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藉「统媒在哪里里」地图上线─谈集体暴力行为─鳌峰社论
2019/04/18 22:05
浏览816
回响0
推荐19
引用0

引用新闻二则;
【自由时报2019-03-31:日前台大、政大等大学,因不满特定媒体内容,而发起相关抵制活动;也有网友在3月中建立「新闻频道转台运动」粉专,希望藉由全民调查先前传出的「小吃店接受媒体支付『收视费』」新闻是否属实。29日该粉专PO文表示,「统媒在哪里里」地图已正式上线!
3月11日网友于脸书发起「新闻频道转台运动」,号召民众调查在地餐厅、小吃店等公共场所是否有「电视频道锁台」或是「只看特定频道」的事实,并以GOOGLE窗体的方式回报全台状况;主办网友也希望民众走入店家或公共场所消费,并「要求店家转台」,如果店家拒绝就务必要询问原因,并且清楚告诉店家:消费者已经对于这种限播特定频道的行径产生警觉。】

【今周刊2019-04-02:「拒看中天声浪蔓延」线上统媒地图揭露、店家表态拒看 扞卫阅听自由到底谁说了算?
台大、政大点起的「拒看中天」烽火,浪潮仍持续蔓延。一项由网友自主发起的「新闻频道转台运动」,现已制成Google线上地图,声称要让所有人一眼就能辨别「统媒」在哪里里;无独有偶,有地方店家自主响应贴出「不收看中天、TVBS」贴纸。由校园到民间、从消费者到店家,究竟这遍地开花的「抢遥控器」运动,能不能扞卫所谓的「阅听自由」?】


正文:
「集体暴力」属人类集体行为的一种。既谈人类的集体行为,那就不得不先谈谈,形成其集体行为的背后因素。即「谣言散播」「匿名性」「集体情绪感染」「权力慾的满足感」「群体的归属感」。且先举个简单的例子说明。凡走过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台湾人,当都记得那个年代的台湾街头,常常充斥著所谓的「青少年飙车族」。而那就是典型的集体暴力行为。
时间通常是在三更半夜。刚开始的时候,通常就是几百个大多不相识的青少年,突然骑著机车啸聚在街头,占据整条大马路。有时候路边还会出现许多的民众围观,有如凑热闹般的高声叫嚷。然后青少年骑著改装后的机车,猛加油门开始狂飙,几百辆机车就在大马路上有如赛车般的呼啸。成群的闯红灯,蛇行,呲牙裂嘴,对人叫骂...。于是整条满路,所有汽机车,见到这些飙车族都得赶紧闪开让道。因为其它人若是不让路,触怒了这些飙车族,往往就会被其成群的围殴。且因政府公权力不彰,取缔无效。使得这些青少年飙车族,越演越烈。本来只是半夜飙车,后来白天也出现飙车族飙车。原本只是台湾南部出现飙车族,后来渐渐竟漫延的全台湾,到处都是青少年飙车族。且其暴力行为,更从原本的成群围殴让他们看不爽的路人。渐渐演变成飙车族与飙车族之间,拿刀互砍。甚至只要路上看人不爽,即随机杀人。使得那个年代,几乎整个台湾从南到北,只要出门,无人不感到恐慌。就怕会遇上青少年飙车族。

九十年代的台湾,时值民主政治改革的开始。民进党刚成立后,更是以暴力夺权不遗余力。每天电视新闻上看到的,无不日日烽火漫天的街头抗争。那一方,激情的群众,丢出的汽油弹与鸡蛋漫天乱飞。菜农运来一卡车一卡车卖不出的高丽菜,高丽菜也丢得漫天乱飞。猪农也运来一卡车一卡车的大猪小猪,然后大猪小猪也满街跑。这一方,警察要不用消防车的高压水柱喷射,要不就是镇暴部队用棍棒盾牌,以驱离群众。街头犹如战场,刺铁丝网与拒马围都围不住充满暴力的抗争。国会殿堂中更成了罗马竞技场,立法委员的神圣工作更是天天在斗殴。正因在此整个社会充满暴力的大环境之下。而暴力原本就是会让人模仿,与有如病毒般感染漫延的行为。所以九十年代‧沉溺在此暴力社会,青少年飙车族的出现,也不让人意外。让人意外的是,当这些飙车少年,因随机杀人被警方逮捕后。每当有记者访问其父母或邻居长辈。而其家属总是满脸不知所措,唯满口直说─『我的孩子从小都很乖,怎么可能会去当飙车族!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一个家长眼中「从小很乖的小孩」怎会突然变成有如狼群般的飙车少年。甚至还在路上拿刀,随机砍人?这就是个必需探讨的问题。且就用上述,几个形成集体暴力行为的因素来探讨;

