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河洛造神之郑和下西洋(十四)之四、蜚言流语散布~古里国不欢迎宝船队
2018/10/11 23:48
浏览421
回响0
推荐30
引用0

四、蜚言流语散布~古里国不欢迎宝船队

「举世之宗教信仰。乃至无论儒学,拜妈祖。原来大家都是在捡牛粪。而忘却圣人真理!」听得马欢一席话,对刘过海而言,直是震聋发聩。刘过海本是有慧根之人,顿是有所醒悟。一时,不免叹说:『马哥啊。你这番话,对我直有如醍醐灌顶。不禁让我想起了一件事。那就是在柯枝国,咱遇见的那叫泰戈的贱民木瓜,与叫萨蒂的哲地女子的事。他们的悲剧,岂不就是这捡牛粪所造成。圣人的教化,纵是将百姓,分成南昆、哲地、革令与木瓜的等第。其立意,当也是劝人为善,少做恶事,节制欲望。如此一来,方能藉著轮回,来生投胎到比较好的地方。断不可能,要百姓之间,阶级压迫。甚至高阶级的女子若爱上低阶级的男子,因有损阶级颜面,还可光荣杀害。这是人,以自己的私心私慾,来解释圣人的教化。为满足私心私慾,为捡黄金牛粪,更屈解圣人的真理。光荣杀害,灭门之祸,最后造成这样的仇恨,岂非人的贪婪之心所致。而这,岂又是宗教信仰,教化人心,劝人为善的真谛!』

古里国与柯枝国相邻,无论风俗民情,或物产水土,多相类。就风俗民情而言,古里国的国王,名沙米,亦信仰印度佛教。其国亦将国人,分成五等人。即回回、南昆、哲地、革令与木瓜。不同的是,古里国信仰回教的国人,举国近半。其国的清真寺有二三十座。因此纵是国王信仰印度佛教。但掌理国家大事的两个大臣,却皆是回回头目。一个名叫阿里,一个名叫卡特。另有一特殊之处,即此地的回回,每七日得至清真寺做一次礼拜,称为礼拜日。每至礼拜日,回回举家斋戒沐浴,终日什么事都不做。及至正午之时,一家到清真寺礼拜,到未时才返家。至于物产方面,古里国,同样盛产胡椒香料。每年十月,胡椒果实成熟,农民即采摘晒干。卖给专收胡椒的大盘商。大盘商再将胡椒卖给官府,由官府的库房收藏。若宝船队来到古里国,欲与其做胡椒买卖的交易,则由两个回回大臣,主其事做买卖。而其国的哲地商人,也同样会向百姓收购宝石,及收购珊瑚枝,制成珊瑚珠。待各国的番船到古里国,欲做买卖。国王则会差其大臣与官府的牙人,会同哲地商人、算人与书记,一同前往议价。共同订定买卖契约,以收税金。


这日,正逢古里国回回的礼拜日。由于礼拜日,回回皆需斋戒沐浴,以至清真寺做礼拜。所以街市间颇为冷清。连得宝船队二百多艘海船,泊靠的港口。岸上了除了忙于建厂的船兵外,亦不见有什么古里国的百姓。虽说这冷清景象,当是因为这日是礼拜日的缘故。但有一问题是─自宝船队来到古里国,数日以来,港口边始终都是这么冷清。既没看见什么古里国的百姓来往,亦不见有哲地商人,或主事与外国交易买卖的头目,及官府的牙人,络绎于途。当然,对第一次来到古里国的马欢而言,并不会察觉有何异状。但已是第三次来到古里国的刘过海,对此港口的冷清的景象,可就觉得不寻常。毕竟较之第一次、第二次,宝船队来到古里国。当时宝船队二百多艘海船,泊靠港口之时,由船上望向港口的岸上,简直是人山人海,挤得水泄不通。不止古里国的朝中大臣,回回头目,皆来到港口迎接。甚至连古里国的国王沙米,亦亲自来到港口。使得整个宝船队泊靠的港口岸边,直是锣鼓喧天,好似逢年过节的热闹节庆般。
前二次,宝船队来到古里国。国王沙米,对郑和与一干正副使,更是热情的设宴款待。郑和带来永乐皇帝,敕赐给国的诏命银印,及升赏各头目品级冠带,人人无不欣然叩谢。为感谢中国庞大船队来到古里国。其国王沙米,还与郑和商议,起建了一个碑亭以做纪念。碑上就写著:「其国去中国十万余里,民物咸若熙皡同风,刻石于兹永示万世。」相较于前二次宝船队来到古里国,双方的热络。此第三次宝船队来到古里国,冷热之间,直有天壤之别。

