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略说美国南北内战的几场关键军事行动(战役) (1/2)
2019/01/24 13:50
浏览410
回响1
推荐13
引用0

略说美国南北内战的几场关键军事行动(战役)

ㄑ前言〉:

屈指细数美国南北内战大小军事行动(战役)约有四百多场。这些如要全数说及,非千万言,不能尽其意。这里因而仅取其中关键的几场略爲述说,且按发生的时间爲序,从发起到结束,依次简略阐说,借以呈现整场战事的概况,先后脉络,因果关系,读后约具有对这场内战的大致轮廓和了解。

每场军事行动(战役),将简略介绍发生的原因和后果及行动中发生的较重要事项,至于战事中指挥官的策略、双方兵力的调度布置和作战中各部队的运动变化等等,则尽可能省略不谈,果真细写下来,怕也引不起读者的太大兴趣。

下列的十七场军事行动(战役),多半发生在东战区,小部分于西战区的密西西比河流域一带;海战和远西各有一场,特选列下来是因对整个内战均具有其深远影响。

ㄑ一〉:Battle of Fort Sumter,
Charleston, South Carolina;4.12.1861 - 4.13.1861

迄至1861年2月1日,南方经已有七个州宣告脱离联邦;3月4日,林肯总统的就职典礼演讲,他明白反对目前南方的脱离联邦行为,并且宣誓将会保卫所有位于南方的联邦重要据点,然而除了山姆特要塞(Fort Sumter)及寥寥可数的几处堡垒,所有南方的联邦据点已早向南方投降。

山姆特要塞位查尔斯顿港口(Charleston harbor),扼咽喉要地,距查尔斯顿市寸步之遥。要塞驻兵拒降,查尔斯顿市民,每日隐隐约约可见联邦国旗在堡里升起,心里不悦,却也奈它不得。但邦联方面知道堡里存粮及其它战备物资供应有限,只要团团围住,待堡中由安德森少校(Robert Anderson)领导的68名士兵耗尽日常物资,最终只有竖起白旗投降。

新上任总统林肯,不好增兵加强防卫,挑衅对方;却也不能示弱。他两难下,决定派船从外海给予单纯的生活物资补给。这样的温和行动亦惹恼了南方,查尔斯顿市军队指挥官,博勒加德准将(Brig. Gen. P. G. T. Beauregard)下达了炮击命令。从12号早上四点半开始,山姆特要塞接受了从海港岸边各处要塞来的炮火,城里市民全爬到屋顶观赏,如同节庆看烟花一般。联邦的补给船由于天候海象及缺少军舰火炮的掩护,无法靠岸给与补给,双方炮击至次日下午,安德森少校弹尽粮绝,同意投降。

这次战役两方炮轰三十多小时,奇迹地全无一人伤亡,然而却断了南北谈判妥协的路途,从此后只能兵戎相见,走上不归路。官方历史书上也因此明定内战从这时这地开始。

ㄑ二〉:First Battle of Bull Run./ The Battle of First Manassas,
Fairfax County and Prince William County, Virginia; 7.21.1861

一般来说,交战双方对一场战役都会各自解说,就连名称也是自说自话。譬如,发生在国共内战时期,以徐州爲中心,交战两月余,政治和军事层面影响极大的那场战事,国军称作「徐蚌会战」,解放军则名「淮海战役」——南北战争中许多战役,双方亦各有各自的名字。

南北两军这场的头回大规模交战,发生在维吉尼亚州马纳萨斯镇(Manassas)牛犇河(Bull Run)附近。联邦一般以战场附近的地标(landmark)作爲战役的名称,邦联却喜用城镇名;此一地点,双方隔年又再交战一回,这场战事因而分别称作第一次牛犇河战役/第一次马纳萨斯镇战役。

山姆特要塞事件后,北方群情激愤,青年们踊跃从军,亟思从军事上给南方一个教训。受于新闻压力,华盛顿当局也力促军方尽快出兵。东北维吉尼亚军团(Army of Northeastern Virginia)指挥官麦克道尔准将(Irvin McDowell)仓促制定作战计划,领著没有受过严格训练的新兵和建制紊乱的部队开赴前线。离开华盛顿25英里,牛犇河地方,迎头碰上南军,双方开火,展开内战中第一场大规模的陆上战事。南军防线两次危怠,却总在关键时刻,火车及时运来增援军队,将战线维持下来。最后联邦部队右翼被击溃,全军一哄而散,以失败收场。

