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华府「国家非裔历史文化博物馆」参观后的呢喃
2018/01/01 00:04
浏览965
回响0
推荐52
引用0

 华府「国家非裔历史文化博物馆」参观后的呢喃

      前几年,每次到华府的「国家广埸」逛博物馆时,縂会对华盛顿纪念碑旁那座新建的「国家非裔历史文化博物馆」充满了期待和好奇,期待着能更进一步了解非裔美人的历史和文化。

      终于,期待中的「国家非裔博物馆」经历四年的工程之后,在2016年的九月下旬正式开幕。或许这「国家广场」上这所最新的博物馆广受期待,参覌的人太多,因而采取了凭门票进场的方式。游客只能在某一时段才能预先索取那预定时间入馆参观的免费门票。

      每次「阿庆」去华府小住,多是来去怱怱。虽然很想去那新建的博物馆见识一番,然而由于门票和时间的限制,縂是不能如愿。今年,或许是二女儿要来华府和我们共渡感恩节,儿子在试了两次之后,终于替我们订到几张门票。

       在参观这座博物馆之前,凭心说,「阿庆」对非裔美人的认识相当肤浅,对他们的接触和了解有限。亲身体验认为,选过自己课程的非裔学生,很少看到有突出表现的。以一个学术研究者的立场,感觉自已所指导过的那两位非裔研究生,在努力的程度上比起前后指导过的那近七十位的研究生来,曾誏自己多掉了一些头发。

      美国非裔的人口是台湾总人口的两倍,约四千六百万左右,占美国人口的百分之十三点二。 用非裔称呼美国的黑人是官方的和文雅的用辞。平常我们聊天,用老黑的机会好像比较多,这好像我们看到同胞叫老中,说到墨西哥人叫老墨一样,没有不敬的意思。

      在求学期间,「阿庆」很少有机会和老黑有所来往,那一知半解也是从书本和媒体上得到的。不仅「阿庆」如此,当年在「麻塞诸萨」州的一些老美朋友也差不多。记得当初收到「密州州立大学」的聘书后,老妻工作的医院同事们关心地说,难道我们非去那个地方不可吗?在许多当地人的认知中,南方,尤其是「密西西比州」,是黑人比白人多的地方,那是美国的非洲。 半个世纪过去了,今天,或许那种偏见已被时光所淘汰。

      「非裔历史文化博物馆」是一座八层的建筑,地下四层,地上四层,因而至少有一半的博物馆面积是在地底。地上博物馆的外观是采用西非「约路巴(Yoruba)」族人的头饰设计,因为绝大多数的美国非裔是来自西非地区。这博物馆的外覌是黑色的金属方格,在国家广场的博物馆群外覌颜色中有些独树一帜的感觉,它是想突出黒色皮肤主旨,还是突出那黑奴的黑暗历史,还是都有?

      验过门票进入寛大的一楼大厅,一般人都会到资询抬要一份博物馆的展览简介,这时服务人员会推笃从最底层开始往上参覌。「阿庆」听到的信息也是从最底层开始,看过底层的展览后,囬到一楼大厅,再直上最髙层的四楼,慢慢地往下参观,走囬到大厅。地下四层看的是非裔的历史,最高的两层展出的是非裔的文化成就,苐二层象是教学研习的场所。

      我们在拿到博物馆的简介之后,跟著人潮,在馆员的带领下进入一个卧室大小的电梯,下降到最底层。出了电梯,另一位馆员带领游客讲解展品。印象深刻是她指着一幅图画说,当年那些被锁练的黑奴象是货物般挤在狭小的船上运到美洲来的,真是残酷。

      原先,美洲大陆除了印第安人外是没有其它人种的。「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后,在十六世纪,美洲才沦为欧洲的稙民地。欧洲的殖民者为了劳力的需求,从西非运送大批黑人从事劳力的工作,这些西非地区包括了今天的「刚果」和「安哥拉」。

      早先,非洲各国或部落之间常发生战争,战争后那些俘虏和被征服的部落成了奴隶的最好来源。在利益的驱使下,从事奴隶贸易的团体也常以不法手段,包括拐骗或强迫来得到货源。

      由15 到19 世纪这四百年间,百万计的黑奴由西非运到北美和加勒比海地区。「葡萄牙」是最先从事这些黑奴贸易的欧洲国家,然后扩散到「西班牙」,「荷兰」,「法国」,「英国」和「丹麦」等欧洲国家。 那时侯,这些黑奴成了当地经济活动的支柱,有文献指出,在1860年,当时的四百多万黑奴替美国创造了百分之六十的财富。到了二十世纪,非裔美人在美国的生产上还是主要的力量,有报导指出,除农业外,非裔美人在饩车工业的生产人力上占了一半,钢铁工人中占了三分之一。美国之所以强大,非裔的贡献功不可没。

