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跨年后仍醒著,把『爱』写出来!
2014/01/01 05:49
浏览22,102
回响91
推荐102
引用1




博客独家!还是用『爱』吧!

就在跨年夜,一位甚少在媒体现身的人物,一位从来不会在网络里发言的人妻,她意外来到我的博客脸书中,她的先生在跨年前后依旧荆棘密布,她就是检察总长黄世铭夫人叶清香。我被感动了,跨年夜我一直保持清醒,最后写完这篇文章。


就在跨年夜社会狂欢气氛中,我发现我的计算机脸书APP给了我一个讯息,这个讯息有点不太寻常,不象是好友们给我按赞或是留言,它从我的另一个私人博客里传讯给我,我一时还点选不进去,最后......终于.......我看到了一位陌生人的脸书留言,她叫做『叶清香』,她是谁?我不认识,但我仔细看了回应文,我当场愣住了!



原来她(叶清香)是黄世铭检察总长的夫人,她第一次以检察总长夫人的身份在网络上发表为人妻母的心声,她不认识我,她看了我写的一篇『铁汉黄世铭 名片父亲』文章后,她有感而发,想对外表达心中的感谢,感恩所有支持黄总长的好友及朋友们,坚强挺夫与历经丧女之痛的母亲,写出这段告白让我感动许久,她的回应全文如下:

『陈先生您好:今天在网络上阅读到您的大作"2013年博客年终报告"其中看到您提及"铁汉黄世铭 名片父亲”一文,我点选出来认真拜读并予以打印.感恩您以醒目的<爱>字陈述爱不仅有”卡片"还有"名片",我想陈先生也一定完整看过"父亲的名片"一文,明白一个女儿对经常外放异乡的司法官父亲如何阐述孤独的司法官生涯.很抱歉,我尚未表明自己的身分,我是检察总长黄世铭太太,"流离"作者黄宜君的妈妈,孩子虽然远离我们八年多,但悲痛仍埋在内心最深处.在这三个多月将近四个月来关说风波对我们的煎熬与折磨未得丝毫减少,但黄总长在这冷漠的世间得到好多从不相识的好朋友们在各种邮件及网络上大力支持,并且愿意相信他的为人处世,为国无私奉献,为民摘奸发伏.今天是2013年的最终日,黄总长虽然仍四面楚歌,但有好多网络上及国内外的好友们无尽的爱与关怀,真正温暖了我们的心,就在这冷冽的寒冬之际.有大家的支持加油打气,我们不寂寞!这是我生平第一次以黄检察总长太太的身分在网络上发表为人妻为人母之心声,我只是单纯地想向陈先生给予黄世铭"心灵的力量"致上最深的谢意,谢谢您对黄世铭以爱相挺.在此同时希望能征得您的同意借您的博客向一直持续为黄总长声援的好朋友们说,虽然大恩不言谢,但我们还是要发自内心表达:谢谢大家雪中送炭,寒冬中送暖,我们一定会永记铭心,谢谢大家.祝福所有的好朋友们身体健康,新年快乐!检察总长黄世铭太太敬谢.12,31,2013.』

 

我把这段文字给了我太太看,她原本不会同意我熬夜写文章,但这次她没有阻止我,反而同意我这么做,她先去睡了,我则准备完成2014年我第一篇有意义的文章。

我清楚明白黄总长夫人的这段脸书回应文,在我的发表过的文章或私人博客内,如果没有刻意凸显,不会被太多人看到,她希望感恩外界之事,也就效应不大。

于是,我征求她的同意,把她这段回应文变成我2014年元旦后的第一篇文章主题,我想了很久,『跨年后仍醒著,把『爱』写出来!』是我现在的心境,最后就成为我文章的标题。

