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略说美国南北内战的几场关键军事行动(战役) (2/2)
2019/01/27 02:47
浏览371
回响0
推荐13
引用0

ㄑ十〉:Battle of Chancellorsville

Chancellorsville,Virginia, 5.2.1863 - 5.4.1863

弗雷德里克斯堡灾难发生之后,胡克将军(Joseph Hooker)对依旧在拉帕汉诺克河上扎营的罗伯特李暂时按兵不动,花了几个月时间埋头重建他士气低落的军队。四月春天来临,部队看来也兵强马壮,他认爲是对敌人发动攻击时候。联邦部队再一次享有巨大的兵力优势,胡克有超过130,000名士兵,李将军只有60,000人。但再次遇到这个强大的宿敌时,李并没有惊慌失措——南军总是以寡敌众,且早已习以爲常。

1863年4月的最后一周,胡克的部队向西北方向推进并高效率渡过拉帕汉诺克河,成功地将大约70,000名兵士直接布置在南部邦联防线中心。对著一支是他自己的两倍大小的敌人,罗伯特李没有用上传统方式集中他的力量,相反地,他仍将他的部队大胆地一分为二。当他自己带领大约2万人正对联邦战线时,杰克逊却领导了一支26,000人的力量,秘密迂回来到联邦部队的暴露右翼。

5月2日,杰克逊的人马终于到达攻击位置,天即要黑了,北方佬经已在准备晚餐,丝毫不知两万名敌人正在不远处林子里排成一横列战斗队形,一步步往自己营地前进。夕阳的余晖里,士兵们的脚步声惊起无数的野生动物:松鼠、鹿、火鸡、鹧鸪、狐狸,四处乱窜,有些奔到了联邦部队的宿营地,营地的人们一开始觉得有趣,待发现情况有异,却已太晚。事出仓促,北方佬完全无能爲力,只能混乱地撤退。胡克虽然依旧有著兵力上优势,但他没有予以发挥,最终竟然反成为防御一方。他坚持了两三天。最终,他和他的垂头丧气军队再次穿过拉帕汉诺克河回到北方。

在维吉尼亚州荒野地区进行的这场战争是邦联一次代价高昂的胜利。邦联军的伤亡人数几乎与北方人相当(10,746人死亡和受伤,联邦的记录是11,169人)。但它仍然是一场胜利。南方军队赶走了另一支“入侵部队”, 罗伯特李自己又击败了另一位联邦将军,这局战争是他最伟大的一场防御胜利。

杰克逊将军是这场战斗中的英雄。2日夜晚来临,战事被迫结束,他巡视战地时,因天色昏暗,被己方的一群哨兵误会击中。杰克逊一共身中三弹。左手臂骨粉碎,手术医生决定必须动刀割除。他休养期间倂发了肺炎, 5月10日因此去世,使南方军队遭到无法弥补的损失。误射的是北卡第18步兵团(18th North Carolina Infantry regiment),当时现场的指挥官为贝瑞少校(Major John D. Barry)。贝瑞少校战功卓著,内战晚期升到准将的职位,然而因爲误杀杰克逊,内心压力甚大,战争结束不久,27岁年纪即因糟糕的健康去世。他的亲友们都说:他是因爲心碎死的。

作家斯蒂芬克兰(Stephen Crane)以此战爲本,1895年出版了著名小说,《红色的勇气徽章, The Red Badge of Courage,》。

ㄑ十一〉: Siege of Vicksburg.
Vicksburg,Mississippi;5.18.1863 – 7.4.1863

密西西比州维克斯堡(Vicksburg)上的邦联要塞,控制了所有密西西比河上的交通。要塞及其附属的大炮,设置于看似无法接近的悬崖上。联邦将军尤利西斯•格兰特(Ulysses S. Grant)花了很多时间试图不用战争手段去解决要塞问题,譬如:开掘运河、避开那段河道、建筑堤坝等等的几个方案。但计划都无实现可能,格兰特最终别无选择,只好用上武力。

格兰特的军队首先从密西西比河的西岸被运输到东岸,维克斯堡要塞以南大约25英里的地方下船,部队然后继续向东往州首府杰克逊(Jackson)方向行军50英里,驻下并布防,用以截断南方可能用于增援补给维克斯堡人员物资的交通动脉。

