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来自鳌峰山下的清水高中─暨「大度山王朝」序
2018/12/12 15:52
浏览986
回响0
推荐22
引用0

月是故乡圆,水是故乡甜,十七八岁青春少年时毕业,五十几岁阿伯再聚首。~~2018年11月29日。清水高中三年六班同学会。~~~纪念~~~


「世上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且以这句话开宗明义。地点同样是在鳌峰山上,高三那场的青春的盛会,似仍未结束。虽时隔三十几年,一群老同学聊起了校园的青春旧事,同窗情谊,熟悉感犹似当年。三十几年前的相遇,就此同仰故乡月:青春飞扬的清水高中校园,就此同饮故乡水。岂知人之于土地,也有如花草树木与蜂蝶。故乡芬芳的土壤,生长出了花草树木,引得蜂蝶欢喜飞舞。花草树木枯萎凋零又成泥,蜂蝶舞了一季也化尘土。但故乡熟悉的土攘,等来年春风吹起,同样又会长出花草树木,又引得蜂蝶快乐飞舞。无论花草树木与蜂蝶,谁知在这片我们共同生长的土地,或许在三百年前,我们早就相遇。因为在这片故乡的土地,早就是你泥中有我,我泥中有你。今生相遇在这块土地,纵然又分离。但三百年后,又三百年后,还是会再相遇。只因有共同的记忆,所以我们感到如此熟悉。且把当年的故事再说起...


1985年。

故乡小镇的清水高中。高三那一年的男女合班,虽然没有一如师长预期,提升大学联考的成绩。但她却带给我们青春岁月更丰富缤纷的色彩。回想那个年代,鳌峰山下的那个校园,就好似天堂乐园的阆苑仙葩,奼紫焉红开遍,任得正值青春年少的男女学生,有如狂蜂浪蝶满园飞舞。岁月怎么瞒得住当年十七八岁的少年,满头青丝已成白发。故事老的时候再说起,谁知鳌峰山上的树林是否依然蓊郁?而清水高中内操场的青翠草坪,又是否蝴蝶飞舞依旧?~~

时间且拉回到1985年,也就是民国七十四年。暑假结束,那年学校刚开学,平静的校园中发生了一件让人心情无法平静的事。即高一到高三,原本一向男女分班上课的清水高中,做了一个实验性的创举。也就是在隔年就要准备参加大学联考的高三班级中,设立了三个男女合班的升学班。按大学联考的分组,也就是第一类组社会组的三年六班,第二类组自然组的三年一班,与第三类组加考生物科的三年二班。三个男女合班的教室,则在学校后排楼一楼,靠东边的三间教室。由东至西,分别是三年一班、三年二班与三年六班。再往东边的围墙外,则就是满山蓊郁的鳌峰山。

清水高中各班级的教室,主要就是前后二排楼。前排楼二层楼,后排楼三层楼,中间隔著一片内操场的翠绿草坪,草坪的中央则有一个水池圆环。圆环四周有呈十字型的水泥板路,水泥路的两旁,种著修剪整齐的小榕树。由圆环往东是一个古典的八角凉亭,往西是扩大兴建中的图书馆,往南通过前排楼的穿堂后,可至学校的大礼堂与操场。往北的水泥板路,经过一座国父铜像后,略向右弯,就是位于后排楼一楼的三年六班教室。后排楼的教室前方,有一整排约三层楼高的大王椰子树。记忆中高三那一年,灿烂的阳光总是照耀教室走廊前方的椰子树,偶有清风徐徐吹过,有若芭蕉叶开叉的椰子树叶的影子就在长廊外婆娑摇曳。内操场的翠绿草坪上,时有白粉蝶飞舞。偶也曾看见从鳌峰山上飞来的,那种翅膀充满鲜艳光泽与五彩斑斓的大凤蝶。每每偶有一只大凤蝶,罕见的飞过内操场的草坪,总是会让人感到惊艳,忍不住想拔腿追逐。