虽然内容很感性,但我试图整理脉络,重新再看这篇回应文。

我分二个部分。第一个部分,就是黄检察总长女儿的部分,我想让不知道的人,多知道一点,或许也有助于更了解检察总长黄世铭。

今天是元旦,惯例该有元旦宝宝新闻。同时,很巧的是,我女儿当年就是元旦宝宝,她现在已经大二,在新竹读书,跨年夜活动后,今天她会回到平镇老家与我们一块庆祝生日。

对比之下,我文章里的主角夫妇(黄世铭总长与夫人),他们的女儿黄宜君却不在身边,就是这个同理心,让我急著在跨年夜想把文章写出来。

『我是检察总长黄世铭太太,”流离”作者黄宜君的妈妈,孩子虽然远离我们八年多,但悲痛仍埋在内心最深处。』黄世铭夫人说。

我的心理无法拖著这段故事,故事也已经找上我,我与很多人一样,曾经被故事感动,此刻我要化为行动,让更多人知道这段『爱』的故事。

黄总长夫人在回应文里提到的爱女黄宜君,是个新锐作家,或许您可能听过故事始末,也可能毫无所悉,但她有一篇『父亲的名片』文,曾经深深感动许多人,收录在她的遗作『流离』一书中。

此刻,我不想用连结网页的方式,想直接把文章内容呈现,或许对照黄总长夫人与女儿的描述,我们可以更了解黄世铭总长的行事作风。

———父亲的名片(文/黄宜君)———

长年以来父亲的名片一直深藏在我的皮夹内袋。我极少取出来示人,介绍:这是家父。尽管我非常以父亲为傲,父亲却希望家人尽可能地低调,不张扬不炫耀,不引起旁人的注意。直到父亲再一次调职,新的名片印制完后,我才想起旧名片还躺在皮夹的底层。

父亲经常调动。在他的司法官生涯里,他不断地面对不同的职衔、不同的城市、不同的气候与不同的人事,因著纬度的改变而决定行李的重量和西装的质地。父亲上任的时候总会给我一张新的名片;官式的雪白珍珠纸,工整墨黑的标楷体肃雅地印著父亲的职称与姓字。这样的名片总给与我一种恒定不变的安全感,彷佛无论父亲在这座岛上多么遥远或陌生的县邑面对荒寂恶寒的人性种种,他仍然在我的身边为我挡去世间邪祟。

父亲总是忙碌的。

关系父亲最初始的记忆便是父亲伏案赶写书类的身影。经常是深夜了,我没有人陪总是吵闹著不肯入睡;母亲半哄半骗地怀抱我,生怕我吵了父亲工作。然而真的是深夜了;迷蒙中我不曾有父亲就寝的印象,白日里醒来,父亲一早就离家上班了。二十七年来犹然如此。直到农历年前我倦极返家,惊觉父亲已是满头华发。

我问他:「你累吗?」

父亲说:「这是我的本分。」

然而我知道父亲其实是累了。多年来嫉恶如仇的父亲守住他的战线没有一点动摇与惧怕,高宦巨贾过眼云烟,庙堂朝班聚散如流水浮光;他清晨即起坐在办公桌后执笔扞卫他的真理,天黑很久以后我看见他静静地回家,一言不发掌起桌灯,成落的文件堆叠在他脚边。无论他名片上的职衔如何转换,父亲从不应酬,没有私交,不许家人名下有存款以外的财产,绝不收礼,家中不待客,也极少有任何往来。这么多年后父亲仍坚持他的一切原则,即使现在他并不高坐在舞台中央,名片上换了没那么烜赫的职称,身边的扰攘喧嚣倏地静下来,他仍然准时上下班,努力处理手中每一件工作。他并不要求上位者明白这一切;他自己明白。

父亲在T县执法的时候我和母亲一起住在宿舍,一天晚上我在浴室滑倒摔折了牙,巾帕衣裤上大片地溅著血。父亲急了,立刻送我去医院;偏偏急诊室里人满为患。父亲站在我身边一言不发,他没有找来任何人送出他的名片,他不要人知道他的身分给我特权;我心里明白,告诉他我没有大碍,并不严重(事实上也真的是如此),要他放心。我何尝不明白他的心焦。直到我上了手术台,平日不苟言笑的父亲忽然抚著我的额头:「你最勇敢了。」我这才真的觉著痛了,眼泪止不住地掉下来。医师过来拉上隔帘说要动手术了,请父亲在外头等;针头刀械铿锵撞击间我听见父亲在帘外来回踱步,然而我没能忍住缝线的疼”仍然迸出哀嚎;事后回想父亲隔著布帘听见该有多担心,我愧为他的女儿。