      早在欧洲人殖民美国时,荒凉坚苦的环境得靠奴隶的劳动力去支撑。黒奴在当初可以说是奴隶主的财产和会说话的牲畜,可以任凭主人处置,包括买卖,赠送,鞭打,酷刑,甚至于被杀害等令人发指的不人道待遇。有张二等兵「戈顿 (Gordon)」鞭痕累累的背部照片,曝露出被奴隶的代价,成了美国内战期间北军解放黑奴有效的宣传资料。除了这令人髪指的照片故事外,在展馆内我们也看到了当年用来鞭打黑奴的长鞭,那人道进化史上的污垢。

      虽然在1820年代,有些人开始反思奴隷合理性,使美国在1808年立法禁止了黑奴的进口。可是合法的奴隶制度却维持到美国南北战争结束后。

      1865年,美国修正了宪法,把畜奴归为非法。可惜的是,这个修法留下很大的漏洞,把罪犯的被奴役,例为合法,因此南方的黑人,常以小罪被判作合理的奴役。这种歧视性的行径莫须有地污名化了南方的黑人。

      南北战争后,虽然废除了奴隶制度,实际上,那占了近五分之一人口的非裔美人并没有因它得到公平的待遇。得到自由的黑人生活在种族隔离,歧视,和被压迫的社会下。雪上加霜的是,极端的三K党兴起,对黑人形成了生命的威胁。这些不公平的对待,「阿庆」到了南部工作之后,听了不少,也经历过一些。

      记得在刚到「密西西比」时,正値种族隔离的末期,黑人有他们的住宅区,学校等等。那时侯,旅馆,餐厅等公共场所可以柜绝接纳黑人,黑人乘公车火车只能坐在后排或特定的区域等等。最令「阿庆」难忘的,在我们搬到密州的大学城后,怀了八个月身孕的爱妻到城内最大的妇产科诊所检查。由于是第一次进南方的诊所,发现候诊室有两间,一间写”color (有色人种)”另一间写”white (白人)”。老妻考虑了一下,认为我们是黄种人,自动走进color那一间。没想到,她被房间内的老黑赶到另一间,这对由「麻塞诸萨州」刚搬下来的我们说,真是震撼和难忘的。这件事也誏我们想到老妻麻州同事的关心是有理由的。

       南方社会慢慢地进着,种族隔离的候车室或侯诊时由两间合成一间。城内种族隔离的学校也合并了,因而小学一年级和二年级是一间学校,三年级换一间,四五年级再换一间等等。虽然是同一学校,然而同一个年级却有好多班。各种测验作为分班的参考,家长们总觉得能被分配到白人居多的班是件値得庆幸的事。

       在博物馆的二楼,展览了在种族隔离所用的Green book,那是一份提供非裔在旅行时的参考书,那些旅馆和餐厅接受非裔,那些地方要求避免等等。对爱开车到处旅游的「阿庆」说,真是无法想象和认同。

       1820年到1860年期,南方棉花种植引进了百万计的非裔劳工。工业革命以后,北方的工厂需要大量劳力,使许多南部的非裔搬到美国北部和西部的工业区,他们群聚而居,因而在大都市有了黑人区的存在。记得「阿庆」还是学生的时候,有数次在不熟的都市开车,误入黑人区,那种紧张恐惧的历程是笔墨难以形容的。曾经有友人问「阿庆」在「密西西比州」对周遭非裔美人的覌感,「阿庆」说,南方的非裔绝大多数是善良而安份的,那些不安份的,有进取野心的,早巳搬的北方的工业都会去了,我们还结交了一些非裔的朋友呢。

      奴隶主是不会准许他们的奴隶去受教育的。奴隶孩子的教育权力也被剥夺而替代以无报酬的劳动。十九世纪中期内战后获得自由的非裔,开始接受教育。许受过教育的年軽人成了争取平权运动的先驱。  在博物馆馆内有图片述说早期有些非裔大学生为争取平权到餐厅内静坐在白人区的事迹,他们的勇气令人钦佩。

       非裔美人争取平权运动中,「马丁路德金」牧师的贡献是巨大的。金牧师深厚的知识,雄辩的天才,加上条理清晰的演讲,征服了当时的社会,使许多美国的白人也站出来为平权的理念而奋斗。或许,闭上眼睛,金牧师那”I have a dream...”的演讲片段会在许多人的脑海中盘旋。终于,在二十世纪中期,非裔美人获得法律上的平,并在2008年,一位非裔当被选为美国的总统。