最初,格兰特尝试硬攻的方法,首先是5月19日,然后是三天后;但在得到重大伤亡的结果后,他决定稳扎稳打,进行长时间围困的策略。他的75,000名兵力很容易将守卫维克斯堡的30,000名士兵包围在城堡内。格兰特的部队也证明了足以抵挡约翰斯顿将军从东部来的进攻,并消除了南方人试图解除维克斯堡围城的企图。

没有增援部队,没有补给,堡内邦联指挥官彭伯顿(John C. Pemberton)的军队和城市的平民过著艰困可怕的日子。爲了避免北方佬的炮击,市民们生活在洞穴里。爲了抵御饥饿,他们吃了一切能找到东西。到6月底,所有军队的骡子都被炖了,城内再寻不到家庭宠物,然而格兰特的围困仍旧无法可解,1863年7月4日,盖底茨堡邦联军大败的第二天,彭伯顿将维克斯堡交给了格兰特。

北方从这日起控制著密西西比河。

ㄑ十二〉: Battle of Gettysburg.
Gettysburg ,Pennsylvania; 7.1.1863 – 7.3.1863 

李将军的第一次北方冒险以失败告终,由于无法在安提坦(Antietam)取得胜利,他未能粉碎北方人的战斗意志,亦未能获得外国对邦联的外交承认。1863年6月,他决定再试一次。这囘他将深入北方宾夕法尼亚州,他相信波托马克军团一定会追著他打,而他这回将选择最好的时间地点来打一场大胜战——一场旨在惊吓北方佬,以达到求和目的,并给外国政治家留下深刻印象的战争。

罗伯特李的情报主要来自他的骑兵师。然而不知什么原因,师长斯图尔特少将(Stuart J.E.B.)在三个关键日子里,并没有给他任何一点消息,李将军被迫在不知道联邦军队的情况下深入敌人的领土。6月28日,当罗伯特李听到敌人军队比他想象的更近时,不由震惊。他的军队这时正沿著一条40英哩的弧线散布,事情似乎在他控制之外,他匆忙以凯旭坦(cashtown,盖底茨堡西边八英里)爲中心,集拢他的部队。

开战的先一天,一群南方邦联士兵进入盖底茨堡寻找鞋子和马鞍,他们撞上了北方骑兵布福德将军(John Buford)的一个师,赶紧退回驻地去报告了他们的师长。他们的赫思师长和赫尔军长(Henry Heth,A. P. Hill)觉得不可能有联邦正式部队在这里活动,猜测极可能只是民兵单位,他们决定第二天派出优势兵力去查明白这件事。

7月1日,一早,赫思师长(Henry Heth)送了两个旅进城,很快遇到已有准备,占据了高地的布福德将军的联邦骑兵。北方佬开了第一枪,开启了这场内战里最惨烈的连续三天的大战。这天一开始冲突在小镇的西部,到了下午,双方人马不断加入进来,就将战事延伸到镇的北部。一天结束时,北方人守著一条两英哩长的马蹄铁型防线,从右至左:Culps Hill沿Cemetery Ridge一直延伸到Roundtops。

联邦占据了高地防守位置,罗伯特李并没有依照他的期望选择好他要的时间和地点,战事意外发生了:他的手下军长朗斯萃中将(James Longstreet),建议撤退择地再战。李将军基于他的部队在第一天表现优异,决定留下来继续战斗。

7月2日,李将军部队先对北方左翼的Peach Orchard,Little Roundtop和Devils Den发动攻击。幸亏有张伯伦上校的缅因军团(Col. Joshua L. Chamberlain)以拼刺刀肉搏方法把南方部队硬挡下来。下午,李改从右翼的Culps Hill进攻,却也被击退。

左翼右翼的突击无功而退,第三天罗伯特李改从正中当面硬攻墓地岭(Cemetery Ridge)。这是一个大胆的计划,冒著炮火朝向墓地岭,步兵需要走四分之三英里(1,200米)没有任何遮蔽物的开阔地。攻击前,他让炮兵在下午一点钟,发动了一场可能是内战中最凶猛的炮击,用以减弱联邦中间防线的防守能力。然而由于南方资源的限制,炮击的效果并不是十分有效。二个钟头后,150门以上的大炮熄了火,他命令乔治皮克特少将(George Pickett)带领12,500名士兵进攻。在空旷的场地上,排成战列的士兵勇敢前进,而北方人的炮兵和步枪则将他们撕成了碎片。有一个单位设法到达了联邦防守线,但很快被击退。

