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媒体到底监督谁?
2019/11/02 12:56
浏览2,570
回响3
推荐7
引用0

看懂媒体政治,找到最适距离

台湾媒体与政治人物之间的距离,一直都是不等距,距离的远近与新闻的多寡及角色台面化相关。

媒体与政治人物之间的距离,一种是友善距离,另一种是监督距离。

友善距离是间接隐性需要长期相互经营的关系,而监督距离是第四权赋予媒体的显性天职。

面对这两种关系产生矛盾冲突时,媒体面对市场法则时,权重上不讳言会选择前者,但若是涉及重大公众相关事项时,后者是媒体不得不遵从的上位。

新闻较多的政治人物,原因可能来自于他职务角色上的可视化程度(媒体见光度),第二种原因,他可以提供公众议题的情报量多寡。

媒体的组织常规里需要经营路线,依此逻辑,首长或立法院里的委员发言,常常会见诸媒体,而地方型首长、议会或政治事务,除非引发争议,否则媒体并不会特别关注,媒体有时空框架,疏漏了这个世界边缘角落里的真实。

媒体也有选择性框架,媒体建构的新闻价值,只是符合媒体类型的口味,并不是客观真实。

首长变成发言人的媒体官场现象,台湾已经变成常态,从新闻追逐的独家到统一麦克风牌架,首长从正式记者会现身到每天记者见面,即时新闻需求量大,首长在媒体上注定是一位宠儿。

成为新闻上被瞩目的首长,是一种双面刃,不见得与施政满意度成正比,以侯友宜与郑文灿为例,新闻量虽不多,但正面与友善新闻,显然与施政满意度成正相关。

相对的,以现任的北高市长柯文哲与韩国瑜来看,他们无从回避媒体的提问,而他们的发迹更来自媒体,媒体的新闻惯性,媒体组织内部已经锁定他们当新闻目标,媒体驻线记者发稿的压力,必须由首长提供素材亲自纾压。

好坏讯息都是新闻,媒体负责传播讯息与诠释讯息,而这就是公众知的权利,也是第二种政治人物与媒体之间的距离~监督关系。

与公众相关议题较多的政治人物,新闻愈多。

媒体到底监督谁?是执政党?还是在野党?

媒体不是针对哪里个政党进行监督,而是针对新闻的公众议题进行监督,执政党与在野党之间是政治竞争关系,把媒体的监督当成变项纳入政治竞争上的诉求,并不是妥适对应媒体的论述。

当年陈水扁任总统时反贪倒扁的声浪高涨,政治气候让媒体一面倒的批判陈水扁,政治上的巨浪吞噬著执政党扁政权,最后执政权终被国民党再度拿回来。

陈水扁的政权转移是可预见的政治竞争态势及媒体主流意见框架主导下的结果。

媒体对执政党的监督来自于公众议题的强度,这是议题设定与建构下的媒体争夺战,公众议题的强度与主导权,决定了媒体的监督偏向。

马英九八年执政,同样面临了政权转移的危机情境,媒体与施政满意度,都给了不高分数,即使马政府再次强调政绩并不差,外交及两岸上也是空前的好转。

韩国瑜被监督的角色是高雄市长,其实,高雄目前是国民党的执政县市,国民党在中央是在野党,韩国瑜代表国民党参选总统,媒体对他的监督,许多都来自他高雄执政的角色所致。

韩国瑜在桃园造势时说:『现在看到的执政党贪污腐败、派系分赃、治国无方、打死不认错,还要欺骗到底,平常执政不用心,一到选举搞抹黑,这就是民进党。民进党控制了所有百分之90的媒体,所有的媒体压倒性的不监督执政党,世界上有这种民主?媒体只监督反对党,不监督执政党,我们台湾民主价值是发疯了吗?』。