此战役开战前,联邦各界抱持乐观心态,战役开打当天,华盛顿市的绅士淑女坐着漂亮马车,带上野餐篮,和军队士兵挤在出城大道上,一心要看场联邦士兵痛击南方部队的热闹实景秀。出城的军民并与反方向行进,穿了蓝制服,刚结束三个月义务役的民兵在繁忙的道上纠缠一团。当然全军溃散时,军民也是混杂一堆,动弹不得;幸亏是时南军亦战得筋疲力尽,不然乘胜当可直追入华盛顿城里。

世上难得一见的野餐战役(picnic battle)结束了,此场战事让南方追求独立的信心大增;北方则不仅使兴匆匆边野餐边观战的纽约州众议员伊利(Alfred Ely) 成了敌人的俘虏,且明白了内战并非是可以迅速解决的一件小事。林肯随即换将,东北维吉尼亚军团新由麦克莱伦将军(George Brinton McClellan)指挥,由他重加整顿训练,并扩建改名为波多马克军团(Army of the Potomac),此后负担起东战区的主要战备任务。

此战为(Thomas Jonathan Jackson)杰克逊将军成名之作,他和他的部队坚守阵地,抵御联邦凶猛攻击。友军毕将军(Barnard Elliott Bee Jr)见著了,不由脱口说出:「瞧,杰克逊像一堵石头墙样竖立在那里。(Look at Jackson standing like a stone wall.)」从此后,人们都喊他:石墙•杰克逊;本名汤玛斯倒少有人提了。

CSA Virginia

ㄑ三〉:Battle of Ironclads (Battle of Hampton Roads)

Hampton Roads,Virginia;3.8.1862 - 3.9.1862

林肯总统对脱离联邦的南方各州实行海禁,用船舰对港湾封锁。南方海军力薄,无法对抗北方,正常的海上运输贸易完全停止,经济上受了很大的打击。但是在1862年3月8日,南方海军舰艇工程师造出了一艘新船,威胁著占了极大优势的北方海军——虽然仅仅只得意了一天时间。

战争初期,联邦在维吉尼亚州诺福克(Norfolk)的造船厂让邦联政府接收;造船厂指挥官查尔斯•麦考利(Charles Stewart McCauley)在投降前下令烧毁该造船厂。其中有一艘名叫梅里马克(Merrimack)的木质蒸汽护卫舰,被沈进水底前,她仅有部分烧毁,船体基本上完好无损。

南方迫切需要军舰,从水底将梅里马克打捞起来,工程师仔细研究了受损的船体,发觉船壳依旧结实牢靠,他们用这艘船爲基础,于以改造,加固甲板的顶部建造了一个类似堡垒的炮塔,覆盖上两英寸的铁板,并将她命名为维吉尼亚。

1862年3月8日从造船厂出来的维吉尼亚既不轻快也不漂亮,但她真是有用,在那短短的一天里,她击沉了两艘联邦船:国会和坎伯兰(the Congress and the Cumberland),并搁浅了另一艘明尼苏达(Minnesota)。

南方人欢喜若狂,兴奋地谈到对海军的新期望,北方人则是哀歎海上战力差距的出现。但是第二天早上,北方拖船亦拖来了一艘既不轻快也不漂亮的铁壳船(ironclad)——满尼特号(the Monitor),她在世人面前堂皇登场。这俩个丑陋的铁家伙持续争斗了五个多小时,不分胜败,没有结果,各自退去。

维吉尼亚号在詹姆斯河河口又待了一个月,她成功阻止了联邦船只循河上游往邦联首都瑞区孟(Richmond)移动。但是5月份联邦军队重新夺回诺福克造船厂,维吉尼亚号失去停泊母港,且由于她的设计,无法前往上游更浅的水域或港外汹涌的海水,进退失据。5月11日,她被迫由船员自行凿沈,水底再次成爲她的最佳归宿。