高三男女合班的那一年。感觉内操场的翠绿草坪,天天都出现大凤蝶。而且不只一只大凤蝶。而是内操场的草坪上,成群的大凤蝶天天都在满天飞舞。犹记从高三开学第一天开始,各科老师上课前,无不都在教室前的讲台,耳提面命。其苦口婆心的陈腔滥调,千篇一律的谆谆教诲,无非类似─「明年七月一日,你们就要参加大学联考了。只剩十个月,还不到一年。不能因为男女合班,反而让你们分心。今年学校让高三升学班男女合班,算是实验性质的。要专心在课业上,朝向好的方向发展。如果你们这一届,联考能考得好,升学率有提高,以后才可能会再男女合班。不然可能学校以后就不会再男女合班了...」「男女合班,无论男生或女生,都应该把自己最好的一面拿出来。男女同学要在功课上互相砥砺。但联考要到了,千万不能想交男女朋友。那就枉费学校师长让你们男女合班的苦心,也枉费了你们父母的期待...」「念高中就是要考大学,现在你们想交男女朋友还太早。尤其是男生,你们的老婆现在还在幼稚园流鼻涕。反正等考上大学,就任你玩四年。要谈恋爱,等考上大学再去谈...」

美好的青春时光怎能磋跎,何况高三那年男女合班,花月正春风。「联考要到了,不可以谈恋爱」尽管学校的老师们,殷殷告诫。但谁管老师那些食古不化的迂腐之言。毕竟那个年代,一般的男女学生,通常就是国小毕业后,一进入青春期,国中即开始男女分班。一直到考上高中,也都是男女分班。学校的严男女之防,也不止是男女分班而已。甚至把男女生上课的教室,也分楼层。一楼是男生的教室,就不会有女生出现。二楼是女生教室,更不可能让男生涉足。因此那个年代,往往是国中读完三年,高中再读完三年。而多半的男女学生都不会在校园中,有与异性接触的机会。
「王宝钏苦守寒窑十八年,终于等到她的丈夫回家」传为千古佳话。而在上个世纪的七、八十年代,一般台湾的男女国高中生,基本上都得苦守寒窑六年以上,完全在学校被禁止接触异性。然人算终不如天算,谁知那年清水高中的老师,吃了什么仙丹妙药,还是被下了药,居然一夕开窍。或是突如其来的异想天开,竟让面临大学联考的高三升学班,男女合班。而苦守寒窑五年后,班上突然有了女同学。这对高三的男学生而言,岂是「久旱逢甘霖」可形容。当用「天雷勾动地火」或许比较贴切。总之,高三那一年,自从男女合班后,一段又一段轰轰烈烈的故事,与时代悲剧,就此展开。

看!有三只罕见的大凤蝶飞舞在内操场的翠绿草地上,五彩斑斓的翅膀在璀璨的阳光下,闪耀著鲜艳的光泽。这是三年六班第一段的爱情故事。主角是二个男同学与一个女同学之间的三角恋情。二个男同学,辜且称其为林同学与白同学。一个女同学,就称丽同学。事实上,林同学与白同学,高二尚是男女分班之时,二人就已对丽同学竞争激烈且白热化。一则,因林同学、白同学与丽同学,家都住在鳌峰山上,每日总得搭同一条路线的公车上下学。二则,林同学与白同学,都是高一就参加学校升旗典礼的乐队。而丽同学,据说长得高挑且美丽,是每天升旗典礼时的司仪。因日日见面,使得正值青春期的林同学与白同学,难免对丽同学心中爱苗萌生。俗话说「近水楼台先得月」,丽同学就是那个水中月。问题是林同学与白同学,都同样的近水楼台。二人为了捞那水中月,自然就得较量比试,看看到底是谁比较接近那个水中月。由此林同学与白同学,高二开始就在男生班上,终日膨风吹嘘。无不皆坚称,丽同学是他的女朋友。