一、谣言散播:这可说是一个特定群体聚集形成的原因。一个青少年会变成飙车族,自多是在学校接收到同侪之间的传递的讯息。时间、地点等...。还有可能说飙车很爽,还可以载女生当英雄。或也可能会受到帮派大哥的赏识...等。因受同侪朋友之间的压力,为了挺朋友义气..等。所以去飙车。
二、匿名性:一个青少年骑机车,除非很大胆,否则应不敢闯红灯,或横在马路中间,一路蛇行。但如果是二三百个青少年骑机车飙车,那就别人都闯红灯,自然也跟著闯红灯。别人蛇行挡车,自己也跟著蛇行挡车。看别人拿刀砍人,自己也就跟著拿刀砍人。因为二三个人里面,谁认得出我!而且既然大家都这么做,我当然也要跟著做。否则岂不被看不起。即置身在群众中的匿名性,往往会让人的道德感与罪恶感降低。且有群众做其后盾,恰如狐假虎威般,使其原本不敢做的事,突然也都变得敢做。
三、集体情绪感染:人在群体之内,喜怒哀乐的各种情绪,原本就会互相感染,就像病毒一样。即形成所谓的集体情绪。人群越多,在集体情绪的共鸣共震之下,总又会让人的情绪更为亢奋强烈。强烈的情绪则会抑制大脑前额叶,使人理性的思考能力降低。于是狂热的群众运动,通常都是低智能的行为表现。一旦引发集体暴力,人的大脑往往更会退化到,仅剩动物性阶段的原始行为。因此在这种精神状态之下,杀人砍人,甚至挖心吃人肉,都不足为奇。
四、权力慾的满足感:集体暴力既已行成,青少年飙车族狂飙于马路,则整条马路都是我的;所有汽机车都得让路给我。包括红绿灯与交通规则,也都不再能限制我。因为我群,凌驾于一切之上。所有人都得惧怕我的权力。所有人也都得向我下跪臣服。这种藉著集体暴力,达到权力欲望的满足感,对渴望获得权力的青少年而言,可谓充满了成就感与吸引力。因此当种凌驾于一切之上,我群的优越感,若是受到挑战。情绪亢奋的青少年,焉能不动刀动枪,再藉暴力以悍卫自己的优越感。
五、群体的归属感:我们是同一国的,我们志同道合,我们都很会骑机车,我们都不怕死,我们都敢闯红灯,我们都敢跑给警察追。我们都看人不爽就打,我们都曾经杀过人...。这种我群的革命情感,让人觉得自己是个大英雄,是在做一件伟大的事。毕竟人是群居的动物,人人都渴望在群体中获得认同,与找到归属感。

九十年代的台湾,民进党创党之初。利用各种形式的「集体暴力」,可说就是其最擅长的夺权工具。事实上,民进党创党三十几年来,就算是已成了台湾的执政党,但其擅长的集体暴力夺权手段,却也从未曾稍间断。尤其是学生族群这一块。或许也是从九十年代台湾青少年飙车族,横行街头,造成全台湾人民陷入恐惧,让民进党得到了很大的启发。因当时,这种青少年「集体暴力」造成的恐怖气氛,几让台湾百姓从此夜晚再不敢出门。就算当时台湾的宵禁已解除,但因恐惧飙车族,所以夜晚也没人敢出门。由此可见,藉著集体暴力控制人民的效果,简直比国民党威权时代,由政府实施的戒严统治还有效。2000年后,世界开始渐进入了互联网的新时代。尤其网络社群兴起后,这种有如青少年飙车族的集体暴力,即也由现实世界的街道,成群飙进了虚拟的网络世界。由此网络的集体暴力,几无所不在,且无日无之。而二三十年来,一力渴望夺取政权控制台湾的民进党,从鼓动街头暴力,进而到控制网络集体暴力的能力,几更可谓是已然达到了炉火纯清的地步。