由于是世界上第一次敌对双方利用铁壳战舰进行海战,这场战斗具有历史意义。战斗的过程及结果影响了其它国家的海军——特别是英国、法国和俄国——停止继续建造木船,朝向钢铁舰队时代迈进。

ㄑ四〉:Battle of Glorieta Pass
Glorieta Pass, New Mexico;3.26.1862–3.28.1862;

1862年初,邦联武力在希布利准将(Brigadier General Henry H. Sibley)的指挥下,试著开始从德克萨斯往西面新墨西哥方向扩展。他原先计划夺取克雷格要塞(Fort Craig)——位于目前的新墨西哥州索科罗县(Socorro)里奥格兰德河(Rio Grande)附近。但是在瓦武韦德战役(Battle of Valverde)后,改变主意。他沿著里奥格兰德河谷前进,其后在新墨西哥州的阿伯克基(Albuquerque)建立了司令部,并派出部队占领了圣塔菲(Santa Fe)。

3月26日,他的部队在派栾少校(Major Charles L. Pyron) 率领下,于桑古力迪奎斯投山脉(Sangre de Cristo mountains)南端的格娄蕾爱塔隘口(Glorieta Pass)的阿帕奇峡谷(Apache Canyon)宿营时,受到联邦谢文腾少校( Major John M. Chivington)的袭击。双方有胜有负,没有战出高下。次日,偃旗息鼓,暗地各自请求增援。3月28日,援兵到达,联邦方面由于联邦要塞(Fort Union)的斯路上校(Colonel John P. Slough)900援兵,数目增至1300人,而邦联方面中校石克里(Lt. Colonel William R. Scurry )带来的800人,则达到1100人。双方在格娄蕾爱塔隘口遭遇,联邦方面由于谢文腾少校率领的四百多人队伍,迂回从后翼包抄邦联的计划不得执行,最终此战石克里中校在战术上得到胜利。

双方作战时,谢文腾少校在邦联军队后方,意外发现敌人的补给车队,他临时决定改变攻击目标,将其歼灭。邦联此战虽然获胜,却因失去了补给,不但无法继续前进,且需退回德克萨斯,以后亦无能力再次踏进新墨西哥一步。

格娄蕾爱塔隘口战役使希布利准将的占领科罗拉多州北部的圣达菲小径,好与加利福尼亚州建立联系的目的失败;邦联觊觎占领大西部的雄心成了泡影。历史上称呼格娄蕾爱塔隘口是西部的盖底茨堡(Gettysburg of the West),可见其重要性。

又,1864年11月29日于科罗拉多发生的沙溪大屠杀(Sand Creek massacre)事件中的谢文腾上校和这个战役中的英雄谢文腾少校属同一个人。

ㄑ五〉:Battle of Shiloh(battle of Pittsburg Landing)
Shiloh, Tennessee, 田纳西州夏洛;4.6.1862 - 4.7.1862

难耐驻守加利福尼亚北海岸边防要塞的冷寂,得了忧郁症的上尉格兰特(Ulysses Grant)离开军队,回到家里和妻子团聚。做回平民的格兰特从商务农均以失败告终,过了人生最低潮的七年,然而大时代的浪潮改变了他的后半段命运。同多数的北方青年一样,他的爱国心被南北战争所激发,经过一位伊利诺众议员沃许波恩(Elihu B. Washburne)的帮忙,他如愿以偿地重返军旅生涯。虽然外界话说得难堪,很短时间内,他将军纪甚差的伊利诺第21志愿步兵团(21st Illinois Volunteer Infantry Regiment)训练成了有纪律的部队,州长因而又给了他另外两个亦需要改造的步兵团,他同样也不负期望,达成目标。这样他手底下就有了三个团的步兵,足够组成一个旅,自然水到渠成地他也被提升爲准将旅长。

以这个旅为本,加上他的军事天才,他顺利夺取下田纳西河上的亨利要塞(Fort Henry)和坎伯兰河上的多纳尔森要塞(Fort Donelson),联邦因占据了这两个军事要点,控制了整个田纳西,邦联退至田纳西极南,几乎已到密西西比州边界。