一年前父亲调任现职的时候我从皮夹底层找出旧名片,放进搜集父亲历来名片的盒子里。我想我此生大概都不能完全明了,方寸大小的木盒里,泛黄起绉的珍珠纸片记录的是父亲怎样焕发的青春与辉煌难忘的年月。

————————————————-

值得一提的是,当年获得马英九总统提名为检察总长的黄世铭,名下没有有价证券,也没有汽车,存款609万元。而他向监察院申报的财产资料中,把女儿黄宜君遗著《流离》的版权,也列入财产申报,价额标注是「无价」。

第二个部分,就是2013年九月王马风暴后,目前的进度及过程?黄家面临的处境如何?

根据检评会的认定,九月风暴事件中,检察长陈守煌确有接受关说与后续之关说行为,林秀涛亦有接受关说之事实;因涉及监听国会事件,以及向总统及媒体泄露侦察与监听内容,黄世铭遭台北地检署起诉,目前黄世铭正等待一审判决平反中。

『在这三个多月将近四个月来,关说风波对我们的煎熬与折磨未得丝毫减少,但黄总长在这冷漠的世间得到好多从不相识的好朋友们,在各种邮件及网络上大力支持,并且愿意相信他的为人处世,为国无私奉献,为民摘奸发伏。今天是2013年的最终日,黄总长虽然仍四面楚歌,但有好多网络上及国内外的好友们无尽的爱与关怀,真正温暖了我们的心,就在这冷冽的寒冬之际,有大家的支持加油打气,我们不寂寞!』黄世铭夫人说。

黄家面对的除了法律上的攻防外,还是一场政治风暴。但伴随而来的另一股支持力量,也温暖了他们的心,这是新闻里较看不到的人性社会。它在台湾社会的底层,在人的潜意识里,它不会产生对立与攻讦,这就是所谓的『爱』。

『谢谢大家雪中送炭,寒冬中送暖,我们一定会永记铭心,谢谢大家,祝福所有的好朋友们身体健康,新年快乐!检察总长黄世铭太太敬谢。12,31,2013』

我的文章写完了,不知道能帮上什么?但写博客也能有独家,算是我人生鲜有的经验吧!我困了!晚一点要去帮女儿过生日!2014年元旦,祝大家新年快乐!顺心如意!

PS:

与此文相关文章:

1.2013年博客年终报告

2.铁汉黄世铭 名片父亲 

3.黄夫人在我的个人博客『照片.音乐. 人生』中留言
有谁推荐more
回响(91) :
91楼. 麦芽糖
2018/01/07 00:42

为黄世铭平反檄文

亲爱的同胞:

是可忍, 熟不可忍?

黄世铭尽忠职守, 让我们了解: 国会里面两个大坏蛋, 竟然关说司法!

台湾真是: "国之将亡, 必有妖孽!"

治不了进行关说的老王, 关说受益的罪犯老柯, 竟然贼喊捉贼, 告黄世铭.

混帐法官, 竟然还判了刑期.

黄世铭认栽, 辞职不说, 也放弃上诉!

坏蛋柯欺人太甚, 竟然胜方要求上诉?

老丐吁请有良心的律师出来, 为黄世铭辩论, 在上诉廷, 为黄世铭平反!

台湾不能再有岳飞 袁崇焕这样子的悲剧!




90楼. gucci官方网
2014/01/24 22:05
还是用『爱』吧
还是用『爱』吧
puma 中文官方网站

longchamp官方网
89楼. 小浪(来台第七代闽南人)
2014/01/14 05:57

多张监听票 一案吃到饱不违法
2014年01月14日 04:10
张升星(作者为台中地方法院法官)

司法关说争议中,引发各界訾议的「一案吃到饱」,成为《通讯保障及监察法》修法重点。什么是「一案吃到饱」?虽然污名化的政治卷标耸动,然而例行性的司法实务则属常态,试举一例即能明了。