隔天,李将军等著北方佬的反击——却一直没有盼到。失去了近28,000名将士(大约是他军队的三分之一),他带领他的剩余部队回到维弗吉尼亚州,另外加上动摇的自信心——他给邦联总统杰斐逊•戴维斯提出辞职信。

联邦指挥官乔治米德将军(George Meade)6月28日方才取代(J. Hooker)胡克接受这个位置。他简短地庆祝了他的胜利,这是迄今爲止联邦和他的最大胜利,也是他的第一次和最后胜利。林肯命令米德追击溃败的邦联部队,谨慎的米德却让他们逃回到维吉尼亚州。 米德和他的前四任一样:麦克道尔、麦克莱伦、伯恩赛德、胡克(Irvin McDowell、George McClellan、Ambrose  Burnside、 Joseph Hooker)很快被尤利西斯•S•格兰特所替换。

ㄑ十三〉:Grant’s Overland Campaign
Virginia: 5.4.1864  -  6. 24.1864

林肯最后得到了他要的指挥官。格兰特在西战区的成功,再加上麦克莱伦、伯恩赛德、胡克和米德在东方的失败,导致沮丧的总统在1864年3月任命格兰特中将统帅所有的联邦军队。

格兰特给林肯带来的不仅仅是战场上的胜利记录,他亦同意总统的看法,即北方必须让更多的部队进入战场去盖过南方的主场优势。至目前为止,李将军已经有效地利用地理因素来集中他的小部队去来对付比他大上许多的北方军队。但是,如果北方同时在战场放上够多的兵力,李将军终将首尾无法兼顾,挥洒不开。

1864年春天,格兰特因此有五支大军进入战场。其中有三支军队将聚焦在瑞区孟,内中一支由格兰特自己领导。5月5日,在拉帕汉诺克河边一片被称为野地(The Wilderness)的茂密丛林内,格兰特和李将军的6万军队发生了遭遇战。随后的一个多月里,两军边打边走,纠缠不清,大战小战几乎无日不有,其中尤其以在Spotsylvania,North Anna和 Cold Harbor的遭遇最爲有名,双方牺牲惨烈。

The Wilderness (May 5–7, 1864)
Spotsylvania Court House (May 8–21)
Yellow Tavern (May 11)
Meadow Bridge (May 12)
North Anna (May 23–26)
Wilsons Wharf (May 24)
Across the Pamunkey (May 27–29)
Haws Shop (May 28)
Totopotomoy Creek/Bethesda Church (May 28–30)
Old Church/Matadequin Creek (May 30)
Cold Harbor (May 31 – June 12)
Crossing the James (June 12–18)
Trevilian Station (June 11–12)
Saint Marys Church (June 24)

格兰特的陆上行动(Grant’s Overland Campaign)主要目标是彻底弱化罗伯特李的军队战斗力,使其无效率无组织。在此军事行动结束时,格兰特取得了一些程度的成功,他将北维吉尼亚军团钉死在瑞区孟和彼得堡一线的防御土方工程里。

ㄑ十四〉:The Fall of Atlanta
Atlanta, Georgia; 7.22.1864

亚特兰大(Atlanta)战役于1864年7月22日在亚特兰大市外进行。由于其结果帮助林肯再次当选总统,这场战斗特别令人注意。至于战术上联邦进攻亚特兰大这个城市,主要目的在于她是重要的铁路枢纽和军事资源供应中心。

此战是谢尔曼(William T. Sherman)将军的亚特兰大行动(Atlanta Campaign)的一部分。联邦控制密西西比河流域后,4月4日,格兰特指示谢尔曼:我要你对约翰斯顿展开行动,击溃他,尽可能的进入敌人国土内部,对她的战争资源尽全力地造成破坏。(You I propose to move against Johnston’s army, to break it up, and to get into the interior of the enemy’s country as far you can, inflicting all the damage you can against their war resources.)