高二的男生班上,犹记林同学总爱夸口。诸如:「我跟阿丽小学念同一间学校,从小我们就认识。算是青梅竹马!」白同学怎能让林同学专美于前,自然也总是夸口。诸如:「阿丽每次看见我都眉开眼笑。还每天故意都跟我搭同一班公车。女生比较害羞,当然不好意思太主动。但这样的暗示还不够清楚吗?」为了宣誓主权,林同学甚至开始用旧时代的台湾男人,惯于对老婆亲昵的称呼,来称呼丽同学。开口闭口提到丽同学,就是直称「阮"三八"咧」。白同学当然不能认输,三不五时,总是邀班上的同学壮胆,说是要去邀他的女朋友看电影。总之林同学与白同学,二人为了争夺丽同学,恰就有如追求雌性动物青睐的两只雄性动物般。其各炫鲜艳羽翼与捉对厮杀,当也算是使尽浑身解数。忒也让班上的男同学,看得眼花缭乱,分不清真假。好死不死,高三男女合班后。林同学、白同学与丽同学,三人就此,都变成了三年六班的同班同学。

林同学、白同学与丽同学,既然已变同班同学。照理说,谁跟谁才是真的班对,当是立刻水落石出,再无需口舌争辩。怪的是,自从男女合班后,林同学与白同学有志一同,就此再不提丽同学的事。偶有班上的男同学,心存好奇,向二人问起丽同学是谁的女朋友的事。怎知林同学与白同学,一听有人问起丽同学。二人的脸上,总是青一阵白一阵,霎时尴尬的得手足无措,甚如见到母夜叉一般的惊恐。继之,避之唯恐不及的高喊「大人冤枉」,拼命撇清关系,都说丽同学是对方的女朋友。虽说谦让是美德,但林同学与白同学,拼命要把女朋友谦让给对方。忒真是让人雾里看花,越看越花,也不知林同学、白同学与丽同学的三角恋情,到底是在演那出。台湾有句俗话说─「四十岁的男人,剩一支嘴」。意思是说─男人到了四十岁以后,对女人要不是有心无力,就是有色无胆。通常满嘴说得天花乱坠,却光说不练。但对林同学与白同学而言。显然,应是「十七八岁的男生,也是只有一支嘴 」。


看!又见二只罕见的大凤蝶,从三年六班的教室挥著五彩斑斓的翅膀,飞到了内操场的翠绿草地上。那是三年六班的第二段爱情故事。男主角是陈同学,女主角且称凤同学。言行举止荒诞不羁的陈同学,从来不正经,活象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泼猴,谁都管不住。然世间之物,一物克一物。高三男女合班后,就遇到了克他之物,那就是凤同学。凤同学是清水国中老师的女儿,家中有七千金加一个小弟弟。因凤同学是次女,从小就得照顾五个妹妹与一个弟弟。由是虽是年仅十七八岁的高中女学生,然凤同学的身上却总散发著一种慈母的光辉。又因父亲是老师,使得凤同学从小被教养的,气质高雅。席不正不坐,肉切不正不吃,走路抬头挺胸,下颚微含,一定走笔直的一条直线。坐在教室的课桌椅,更是两眼平视正前方,从不侧眼睨视看人。 虽是正经八百,一丝不苟,然偶而抿嘴微笑,却见风情万种。
总之,言行荒诞的陈同学,与正经八百的凤同学 ,简直是完全不同世界的人。却因陈同学与凤同学,都坐在教室中间走道。教室右边坐女生,左边坐男生,而凤同学与陈同学,就比邻而坐。又是「近水楼台」。学校也才刚开学,上课的时候,偶然一回头 。陈同学突然发现隔壁座位的女生,巧笑倩兮、眉眼半带羞涩,竟自让他怦然心动。一股无尽缠绵的男女情意,就此暗藏心底。天天坐在凤同学的隔壁座位,陈同学收敛起了玩世不恭的态度,就想拿课业上的问题,去问凤同学,借以搭起友谊的桥梁。当然最好是问数学问题。因为数学问题,解一个方程序通常都得解好久。于是陈同学就可藉此,默默坐在旁边,悄悄多看凤同学几眼。