爲了从邦联手中夺取密西西比河航运,格兰特的田纳西军团,佐以布尔将军(Don Carlos Buell)的俄亥俄军团,联军继续南下。指挥部在密西西比州科林斯(Corinth)的邦联密西西比州军团,指挥官约翰斯顿将军([General Albert Sidney Johnston],不等联邦两军结合, 1862年四月六日,决定先主动出击在夏洛扎营的格兰特部队。淬不及防下,田纳西军团被赶到匹兹堡码头(Pittsburg Landing)上的高地,那里建立了最后防线。情势危殆,幸好第二日,布尔将军的援军抵达,两军结合,以绝对优势的兵力,终于打退了南方的攻击。

此战,双方合计共动员十万军力,伤亡二万余人。南军指挥官约翰斯顿将军,首日下午,因腿部受伤流血不止阵亡。次日战役是由副指挥官博勒加德将军( General P.G.T. Beauregard)统军。

夏洛之战打开了联邦军南下密西西比之路,对整个西战区有深远影响。此战初开打时,格兰特反应迟钝,失了先机,若非布尔将军即时抵达,胜负难说。战后,华盛顿舆论对格兰特十分负面,要求林肯将他撤了;亏得林肯用人不疑。他说得那句话,直到今日仍然响彻人们耳际。林肯说:「我不能换掉这个人,他战斗(I can’t spare this man; he fights.)。」邦联那方,总统戴维斯,却爲约翰斯顿将军的阵亡感到悲痛,他说:「约翰斯顿将军的阵亡是我们运气的转折点,因爲我们没有别的人手可以替补他在西战区的工作(When Sidney Johnston fell, it was the turning point of our fate; for we had no other hand to take up his work in the West.)。」

ㄑ六〉:7 Days Battle(The Peninsular Campaign)
Hanover County and Henrico County, Virginia;6.25.1862 – 7.1.1862

西战区打得火热,而东战区麦克莱伦将军(George Brinton McClellan)指挥的波多马克军团(Army of the Potomac)却老神在在,按兵不动。林肯多次催促出兵,麦克莱伦总是以训练尚未完备回应。麦克莱伦拖延磨蹭到1962年3月,波多马克军团终于出发了。十万大军走得海路,约克 - 詹姆斯半岛(York-James Peninsula)的门罗要塞(Fort Monroe)上岸后,浩浩荡荡往西北方向,邦联首都瑞区孟(Richmond)杀去。一路免不了与对手打上几场小规模的战役:Battle of Williamsburg,Elthams Landing (or West Point),Battle of Drewrys Bluff,  Armies converge on Richmond ,Hanover Court House, Battle of Seven Pines。

谨慎的麦克莱伦将军他还真不赖,率领的大军这一路来也算顺利,几场小打小闹的战事中规中矩,没有差错,这样打到了瑞区孟郊区东边,离城只有4英里;虽知却在七松之战(Battle of Seven Pines)后,风云生变。邦联北维吉尼亚军团(Army of Northern Virginia)指挥官约翰斯顿(Joseph E. Johnston,注意,这是另一位约翰斯顿将军)在此战役因炮击受伤,军团改由罗伯特李将军指挥(Robert Lee)。

李将军大不同约翰斯顿用兵的小心仔细,掌兵符后,一改守势,主动出击,从6月25日到7月1日,七天内每天都与北方佬交火:
6/25: Oak Grove
6/26: Beaver Dam
6/27: Garnetts Farm , Gaines Mill
6/28:  Goldings Farm
6/29:  Allens Farm, Savages Station
6/30:  Glendale, White Oak Swamp
7/1:   Malvern Hill。

一日日,一步步,将波多马克军团活生生赶离瑞区孟,打退囘到詹姆斯河边的基地:哈理森码头(Harrison‘s Land),尴尬地那里待著。林肯最后将波多马克军团叫了回来去支持打第二次牛犇河战役。

此战使罗伯特李成了邦联总统最信赖的将军,他其后的系列胜利也赢得了军民的拥载,成了南方的顶心骨。而北方则对麦克莱伦失去信心,最终丢失了全军最高统帅的职位(general-in-chief)。至于邦联首都瑞区孟所在的维吉尼亚半岛地区,因爲李将军主动出击的显著成果,好长段时间平静无战事,直到1964年5月,战火方才重又燃烧起来。

ㄑ七〉:Second Battle of Bull Run./ The Battle of Second Manassas.
Prince William County, Virginia;8. 28. 1862 – 8. 30. 1862.

