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我的妈妈是许纯美-孤女小云的故事
2006/06/26 22:40
浏览156,606
回响42
推荐96
引用0

我不喜欢许纯美。一直以来,我总觉得她是个被媒体捧红的低级趣味人物。我不解,用八卦诽闻和上亿身价推积出来的名女人形象,究竟对社会有什么帮助?顶多提供了社会大众在烦人的政治丑闻、搞轨案外,可以茶余饭后轻松谈论的可笑题材。

然而,不喜欢许纯美,更深层的原因,在于我一直记得,她会窜红,全是因为三年前,她的女儿小云因流落大卖场一个月被警方发现,揭露出她有个富妈妈的身世。

许纯美在上镜头辩解外,开始光鲜亮丽的出现在媒体前,展示华服珠宝,假装不经意透露有众多男明星在追求她,喂养渴求新新闻素材的媒体。突然间,这个会配合镜头哭笑、秀自己的许纯美爆红,开始有经纪公司将她签为旗下艺人,甚至安排她上主播台,代言商品。「小云最后怎么了?」再也无人闻问。

前年开始,报社就接到线索,得知小云经由法院转介,到新竹一所国中就读。当时,我还负责跑新竹市的文教路线,经查小云不在我辖区内就读,但其它同事就伤脑筋了,要想办法找出小云到底念那所学校?由于查证过程很繁锁,加上社辅机构守口如瓶,「寻找小云的任务」最后不了了之。

说真的,小云不在我辖区,我有点庆幸。其实,我并不愿意接下这样的任务,我认为,小云已受了那么大的伤害,媒体的再次曝光,只会让她的新人生受挫,对人性的信任面临崩解。

我知道,我的想法「很不记者」,可是我以同理心设想:如果我是小云,我多么希望,不会再有人知道我是许纯美的女儿?我只想安安静静的,换个环境重新开始。我总觉得,去破坏小云刚沉静下来的心灵,是会下地狱的。

没想到,两年后,寻找小云的任务最后还是落到我头上来。五月,特派告诉我「念兹,我们找到小云了!不过,大家一致认为,要接近小女生,取得她的信赖,还是派你去比较好!」啥米!当下,我直觉得晴天霹雳,我已经开始在想象,下十八层地狱的样子。不过,看到特派对我百般信任的模样,我也只能硬著头皮,接下这个任务。

呜!要接近这个被列为保护个案的小云,我要怎么办才好?我开始想象,可以学电影「逃学威龙」假扮国中女生,潜进校园卧底,当小云同学。不过,看看自己的金发,和因为笑太多冒出来的鱼尾纹,嗯,我顶多看起来像18岁的高三美少女(哇哈!其实这是本篇文章的重点句),当国中生,果然还是太勉强。于是打消这个念头。

最后,我还是硬著头皮,到小云就读的学校去拜访,向这个我从来没写过它新闻,没接触过的学校请求协助。这种感觉,比一个你从没见过的陌生人到你家去跟你借厕所,上完厕所还不冲水还来得尴尬。

还好,因为跑这条路线的同事与校方相处不错,所以校方对我的到访表现得还算客气。我先是言不及意的跟校方打关系,询问升学表现、优秀的学生事迹,最后才切入「我要找小云」的正题。

校方因与社辅机构间有协定,不能暴露小云的身分和提供资料,我于是每天到校拜访,并再三保证,渐渐与对方取得信任关系,小云事件的关键人X先生,才愿意提供小云的毕业照给我。

但,这并不够,我还是没办法接近小云。由于全校仅有不到5名老师知道小云的身分,校方很谨慎,希望我别让小云知道我的记者身分,也别直接问他许纯美的事,我挣扎了很久,想了数个办法,希望能在最安全的方式下,问到她对母亲的看法;我想了数十种版本,想接近小云,最后还是决定,在毕业典礼那天最自然。

小云毕业当天,我起了个大早,背著相机,从小云的教室一路拍到大礼堂,为了不要引起她的注意,我还假装拍拍其它同学,拍校长讲话,让她以为我只是个单纯的毕业生观礼家属。于是,我顺利拍报了她落泪、捧花、拭泪、与同学告别的照片,还透过管道拿到了她写给被老师的感恩信。

在骊歌响起时,小云哭个不停,我边努力拍照,边偷偷抹泪。看着这个备受沧桑的小女孩,终于可以迎向新人生,我好感动;看到她结交了这么多的好朋友,可以愉快的笑,我很为她的成长感到开心。

毕业典礼结束后,我混在一群家长和亲属中,想办法接近小云,问她「同学的妈妈都有来,你妈妈怎么没来?」「有没人说你长的很像一个话题人物?」藉此慢慢的接近问题核心,问到我想问的问题;我也将照片给X先生看,经过他们的认可,并协议会在制服上做处理,以免伤害到她。