谢尔曼的部队组成:
坎布兰军团,司令汤玛斯(George Thomas),61,000名士兵。
田纳西军团,司令麦克弗森(James McPherson),24,500名士兵。
俄亥俄军团,司令斯科菲尔德(John Schofield),13,500名士兵。

约翰斯顿的(Army and Department of Tennessee) 部队由三个军(Corp)组成,军长为胡德,哈迪和波尔克(Hood, Hardee和Polk),共有60,000人。他有最好的骑兵指挥官魏乐(Wheeler),此外,驻在格鲁吉亚这个谷仓地方,军队不缺粮食,但是弹药枪械质量差,亦且不足,另还有个致命因素:总统不喜欢他。因此联邦军队从北南下,分路进入格鲁吉亚时,约翰斯顿明白不能主动进攻,他一路撤退,寻求最佳的时间地点去击败入侵敌人。

当他的部队退到亚特兰大北边一个名叫桃树溪(Peachtree Creek)的地方, 他感觉反击的时候终于到了,然而瑞区孟却来了一纸电报命令——不满约翰斯顿的一退再退,邦联当局让胡德(Hood)取代了他的位置。约翰斯顿内心酸涩苦痛,两个多月的努力阻挡北方佬南下,却得了这样的结果。

1864年7月21日晚上,胡德将军命令哈迪中将的军队攻击麦克弗森少将指挥的联邦左翼。胡德的攻击并未成功,事后联邦加强对格鲁吉亚州亚特兰大的进击,最终于9月2号破城,并焚烧亚特兰大的大部分建筑物和基础设施,用以摧毁南方人的士气。

联邦也不是没有损失,当胡德发动突然攻击时,左翼指挥官麦克弗森少将正在谢尔曼的帐中,听到自己的战线受到敌人的突袭,他急忙躯马回去督战,却在路上遇到一群南方散兵。散兵们对他们喊著:不准动。
麦克弗森把手抬起,似乎想要脱帽,却突然调转马头欲走。
散兵们开枪将其击毙,走近过来问他的助理:被打死的将军是哪里一位?
助理回答说:“先生,这是麦克弗森将军。你们杀死了我军中最优秀的人。
为期一天的战役,这时开始没多久。
年轻的麦克弗森是联邦军队中少有的优异将领,未来的前途不可限量,可惜死了。他是内战中,联邦军队战死职别次高的军人——第一位是塞奇威克将军(John Sedgwick)。

著名的小说《飘》书中有一节亚特兰大沦陷的描述(The Fall of Atlanta)。

ㄑ十五〉: March to the Sea
Atlanta,Georgia - savannah georgia;11.15.1864 – 12.21.1864

1864年春天,格兰特在维吉尼亚正忙著击垮李将军,他的属下谢尔曼此时离开了田纳西的查塔努加(Chattanooga),往亚特兰大进军。前一个冬天,他的近10万军队由于田纳西州南部的胜利仍然精神昂奋,然而这回立即就遇到了约瑟夫•约翰斯顿当头浇下的一盆凉水。约翰斯顿的军队规模相对地小,但在他的专业领导下,给了谢尔曼很多的阻力。约翰斯顿知道自己无法在一场面对面的硬拼中获胜,但他尽全力地骚扰北军穿越乔吉亚的行动。

约翰斯顿的战术是基于军事现实,但他对政治也有敏锐的理解。他意识到林肯的连任可能性不高,除非北方能取得一些重大胜利,否则支持与南方谈判的民主党候选人麦克莱伦(George Brinton McClellan,对,就是那位被剥夺了波多马克军团指挥官的麦克莱伦)可能会获胜。因此,约翰斯顿的目标是减缓谢尔曼的前行,以阻止联邦在战场和美国总统获得大胜利。

邦联总统戴维斯却似乎不太明白这点,希望看到更具戏剧性的军事结果,因此他在7月18日用满腔热血的胡德取代了明智的约翰斯顿。后者顺从上意,接掌兵符后,立即于7月20日和7月22日分别在桃树溪(Peachtree Creek)和亚特兰大郊外,袭击谢尔曼的军队——这行动正是戴维斯所想见到的,但成本巨大。胡德失去了13,000人,而且毫无一点益处。谢尔曼随后控制了所有铁路线,让亚特兰大失却了一切物资供给,胡德最终被迫放弃了这座城市,且让林肯再次当选。

