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一个宋朝各自表诉】:越南与中国间的政治定位问题
2016/06/11 23:43
浏览2,881
回响0
推荐22
引用0

宋朝对越的工作重点,主要还在取得双方都可以接受的「不属于国与国关系」的安排。宋朝坚持视交趾为内藩。而交趾各朝在取得实际的自立之后皆自称「权静海军留后」以俟宋朝之封;宋朝也必定封以「充静海军节度观察处置使」、加锡「交趾郡王、南平王、南越王」之名,以维持「一个宋朝,各自表述」的共识。开始于唐朝的静海军节度使的除授,持续到南宋灭亡。这也是安南与宋朝之间的「创造性模糊」的妥协。


日前美国总统欧巴马旋风到访越南。欧巴马此行推动了包括TPP谈判、和平解决地区争端等议题。并宣布为了消除冷战影响,推动两国关系正常化,将全面解除美国对越南的武器禁运。考量当前的南海局势,其实不难发现:中国还是这场美越峰会中的缺席主角。美联社评论亦称:欧巴马藉著解除对越南的武器禁运,协助越南在其与中国之间的再平衡。


欧巴马在他那「意味深长」的演讲中,特别提到击败宋朝的越南名将李常杰的诗「南国山河南帝居,截然定分在天书」。这成了欧巴马演讲的焦点。在越南,这首诗被认外电报导为是越南对中国的「独立宣言」。

我们往往以为越南只是一个与我们不相干的外国,但是事实上越南中北部古称交趾或安南,在秦汉开始之际就已经纳入中原版图。在唐朝末年,中央衰微,各地节度使与藩镇拥兵自立。在交州变成了「静海军节度使」的辖地。五代十国是中国历史的重要时期,一直到宋太祖赵匡胤在灭了北汉之后才勉强大致统一。其间西夏定难军和交趾静海军逐渐离心,没有回到再度统一的宋朝之内,逐步脱离中国独立。

当然,宋朝也不是没有军事与和平统一的努力。在军事方面,王安石曾向宋神宗建议乘交趾空虚,「一举灭交趾」、「失此机会,诚可惜」,再乘胜「以其气临夏国」。但由于宋朝文弱,与交趾在两次短暂的边界军事冲突中也没有讨到什么便宜。这些都表明:在维系「一个宋朝」的前提之下,宋朝并未真正放弃对交趾进行武力统一的准备。欧巴马在越南提到的越南名将李常杰,就是在宋神宗熙宁年间的「对宋自卫反击战」中,再次确立了越南的强大已经足以武装自立。

由于宋朝军事准备的重心在北方的契丹与西夏。所以,对越的工作重点,主要还在取得双方都可以接受的「不属于国与国关系」的安排。宋朝坚持视交趾为内藩,宋神宗曾指示「交州平日依内地列置州县」,在内部上视为一个州县。而交趾各朝在取得实际的自立之后,新在位君主皆自称「权静海军留后」以俟宋朝之封;宋朝也必定封以「充静海军节度观察处置使」、「安南都护」、加锡「交趾郡王、南平王、南越王」之名,以维持与交趾方面「一个宋朝,各自表述」的共识。

从公元866年,唐朝在安南都护府设置静海军开始。历经唐代灭亡,五代十国,到公元968年实际脱离中国独立。开始于唐朝的静海军节度使的除授,却一直持续到南宋灭亡前的公元1262年,历经了400年。这也是安南与宋朝之间的「创造性模糊」的妥协。

虽然在明成祖、宣宗期间,曾再次征服交趾,并勉力维持20年的「交趾布政使司」。然而,各地叛乱蜂起,征服容易却难以治理。终究因为治理成本太高,使得明朝最终不得不放弃安南。这与今日美军的伊拉克困境应该有异曲同工之妙。