再次发生在牛犇河附近的这囘战役,两军重囘旧地,却主将人事全非。联邦换上珀卜(John Pope)的维吉尼亚军团对抗罗伯特领导的北维吉尼亚军团,斗争规模亦大上许多。与与第一次(1861年7月21日)一样,这囘战役也是南方人的重大战术胜利,对联邦士气的又一次击打。联邦的失败是由于珀卜对整个战事发展的错解,军官之闲命令的混乱以及其它支持军团低落的协同作战意愿。

1862年6月的七日战役中,麦克莱伦的部队在半岛战役失败后,林肯总统任命珀卜指挥新成立的维吉尼亚军团。珀卜的任务是:保护华盛顿和邻近的雪兰多山谷(Shenandoah Valley;),并击退南军朝北方的移动。林肯总统并要求麦克莱伦部队撤囘,协同珀卜完成任务。积极的罗伯特李则趁著联邦军队尚未会合前,先发制人,主动对珀卜的维吉尼亚军团发起攻击。

8月28日,李将军分兵杰克逊,下令他攻击位于马纳萨斯(Manassas)的联邦军事供应基地。杰克逊夺下并烧毁了铁路车站和供应基地,并在附近树林中建立了防御战线。此日,珀卜的军队对杰克逊防御阵地发起攻击,邦联方面尽管伤亡惨重,仍然固守住防线。 李将军在30日与其它的部队抵达战地,珀卜被迫撤回华盛顿。

这场战斗导致珀卜被剥夺了维吉尼亚军团的指挥权,军团最终被合拼进了波多马克军团;南方人的胜利鼓励罗伯特李开始他入侵北部马里兰的一连串军事行动,让联邦首都华盛顿曝露在南军攻击的危险下。

ㄑ八〉:Battle of Antietam / Battle of Sharpsburg
Sharpsburg, Maryland; 9.17.1862

联邦将军麦克莱伦占领瑞区孟的企图失败后,南方邦联官员计划重新夺回西部失去的领土,并通过东部的战役威胁华盛顿特区。当布拉格和施密特(Braxton Bragg和Edmund Kirby-Smith)领军进入田纳西州和肯塔基州时,罗伯特李同时开始了马里兰行动(Maryland Campaign)。李将军这回希望能够实现两件事:控制华盛顿特区的铁路,并集结边境州的亲南方居民。如果顺利,他还打算顺势进军更北边的宾夕法尼亚州,因爲他觉得北方人对战争的抗压力相对比较低,战场在他们的家园附近,能影响他们对林肯施加压力,促使他放弃武力解决南北冲突。

进入马里兰州的罗伯特李,这是他的首次袭击联邦州,也是他爲了赢得战争的一次赌博。队伍里有一名军官不小心留下了他的战斗计划副本,写在纸上的这个计划书副本卷在三支雪茄上,粗心遗落在露营地。当联盟军队在这个南方人用过的露营地停下休息时,一名士兵偶然发现了这些不小心被遗留下的物品。被意外获得的情报让麦克莱伦有机会阻止李将军和他的军队继续深入。 1862年9月17日,联邦军队在马里兰州一个名为夏普斯堡市(Sharpsburg)的小镇外面挡下了南方军队,战斗开打,这个小镇位于安提坦溪(Antietam Creek)附近。

安提坦之战(battle of Antietam)是李的马里兰军事行动(Maryland Campaign)中的最主要战役。一天的战斗内,有22,726名美国人伤亡(12,410名联邦士兵和10,316名邦联军士兵),成为美国历史上最血腥的一天。联邦部队由麦克莱伦少将指挥,他在第二次牛犇河战役之后获得了指挥权,手底下有87,000人,相对罗伯特李的南方军只有38,000人参战。南方部队最后被迫退出,战斗以僵局结束。

由于联邦阻止了罗伯特李的北方入侵,算是在技术上取得了胜利。战斗结束后,因爲麦克莱伦未能及时追捕李将军的撤退部队,伯恩赛德(Ambrose E. Burnside)取代了他在波托马克军团的指挥官位置。亚伯拉罕•林肯总统也利用这个机会宣告解放黑奴宣言,并开始允许非洲裔美国士兵为联盟而战。至于获得欧洲各国支持邦联享有国际地位的期望,则是愈来愈加渺茫。