谢尔曼的工作远未完成,11月16日,他放火焚烧亚特兰大,并向格兰特提出一路往萨凡纳(Savannah, Georgia)海边,沿路破坏乔吉亚的军事行动计划,虽然林肯和格兰特原本犹疑,但最终同意他的办法。他将部队一分爲二,其中一支6万名兵力再分做两队,轻装简便,摧毁路上所见的一切,由于采用双线进行,效果亦是两倍。胡德的抵抗很小,他终于采用了约翰斯顿的战术思维方式,主要精力用在破坏谢尔曼的通信及后勤能力,他派了部队回到田纳西,在谢尔曼的后方进行同样的工作。谢尔曼的另半兵力,由汤玛士领著回头去田纳西对付这批南方捣乱者。胡德做得这一切,其实没有太大的用处,谢尔曼的军队行进时,强从遇到的农场和工厂取得所需的一切军队补给。

12月22日联邦军队进入海岸城市萨凡纳——南方的一个极重要出海口。谢尔曼给林肯打去了电报,电报上说:「请您接受我的圣诞礼物:萨凡纳市,附加上一百五十门大炮和无数的弹药,另外还有大约二万五千捆包的棉花。」

谢尔曼行进中在格鲁吉亚实施的焦土政策,评价两极。

隔年1月,谢尔曼再次上路。这一囘,他沿海岸线向北方前进,战火现在烧向南卡罗来纳州——不过这是另个战役了。谢尔曼的东行和北上证明他是一个可以自主行动的优秀指挥官。

ㄑ十六〉: Siege of Petersburg
Petersburg, Virginia, 6. 15. 1864 – 4. 2. 1865

格兰特和罗伯特李双方月余来纠缠交战,几乎日日有战斗。经过几场大的战役:Wilderness, Spotsylvania, and Cold Harbor,南北军均伤亡惨重,却仍然是个不了之局。格兰特改变策略,再不硬碰硬直攻敌人防线,决定攫取离瑞区孟二十英哩的彼得堡(Petersburg)。

彼得堡是多条铁路交会的枢纽,南军的军用物资运抵此处后,分递前线。格兰特令班杰明巴特勒统领的詹姆斯军团(Benjamin Butlers Army of the James)趁彼得堡防务空虚之际,将它迅速夺下。班杰明将军到达后,即送史密斯(William Smith)的第9军上阵,却史密斯犹疑不决误了时机。

稍晚,待格兰特来到彼得堡外,发现巴特勒将军并没有他预期的早在城里,反是敌人城堡,经增援后,已有五万人驻守,成爲极难攻破的标的物。出其不意猛攻不得,格兰特只有用他的九万人马,将彼得堡和瑞区孟杭不郎当全包围上,一道封锁线延绵有四十里路长。

双方这样子僵持了一月,战前是位矿冶工程师的普莱申茨中校(Lt. Col. Henry Pleasants),看不惯一些将军们的不作爲,建议挖条地道通到守军的防线下,深埋下炸药,引爆后炸出缺口,步兵从这突破点一哄而上,城破可待。格兰特勉强同意了这个策略。普莱申茨中校的队伍里都是煤矿工人,挖条地道,驾轻就熟,不久即完成了五百尺的地下坑道,埋好八千磅火药。7月30日,早上4时44分,炸药引爆后,敌人的防线上果真炸出了一个130 英尺长,60英尺宽,30英尺深的大洞,352名南方士兵随著爆炸声亦灰飞烟灭。

事情似乎一切将往顺路走,哪里知计划不如变化,当时的波多马克军团临时指挥官米德(George G. Meade)犹疑如果进攻失败,将会造成政治上的纷争,最后将原计划主攻的一支黑人部队,换成白人部队上阵。

原部队训练是绕过大坑突击,新部队却不知道这样的命令,直接胡涂跳进坑里往前瞎冲。坑高,重爬出来困难,又没地方掩蔽,让南军射火鸡似地屠杀。第一波的失败,没有让该主攻部队指挥官伯恩赛德(Ambrose Burnside)觉醒,第二波的队伍继续送进了大坑内,最终四千人伤亡,失败收场。是为历史有名的天坑大战(the Battle of Crater)。