宝船尾楼顶舱的神明厅中。马欢与刘过海,两人正相谈间。方谈及古里国风俗民情的问题。或是心有所感,见刘过海忽叹了口气,望向舱房的窗外,转了个话题却说:『马哥。说来也真奇怪啊。今年咱宝船队来到古里国,还真是冷清啊。前二次来到古里国。我可记得当时,古里国可是举国欢腾,热闹的,就像逢年过节一样哩。白日里,锣鼓喧天,,古里国的文武百官,成千上万百姓相迎,都挤在港口边看咱的宝船。就算到了夜里,港口的岸上也还是灯火通明,歌舞喧腾。古里国的百姓,摆摊卖吃的,卖宝石的,卖珊瑚珠的。可真象是个大市集哩。但此次,咱宝船队来到古里国,都已好几日了。且别说没见到一个古里国的大官来迎接。甚至连得原本喜欢看宝船的百姓,也都不来了。这还不奇怪。更奇怪的是,原本与咱宝船队做买卖生意,那些古里国的官府牙人,回回头目,及古里国的哲地商人,竟然也都没来。这说不过去啊。气氛有点不大寻常啊!』

马欢正扒著碗里的饭吃,听得刘过海之言,似也不大在意。仅淡然回说:『阿海啊。急啥!咱宝船队都来古里国第三次了。想是百姓看宝船的新鲜感已过,所以热潮不在。难免会冷清些。这有什么大不了。至于谈生意买卖的商贾与牙人,应也只还在准备。毕竟咱官厂都还建好哩。而且咱宝船队可要在古里国待上半年哩。现在才来到古里国,几日而已。有什么好急的!别小题大作了。』刘过海却是又说:『马哥。不对劲啊。就说今日,我与你登岸,去探察古里国的风俗民情。记得以前二次来到古里国。咱唐人登岸,总是会受到古里国百姓的热烈欢迎。走在街市间,古里国百姓,不但会向咱打招呼。热情些的,还会拉你进他屋里去喝茶吃饭哩。但今日登岸,走在街市间,气氛就是不同啊。古里国的百姓,见到咱总象是提防什么。不但态度冷淡,好似都还故意避著咱们,不喜欢跟咱讲话啊。这真是奇怪啊!不知道,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使古里国的百姓,好似不太欢迎咱们船队的到来。』

毕竟刘过海是第三次来到古里国,其直觉,倒也真的没有错。对于古里国的不寻常气氛,无论官府或百姓,似对宝船队的不欢迎。隔日,果然也得到了验证。

隔日。原本与使节团,前往古里国王城的副使王景弘,突然仓促返回船队。且王景弘,还带回了一个不好的消息。说是─三宝太监郑和,率使节团前往古里国的王城,已二日。但古里国的国王沙米,却称病,闭门不出,始终不肯接见。及午后,更有古里国的一队官兵,出现在港口。其头目甚且阻止宝船队在古里国建官厂。至此原本不寻常的气氛,转趋严峻。双方僵持之下,紧张的气氛,顿是弥漫宝船队。这日,刘过海与马欢,同样登岸,前往古里国的街市,去探访风俗民情。因为感觉到气氛之不寻常。同行登岸,去捡牛粪的波罗科提与耶巴来那。即佯装成是当地之人,对此不寻常的气氛,明查暗访。果然,打探到了一些风声,与蜚言流语。说是古里国的街头巷尾,古里国的百姓,无不流传。说是─来自中国的庞大船队,居心叵测。其皇帝派三万大军,出使西洋各国的目地,无非是想掠夺各国的财宝。甚至想侵吞各国的土地。意图奴役各国的百姓臣民。并将西洋诸国,尽纳入中国的版图。

又隔一日。古里国主事与宝船队买卖交易的回回头目,名叫阿里的。终于带著该国的哲地商人、官府的牙人与书记,一同来拜访宝船。并与副使王景弘商议,约定二日后,将于港口邻近的官府市集,彼此做货物的交易与议价。当日,古里国的哲地商人,将会齐集于官府市集。而宝船队主是买卖货物的书记与官员,则亦需将要交易的货物,皆带至市集。而那官府的市集,就叫亨比市集。


亨比市集,可真是个古里国的大市集。由于古里国多山多岩石。举凡巨大的金字形佛塔、清真寺或官府,皆以岩石雕凿所造。亨比市集亦是如此。这古里国的官方市集,宽约一里,两旁有两排长数里的长廊。长廊的上百廊柱,皆以岩石雕凿而成。长廊的基座亦为巨大的方型岩块堆砌而成。长廊合围之下,整个市集恰就有若一座城。入市集的城头处,则矗立著一座高数十丈的巨大金字形佛塔。此高耸参天的佛塔,亦为岩块,下宽上窄有如阶梯般,层层堆叠而成。甚是壮观。长廊所围的市集中央,则建有官府囤货的库房,与哲地商人的商家林立。正是古里国,乃居于西洋的中央,四方商贾会集,商业繁盛。且与他国大量交易的货物,皆由官方主事。故其官府的市集,规模宏大,可见一般。

