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蓝绿黑故事还在口耳相传
2019/09/07 11:05
浏览2,905
回响1
推荐11
引用0

让它抹上黑,就能说一段故事

蓝绿说黑故事  一直有效流传

人类是由口述记忆开始,口述的时代,流传著许多传说,故事取代了科学传授知识,从上一代到下一代,蓝绿政治黑故事,不仅在口述里传布,也在媒体中传播。

台湾民主历经数十年的转变与冲撞,蓝中有深蓝,绿中有深绿,蓝绿之间仍然用说黑故事方式,各自解读彼此所认识的台湾与敌对政党,我们到现在为止,还不能靠科学的逻辑与理性的天秤,让政治跳脱蓝绿来计分,这是一个被政治包裹起来的社会与世界,我们却已经习惯它的来去与上下台,也习惯这种说黑故事的方式与氛围。

抹黑这件事,就像当年的巫术传说一样,早期我们对于大自然的了解不足,产生恐惧之心,于是,相信神灵在主窄著一切,巫术信仰存在著好几世纪。

事件愈神秘,愈能激起探索,愈能产生人心的恐惧。

蓝绿政党在选举期间,神秘事件会愈来愈多,无法靠科学来验证,就只能透过说故事来演绎或解释,怎么说故事?说给谁听?故事说得好不好?有没有渲染力?有没有杀伤力?故事间如何攻防?政党集体叙事产生催眠与疗癒效果。

以抹黑事件来看,若抹黑可以被黑白确认,被抹黑一方会立刻提出证据反驳,透过司法有利控诉,若抹黑事件有反噬的风险或根本无法短时间验证,一般来说,就要靠说故事能力,辩护成功就达标。

抹黑在选举里好用的原因,它容易获取同情票,这是悲情牌,也是低层次的困境诉求。

在选举故事的呈现上,高层次的政策与目标诉求常输给低层次的情感认同,原因很简单,选民会投射自己的角色在参选人身上,如果换成是自己是参选人,被抹黑至如此,孰能忍?而这种选举的战术运用,对同温层很受用。

放大抹黑的强度与找寻适合立即回应的内容与对象,这是抹黑选举战术,看似谴责抹黑文化,但被抹黑会激起选民更大的凝聚力,尤其接近投票时,悲情掉泪选票易入箱。

抹黑的内容为何?若是选民易懂及容易理解辨识者,适度消费抹黑也是一种手法,也容易在选举里得分。

黑韩说若成研究文本   韩阵营恐更失分

韩国瑜在非竞争对手所设置的网络平台上,被质疑夜间部大学毕业,韩阵营很快提出日间毕业证书,证明这是黑韩手法;但韩国瑜针对座车疑似被装追踪器的不报警追究,让国家机器是否介入选举?变成罗生门,凸显面对抹黑事件态度上的不一致。

看待选举里的抹黑与类抹黑,有人把点当成线,把线当成面,抹黑产业还可以追踪上下游,一并列入共犯,选举里的负面故事,会把它统计后加总的,除了媒体片库外,就是受害者,或是对抹黑效应有积极想法的人。

若仔细看看抹黑的定义,『是一种政治或选举学术语,指以未经证实的言词攻击对手,包括谣言中伤、扭曲其说法、将部份事实加油添醋、以谎言人身攻击,而使对手声誉及可信性受质疑。』

当放宽了抹黑的定义,非来自对手,把媒体报导、可评事件与言论观点,都列入抹黑,当然黑X产业链就成立,被抹黑极大化的文本诠释与解析,就是一个值得探究的文本分析。

学术上选举抹黑研究已有相关文献,参选人危机传播与形象修复策略,也已经成为选举必要知识与策略研究。

若拿过去选举里的负面选战新闻来看,都是以候选人是否涉入相关弊案,检视其诚信与是否图利,用高道德与高廉洁度看待竞争对手。

还记得17年前的高雄市市长选举,是台湾负面竞选文化的一个典型范例。当时参选的两位市长候选人谢长廷与黄俊英,都互相指控对手涉入弊案。其中,谢长廷受困于涉入新瑞都开发弊案的指控,国、亲两党共推的黄俊英则被指涉在担任吴敦义的副手任内,涉嫌在硫酸錏公司土地重划案中图利地主。

1993 年苏贞昌竞选连任屏东县长时,选战末期,伍泽元以一颗石头让苏贞昌败选,攻击赛嘉公园一块大石头花了一百五十万元,攻讦苏贞昌涉嫌图利厂商,苏落选后,指控伍泽元违反选罢法,最后打赢官司。

 1998 年吴敦义竞选连任高雄市长时的绯闻录音带和2000 年总统大选时宋楚瑜兴票案所牵扯出的金钱与诚信等问题,都是台湾负面选举文化的代表作。

相较于韩国瑜阵营目前只陷入酸民文化,年轻人kuso现象及媒体的批判中,韩国瑜并未真正陷入来自竞争对手的攻击,目前新闻所见的参选攻防,每一起几乎都来自失言或自爆,离正式选举还有四个多月,第三组参选势力尚未登场,所有人目前都还没有正式登记参选,考验其实并未开始。

选举阵营攻防在相关弊案上,并且愈爆愈烈,这才是典型的负面选战,只想在单一事件决一双赢,而不想全面作战的模式,才是负面选举。

2020大选政党弱化 已是时代趋势

政党政治的设计,其实是高标的政党等同于参选人的概念,也就是政党推出的人选,政党必须背书,韩国瑜是国民党的政党提名参选人,韩国瑜的一言一行,代表著政党的形象,也连动著立委的选票。

过去政党对决是选举里的高潮,负面选举仍是常态,也是检视政党危机处理的能力,2020年的总统大选,因参选人的非典型化,政党本身的影响力下降,外部势力与参选人个人的形象,恐将是胜选的关键,政党已经救不了政党提名人,政党的党纪如同帮规,在帮众已缩小的现实里,只能象征性的宣示,我预言2020后的政党政治,将首度出现政党内部路线上的重大调整,非政党执政的时代也将来临。

回到政策辩论,回到总统的治国角色、团队与形象,这些都是总统参选人自己要学习与精进的,有人一辈子都在做准备,有人靠局势与气旋一搏,不管如何?与政党打绑腿的时代,已经退流行了,选举老套路,最终禁不起人民的检验。

有谁推荐more
回响(1) :
1楼. GY
2019/09/08 07:21
人前称兄道弟,背后捅刀最力,最后还摆出一副受到委屈的样子,你们说这能算有品的人吗?说的就是你呀,郭董!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