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修脸
2019/04/08 08:36
浏览437
回响0
推荐16
引用0
修脸

近日,头顶的几茎杂毛,让位老师傅连续打理了三两囘,我因此亦大姑娘上花轿,生平头回修了次脸。

相对我弯腰驼背,一滩泥似地坐理发椅上,不成个人子模样;这位师傅,八十好几,可精气神极了。他退而不休,家里进门处客厅一角摆放张有把塑料椅子,椅正对方墙上挂面长方形老式镜,镜下置一几,几上有一无盖铁制扁平长方形饼干盒,盒内妥放各种剃髪生财工具。进门每位客官收服务费两枚铜板,管剃不管洗。

虽说不管洗,修脸却是附送的,每回将我所剩无几的数根杂毛整理妥当,他定会问上一句:「修个脸吧?」
初次听他提起,吓了一跳,这活儿竟然还存在著。猴年马月年代里,白色搪瓷理发椅子、滚热的毛巾、长柄剃刀、磨刀的黑色皮带、……,那些理发店里的修脸印象,活生生又回转来。然而修脸我是绝对不干的,剃刀在脖子左右上下滑来晃去,稍一失手,要闹出人命的。

然而两回下来,我瞧他精神矍錬,站那儿腰杆笔直,两手持剪亦灵活稳定,好奇遂战胜恐惧——何况这活化石手艺全省怕亦没几人通晓了——不由我点了点头。
他得了同意,饼干盒内取了柄摺叠小刀,打开后,在我脸上各处飞快地滑了起来。镜子里只见他一手拨弄我的头颅,一手挥刀,眉毛下、耳朵里、面颊、额头、鼻翼、……,我还顾不上害怕,亦不及品味这修脸甜酸滋味,他已收刀还匣,大功告毕。

不对啊!这和我的想象有点落差。「怎么没看到那黑黑的皮带,磨刀用的那个?」不知道如何称呼那玩意,我马马虎虎地问。
「现在不用磨刀了,刀钝了,就换刀片。」他笑嘻嘻地回我。
「噢!」我想到我的那柄美工刀。

这就是我的头次修脸全部经验;这经验我已一次到位,以后再不会来上一囘。「要修脸,自己在家用电动刮胡刀就行,随手可做,且还没有什么风险。」我和我自己这么说。

2019.04.07
有谁推荐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