「"统媒在哪里里"网络地图」文章开头的二则新闻,可说就是民进党操控网络集体暴力的最索尼作。诚如上所言,集体暴力的本质之一,就是想藉著多数人的暴力行为,以让他人感到恐惧,借以获得个人或特定群体,权力慾的满足与优越感。而此网络集体暴力形成的目地,亦如青少年飙车族的集体暴力雷同。不同的是,青少年飙车族,只是乌合之众的集体暴力。随著飙车族散去,集体暴力亦消散,维持的时间短。但类似「"统媒在哪里里"网络地图」的网络集体暴力,却是怀有政治目地的集体暴力。更可能的是,有政党的力量在背后组织网军运作。而其所怀的政治目地,无非就是要用集体暴力,来恫吓与恐吓全台湾的商家,不准播放所谓的「统媒」电视频道。简而言之,就是他们想用集体暴力,消灭台湾主张中国统一的电视台。所以台湾人民从此再没选择,就只能看「台独三台」。

带有政治目地的网络集体暴力的影响力,甚至比国民党戒严时期,所谓的「白色恐怖」更恐怖。白色恐怖时期,一般人只要不跨过政治红线,也都可安心过日,不会有警总到家里察水表。但「"统媒在那里"网络地图」,此种网络集体暴力,却是一网打尽,全台湾从南到北,无一店家能幸免。试想,一个仅是开小吃店谋生的店家,随时登可能有民进党的绿卫兵上门。且一旦看见店里的电视,播的是中天新闻台。则民进党绿卫兵,即满带权力的傲慢与优越感,屐指气使,要店家转台。倘店家不愿转台,则绿卫兵,即恫吓店家,要将其不能转台之事报上去网络社群。并将其店家的网络评等,打以最低评等,警告他人不能上这家店。因为这家店,看的是所谓的「统媒」。而看「统媒」的人,就绿卫兵所言,就是所谓「支持中国、一国二制」的「弱智」。而且还是所谓背叛台湾的「台奸」。

实话说,对于民进党的绿卫兵,藉其网络群体的集体暴力,充满权力傲慢与优越感的恫吓台湾的店家与百姓。笔者也不敢对其狐假虎威的恶行恶状,有所太多批叛。毕竟民进党的皇民政权,其皇民族群,几已全面掌握了台湾的所有资源与政治权力。且日本殖民时代,这些皇民族群,本也就高高在上踩在台湾人民的头上。诚如其所言,台湾的支那人,只是低等生物,低贱的人种。所以无论河洛人、客家人与外省中国人,这些「支那贱畜」,本也就该卑躬屈膝,伺候他们这些高级皇民权贵。高级皇民,当然有权力与优越感,可以对这些低贱、弱智的「支那贱畜」在皇民的统治之下,居然还想当中国人,予以斥责与恫吓。然笔者只想问─「难道请你们这些高级皇民,给我们这些低等的支那贱畜,最基本的一点尊重都不可以吗?」

台湾二千多万人,经得二三十年,民进党使用各种集体暴力的恫吓下,而今已然几无一人再敢说自己是中国人。因为只要有人胆敢在网络上,自称自己是中国人,则四面八方各种脏话与漫骂,无不蜂拥而至。「支那贱畜」「中国猪滚回中国去」「低等台支」...在此种网络集体暴力之下,台湾的二千多万中国人,早就被皇民清洗干净。近来,台独媒体都在高声宣扬,中国「新疆再教育营」对维吴尔族的种族清洗,有多恐怖。但「新疆再教育营」再恐怖,难道会比台湾的皇民对中国人的追杀,还恐怖吗?二三十年间,台湾二千多万中国人,被皇民透过教育制度、透过媒体宣传,及以各种的集体暴力手段进行种族清洗。而今台湾的中国人,也已几近被刨根挖底,赶尽杀绝。但这些皇民,却步步进逼,就是要让台湾的「支那贱畜」,连看个电视新闻的自由都没有。