       非裔美人历史的演进展覧由最底层开始,沿著参观的途径慢慢上升,那些历史算是埋在地下了。博物馆的地下一层有一个大厅名为沉思厅,厅的正中央有圆型髙挂的水帘,水帘四周围了一个方型的石椅,参观者可以坐在水帘前沉思那段历史。大廰四周的大墙上,大大的写了著名黑人的名言和说那名言的年份。「阿庆」记得那四位是:「马丁路德金」牧师,社会运动者;「纳尔逊孟得拉」,政治家,南非的国父;「山姆库克(Sam Cooke)」,福音乐和流行乐歌手,灵魂乐之王;和「弗朗西丝哈波(Frances Ellen Watkins Harper)」,废奴主义者,鼓吹妇女参政的诗人。「阿庆」非常喜欢「山姆库克」说的”A change is gonna come” 这句话,给所有有期得的人们带来希望的末来。

       我们去的那天,在地下一层还有一个名为More than a picture (不只是一张图片)的照片展。许多的相片都令人深思。时间有限,「阿庆」只在比较吸引人的或怪异的图片前停留。照片除了作者及名称外没有多加解释,靠覌众自己去思考。

       地下第一层除了沉思厅外,还有一间大型的餐厅。或许像许多人一样,在参覌完非裔美人历史的展示和沉思之后,可能休息一下或用个中餐或来个咖啡小点。那天,我们髙兴的发现,餐厅内有许多南方的食物,比如说炸鸡,黑眼豆,玉米浓粥,海鲜浓汤盖饭等等。那是美南的饮食文化,也可说是南方非裔的饮食文化,可惜在这方面馆方没有进一步的加以发挥和利用。

      餐厅三面墙上有一系列的大图片,多是和争取平权的活动有关。可惜的是,人们在餐后忙着把餐盘送到出口处,很少人会回头再去閲读那些展示。我们在餐厅饱餐一顿南方饮食,在离开前还特地快速地閲读一下墙上的照片和故事。

      回到一楼大厅,到信息抬想要些其它参考资料,没想到,除了博物馆的布展简图外其它的资料一点都没有。服务人员介绍我们去纪念品看看,他认为我们在礼品店或许会找到所要的资料。

      我们搭电梯直上四楼,电梯的内外都有各层楼的展览介绍。奇怪的是,好像每座电梯𥚃面都有操作人员,有点浪费人力,或许是为了增加就业机会吧!

      四楼是博物馆的顶层,透过金属架可以覌赏四周的广埸风光。这楼层说是非裔文化的汇集,充满了各式视讯和收藏品。「阿庆」认为与其说是展示非裔的文化,不如说是介绍了各文化界的成名非裔人物。

      或许是天赋,非裔在歌唱,乐噐,舞台,表演上有许多杰出的人物。可惜的是这称呼为文化展示的并不很深入。以音乐说,「阿庆」想认识的是非裔灵魂歌曲的发展、演变,不是那些歌手穿过的衣服和所用过的乐器之流的收集。如果小时候听到的黑人民谣,著名的南方的爵士,蓝调,霊歌,hip hop等等能一一介绍展出的话,那该多么具有教育性。

      在三楼,有一个大厅展出了非裔美人在体育上的成就。也是天赋的关系吧,非裔美人在各项体育活动上有着先天性上的优势,加上那是他们成名致富的一条快速道路,因而从小就有许多人在这些项目上不懈地努力。

      想到体育,不知道为什么「阿庆」总会想到罗马竞技场上那些残忍的格斗。平生虽然不反对业余的竞枝活动,但对职业性的体育没有好感, 因而除了支持校队的比赛外,很少为职业运动热心过。

       三楼有项展览,题目为”Making way out of no way”。那真是一句激励人心的标语。「从没有道路中走出道路来」或是「从不可能变成可能」,这种变化除了奇迹的发生外,要多少的付出和奴力才能得到,囬头看看非裔美人的歴史,用这句话作标题再确切不过了。

      二楼介绍了非裔美人在传媒艺术上的贡献,当然包括了前面提到的,供非裔旅游使用的”Green book”的展示,那已经是歴史文物了。二楼有间收藏非裔历史文件和图书的图书馆,这一层楼没花多少时间就逛过了。

        出了博物馆,拖着疲累的步伐,上了优布(Uber) 的车子,感觉上自己又上了一堂课,多了一些知识。在回程的车上,除了对非裔美人在争取自由和平权的奋斗感到敬佩外,同时内心深深地感到,今天我们亚裔能在美国有尊严的生活,的确是托了他们的福!饮水思源,感恩哪里!  

有谁推荐more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