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IN MEMORIAM: SALLY LIU
2017/07/18 01:32
浏览2,303
回响4
推荐15
引用0

IN MEMORIAM: SALLY LIU

Lee-Jane Sally Liu 刘丽真

02.11.1965 – 06.06.2011

我想告诉你一个故事。

八月下旬,我们会有一团到西雅图参访许多知名的大企业总部,波音,微软,星巴克,nike,还有UW Seattle(华盛顿大学西雅图分校)。因此,我试图在网络上找了这个久未联系的朋友,她也在UW Seattle。心想她也许可以帮忙,没想到关键字一打,看到了这个悼念的网页。

她是我高中的第一个女性朋友。 是在236公车上认识的北一女学生,我在政大道南桥头上车,她在台电大楼上车。所以,总是我坐着她站著。于是,我们就认识了。我们都来自外县市到台北读高中,我来自花莲,她来自台南白河,也都寄居在亲戚家中。有阵子几乎天天在车上见面,会简短交谈几句问候与打气鼓励。我建中工艺课拿了100分手工铜雕蝴蝶,是送给她的。她约我陪他去台大琴房练琴,弹我喜欢听的安德鲁韦伯的歌剧配乐。还有一次趁著她亲戚不在家溜去她家做客。点点滴滴,第一个认识的异性朋友总会特别记得。

后来我们进了不同的大学,她后来进台大,哈佛。当然,我有不少建中同学进台大参加科学社的后来也认识她了。因此,虽然联系少了,却经常还能知道彼此的消息。

我当兵退伍之后在某大集团工作。有一次在路上碰见高中同学老爹,老爹告诉我sally拿到了奖学金在哈佛念书,当下让我觉得怅然若失,觉得自己似乎也该继续进修。所以,倘若没有她的参照,其实我不会继续读完硕博学位。

后来她一直待在美国,发展得很好,成为一个成功的科学家,很年轻就在在声誉极佳的UW Seattle教书。她是个很优秀的学者,在美国,在瑞士,都担任大型研究团队的领导者。

我与她有很多很神奇的缘分。往往一直以一种我们自己都难以置信、不可思议的神奇形式出现。例如,我们在2008年4月的最后一次联系。

2008年4月,我突然有很强的情绪与感应想要知道她的近况好不好。脑海中隐约浮现她1982年告诉我的她台南老家的地址与电话。当下自己也不很确定,拿起话筒试打了电话,很神奇地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竟然就是她。她告诉我她已经五年没有回台湾,十年没有回台南了,没想到这次才一回来台南就接到我的电话。她回来台大与中研院演讲,顺道回台南老家看看。我们,也谈了彼此的婚姻与家庭,她说她不排斥有机会回来台大短期任教。末了我们互祝保重之后,还相约十年之后的再联系。没想到两个月之后的六月,她就被诊断出已经是癌症末期了。

为什么2008年4月的我,当下怎么会突然浮现、记得高中时候她给我的老家地址电话。其实这迄今我也仍然百思不得其解。也许冥冥之中,上天告诉我该与她道别了吧?这通将近十年前的电话,即使我现在闭上眼睛,她的电话中的一字一句地字正腔圆,彷佛好象是一分钟前的电话那样的历历在耳,与她高中时候的声音一模一样。

面对癌症,我不知道她是否还是如过往一样的从容优雅。只是这样优秀聪明的她,一切都已经归于西雅图墓园里面的尘土。更巧合的是,之前我也曾经历过这种威胁,我知道那种绝望与不安。

我寄信给她的先生向他致哀。也问她的死因,她先生给我很详细的回信。告诉我她的两个孩子的近况,以及她在生命的最后的过程。他说她活得比医生预期得更长。sally 永远都是outperformer。即使是罹患癌症也是一样。 I still miss her」。

是的,有时回去台北,我会刻意舍弃捷运而搭236公车,经过台电大楼时候,还会彷佛看到35年前的她穿着制服、揹着大书包的身影,仍然伫立在人行道上

I still miss her, too.

有谁推荐more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
回响(4) :
4楼. 时和
2017/07/20 06:27

丽真 是 环境科学教授,研究包括 空气污染

不知所得之癌症 是哪里一类型? 是否是何 空气污染相关?

那两篇纪念文是 德文 及 法文

SAPALDIA 是瑞士空污 的研究计画

瑞士 空污 能和台湾 比 吗?

3楼. 宁静姐
2017/07/18 21:53
这篇很让我共鸣。我有一个小学男同学也似你如此般,也因为我而努力出国念到博士.....。也和我有过心电感应,不同的是我没有死。我被他找了二十多年重逢后(他是用全国身分证大查找才找到我),我确定仍不喜欢他,所以彻底不再连络了。
2楼. blackjack
2017/07/18 21:25
The Remains of the Day
1楼. frank060606
2017/07/18 17:57
真叫人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