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王马『消失的密室』
2013/09/17 16:10
浏览9,031
回响6
推荐14
引用0

王金平已重回密室 , 国民党应找回密室

 

 

政治最真实的,不是表面的王马诉讼大战,或是挺马尊王态度,而是台面下的实力消长。

马王大战上演了十来天,想必局外人都还在预测赌盘与结局,局内人也不乐观太早落幕,因为政治断层释放的能量,还在余震中,更不排除另一个新地震的到来。

台湾的政治从来不是从人情义理来解决的,法律也只是一种手段,政党上台与下台是一种集体的潜意识,命运共同的枷锁。

 

 

在国民党最失意丧失执政权的时刻,王金平仍保有立院宝座,王金平是国民党与民进党等在野政党之间的桥梁人物,早已经是全国皆知的事实。

将王马大战说成是国民党九月政争,看起来是有点丑陋及精心策划的论述,但如果真如马总统强调的是基于坚持某种价值观或道德观,代表马总统面对王同志,还保有一种政治浪漫。

 

 

马总统从更高的道德或政治标准看待王院长党籍同志,闹得满城风雨,如果用国民党早期的密室文化,王院长早就应该知所进退,没有对错,就是权力现实的本质。

但国民党的密室文化,马英九并没有精通,诉诸民意论述的结果,也被民意及衍生的议题吞噬了!

王金平的反扑实力,来自于长期密室朝野协商生存的法则与惯性,也就是在密室外大打出手,企盼在密室里握手言和及寻求和解的契机。

返国机场大阵仗反驳,不承认个案关说,但却保留与马之间的弹性言和空间;法院假处分保全自身党员与院长权力,仍以永久党员之姿呼吁党员团结。

这种密室政治一直是许多政治人物习惯操作的场域,王金平的筹码除了来自院长独立性的职权,还巧妙的结合密室政治的高『权』集于一身。

而密室之高『权』,可以取自在野政党的情投意合,来自于法案关系人的关爱眼神,更来自党内反马势力的汇聚。

王金平娴熟立法院长这个角色,也完全依赖这个角色建构自己的政治伙伴,『没有敌人』是一种政治修炼,它与人际互动里的『没有敌人』有不一样的意义,人际互动里的『没有敌人』是一种良善为他人着想的态度与作为,而政治理的『没有敌人』,必须用许多政治或利益代价交换而来,包括党内的评价,个人操守的质疑,失去与回馈的平衡等等。

王金平在这么久的政治生涯里,已经熟悉及了悟人情义理与政治现实,在高党内压力下,他不愿意主动请辞院长,完全颠覆旧国民党内斗争的模式,因为从来没有一个国民党内流派的主角,这么受到在野党及民间部分势力的支持,王金平体察自己的『势』,觉得可以纵身一博。

或许王金平深知,每一个离开国民党的流派之首,几乎都很难重回权力核心,『头过身就过』,如果能暂时赢回党员及院长职务,即使姿势不太优雅,但总比全部失去好,世事难料,马总统离开总统职务后,另一个太阳升起,自己可能还有机会东山再起。

马总统的党内改革历经波折,后马时期的政治安排,牵动马的前功是否尽弃?政治人才的重新铺排与拉拔,已经无法等待,王金平是国民党早期极力培养的政治人物,更高辈份的国民党先贤,也慢慢退出权力核心,但这不代表国民党已经无法全党自治与自律,国民党好不容易重回执政权,此刻是个危机,处理的好它就会是个转机。

危机的是里应外合的政治压力,已经让年轻或有理想的党员看不清党格模样,更遑论更多新血加入?王马之争是国民党内的政治问题,必须用政治解决,它不是政论节目里的名嘴主流声音能够决定谁出局?更不是逐渐升高的反马声浪或低民调的抉择选项?国民党已经输不起,资深前辈请用智能决定国民党的前途,历经多次变动及耗能的国民党,许多人真的老了,也累了,请把焦距放在未来的国民党,疼惜得来不易的执政权,个人之私事小,但党的持续运作与更新,却是无法懈怠之事,说个难听的话,如果大家都变成看戏的党员,那何来战斗力继续执政呢?

