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绞尽脑汁的五则乱写
2019/12/10 19:33
浏览398
回响0
推荐23
引用0

一、

以漫天飞舞四字,大概也不足以形容阴风呼号,
遍地蜷曲得彷佛正在承受鞭笞跟捶檚,
嚎啕跟怒吼,迸裂自痛彻心扉的肺腑,
骨髓深处的颤抖,离群索居的自语,何者执冰冷之耳; 

可是爬满身躯跟心思,室内与室外两样情,
一面暴露于冬季妆裹里的焖热难耐,
宛若鼻梁给使劲紧捏得半口气不可得,
毛细孔翻滚于过敏的铁轭挟制,跳梁小丑般滑稽;

一面身体发肤湿冷得即便让两排牙齿,
没有分外眼红且相互抵死肉搏,
不是你死、便是我亡的没有第三条路,
寒毛没有眼镜蛇般直竖,神经紧绷得向断裂招手; 

左眼瞧著脑内互相踢踹、掌掴,
归去来兮或改弦更张,宛若清谈误国的思想拉扯,
右眼望着准备之中的返乡行囊,
紧锣密鼓跟意兴阑珊,刷啥存在感的谁管谁来著; 

两耳随著地震般躁动的西洋流行老歌中静坐,
左心房怀抱那份哀号吞噬,不愿放手、也不知放手,
右心房攫取记忆及现实间,咬牙切齿、隐藏著自己。

二、

阳光似乎成了陪衬,但依旧驱散黑暗、
叫迷离没有多少立足之处,
连向来属于冬季要角且执牛耳的劲风,
此时倒也温驯若俯伏草地上的绵羊; 

万事看来都仍在梦中逗留,彷佛另类酒酣,
或者刚苏醒的依旧懒腰伸个没完的仲春,
雨露跟湿气犹豫是否倾巢而出,
也许痴痴等候著那位至高者大能右手一挥;

树影婆娑于黄莺出谷般地柔润里,
花草末梢婉转且摇曳,如伊人倩影似的摒息,
驻足逗留若沉思,或者缓疾不一行进,
云层或依附大气而高攀,或负担过重而低垂; 

稻禾与各样作物俱皆峥嵘,宛若向天歌唱,
鸟儿彼此相互追逐,无形舞台上共舞。

 

三、

宛若争先恐后且敞开肺活量,
竞相奔走、随处并逢人且说且宣告某件,

无论是否让听闻者,感到惊天动地,
其声响与气势,果真震耳欲聋,

内里夹带丰沛湿气的凉风,或者恰巧相反,
彷佛火焰隐藏其身形于气流之中,
让雨滴再怎么万箭齐发,再如何势不可挡,
也都夭折得半点痕迹不存,

好像清晨雾气消融阳光之下的磅礡焚风,
叫地表万物,无论体积和重量几何,
几乎无一不心旌动摇、失却安宁终日之后,
积云将日头推挤到一旁的称孤道寡,

企盼降雨而依旧不可得,至多电光火石走一遭,
爬满身躯的油腻尘埃,禁锢得汗水也不见天日,
给紊乱了生理节奏的虫儿们,独吟或齐鸣夏歌,
斜阳平西之刻,残光跟余热,如安然依于主怀。

 

四、

无法确认是西南部地区的空污与霾害,
横越中央山脉层层拦阻及防护,
披荆斩棘、过关斩将的顺著空气简直要燃烧,
至少几乎沸腾而蒸气腾空的焚风,
大举扫荡体感温度,已然盛夏无误的纵谷,
使得地平线远程罩起面纱,若隐若现呢;

还是视线彷佛被灼伤皮肤的异常炽热,
弄得宛若清晨雾里看花、抑或髒污爬满眼镜,
总之有如氤氲了瞳孔,所见俱皆漂流且扭曲,
整座脑海及意识,正面临著类似川烫般气化,
肺腑和五脏不知已经几分熟,咋舌且震慑,
半滴水分也成奢侈与梦幻,旱风并晕眩;

(答案揭晓:就是风飞砂漫天飘扬啦)

早晨七点扔进洗衣机的枕头套等寝具,
横陈或仰躺于栏杆,不要也得要的做日光浴,
虽然全都藉由晒衣夹进行固定,
大部分却三下两下,就给沙漠般地死亡炎热中,
夹带诡异沁凉,偶尔忽然猛烈的强风,
给悉数刮落地面,横七竖八地好像战后凄楚; 

好像心跳或潮汐一样,有所强弱与起伏,
似乎预告即将变天(大致上,比西部晚个一天左右)
及降温几许,在花东纵谷四处宣扬般地阵风,
纵横奥斯卡心头,几乎冒泡与炸裂的自我挣扎,
彷佛回力球还是回旋镖,抛来掷去且数度变更,
叹那出生成长的故乡,于今倒成为与己何干的异境?

 

五、

原本就已近乎失聪的悄然无息,
时值多数百姓小憩片刻的日正当中,
一切声响全被黑洞卷裹而不存; 

彷佛身处太虚或无重力空间,
平常吟唱镇日且不知歇息为何物,
唧唧复唧唧的大自然乐师们,
不知几时奏起将休止拥入怀里;

无论自愿或是被迫自愿的最后小节,
曲终旋即散场,欲存几许绕梁余韵,
竟也彷佛徒手抓油般,乾与苦的讪笑,
徒留些许大观园似的丛生怅然; 

缓缓独行乡间小径里浏览,
抗拒著似乎可与赛莲悠游风中的歌声,
分庭抗礼而更胜不只一筹的招手昏睡;

爱琴海或马耳他现身眼前的瑰蓝,
森巴或佛朗明哥游走意识的澎湃,
西伯利亚还是极地某处与世隔绝,
塔克拉玛干境内绕圈而不见绿洲; 

潺潺浇灌阡陌的源源活水,
淙淙滋润地土的涓滴喧哗,
竟似肺叶被贯穿后的喘息。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创作 其它
自订分类:旅游--花东点滴
上一则: 连串乱写,不喜勿入
下一则: 旷野般地四月纵谷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