学生留在学校晚自习,虫声唧唧的走廊外,或是内操场的八角凉亭边。「凤同学,好有妈妈的味道!将来一定是贤妻良母、好媳妇哦!」这样的话,总是挂在陈同学的嘴边,一再的向其它同学述说。其心中爱恋之情,溢于言表。无奈,凤同学如此乖巧,用心课业,且有要养的女孩,怎可能在高中之时就交男朋友。况是大学联考将至,老师也说不可以谈恋爱。落得陈同学终是落花有意,凤同学流水却无情。正因满怀暗恋情思无处吐,每每望见凤同学的身影,更总惹得陈同学年少的郁闷,欲颠欲狂。就此,陈同学的行为举止,更加的疯疯癫癫,终日放荡不羁。却是有如一只泼猴,爱上了一尊石头观音。纵是为爱得如痴如狂,想又能如何?那怕陈同学常挂嘴边说:「人不痴狂枉少年。」。却仍不禁让人叹─「情之为物,害人不浅」。


看!又有三只罕见的大凤蝶,从三年六班的教室,飞到了内操场的璀璨阳光下追逐。那又是一段二男一女三角恋情的开始。原来是忠同学与颜同学,都喜欢上了班上的女生─惠同学。不止三只大凤蝶在内操场的翠绿草地上飞舞。见三年六班隔壁的三年二班,突然也有只五彩斑斓的大凤蝶飞出来。继之三年二班隔壁的三年一班,也有只大凤蝶匆匆飞出教室,竞相加入追逐混战。四只公的大凤蝶追逐著一只雌凤蝶还不够。见三年六班的教室,又飞出了一只了公的大凤蝶。诚如高二的时候,国文老师曾在上课时,说:『有时候,一个女生本来都没人追,也不是长得很漂亮。但后来只要有一二个男生,开始追那个女生。接著就会有越来越多的男生,都拼命想追那个女生。因为只要是很多人都在抢的,大家就会以为那是好东西!」

惠同学,长得漂不漂亮,见人见智。每每下课的时候,惠同学惯常走到教室外,斜倚在走廊的后门边的白墙上。白嫩的脸庞映著洒进长廊的斜阳,一双乌黑的大眼总空灵的望着内操场的远方,似心事重重若有所思,往往不言不语冷若冰霜。三年一班的杨同学,是高一开始就与颜同学混在一起的死党。尽管杨同学,常嘲笑颜同学说:「惠同学,冷得就像一座冰山一样。你看见她不会觉得很冷吗?」然「情人眼里出西施」。就是惠同学,那双乌黑冷漠的大眼,让偶然从走廊经过的颜同学,碰巧四目相接。霎时就像有一阵电流,从惠同学的眼眸,直窜心脏的敏感脆弱处。瞬间的心悸恍神,就此让颜同学坠了爱河,再无法自拔。无论白天黑夜,每每只要想到惠同学,更总让颜同学的心脏怦怦然跳个不停。无时不刻的想念,无时不刻的渴望,盼能再与惠同学的眼眸,四目交接。

忠同学与颜同学,是国小同学,是国中同学,也是高中同学。也就是两人已经当同学十几年。然因高三男女合班,惠同学的出现,让忠同学与颜同学,就此心生嫌隙,形同陌路。因为忠同学,是在高二的时候,偶然一次机会认识了惠同学。就此就恋上了惠同学。高三开学后,忠同学喜欢惠同学的事,偶也会在男生之间流传。班上的男同学,也总爱把忠同学与惠同学,凑在一块。谁知成双成对,比翼双飞的好事未成。国小到高中,十几年的老同学─颜同学,反却竟成了欲横刀夺爱的竞争对手。更恨的是,自从颜同学打起惠同学的主意后。突然不知怎么著,惠同学的爱慕者与仰慕者,竟如雨后春笋般,一个个不断的冒出来。有三年二班的,有三年一班的,纷纷加入兢逐惠同学的行列。有的自称,和惠同学是青梅竹马。有的宣称,跟惠同学很早就有关系。甚至最后,包括忠同学的死党,同样是三年六班的蔡同学,竟也有意无意,开始对惠同学大献殷勤。而且大家都知道,蔡同学有个女朋友,就在隔壁三年七班的女生班。
「惠同学究竟有情无意?为什么她让那么多人追她?」念教科书是苦闷的,考试成绩更是无情的,为情所困有如乌云漫天密布,年少的沉闷更无法发泄。每每想到这个问题,朝朝暮暮在颜同学的脑海,也只盘绕著这个问题。纵是天天见面,更是无时不刻不思念。那怕桌上放著教科书,一颗心却在胸口怦怦跳个不停,让颜同学在教室总是坐都坐不住。日日到学校,就等著下课,带著滑板,冲到走廊外。或与一群同学拿著篮球,冲到篮球场。星期六日,惠同学都会到学校自习。所以忠同学、颜同学与蔡同学,也都会到校自习。却是忍不住死党吆喝,就冲到鳌峰山上。或一群同学,冲到台中港的海边,骑著机车吹海风。

