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藉「香港反送中」─谈意识形态的战争(一)─鳌峰社论
2019/07/25 15:23
浏览910
回响0
推荐16
引用0

一、意识形态的殖民地

「意识形态」者,按马克思的说法是─「意识形态即人类社会的上层建筑」。简单的说,「意识形态」即人类以思想,建构在社会形上的部份。所以人类的社会实质上是由两个部份所组成。一是有形的、物质的社会,即我们肉眼看到的形下社会。一是无形的,意识形态的社会,那是肉眼看不见的,却是事实存在的形上社会。这样解释,或许还是有人不明白。所比笔者且举计算机与网络世界为例。计算机是有形的,物质的,实质可摸到与看见之物。这就有如形下的社会。但驱动计算机运作,需要计算机背后的作业程序与各种的应用软件。然这些在背后驱动计算机运作的软件程序,其运作却是肉眼看不见的;恰就有如形上的,无形的意识形态部份。包括构成整个计算机网络世界的数据串流。

藉著计算机的操作系统与软件应用程序,进一步解释。所谓意识形态,可说就是一套有系统的思想或理念。譬若国族意识形态、宗教意识形态、各种社会习俗与道德观、及民主人权、共产主义、法西斯主义、威权政治,与来自不同论述的各种价值观等等...。这样解释或许就比较清楚了,有形的人类社会,恰就有如摆在每一个人家里的计算机硬件,恰如每一个人的大脑。而意识形态,即驱动每一部计算机硬件运作的软件,也就是在人的大脑中,从其出生后,即会被灌输以各种不同的意识形态。尔后这个人也就会像计算机一般,藉其被灌输的意识形态,来运作其生命,与解析其所面对的社会。由此可知,意识形态虽然是肉眼看不见,然而它却是实质上主宰人类社会运作的关键。而一个人生活在社会之中,自然也不可能逃脱各种意识形态,对其大脑的主宰。

意识形态之于人类社会,既然有如计算机的操作系统与各种软件应用程序。那么诚如大家所知,一部计算机或是一部手机,其安装的操作系统或应用程序,有的具有兼容性,有的却具有排他性。譬如:一部计算机安装了微软视窗的操作系统后,它就不可能再安装苹果的麦金塔操作系统,或是谷歌的安卓操作系统。因而这些不同的操作系统间,为争夺更大的市场,就存在著竞争关系。包括各种的软件应用程序,彼此之间的关系也都是如此。事实上,人类的大脑也是如此。譬若当一个人信仰了基督教后,他就不可能再信仰回教。信仰了回教后,就不可能再信仰佛教。信仰了佛教的人也就不可能再信仰基督教。再举国族意识形态为例。当一个人的大脑被安装了「我是中国人」的国族意识形态后。则其大脑就会按照其国族意识形态运作,以中国人的观点与思想来解析与看待外在世界。但问题也就来了!假设有一地区的人使用的手机,安装的都是google的安卓操作系统,也从"google play"下载各种软件应用程序到手机中使用,人人早都已习惯。不过有一日,这地区的人的手机却被要求,不可再使用google的安卓操作系统。而需换成使用中国自己开发的鸿蒙操作系统。但这地区的人对鸿蒙做业系统充满陌生,且鸿蒙操作系统可以选择使用的软件应用程序也比较少。矛盾也就此而生!而这就是香港。

香港清末割让给英国后,经英国九十九年的殖民统治。于一九九七年才又被中国从英国人的手中收回。然英国殖民香港的九十九年时间,可说使香港社会各方面都已西方化。包括政治制度,社会制度,法律系统,学校教育...。也就是香港人看起来,外表仍然是中国人,可其大脑里灌输的意识形态,早已是属于欧美西方人的意识形态。这就象是上段,以手机操作系统的举例说明一样。因为香港人的大脑灌输的,已是西方的意识形态,也习惯了欧美西方多元思想的意识形态。而这跟当下中国威权体制下,单一思想的意识形态,有相当的落差。诚如上面举例,安卓操作系统的""google play"有几百万、上千万的软件应用程序可下载安装手机。但如果被换成中国单一儒家思想的操作系统,恐怕就无法再使用这些西方意识形态的软件应用程序。且中国儒家思想的威权操作系统,其可使用的软件应用程序又少得可怜。无论是危言耸听,或是捕风捉影,其对香港人内心造成的冲击,不言可喻。倘若成真,那你说香港人恐不恐慌,害不害怕?

