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文明开化与殖民主义
2017/10/04 17:36
浏览2,777
回响2
推荐29
引用0

日前我带一羣台湾学生前往越南进行短期交流访问。有台湾同学在越南游览之后,参观了不少殖民时期的建筑与文化景点。最后在越南大学的分享会上,他大谈他认爲法国的殖民统治越南是对越南及人民有益的。自尊心极强的越南教授当下几乎变脸。对此,我只能告诫台湾同学,也许他的观点在台湾很流行,但是在世界上其它国家大谈「殖民主义正确」,是非常危险与政治不正确的。

殖民主义作为一种已经被扫进历史垃圾桶的社会模式,很长一段时间变成根本不需要讨论的政治不正确。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迄今大约有120个殖民地独立。主要的前欧洲殖民强权无不对其殖民历史表达忏悔。2007年,法国总统萨科齐对前殖民地阿尔及利亚正式道歉:「过去法国在此的殖民体系是极度不公正的,它与法兰西赖以立国的自由、平等、博爱的精神背道而驰。」

诚然,殖民地脱离宗主国之后的发展各异。有些国家甚至成爲了典型的失败国家。但是,在80年代开始,反而是作爲战后发展典范的台湾开殖民地风气之先,开始颂扬,缅怀过去的殖民历史。这样的观点放眼世界还真不多见,却在台湾逐渐深入人心,更与同爲日本殖民地的韩国形成鲜明的对比。

因此,在台湾亲日的本土团体的文宣中,经常看到所谓推动【台湾第二次文明开化运动】。【文明开化】是日本明治维新时期的语汇,是指在明治维新全盘西化引致在制度及文化上出现巨大转变,使得日本一跃而成新兴的近代化国家。使得日本得以挑战并击败了原有的东亚朝贡体系秩序霸主中国。更在短短的十年之后,击败了传统的欧洲强权俄罗斯。日俄战争之后,日本至少自己认为已经跻身世界一等文明国家之列,完成了脱亚入欧。在日本内部的歷史裡面。中国,或是其所代表的亚洲,就是日本已经抛弃的,克服的、像江户时代的日本般的负面存在。

因此,台湾本土团体提到的【文明开化】,其中的隐喻是1895年清廷战败后,台湾脱离中国而成爲日本殖民地。在他们想象当中,这反而是台湾摆脱矇昧而随著日本进入【文明开化】的契机。他们认爲被接受殖民统治的台湾地区比不接受日本占领的中国其它部分建设得更好,更文明进步。因此,他们主观上认为殖民主义是有益的。当然,所谓推动第二次文明开化运动,当然是指唯有第二次脱离中国,才能摆脱在其隐喻中那个封建腐朽,阴暗落后的中国。

有意思的是:最近美国学术界掀起关于殖民主义的论战。一位长期与港台都有渊源的美国波特兰州立大学教授季礼(Bruce Gilley,他长期受台湾民主基金会的赞助,也曾任记者而长居香港),写了一篇《殖民主义研究》的论文。他认爲西方殖民主义一直被污名化,现在是质疑这一偏见的时候了。他认爲殖民主义被赋予了三个全新意义:提升人民生活水平、推广西方(普世)价值和建立共同责任意识,因此殖民主义在许多地区是合理也具有足够的合法性的。反殖民主义的斗争反而阻碍了许多地区的现代化进程。这样的观点几乎与台湾亲日本土团体的看法如出一辙。甚至不排除来自「台湾独特经验」给他的启发。

因此季礼建议:发展中国家政府应该效仿殖民时期政府管理模式,例如,新加坡政府接受了英国殖民政府的所有运作模式与价值取向,新加坡就是成功的案例。因此落后国家和地区应该同意西方国家在一些特定区域重新建立殖民管理,由西方国家代爲推动落后国家的改革。

有趣的是:歷史洪流的消长輪替在全世界范围之内都鲜明可見。西班牙曾经是西方的霸主,但是英国取而代之,美国再次取而代之。在东亚,也是如此。近数十年来,最成功的发展经济体正好是独派一直幻想着会崩溃的中国。90年代起日本反而失落了二十年。大陆科技与产业的发展突飞猛进,已成了世界制造业与创新的熔炉。中国大陆改革开放迄今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并使得探讨「中国崛起」和「中国模式」甚至成为重要的显学。近日,华人诺贝尔奖得主杨振宁就直言中国的惊人发展,从人口规模与经济规模以及其对整个世界局势影响的角度来看,是远超过日本的明治维新。

那么,根据亲日本土派的逻辑,未来真正应该学习「文明开化」的对象,接受殖民管制的对象,是不是应该是那个最成功发展的国家?那就不言自明了。

有谁推荐more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
回响(2) :
2楼. njmozart
2017/10/05 02:19
台湾本土团体(亲日本土派)是未开化的,也不可能开化的.
1楼. 没有我这个人
2017/10/04 21:28
何谓选举、民主、人文、文化、文明、圣经、上帝、天父地母?
回归中国传统定义,舍弃欧美蛮族谬说
http://blog.udn.com/tuvw987/53613122
http://blog.udn.com/tuvw987/108472114


《魏书.礼志四之三第十二》:高祖曰:「祭祀之典,事由圣经」圣经,
儒家经典也。上帝,圣经常语,尤习见于《诗》、《书》。子书孟、荀、
墨、管、晏及《吕氏春秋》等亦屡见上帝一词。明朝来华传教士利玛窦为
传教与殖民,译Dues为“上帝”,其实两不相干。
《尚书.泰誓上》:惟十有三年,春,大会于孟津。王曰:「嗟我友邦冢
君,越我御事庶士,明听誓。惟天地,万物父母;惟人,万物之灵。亶聪
明,作元后,元后作民父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