检察官认A涉贩毒而声请监听,法官核准;嗣依监听得知A向制毒工厂B购买,检察官声请监听B,法官核准;嗣依监听得知B亦供货其它毒贩C,检察官声请监听C,法官核准;嗣依监听得知C除贩卖毒品,另为争夺地盘向D购买制式枪弹,检察官声请监听D,法官核准;嗣依监听得知D之制式枪弹系E走私进口,检察官声请监听E,法官核准;嗣依监听得知E委由乡代会主席F居间行贿,买通海关检查人员G,检察官声请监听F、G,法官核准。嗣依监听得知F为立委H桩脚,F央请H利用质询施压,然后打通关节,并以债务往来或政治献金名义支付巨额现金予H,检察官声请监听H,法官核准。

以上事例,就是现行司法实务的做法。因为后续案件是从A之贩毒案衍生而来,故由法官逐案审核,陆续开立监听票「扩线」监听。由于只有一个分案序号代表,此即立委所称「一案吃到饱」。必须澄清的是,绝对不是只靠原始的「一张」监听票就能肆意监听A到H等人,而是法官逐案审核,陆续签发「多张」监听票。

上述司法实务的操作方法,确实有其必要。因为是由「同一位」法官逐次审核,对于犯罪侦防的需求与人权保障的平衡,其心证评价比较完整,审核标准也趋近一致。

依照修正草案,未来必须「一案一人一票」,其与现行司法实务的差别,主要在于是否「另分案件序号」。但是即使重新编号,应采集中审核还是分散审核?依照现行司法实务,检察官声请监听贩毒集团A、B、C三人,法官核准后开具「一张」监听票;修法后改为三案,如果分由三位法官审核,因为标准不一,以致准驳各异,是否妥适?这些都是法院内部事务分配的事项,而法院基于「完整评价,标准一致」的考虑,往往多由原始核准的法官进行全盘评估。倘若改分其它法官,固有不囿成见,重新审查的优点;但也可能导致割裂评价、以管窥天的误判。

走笔至此,不禁要再次批判检评会决议的错误。业经法院核准的监听,检评会却指摘特侦组「违法监听」,理由是不能「一案吃到饱」,必须另案声请。请问法律根据何在?如果真是如此,那又何必修法?重新分案倘若仍由原法官审核,岂不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搞了半天,特侦组竟然因为不符「修正草案」而被认定违法,这种事后诸葛的先见之明,合理吗?

当然,上述说明只是学理探讨。在台湾,从A到G或许可以监听,但是H是立委,监听立委就是监听国会,监听国会就是发动政争,发动政争就是毁宪乱政,毁宪乱政就是倾中卖台。为了明哲保身,务必自我设限。


为了长照永续经营
请多多吸菸做公益
88楼. peter
2014/01/13 14:49
包拯,中国北宋官员,以清廉公正闻名于世,其廉洁公正、不攀附权贵,后世将他奉为神明崇拜。黄世铭何其不幸,生不逢时,空有打虎之心,却没有宋仁宗所赐尚方宝剑,享有先斩后奏的权力,特侦组职司侦办涉及总统、副总统、五院院长、部会首长或上将阶级军职人员之贪渎案件,是个打老虎的机构,其搜证不易是可预见的事实,在侦办惩治权贵们的不法行为时,或有行政上的疏失,为办案考量,是可以容忍亦不应苛责的事,可是在特权操弄下,以骄横之势在国会殿堂之上极尽羞辱之能事,批臭清官的谬论风潮盛起,被视为「比贪官更坏」,「具更大欺骗性」,贪官污吏操弄媒体对清官的迫害远胜于历史文献的纪载。(peidek@hotmail.com)
87楼. stan555
2014/01/10 00:21
法院是否公正 ? 真让人怀疑 , 看以下比较就知道 :

王金平党籍确认案 第一次 12/04 , 第二次 1/08 ,第三次 3/05 , 间隔超过一个月, 似乎故意帮忙拖延到立委任期结束, 让王金平可以继续关说领薪水. 但是黄世铭案 在12月底到一月底几乎每周密集开庭, 似乎故意要赶在黄总长任期前判他有罪, 让猪仔利委达到黄总长揭发弊案报一箭之仇的目的.