「鳌峰山」其实满山只有荒烟漫草。国中的时候,山上到处是军营,还有军队打靶的靶场。因是军事管制区,人迹罕至。军队撤走后,阒无人迹的荒山野岭,倒成了精力充沛的少年探险的乐园。三年一班的杨同学,家就住在观音庙后方的鳌峰山边。同为三年一班的昌同学与贵同学,三年六班的颜同学,四个人可是高一就在一起鬼混的死党。自从杨同学家的平房后面,加盖了一栋三楼透天厝后。四个死党,就更常到杨同学家鬼混。主要是杨同学的房间里,有好几付的望远镜。四个死党每每聚在杨同学的房间,总是兴冲冲的,就带著望远镜,往三楼的阳台上去。因从杨同学家的三楼阳台上,可拿著望远镜,居高俯瞰鳌峰山上的一条乾河谷。河谷中乱石磊磊,杂草丛生,拿著望远镜,到底在看什么?自然是在荒烟漫草间查找「赏鸟」。只不过此鸟非彼鸟。此鸟,乃是有些青年男女的恋人,总会偷偷摸摸,跑到鳌峰山的乾河谷中「幽会」。时而四下无人,情不自禁的恋人,就会在草比人还高的草丛间,激情的翻滚了起来。 而望远镜的用处就在这里─「赏鸟」。
「赏鸟」望远镜的圆孔中查找满山遍野的草丛,就盼看见同林鸟的恋人亲嘴,甚或压在草丛中翻滚。这种两情缱绻的刺激感,对青春期的高中生而言,难免更是让心血澎湃,更渴望恋爱。对于渴望爱情的颜同学而言,一心更总盼着那天,也能把惠同学约来鳌峰山的草丛间。然后孤男寡女,也在这荒山野岭的草丛间,有如乾柴烈火的翻滚一番。


看!三年六班的教室又有二只罕见的大凤蝶,挥舞著翅膀,飞到了内操场的青翠草坪上。公的那只飞得比较慢的,原来是王同学。另一只飞得又高又远又快的,那是娇小可爱的秀同学。因为秀同学成绩优异,每次考试总是班上的第一名。至于王同学算是班上男学生当中最用功念书的人之一。虽然他的功课也不怎么样。但王同学从高一到高三,无论上课或下课,除了上厕所外。其余的时间,几都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用功念书,也不喜与班上的男生胡闹。因其屁股总是钉在座位上,终日有如老僧入定,且走路的时候,还惯把手背在背后。正因其一付少年老成的模样,缺少高中生的青春气息 。所以言语疯颠的陈同学, 总说王同学就像个小老头。谁知,高三男女合班后,青春期加上满园春色,竟连得王同学这个入定的老僧,居然也起了凡心,再也把持不住。且王同学的眼光还颇高,一眼看上的,居然是班上第一名的女生。