格兰特受了这次教训,明白事缓则圆,性急不得。双方随后只有小规模的冲突,这样子过了圣诞和新年,来到65年的3月。因食物断了供给,彼得堡和瑞区孟两城承受了极大的补给压力。罗伯特李决定冲破联邦包围圈,从斯特德曼要塞(Fort Stedman)突围,南下去和约翰斯顿的北卡罗来纳军团会和。他这个绝望的最后尝试,可惜还是以失败告终。

ㄑ十七〉: The Battle of Appomattox Station and Court House
4.8.1865 - 4.9.1865

和李将军交手来,格兰特一心要将他往西面赶,好与瑞区孟远远隔开;想尽办法他没有得逞,这回终于达成愿望。从彼得堡(Petersburg)防线撤退下来,李将军沿著阿波马托克斯河(Appomattox River)朝西急走,部队又累又饿,背后联邦军队追兵急如星火,他期望能抢先敌人一步到达阿波马托克斯车站( Appomattox Station),车站那里有他要的及时补给品。

4月8日他赶到了阿波马托克斯车站,然而谢里丹将军(Philip Henry Sheridan)辖下的卡斯特准将(Brig. Gen. George A. Custer,对,就是那位后来死于对印第安人战争的卡斯特)的联邦骑兵却已在下午四点先一步赶到。车站由邦联准将瓦克(Brig. Gen. Reuben L. Walker)统领的炮兵负责防守,另有驻扎在附近爲数不多的骑兵。淬不及防下的攻击,瓦克的炮手成爲了一盘散沙的步兵,很快让敌人驱散,李将军及时得到补给品的希望也烟散云散。

4月9日清晨两点,李将军令戈登将军(General John Brown Gordon)第二军打先锋,布置在阿波马托克斯法院(Court House)一线,天一亮就对阻挡前路的谢里丹将军所属骑兵发起攻击。战争打到这个节骨眼,邦联老将凋零,戈登担当了重任。李将军明白以他不到三万的兵力和十二万敌步兵对决,活脱脱是以卵击石。唯有在联邦步兵出现前,趁机打退了骑兵部队,紧赶撤退到林奇堡(Lynchburg),会军约翰斯顿的北卡罗来纳军团的计划,仍可能还有点希望。9日清晨,天蒙蒙亮,战事开打,戈登的疲惫第二军,奋勇向前,作战中发觉无数的联邦步兵已经现身不远地方。李将军接到了报告,消息让他改变突围心意,决定投降。中午他和格兰特两人签订了协议,虽非官方内战正式的结束,但本质上宣告了南北内战的终止。

此为内战的最后一次大规模战役。

ㄑ结语〉:

1965年4月2日,彼得堡(Petersburg)临陷落前,李将军给总统戴维斯送了封密信,建议他在今天前离开瑞区孟。戴维斯读信后,明白彼得堡守不住了,瑞区孟的大门洞开,联邦军队即将进城。当晚他坐火车去往丹维尔(Danville, Virginia),军队在他后方放火燃烧弹药库,火光这里那里照亮半边天。大火一发不可收拾,烧掉了瑞区孟半个城。李将军和他的军队当晚挺住防线,直待邦联政府人员几乎全撤离了,才朝西往阿波马托克斯车站( Appomattox Station)退走。

4月9日,李将军的北维吉尼亚军团投降(Army of Northern Virginia);4月26日,约翰斯顿(Joseph E. Johnston)100,000人员的田纳西军团向谢尔曼投降后,南方绝大多数部队都放下了武器。

4月19日林肯总统遭人暗算,5月10日戴维斯在格鲁吉亚州欧文维尔(Irwinville, Georgia)被逮。历史走到这个点,内战可以说真正告一段落,剩下只是枝枝节节小事。至于战后的重建(Reconstruction),那是另一个大题目,不在本文的范围内。

2019.01.25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创作 其它
自订分类:短歌
上一则: 修脸
下一则: 略说美国南北内战的几场关键军事行动(战役) (1/2)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