者也不止是国民党,而是台湾的所有来自中国的汉人族群,都将在岛上被灭绝。2019年的教育部课纲修订,将高中的历史课纲,删掉了「中国史」,改教以「东亚史」。于是「大东亚共荣圈」的皇民意识形态,又在台湾更进一步的加强。而中国的国族认同,于民进党一再以「爱台湾」「咱是台湾人」「台湾价值」的思想审查之下。时至今日,在台湾也早已没有一个人敢说自己是中国人。总之台湾这三十几年来的民主改革过程,于意识形态领土的争夺与斗争上,民进党的皇民意识形态,可谓大获全胜,将整碗捧去。而国民党则是败到几再无立足之地。就算国民党的马英久再执政,却也只能被民进党牵著鼻子走。不但每到「二二八纪念日」这日,就得到「二二八纪念公园」下跪求饶。甚至还在台湾乌山头水库,为日本殖民时代的农业剥削者八田与一,建纪念铜像与纪念园区。何以如此?

有谁推荐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