毕竟香港人多已习惯欧美西方的生活方式,与民主人权的意识形态。一旦被恫吓,或是被煽动,说是中国要把香港内地化。甚至「一国两制」也要变成「一国一制」,中国共产党将直接以威权体制统治香港。如此一来,充满恐惧的香港人民,焉能不群起上街抗争。所以「香港反送中」的抗争,并非只是表面上看到的─香港人民反对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实则是,这是一场香港与中国之间,意识形态的冲突与抗争。甚至可说这场抗争,乃是东西方意识形态的冲突与战争,只是战场是在香港而已。

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实话说,就是把香港的法律漏洞补了起来。让香港人在台湾、澳门或是中国大陆,犯下重罪的逃犯,可以依循法律将其送至犯罪地受审判。不至让香港人在台湾、澳门或中国大陆犯下重罪后,只要他能逃回香港,竟就无法可办的窘境。就象是前不久,有香港情侣来到台湾旅游。结果男方竟在台湾将女友杀害,又逃回香港。于是台湾明知杀人犯是谁,香港也知杀人犯是谁!可却是就是没有法律的引渡,也没有法律可办他。最后竟让其杀人后又可逍遥法外,仅以偷窃女友信用卡盗刷的窃盗罪论处。所以说,香港政府修订「逃犯条例」,基本上完全没有错误。若说有错,引起了百万人上街抗争。那可说是香港政府其政治的敏感性不足,更对这场东西方意识形态的战争,有了严重的判断所致。诚如几年前,香港政府推动的「爱国教育」,同样也曾在香港造成浩大的抗争。及后来的「雨伞革命」与争普选的「占中抗争」,其实其本质上同样也都是东西方意识形态的冲突与对抗。不外乎,就是香港人民内心之中,对中国共产党的恐惧。深怕中国共产党会藉著「一国两制」之名,却一步一步以中国单一思想的威权意识形态,侵蚀香港多元思想的民主自由意识形态。因而导致这种「恐惧中国」乃至「仇恨中国」的情况。而其实这情况,也就跟台湾一样。

「马照跑,舞照跳」当年中国共产党,对香港提出「一国两制」的条件回归中国。而从一九九七年回归,至今也已二十二年。综观这二十二年来,中国共产党是否有依其承诺,尊重香港为一特区政府,并不干涉香港的政治运作?实际上,这应是可以被认可的。比之英国殖民时代,总督由英国直接派任。二十几年来的香港推动了更多的民主,至少香港特首是由香港自己选出。至于言论自由与思想自由方面。由「港独」的主张与言论在香港如此猖獗,甚至街头抗争一波比一波浩大。显见中国政权在言论与思想上,也并未对香港做太多的箝制。也就是基于「一国两制」,中国确实并未对香港做太多的干涉。既是如此,那香港人到底在恐惧什么?据说「反送中」抗争,香港有二百多万人上街游行。 几乎是无论大人小孩,七百多万的香港人中,有三分之一民众又上街游行「反送中」。

修个「逃犯条例」,将在中国大陆犯罪的罪犯,送回中国大陆审判,此乃天经地义。且修法中也严格规定,言论犯、思想犯、政治犯,甚至经济犯罪...等,并不会送回中国大陆。就算犯人要遣送中国大陆,也尚得经过香港立法局同意。这样的严苛的法律规定,以保护香港的罪犯,却还是引得二百多万港人上街抗争。甚至抗争民众还冲撞立法局,欲占领立法局。其抗争力度之大,比之「逃犯条例」修法,实是有失比例原则。倒象是中国要彻底取消香港的「一国两制」般。或者说,反对「逃犯条例」的修法,其实就只是一个挑战中国政权的杠杆。于是藉此「反送中」的口号,香港的民主派、港独份子、台独份子、美国中情局、各种国际NGO组织与国际反中力量...无不都齐集在此「反送中」的口号之下。就想利用这个「反送中」的杠杆,来对中国发动意识形态的攻击。

意识形态的战争,总是被人忽略。较之军事战争,战舰飞机大炮,胜负清楚。而经济战争纵不用战舰飞机,却也经济数据显而易见。可意识形态的战争,却是来无影去无踪,讳莫如深,谁也无法清楚的界定。纵是意识形态的战争,无影无形。然其某方面却也有如军事战争或是经济战争般。即战胜者往往也可将战败者,占领为殖民地。即意识形态的殖民地。举例来说,十六世纪到十九世纪,欧洲列强仗其坚船利炮,征战掠夺世界,几将整个世界都占为其殖民地。然到二十世纪民族主义兴起,世界各国纷纷脱离白种人殖民,而独立建国。纵是如此,然到了二十一世纪,这个世界仍是由谁在统治与主宰。不是同样仍是由欧美的白种人在统治与主宰这个世界。原因无他,纵然欧美白种人国家,其军事与经济到了二十一世纪都已开始衰弱。然这个世界大半的意识形态,却仍是由欧美的白种人所建构与创造。譬若:民主政治、人权主义、自由主义、女权主义、分配正义、环境正义、地球暖化、反核能、动物保护、无国界新闻自由、同性恋平权、性解放运动...乃至早先的共产主义。凡此种种意识形态,无一不是由欧美的白种人所建构与创造。