「世间最远的距离,是面对面却视而不见!」这句话,可谓把王同学对秀同学的爱恋,描述的淋漓尽致。一如其它男学生的手段,欲与班上的女同学,搭起友谊的桥梁,总是藉机拿功课上的问题去问女生。男同学之间也总是会私下交流经验,彼此面授机宜。「要跟秀同学讲话,你就拿解数学方程序的问题去问她啊!她的功课那么好,一定会帮你解。这样你就可以名正言顺,坐在她对面跟她讲话了。一回生,二回熟,就会日久生情啊!」在班上众狗头军师的献策下,王同学按捺不住怦然心动,终是入定老僧还俗,还加入班上一帮男同学的胡闹。男女相对而坐,眼见那秀女同学长篇大论的解数学方程序。王同学的眼里却是看不到计算纸上的数字,只看到秀同学拿著笔白白嫩嫩的纤纤的小手。时而偷瞄秀同学的眉眼,更觉秀同学吐气如兰。继而满脑子不免陶醉,幻想起秀同学偶然一抬头,两人将四眼相对,彼此脉脉含情的相视而笑。然实际上,二人纵是近在咫尺,秀同学却总是低头解数学方程序与讲解,头抬都不抬一下,从头到尾,看都不看王同学一眼。

「听懂了吗?王同学,你有没有在听啊?现在换你解一次给我看!」骤然听到秀同学冷冷冰冰的一句话。有如闷雷响起,王同学猛然才从温柔乡的梦中醒来。但这下可完了。因秀同学在解数学方程序的时候,王同学完全心不在焉,醉翁之意不在酒。但望见秀同学微红的脸蛋,其魂魄更是心荡神驰,完全神游物外,陶醉在与秀同学的恋爱。怎突如其来,却被秀同学无情的,要求重解一次方程序。一时之间,王同学自是吓得面红耳赤,言语支支吾吾,拿著笔在计算纸上更是左支右绌。就此脆弱的幼小心灵,受到了无情的伤害。晚自习的教室走廊外,又多一个烦恼的少年与唉声叹气的声音。内操场角落那座古典的八角凉亭内,一个个为情所困的骚人,爱上层楼强说愁,开口闭口都是男女之间。谈起心中的那个她,却是欲语还羞,欲语还羞。同是天涯沦落人,个个都说联考比较重要,男儿当自强,不该再把儿女私情放心上。

圣诞节快到了,怎能不把儿女私情放心上!夏天缭绕的蝉声已远去,秋天走廊的斜阳越来越短,冬天的清水天天都像在刮台风。洒著金粉五彩缤纷的圣诞卡片,卡片中常印有些诉说男女情愫的暧昧字句。对高中男生而言,藉著圣诞卡片中「思念」「爱恋」的字句,就是向心仪的女生表白的最好机会。却因卡片里写了太多肉麻的话,不敢当面拿给女生。就一直等到放学后,教室里没有人,再把卡片偷偷放在女生座位的抽屉。为丽同学倾倒的林同学、白同学。对凤同学暗恋的陈同学。对惠同学苦苦追求的颜同学与忠同学。对秀同学爱在心里口难开的王同学。还有郑同学、蔡同学...族繁不及备载。不管收到卡片的女同学,理或不理。到头来,这些轻狂的或痴情的男生,终究像花果山水濂洞的成群泼猴,镇日窜上跳下的蹦蹦跳,就是无法安静。考试成绩一落千丈,搞得班导师成天摇头叹息,数学老师更是上课上得泪流满面。

「清水高中大学联考的录取率,明年都靠你们了!」诚如开学时,老师所言。原本是想「集天下英才而教之」,把学校成绩最好的男女学生,凑成升学班。指望来年大学联考,录取率向来萎靡的清水高中,能一飞冲天,就此扬眉吐气。谁知高三男女合班后,这些不成器的学生,满脑子就只想谈恋爱,根本无心念书。隔年七月初一到初三,大学联考。八月各大学录取名单放榜。榜单一公布,清水高中,兵败如山倒,录取率惨不忍赌。甚至三年一班,全班五十人竟全军覆没,没一个人考上大学。至于那让青春年少的高中生,几欲颠狂的青涩恋情,终究象是内操场八角凉亭旁的花圃。记得那花圃种了一整排的玫瑰,每株玫瑰却是枯枝上挂著几片绿叶,就算有花苞。但那含苞待放的蓓蕾,通常也只有铜板大小,就都凋谢,更从未见过开出盛开的花朵。