这二案同样是社会各界关心的重大案件, 在审案进度一缓一急, 且已完全配合金平利委及柯利委的期待, 这能不让人怀疑法官已被王金平柯建铭关说了吗 ?

86楼. 小浪(来台第七代闽南人)
2014/01/09 10:33

检察一体的帝王条款(2014年01月09日)
(陈瑞仁-检改会前发言人、新竹地检署检察官)

检察官评鉴委员会日前公布关说案评鉴结果,认定高检署陈检察长与林检察官确有接受关说,却决议无送惩戒必要。其中最令人不解的是,检评会对于高检署检察长行使检察一体指挥权时为何不以书面为之,竟未进行任何探讨。

基于以往经验,检察长官假检察一体之名行关说之实最险恶之处,在于举证不易,事后调查常沦于各说各话。所以早在民国87年10月检察官改革协会即推出「检察一体阳光法案」,主张检察长官对于检察官之所有指挥监督命令,均应以书面为之,以示负责,并利于事后调查,此构想并经立法院第三届第六会期正式提案纳为《法院组织法》修正草案。
法务部长亦于同年11月颁布「检察一体制度透明化实施方案」,明订检察长官之命令,应「先口头,后书面」。至100年7月立法院制订《法官法》时,更在第92条第2项明定检察长官之命令,涉及强制处分权之行使、犯罪事实之认定或法律之适用者「其命令应以书面附理由为之」,抛弃以往「先口头,后书面」之折衷方式,而采取绝对书面主义。至此,书面主义已是检察一体的帝王条款,然检评会竟对此原则只字不提,更遑论对违反者追究责任。


书面主义随风而逝

事实上,书面主义是面对检察长官「转达关说」最符合人性的设计。长官转达关说并不等于不当干预,因为民众透过民意代表向检察长官「上访」时,有时确实是承办检察官有所疏忽或偏差。在书面主义之下,检察长官如果认为关说内容有理,就直接下条子做具体指示,并载明时间地点以示负责,承办检察官若不接受,亦得以书面表示意见。
本件陈守煌检察长接到立法院长的电话后,在未看到承办检察官的「收受裁判送阅簿」及判决书之前,就先约见林秀涛检察官建议不要上诉,当时林检察官已经看到了判决书了吗?本件之所以不上诉,到底是因为法律上的确信?或因为政治人物之关说?
这些关键点之所以变成各说各话的罗生门,就是因为陈检察长未遵守《法官法》规定以书面行使检察一体指挥权,而林检察官虽然心中有所疑惑,又没勇气请检察长以书面为之。如此严重的程序违法,检评会竟然轻轻放过,怎不令人扼腕呢?
对于黄总长的是非对错,我们或许有机会可以从法院判决去进一步了解,但对于接受关说者,因为检评会之轻率结案,我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书面主义随风而逝。朔风野大,不胜寒兮!


为了长照永续经营
请多多吸菸做公益
85楼. stan555
2014/01/08 23:38
对不起 ! 刚才写错日期 应该是今天 2014 年 1月 8日
84楼. stan555
2014/01/08 23:12
今天 2013 年 1月 8日下午王金平的国民党籍确认案, 我有在场旁听, 在台北地方法院的庭讯中, 王金平的委任律师提出 : 国民党的考纪委员会非由民主程序产生的党内组织, 无权决议开除他的党籍 .

国民党的委任律师反驳说 : 王金平在民国 89年到 94年的五年中曾担任国民党副主席, 在这五年中国民党的考纪委员会曾经决议开除党员资格 ( 党员因违反党规 严重损坏党誉等原因 ) 总计有 524件个案, 当时的王金平副主席对这 524件个案, 从来没有质疑过考纪委员会有开除党员的权力,

现在他自己因为关说法官, 妨害司法公正, 严重损坏党誉而被开除, 就主张说 : 考纪委员会没有开除党员资格的权力, 这样明显违反诚信原则 ! 且没有做利益回避 !