意识形态是人类社会的形上建筑,但说其是看不见的,其实也不完全正确。因为人类的思想,是可以用文字呈现出来的。于是当意识形态被以文字有系统的论述,即成了一套理论或学说。成了理论或学说的意识形态,有了有形的存在之后,恰就有如计算机软件应用程序,被做成了"app"放在"google play"供人下载。于是成了有形的各种意识形态,可以得到更快速与广泛的传播。主要由欧美白种人创建与领导的国际组织,与国际NGO团体,掌握了建构意识形态的优势;就此亦如十七、十八世纪,欧洲白种人仗其坚船利炮,四处征战掠夺,与建立殖民地。只不过在二十一世纪,欧美白种人在世界各地所建立的殖民地,是意识形态的殖民地。至于建立意识形态的殖民地,对欧美的白种人有什么好处?且举台湾为例,因为台湾可说就是欧美白种人,意识形态殖民地的最佳典范。

「台湾是推动民主政治的模范生」相信大部份的台湾人,从欧美白种人的嘴里听到这句话,多会感到骄傲与雀跃。这就有如脖子被栓著铁链的一条狗,听到了主人的赞赏与摸头,总是会翘起屁股不断的向主人摇尾巴,以示欢欣。且在台湾,无论是拍电影的导演与演员,或是制作糕点的厨师,乃至写作的作家,为寻求被认可,通常也都需去参加欧美白种人所举办的影展、厨艺比赛与文学奖比赛。倘能获得欧美白种人的认可与摸头,得了个奖项,则无疑就能在台湾红透半边天,就此趾高气昂,高人一等。另就民进党上台执政后,在台湾大力推动的「离岸风电」建设。一口气豪砸二兆台币,而这二兆风电的建设,钱又都被谁拿走了?还不就是欧美白种人,善于建构意识形态,一下子又是「地球暖化」,一下子又是「反核能」。并以此意识形态散布主导世界。于是做为白种人意识形态殖民地的台湾人,也就只能就象是一条狗子般,为了取悦主人讨摸,只能被牵著鼻子走。就此在台湾技术已成熟,且已经建好的核四,被弃而不用。因为主子说─「地球暖化不能火力发电,会产生二氧化碳。核能既危险,也已经落伍。所以只有用风电才代表台湾跟欧洲一样的进步!」而刚刚好,欧洲的风电技术是最进步的。所以台湾殖民地的奴才,若是你们想要主人摸摸你们的头,给你们赞美与认可。那当然你们就得拿出二兆来,建离岸风电。

由上举例可知,意识形态的殖民地,有如殖民主的附庸国。所以虽不是军事占领或是经济殖民,但欧美殖民主却同样可从意识形态的殖民地,获取庞大的利益与权力。乃至殖民主的地位在意识形态的殖民地也同样的崇高。譬若台湾,任何一个欧美白种人,那怕在其国他只是一个"烂咖"。可一来到台湾,摇身一变,他只要是白种人立马就可成了台湾的白种人贵族。见到优越的白种人,台湾的男男女女更无不有如见到主子,渴望获得其宠幸。使其挺著一根老二,就可凸遍全台湾的男女,有如置身天堂乐园。既有这样的好处,这也难怪这些优越的白种人殖民主,要在没有文明与思想落后的台湾,拼命的灌输性解放运动意识形态,与同性恋彩虹运动的意识形态。进一步将台湾打造成,属于他们心目中理想的,充满民主与自由,且可任其剥削的─极乐台湾。台湾是如此,而香港何尝不是如此!做为欧美白种人意识形态的殖民地,欧美国家在此殖民地或附庸国,拥有庞大的利益与权力。无论如何,怎能将其轻易拱手让人!

民主、人权、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国际NGO组织、美国中情局、香港媒体大亨、港独、台独...以意识形态为武器的殖民地争夺战,由此展开。而中国也绝对不可能放手。毕竟满清末年鸦片战争,中国战败,不得以被迫将香港割让给英国。此奇耻大辱,经得九十九年收回香港终得雪。事关中国国族尊严,岂可能让欧美殖民者,再将香港当成其意识型态的殖民地,甚至做为攻击中国的跳板,为所欲为。

有谁推荐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