2018年。

十七八岁青春少年时毕业,五十几岁的阿伯再聚首。当年三年六班的高中生,时隔三十余年后再见面。原本青春少年时的瓜子脸与狗公腰,腰围都肥了一圈,脸也圆得像肉饼。有的头发稀疏的就象是冬天的黄土操场,被踩踏得剩没几根草。有的则已满头白发,白苍苍就象是鳌峰乾河谷的芦苇花丛。「欸!你们还记不得我们班的女生。啊你以前不是在追她。现在她...」地点在鳌峰山上,一间不起眼的外省小吃餐厅,杯盘狼籍的席间,偶有人说起高中时的年少荒唐事。却见个个中年男人,骤然坐立难安,眼神闪烁,一付满脸心虚难掩。但尴尬只是片刻。继之众人有志一同,一开口,都是急忙闢谣:「忘记了耶!」「高中的事都不记得了!」「没有那回事!」「都是误传啦!」「谣言止于智者!」

「当年的高中同学,年过半百,记忆力竟退化得如此快速。甚已出现"老年痴呆"现象?」虽说疑虑难免。实情却是。毕竟这些五十几岁的中年男人,都已有家有室,有儿有女。甚至自己的儿女,也都到了读高中或大学的年纪。怕就怕,高中的年少荒唐事,那痴迷于班上女同学的糗事一箩筐,若都被扒出来。一来,恐将无颜面对妻儿,甚要被罚跪算盘。二来,恐更造成家庭失和,就此家破人亡,妻离子散。这也就无怪,一谈起青春年少的恋情,个个高中同学,无不矢口否认,无情无义,没血没泪。斩钉截铁,把自己曾经倾心思念投入的感情,撇得一干二净。幸好,老同学只是选性的遗忘,把「全天下的男人都会犯的错」假装忘记。但讲起吃喝玩乐,大家可都记得清清楚楚。十几老同学围坐一桌,杯盘狼籍的席间,闲话几句,那高中之时的年少情怀,往日时光恍若重来。

高三那年,大家总是留在学校晚习。傍晚放学后,大家也总是相邀一起去吃晚餐。离学校不远,鳌峰路再过去,路边那几间用铁皮屋搭盖的外眚面店;是班上的同学,最常一起去吃晚餐的地方。几个同学围坐一桌,一碗阳春面十块钱,榨菜肉丝面二十块钱。十块钱就可以切一大盘豆干,加上一匙,荣民老伯伯特制的那种辣油。再叫一碗大碗的酸辣汤,大家就可一起喝。总之每个人只要花个二三十块钱,就可以在外省面店,吃到饱吃到撑。而通常整间简陋的面店,每张桌子坐满满也都是班上的同学,吃吃喝喝,天天好不热闹。糟糕的是,或因聚在一起吃吃喝喝很兴,这些高中生竟似上了瘾,吃出了毛病。就是每当同有学的家里拜拜,办桌请客的时候。班上的男学生,就会互相吆喝,成群结党,到同学家去围成一桌,吃吃喝喝。

上个世纪的七八十年代,正值台湾经济起飞,生机蓬勃。每个村庄供奉的庙,每当庙里的神明生辰,总会有热闹滚滚的庙会。一年一度的庙会,村庄中的家家户户都会办桌,或三桌或五桌,再邀亲朋好友来家中作客,吃美食佳肴。因清水高中的学生,原本来自台中海线的各乡镇。一则距离不远。二则乡镇中的村里,庙会的日期也都不一样。所以这些三年六班的高中生,往往就成群结党,形成好几帮好几挂,自称「职业食客」。就看轮到那里有庙会,这些「职业食客」就厚著脸皮,往那个村里的同学的家里去,围成一桌吃吃喝喝。从清水吃到沙鹿。从梧栖吃到大甲,甚至吃到苑里去。高三那年,又正值鳌峰上的村里,几十年才一次的建醮大拜拜。那场面可是热闹非凡,收割后的甘蔗田里,一排搭著三个灯火辉煌的大戏棚,三棚的脱乳舞就这么拼场,十八招的表演尽出。因班上有好几个同学,都住鳌峰山上,包括为丽同学争得你死我活的林同学与白同学,以及蔡同学。既有传说的"脱乳舞"可看,又在同学的广为宣传与热情邀约之下。三年六班的「职业食客」们,岂有不把功课摆一边,共赴盛会之理。...