83楼. 小浪(来台第七代闽南人)
2014/01/08 00:58
起诉前总统的亲绿检察官陈瑞仁也看不下去了    

焦点评论:教训总长与教育检察官(陈瑞仁)

要达到司法改革效果,改100个法条,不如淘汰1个司法官,而检察官评鉴委员会与法官评鉴委员会的决议书,就是锻造司法官人格最重要的基本教材。可惜的是,最近出炉的两份检评会决议书,只专注于教训1个检察总长,而放过教育全国1200个检察官的机会,实令人不解。

简单来讲,此两份决议书应该清楚地告诉全体检察官两件事,一是检察官在侦查刑事案件时发现高阶检察长官有关说案件之嫌时,应如何处理;一是检察官在面对检察长官「转达」立法委员的关说时,应如何处理。但我们看到决议书后,对于为何重罚「办关说」的检察总长(送监察院,建议撤职),是半知半解。对于为何轻放「关说」的检察长官(不送监察院,建议警告),则是完全不解。


诸多质疑未得回应
所谓「半知半解」,是指检评会建议剥夺黄世铭总长的检察官身分,其理由除了「不应该报告总统」以外,到底有无包括「违法监听」?检评会决议书虽然标题下的是「违法浮滥监听」,但仔细看内容,却只是「监听本案时听到另外一件犯罪案件,未先行分案即跨案监听。」然而实务上监听贩毒时听到另犯卖枪,或监听某甲犯罪时听到某乙犯罪后,使用同一侦查案号继续监听者比比皆是。重点应在于每一个月「续监听」时,有无在声请书上载明涉嫌之新犯罪人与新犯罪事实,若有,法官又准许了,就不是所谓的「无票监听」或「夹带监听」,有何违法浮滥可言?
决议书另一标题下的是「轻率监听立法院总机」,但仔细看内容,却是「误听」(误以为该节费电话号码是立法委员助理之手机号码),并不是「故意」,而且根本没听到任何通话内容。在人头手机泛滥的我国,检警对手机号码实际使用者之研判难免有误,故重点应在于事先有无注意尽查证之能事。况且,纵使检评会认定该误听须有人负责,何以除承办检察官外,连检察长也要负责?此决议书是不是认为只要承办检察官对于监听号码有所误判,其直属检察长就应撤职查办?
最重要的是,本案外界一直质疑特侦组是否从数年前即对多数立法委员进行非法监听并持续报告总统。检评会对此点有无进行调查,结果又是如何?均未向国人交代。决议书应不同于新闻报导,不能只下标题,没有内容。
关于「完全不解」部分,陈守煌检察长一再辩称其仅是在行使检察一体的指挥权,并非关说案件。可是依据民国100年7月立法院制订的法官法第92条第2项,检察长官之指挥监督命令,涉及强制处分权之行使、犯罪事实之认定或法律之适用者,「其命令应以书面附理由为之」。陈检察长如果真的是在正当行使检察一体之指挥权,何以不留下书面以示负责?而林秀涛检察官又何以未要求检察长关于不上诉之「建议」应以书面为之?这种明显违反法定程序的重大瑕疵,检评会决议书竟然只字不提。


反成司法负面教材
决议书还有一段令人完全不解的论述:「除王○○院长系以个人身分就系争柯○○案件向陈○○检察长有所请求外,并无事证足以认定王○○院长有利用其立法院长之权势或身分对陈○○检察长施加压力,不能遽谓陈○○检察长有受政治力或其它不当外力之介入。」什么时候关说案件变成是要「施加压力」了?拜托就不是关说了吗?更何况没有施加压力就这么配合民意代表,岂不更丧失检察官应有的风骨与司法中立性?如果说黄总长因为面见总统就是不适任的检察官,何以陈检察长连监察院都不用移送?
对于办关说者为何要重罚与关说者为何要轻放,如果不说清楚,全国检察官就只能学到两件事:第一,立法委员关说案件时若无施压,就不是政治介入,不要大惊小怪。第二,监听立法委员就是滥权轻率,不要惹火上身。检评会除了教训检察总长外,到底想不想教育全国检察官?

82楼.
2014/01/07 13:01

本来很气馁,不知道社会怎会变的如此是非不分,感叹价值崩坏!看到这几篇文章,感动的难以自己!原来社会仍有良知,真希望宜君还在,能抚慰黄总长及叶女士的心,好庆幸有正义的检查总长可以依靠。我们支持你!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