安提坦之战改变了内战的方向和意义、 南部邦联的命运和北方战斗的缘故,意义重大——竟然原因是一折意外遗落的信息和几只没有抽用过的雪茄。

ㄑ九〉:Battle of Fredericksburg
Fredericksburg,Virignia; 12. 11. 1862 – 12. 15. 1862

安提坦之战后,由于麦克莱伦的习惯性谨慎,次日没有乘胜追击撤退的南方军队。已经受够了麦克莱伦的林肯,即时解除了他的军权并以伯恩赛德(Ambrose E. Burnside)取而代之。

这个位置伯恩赛德自己认爲并不称职,曾经拒绝过两次。不过当他知道麦克莱伦确定要被撤换,这位置可能要落在他不信任和不喜欢的约瑟夫胡克将军(Joseph Hooker)的手里,他终于同意接受。伯恩赛德总是留著奇异形状胡子,曾经被人模仿,催生成了一种时尚,被称为伯恩赛德(burnsides)式胡须——后来改为赛德伯恩 (sideburns)。

如果麦克莱伦的小心谨慎让人沮丧,伯恩赛德的粗心自信,直来直往就会让人抓狂。他相信如果在北维吉尼亚州发动一次佯攻,正式攻击则迅速经由弗雷德里克斯堡向南攻向瑞区孟,可以迅速获得胜利。

伯恩赛德说到做到,立即展开行动,11月5号接了帅令,部队即以不懈的速度于11月15日抵达弗雷德里克斯堡,并准备越过瑞帕汉诺克河(Rappahannock),但是他需要的渡河浮桥并没有为他的部队准备好。等待时光里,敌方北维吉尼亚军团已到达了弗雷德里克斯堡,并做好防御,严阵以待。

伯恩赛德失去了他原先的出奇制胜,也没有了战术优势,但他决定继续前进。12月11日和12日,敌人炮火对他的大部分部队轰了两天,13日正式对阵,部队先攻右翼,不成,转向联邦左翼,士兵们被玛丽高地上(Maryes Heights)的防守者如同猎物般屠杀。到那天结束时,伯恩赛德将军下令进行十四次不同的攻击,其中没有一次成功,而且每次攻击都牺牲惨厉。

13号的那晚,伯恩赛德决定次日亲自带领他原来的第九军单独攻打玛丽高地,被他的属下力劝打消。下午他和李将军谈判,双方停战收拾战场上的伤兵。15日联邦黯然撤兵。

伯恩赛德在他的不明智攻击中失去了近11,000名士兵(1,284人死亡,9,600人受伤),罗伯特李的损失不到这个数字的一半。这是场一面倒的战役。伯恩赛德战后企图挽回他的名誉,却那些弥补的行动:从军队中清除他的一些下属以及他的「泥浆行军」,招来更大的批评。隔年,1863年,1月26号,林肯解除了他的指挥权,以约瑟夫•胡克将军(Joseph Hooker)取代。

弗雷德里克斯堡的胜利让南方人重拾起在安提坦之战失落的士气,焕发出新活力的北维吉尼亚军团在李将军的领导下,继续将要取得更大更多的成功,林肯期望的战争结束看来遥遥无期。


general Burnside

有谁推荐more
回响(1) :
1楼. 看云
2019/01/25 11:47

1. 好有耐心,整理得真仔细。以前订了历史频道(History Channel), 大半时间讲南北战争,看了几集就持续不下去了。

2. 原来 sideburns是这么来的 ... 还以为是这种胡须的两边要"烫"一下让他卷起来 大笑


是,看个人的兴趣。

我就是对战争史,尤其是二战,还有美国内战特别的有兴趣。这方面恐怕华人有意的爲数不多。

这篇写得真久,写完一看,妈呀,又臭又长,不过也让自己好好复习了一下。

铃声2019/01/27 03:08回覆
昨天加油,站里看到个老美,大胡子,下端还扎了个小辫子,全染成浅红色;他的女伴一个蓬蓬头,绿的。 铃声2019/01/27 03:12回覆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