也许有人将越南的独立,当成是个小国如何经过1000年的挣紮而逐渐脱离中国的励志故事。但实情恐非如此。我认爲越南终于独立成功有些机运的成分在里面。

首先是天时。明初的军事力量极爲强大,「声威之隆,远迈汉唐」。所以,以英国公张辅领军的明军在安南一直连战皆捷。然而,由于明成祖准备北伐鞑靼,英国公张辅几次被调离安南。都与明朝准备北伐漠北的军事准备有关,使得叛乱得以坐大。

其次是地利。明朝征服安南时,尚且定都南京。后来迁都北京以便专力对付漠北鞑靼,帝国重心北移,距离安南遥远,这是最后决定放弃安南的重要因素。

再者是人和。蓝山起义的黎利也是不世出的英雄人物。领导统御力量极强,所以能够聚拢人心。这里有个例子,安南平定后,朱棣命尚书黄福爲首任的交趾承宣布政使司,黄福在交趾任官十九年,各事皆有条理,离任时,交趾民众号泣相扶送别。黄福在安南有著越南包青天的名号。然而,当明朝军事失利之后,明宣宗再次任命黄福返回安南任官,初到就爲黎利所俘虏。黄福欲自杀。黎利却拜下,亲自爲黄福解缚说道:「中国派遣的交趾官员,如果人人都如您黄尚书这样,我们又怎会谋反?」于是赠送白金粮食,派人护送出境。

相反的,明军在安南的中官监军马骐,多次向明成祖、宣宗告密,使得英国公张辅不被信任,多次战事粗定就被调离安南;深得人心的明朝交趾布政使黄福也被迫调职。这个马骐甚至在安南大掠财物、刮搜秀女卖到内地爲奴婢,连在交趾明朝蓝山总兵黎利自己的女儿都难以幸免。这是黎利起兵叛明的重要因素,最终逼迫明朝放弃安南。

不过,最终决定安南脱离中国独立的因素是经济,因爲安南足够富庶,得以以海角一隅力抗天下。河西的归义军政权与西夏的定难军政权最终回到了中国版图,终究是因为河西荒凉,无法在经济军事上长期自立。而安南拥有极为肥沃、高温多雨的红河与香河三角洲。再加高产、早熟、耐旱的「占城稻」。再加上发达的国际贸易,并与早期到达东南亚的欧洲人开始有所接触。明朝曾引进了名为「安南铳」的火器,这是一种先进的高膛压火器,后来被用在万历年的朝鲜对日战争中,可以想见当时的安南已经是一个武器先进,人口稠密、既富且庶的地区性的大国,这是越南最终得以独立成功的「开国三神器」。

最后,越南历朝大多也有著较好的政治外交技巧得以在过去的东亚朝贡体系里面维持一个较有利的稳定外部环境。例如击败占城并篡夺黎朝大位的西山政权国王阮光平,爲了争取清朝的支持,特地率世子阮光垂,陪臣吴文楚等,携带丰厚礼品,不远万里亲往热河承德避署山庄,祝贺乾隆的八十大寿。乾隆多再次接见,「亲抚其肩,慰语温存」,情同父子。恶心的程度,连朝鲜使臣都看不下去,在其出使日记中都有详细记载。返回越南后不久,1792年(乾隆五十七年)10月,阮光平在义安身故。弥留之际,尚且叮咛「惟以不得长事圣天子为憾,谆嘱伊子(光缵)世笃忠诚,无负天朝恩宠。」并传旨将他安葬于西湖,因为「西湖较义安至镇南关,近有十数站,庶几魂魄有知,亦得近帝阙。」这些记载见诸于中越双方的历史,甚至是朝鲜的历史记录中。可以看出其外交手腕的高明。

稳定的外部环境,使其得以专心向南开疆拓土,最终征服了中部的占城国,以及湄公河三角洲,形成了今天的越南。

今日的越南拥有超过9000万的人口,其实是一个任何强权都无法忽视的大国。即使如此,越南仍游刃有余地在中、美、俄、日各国之间保持平衡各不得罪,这其实是一种具有长远历史眼光的东方智能。

有谁推荐more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