在政治上,韩国瑜的二分法诉求蓝绿对立是选战的策略,但在媒体论述上,却是失分的。

媒体从来不手软的对待陈水扁执政时期,媒体也没有让马英九执政时期好过,蔡英文时期的私菸案媒体也差点让她执政跌跤,蔡英文的中华民国台湾论,也是在媒体监督下的治国选择,蔡英文内部的独派芒刺与派系纠葛,比媒体还要尖锐与价值拉扯,蔡英文的邦交困境更是到处荆棘,不讳言蔡英文在媒体友善关系上的努力有执政上的优势,但媒体终究就是媒体,公众议题强度够强时,社会主流价值海啸产生时,蔡英文被强烈监督的现实,会像历任总统一样,无法逃避与转移。

如果2020年韩国瑜赢了蔡英文,韩国瑜目前与媒体之间的主观解读模式会改变吗?媒体偏向会转向吗?我并不乐观。

韩国瑜不断的自嘲自己在媒体被抹黑的形象,他成为被报导者的媒体建构形象,是被累积计算的,重复的争议言论,会加深媒体继续监督他的力道。

上个世纪70年代,美国气象学家爱德华罗伦兹(Edward Lorenz, 1917-2008)解释空气系统理论时说,亚马逊雨林一只蝴蝶翅膀偶尔振动,也许两周后就会引起美国得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这是所谓的蝴蝶效应。

媒体被建构形象也是如此,说一句不雅的话,在政治舞台上可能会被遗忘,但在公众领域里有一把尺,量得非常细,记得非常牢,愈是靠名气窜红的政治人物,也是愈被严格监督的对象。

媒体年初报导,无国界记者组织(RSF)发布 2019 年世界新闻自由指数,展现仇恨记者如何演变成暴力行为,加深记者的恐惧。

而无国界记者组织秘书长德洛瓦(Christophe Deloire)也表示:「如果政治辩论于明于暗都走向内战式的氛围,把记者当代罪羔羊,民主将处于极大的危险之中。」

从美国总统川普与记者之间的紧张关系,到香港反送中事件中,记者角色面临了安全威胁及职业可信度等等问题,媒体第四权的勇气是在公众议题里展现职业上的荣耀,媒体只害怕输在公众议题的战场里,至于谁执政?谁在野?并不是媒体重点关注的焦点。

我们不愿意见到台湾总统参选人在竞选中指涉媒体产生主观上的偏见,在全球媒体面临恐惧与安全的危机时刻,总统参选人对新闻媒体的论述,对照过去台湾曾经发生记者遭到人身安全威胁上的事件,我们有深深的隐忧。

韩国瑜的穿云箭已经划向空中,已非蝴蝶翅膀的微动,媒体不可能视而不见,如果公众议题设定够强,韩国瑜就有机会翻转,他的参选的确是个传奇,也被自己形塑成一种出征,但问题根本不在媒体,而是韩阵营政治与媒体的驾驭能力,媒体曾经让他政治一夜成名,他只有继续破茧,媒体上才能再度让他化身为美丽的蝴蝶。

有谁推荐more
回响(3) :
3楼. 鋼鐵人
2019/11/03 11:33
看这文章真浪费时间
2楼. 你愈黑我愈挺
2019/11/02 22:10

睁眼说瞎话。叫格主黑韩自慰媒体。

韩国瑜为何有这么多网络义勇军相助,就是被这样出格的媒体混混激出来的。

1楼. 安心
2019/11/02 15:00
好笑!版主会不知道比例原则吗?韩国瑜强调的是比例原则,版主真的没听到吗?
而且媒体监督马英九与蔡英文的强度及比例也差太多了!不可否认媒体都有其政治立场,在美国也是如此,但是基本的追查求证、平衡报导、更新澄清、比例原则都是基本要求,更别提现在七台打一台,三大报五小报打中国时报,而且还用断章取义、移花接木、扭曲变造手法抹黑狂打,再不然也至少来个标题杀人法。就如版主是挺郭台铭的,你在你的格子当然可以只批韩国瑜,不必顾及中立客观比例原则,但是媒体可以这样做吗?版主还要为这种媒体现象赞声吗?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