宝船队与古里国的回回头目阿里,双方约定议价之日,已至。这日,副使王景弘,即带领了宝船队庞大的商团,并带了欲与古里国交易的丝绸、瓷器、药材、中国工艺品与一干杂货。一辆一辆的车队载运货物,浩浩荡荡,前往其约定的官方市集。而译官马欢,亦充当宝船队的通译,一同随行前往。按以往的惯例,宝船队与古里国官方的买卖,因货物的交易量庞大,通常会进行很长的时间。光是议价,一个项目一个项目的议价,若是顺利的话,最快也得花上一个月的时间。若是不顺利,慢则,可能拖上二三个月的时间。而议价以定,双方交货,庞大的货物,光是搬运,那又得更旷日费时。非得半年,无法完成。

掌理与宝船队交易货物的回回头目阿里与卡特。二个古里国的大臣,于约定议价之日,果是召来古里国最富有的哲地商人、官方牙人、算手与书记。约三四十人,组成了庞大的商团,齐赴官府市集。欲与宝船队的商团,进行交易买卖的议价。事实上,阿里与卡特,促成此次与中国商团的交易买卖,着实也是不容易。因为中国的宝船队,未到古里国之前,于古里国的街市之间,早是蜚言流语漫布。虽也不知蜚言流语从那里来。但人人言之凿凿。无不皆说中国的庞大船队,不辞万里,来到古里国,背后有一个可怕的阴谋。又说中国的宝船队,欲与古里国交好互惠,进行交易买卖,都只是欺骗古里国人的表面功夫。其实其真正的目地,是要夺取古里国的财宝。甚至是想并吞古里国的土地,奴役古里国的百姓。所以这才派了三万大军的庞大舰队,来到古里国,威吓恫吓。正是街市的蜚言流语漫布,自然而然,传到了国王沙米的耳里。由此沙米,亦对中国的宝船队,开始充满了戒心与疑惧。怕就怕中国的宝船队,会以其强大的武力胁迫,干涉国政,强迫称臣;甚或威胁到其王位。

国王沙米,既对中国的宝船队,起了戒惧之心。往昔,国王率百官,亲到港口迎接宝船队的盛况,自然取消;甚至冷淡以对。就连三宝太监郑和,率庞大的使节团,前往王城。而国王沙米,亦称病卧床,不肯见郑和。进而更交代两个掌理国政的回回大臣阿里与卡特,命其不可与中国的宝船队,再进行货物的买卖交易。甚至不许中国的宝船队,在古里国建官厂。但对阿里与卡特而言,这却是个难处。 毕竟信奉回教的穆斯林,最讲究的,就是为人的诚信。

「中国的船队,前二次来到古里国。彼此都相当的友好。大量的货物交易,双方互惠互利,更让彼此都获得庞大利润。况且中国船队的主帅副使与官员,大半也都是信奉回教的穆斯林。穆斯林最讲诚信。做生意可以赔了钱,也不能赔了诚信。当初双方还相约,若中国船队再到西洋,必来到古里国,再进行交易买卖。此次中国船队,又来古里国。倘若我不皆待他,与其做买卖交易,岂不有违诚信。这万万不可啊!」正是宝船队的正使三宝太监郑和,与王景弘几个副使,皆为信奉回教的回回。官员中亦不乏回回。包括马欢与几个译官,也都是回回。而掌理古里国的二个大臣,阿里与卡特也俱是回回。回回与回回做生意,彼此就有如兄弟手足般,既熟悉又亲切。尤其重诚信,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由此纵是古里国的国王沙米,因心生疑惧,不喜中国的宝船队到古里国。亦不想再与中国的宝船队,做买卖交易。但就阿里与阿特,二个回回大臣而言,这却是有违其诚信。倘拒与中国船队,买卖交易,无疑就象是要他们从此再没脸做人。从此再也无法在穆斯林兄弟面前,抬得起头来。因此阿里与卡特二个大臣,便力谏沙米国王。为了诚信,古里国当需与中国的船队,继续进行买卖与交易。
正因如此,国王沙米这才勉为其难,命其与中国船队,进行买卖交易。然而沙米,却也对阿里及卡特,嘱附说─此次与中国船队交易买卖,将是最后一次。往后将不再准许与中国船队做买卖交易。最好叫中国船队,不要再到古里国来。


有谁推荐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