我在陈水扁下台后预言,民进党很难夺回执政权,但现在变量改变,局势恶劣下去,马总统下台后,国民党很难再轻松胜选。

国民党与马总统早已经是一体,『反马』急先锋或是不满马执政的另一种民主声音,看起来是呼应了台湾民主国家重批判的氛围,但发动者如果源自政党内部,就是一个政党的危机,这比密室政治还要可怕,需付出更大的代价。

 

国民党的密室文化,也曾经是党内稳定的力量之一,此刻应该找回良性的密室沟通,党内才可能进一步团结对外。

时代背景与民意流向已经逼迫国民党必须向下一代借兵寻将,也唯有『江山代有人才出』,才能看到新的党风与气象,王金平如果真的拥有密室的高『权』,那是旧时代下的产品,时代在往前推,人才在流动,王金平是否仍保有『消失的密室』?人民并不关心,但人心已经对高『权』感到厌恶,所以,王金平并不是弱者或受害者,与洪仲秋案更是无法相比,黑衫军或白衫军的重出凯道,是支持王金平还是反马大集合,发动者必须给一个清楚易懂的最高行动纲领,才会让马路英雄感受到席地而坐的意义与价值。

此时此刻,数十位红衫军也再度出现在街头,但精神上是支持马总统的,他们在网络上集结要求王金平下台。

红衫、白衫、黑衫会陆续在台北街头成为一个『衫』团体,法院里王马律师团正在较劲,另外,立院中江院长无法上台报告的僵局难解,仍必须靠原本以为要终结的『消失的密室』继续朝野协商,寻求最大公约数,『消失的密室』果然是台湾政坛最难消失的政治魔术盒。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时事评论 公共议题
自订分类:新闻魔法学
上一则: 北市长的『神秘魔法石』
回响(6) :
6楼. 古非
2013/09/19 03:54
政治家与政客的一项判断标准在于下台时的身段,有人自己没犯错却不恋栈权位愿为政治责任而优雅下台,有人自己真犯错却死也要恋栈权位绝不扛起任何责任而死活不走。大家就用这么浅显的标准来区分出清清白白的政治家与厚颜无耻的政客吧!
5楼. 舒尘轩客
2013/09/18 08:26

刘兆玄前院长一开始就点出这是改变政治文化的大好机会

可是就如同格主说马主席对王同志还有政治浪漫

刘兆玄也对台湾公民存有政治浪漫

可是旧势力和既得利益结合所有媒体的反马能量

硬是把他搞成政争

结果像格主这些原本并无明显挺蓝绿的人

也落入政争议题的小圈圈中

 

政争是没有明显对错的选边游戏

王金平司法关说的问题不是!

4楼. paulao
2013/09/17 23:55
,「当我们默不作声,甚至向他朝贡,那么原来可能只是停在暗室里的交易,现在将大摇大摆的走在闹街上」,「原本还有三分忌惮的他,如今,等于向社会公示,我才是王,是立法的王、是行政的王、现在更是司法的王」。...
 
 
我只怕再忍下去台湾司法的尊严会荡然无存的!
3楼. 农天雨
2013/09/17 21:25

这种标准的酱缸式评论,果与台湾目前的记者水平差不多,王金平现象的可怕,就是有办法让这个社会不同政党、不同产业、不同族群只要是有「共同利益目标」的结构,都可以超有效率的结合在一起,变成一种可怕的恶势力,这个力量已大到可以左右新闻媒体、制造假民调、制造假讯息,制造假民意,让白的事可以变成黑的,我在版主文章中看到的是这种可悲。

我们还是民主国家吗?怎么我们的公民意识竟然如此无知到自掘坟墓而不自知。

一个明明违法乱纪的立法院长,侵犯了司法、行政权,但犯罪者成了英雄,反而要责怪执法者,究竟是人民愚痴还是守法者太笨?

2楼. 安心
2013/09/17 20:02

格主不是绿网龟!!楼下的倒可能是绿假蓝!!

1楼. 胡说八道狗屁不通的挺绿贪污的文章
2013/09/17 17:14

你这只绿往龟格主为什么独独漏了专门贪污背信的苛贱冥!!!而且马英九敢砍司法关说的王金平....!!!!冥尽贪污党却不敢把黑道贪污关说样样来的苛贱冥!!!

你这个专门挺绿的格主 

2014  2016还是国民党赢!!!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不会投给专门贪污及控制霉体的螟尽贪污党的!!!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