台湾的民主与自由,在民进党的执政下早就已经成了谎言。看看那个姓苏的秃子,终日口口声声,说中国国民党迫害台湾人民。那他怎不问问自己家族的荣华富贵,又是如何得来?还不是他的祖父当日本走狗与抓耙子,出卖了几百几千台湾抗日义士的头颅,去换得日本的赏赐。还有那个姓蔡的大小姐,终日高喊「转刑正义」,要彻底清算国民党,还给台湾人民正义。但她怎不问问他家族的荣华富贵,又是从何而来?难道不是他的父亲替日本皇军维修零式战机,助日本皇军去轰炸死几十万几百万无辜,以换得日本人的赏赐。若说要「转型正义」,还台湾人民公道,难道不需先从他们家清算起。总之,就是为了铲除异己,完全的两套标准。一边高喊党政军退出校园,一边却是民进党的政治势力,大举进入校园,并在学校内大举栽培皇民幼苗。一边高喊党政军退出媒体,一边却是民进党的皇民势力,大举掌控媒体。连原本口口声声,说是中立立场,属于台湾全民的公共电视,竟也成了民进党传声筒的「台独三台」。一边高喊纪念郑南榕「百分之百的言论自由」,一边却是只要有人批评民进党,就是假新闻,假消息。国安单位网络监控言论,打击假新闻、假讯息。连得口口声声,号称中立独立单位的「NCC」也成了为民进党政府,用来追杀异己,与箝制言论自由的东厂。而专门为民进党整肃异己的「东厂」又何止「NCC」。「促转会」可是堂而皇之,自称自己就是东厂。其开会的目地,就是专门在构人于罪,兴文字狱,无非要替民进党,将异己刨根挖底,赶尽杀绝。

「我就是可以,你就是不可以。因为我是高级皇民,而你是支那贱畜!」或许这才是民进党的皇民政权,其内心真正想说的话。所以一边高喊打破国民党的党政威权体制,还到处肢解蒋中正铜像,砍的头颅。另一方面,民进党却是以恢复台湾人民光荣之名,在全台湾从南到北,处处回复日本殖民时代的象征;大建日本神社、鸟居、日本宿舍、纪念碑与铜像。连得教科书都要将中国历史去除,改以教育日本殖民台湾,为台湾历史的开始。一边大骂台湾支持统一的统派,举行「承认九二共势,支持和平统一」是叛国,是台奸;更被台独团体以集体暴力反制,连举行游行都不敢再举行。甚连得准许集会游行的国民党台中市长,其维科百科的资料,被被改成「卖国贼」。但另一方面,主张台湾主权属于日本的「台湾民政府」,却可以在街头大喇喇的游行,招摇过街,鼓吹台湾要回归日本殖民。至此方知,民进党终日高喊的「悍卫民主」,原来其本意,应是「悍卫皇民当台湾人民的主人」。

皇民确实是台湾人民的主人,现在台湾也只是又回到了日本殖民。藉著鼓动「仇中」「恐中」「反中」情绪,与各种的集体暴力威胁之下。眼下的台湾人民,确实也早成了被皇民,圈禁在台湾的禁脔。口口声声放话,说「统媒」有境外势力与中国资金介入。那号称「台湾人的电视台」的民视,其背后出资的董事长,根本就是个日本人,却怎不去抗议「外国势力介入台湾媒体」。笔者也知,生在台湾的「台支(台湾支那人)」原本就是该被皇民,踩在脚底下的奴才。从我阿公、伯公、叔公那一代人的嘴里,亦知做为「低等台支」要认份,不该与皇民主子争。因此在文末,笔者也只有以最卑微的态度,恳求台湾的「皇"民主"子」,请您们大发慈悲,高抬贵手,放过台湾最后的一小撮「支那贱畜」吧!
「你看你的台独三台,我看我的中天新闻」做为地位低贱的台支,笔者虽然贫苦,亦当努力缴税;以供养「皇"民主"子」个个高官厚禄,与容华富贵。更祝那些擅长以集体暴力,恫吓台湾人民以建功的「皇民幼苗」,也都能早日挤身皇民权贵。个个顺著搞学运与搞网络集体暴力的终南捷径,效忠皇民,一路平步青云,走上皇民恩赐你们富贵荣华一身的康庄大道。




~~~鳌峰笔于镇平庄~~2019.04.18


有谁推荐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