美好的故事已说完,也替同学把好话说尽。再来就是扒粪翻旧帐。因见昔日高中同学,个个成家立业,事业有成,更不乏成就斐然者。反观笔者却是凄惨落魄,沦落到孓然一身,见不得人好之下,竟不禁怀恨在心。兼之对昔日班上女同学的暧昧恋情,人人矢口否认。对昔日同窗的无情无义,没血没泪,站在老同学的立场,更不能不提出纠正。纵是昔日班上的女同学,今都已徐娘半老。亦当忆其同窗念书之时,眉眼含羞带怯,白衣蓝裙,多么娇娜可爱。为只为让老同学们,对昔日年少荒唐之事,赖都赖不掉,撇都撇不清。故笔者早有准备,已将尔等高中的糗事,桃花烂帐一笔一笔记下,并录成一册,名为「大度山王朝」。藉此昭告天下,纵是三十年旧事,也不会船过水无痕。
江湖有句话─「出来跳,总是要还」。就为了让老同学们,寝食难安,以泄我心头之恨。故,长年埋首文字,纵是家徒四壁,贫穷潦倒,亦不以为苦。只要能揭揭老同学的疮疤,让尔等鸡飞狗跳,不得安宁,于我心亦足堪慰矣。事实上,从高中时我就常有这样的盼望,但只希望我不是全班唯一一个没缴作业的人。或是在学校闯了大祸,更总希望能拖个同学下水,跟我作伴。别在上课时,被老师叫起来骂,结果全班只有我一个人站著。...

看!内操场青翠的草坪上,五彩斑斓的大凤蝶,仍在璀璨的阳光下满天飞舞。仅以此文,权充「大度山王朝」的序言。献给清水高中三年六班的男女同学。并纪念英年早逝的同学─郑智文、赖倍宏、蔡政佑。及三年二班的洪业晃。


歌云:


「故乡小镇的普通高中有好多的快乐
寒假结束前我们要去四天三夜的毕业旅行
我青梅竹马可爱的女孩
当年要追你当女朋友真的好难

故乡小镇普通高中青梅竹马的爱情
当年在故乡小镇的普通高中
我们男学生都最喜欢谈论关于女学生的事情
在故乡小镇这普通高中
我多么难忘那青春岁月的变迁
虽然我心中总有许多话想对你说
但面对你我却又总无话可说

*故乡小镇普通高中青梅竹马的毕业旅行
我青梅竹马可爱的女孩
你的爱情编织成了青春的迷惘
让我对你的感情只能一路隐藏
在故乡小镇同样走在这条熟悉的路
却又让我想起十七八岁对爱情的憧憬
还有你曾经让我多么难忘的毕业旅行

 
*故乡小镇普通高中青梅竹马的毕业旅行
我青梅竹马可爱的女孩
四天三夜我们同车"ㄐㄩ"  
在故乡小镇这普通高中
每当走在这条路~我总是想你起你
我们其实只是碰巧相遇在青春的旅程
让我就用思念伴你一程
 


故乡小镇的普通高中有好多的遗憾 
寒假结束前我们要去四天三夜的毕业旅行
我青梅竹马可爱的姑娘 
容我再次想你最美的一面

故乡小镇普通高中青梅竹马的爱情
我怎能忘记就算时光不再
彷佛有许多闪亮的星星隐藏在夜空我却始终看不见 
在故乡小镇的普通高中
这里曾经有个美丽的女孩
我曾经是多么渴望和你能有段轰轰烈烈的爱情...」



2018.12.11~~~鳌峰笔于镇平庄

「大度山王朝」全集─总目录

有谁推荐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