在处理这则新闻时,我伤了很多脑筋,最后,我决定采「被弃富家女从幽谷走出,迎向阳光」的基调。我希望,不要让读者认为我们在揭疮疤,在伤害这个小女生,也希望小云在看到报纸后,能够微微一笑。

当天,还发生了一个小插曲。我所拍的小云照片,在要输入计算机时突然计算机当机,照片全都不见了。我的天阿!我懊恼的好想死,哭丧著脸,想着一个多月来的心血都没了,不知道怎么跟长官交待。我紧急Call友人Lucky前来帮我,还好,相机之神Lucky帮我想办法,救回了部分的照片,小云的新闻才不致于开天窗,呜,Lucky,我真是太爱你了!


新闻见报后,我接到了很多媒体询问的电话,要追查小云的后续新闻,我没把握:这些媒体,是否也能跟我一样尽到保护小云的新闻责任?所以,我并未提供消息。我不愿为了把新闻做大,而让其它有机会粗暴的伤害小云,或许这样会丧失把新闻做大的机会,但对我来说「小云能否别受二次伤害」的人性考量,远比新闻的合纵连横来得重要,或许这样很龟毛,但这却是我身为一个新闻记者所应有的坚持。

很开心的是,小云的新闻见报后,反应皆很正面,让我很欣慰,「我终于不用害怕下地狱了」也感谢萧主任、刘副座、黄组长、林特派等人,愿意支持我所选择的新闻表现方式。谢谢你们的支持,让小云的新闻能有最完善的结果,以纯净光明的方式呈现。

--------

卖场富家女》许纯美之女 高职新鲜人

记者张念慈、余学俊/新竹县报导】

三年前被母亲许纯美视为亡灵转世,以卖场为家的「小云」,牵引出她被弃养现实;事后,许纯美游走综艺节目继续制造话题;得不到关爱的「小云」,日前自新竹县某国中毕业,她上台领奖时说「要靠双手开创自己的人生。」

「不管未来有多遥远,成长的路上有你、有我…我们是永远的朋友」。骊歌轻唱,在新竹县一所国中里,长相清秀、胸前别著「毕业生」红胸的「小云」正悄悄拭泪。

没有人知道,这个看来跟一般女孩没两样的女孩,就是穿金戴银、日前才宣布订婚喜讯的许纯美女儿「小云」。

毕业典礼这一天,很多学生都有父母亲陪伴,大家抢著送花给宝贝儿女,或与子女合影留念,对照这样的幸福场景,在场边帮老师捧著鲜花的「小云」,神色有些孤单落寞。

「小云」是在国一上学期,被法院转介到新竹县念书,刚开始同学觉得这个转学生很不喜欢讲话,也没有什么笑容,加上校内模拟考成绩不佳,同学以为她是有学习障碍,才转来此地就读。

「小云」的课业表现低落,直到二年级结束前,校方认为她或许不适合念升学班,安排她改念技艺班,目标是进入高职后就业。没想到,「小云」开始有了不一样的转变。

进入技艺班的「小云」,被推选为班上的副卫生组长;由于同侪程度接近,她开始不再觉得自己比别人「差」,努力打拚课业,每次段考几乎保持在班上前三名,还被选为班上的「小导师」,指导部分同学念书。

为了朝自己的高职理想前进,「小云」参加高中技艺教育学程预习,先上广告设计课,接著学习信息处理,每一回表现都很杰出,师长同学们交相称赞。白天在校上课,下课后就返回指定收容的社辅机构,在校内绝口不提家世。

一位与她交往不错的同学说,「小云」最常挂在嘴上的是「凡事要靠自己的双手打拚」。毕业纪念册上,「小云」举著两根手指头,用V字代表一切。

今年国中学力基本测验中,「小云」拿下一百卅分,可进入新竹地区国立高职就读。得知可以继续留在新竹念书,她表现得很雀跃,迈出校门时,对同学们露出灿烂一笑,温煦的阳光洒在她的身上,新人生就此展开。

【2006/06/25 联合报】

卖场富家女》当年自卑女 现在常大笑


记者张念慈/新竹县报导

被母亲许纯美视为不祥亡灵转世的「小云」,三年前遭弃养,让她对自己评价低落、自卑且怯生;如今,面对人群仍有畏缩看人的心虚,所幸一分属于纯真少女的开朗笑容,已重回她的脸上。

「小云」过世的父亲,曾在台北市经营珠宝公司及银楼,是台北市大稻埕布庄富商家庭,后来娶了许纯美,顺利产下「小云」。只是她被许纯美认为,是丈夫前妻的亡灵投胎转世,让「小云」得不到母爱。

五岁那年,「小云」由许纯美在彰化的表妹收养,然而养父母家境并不如意,养父因案入狱,养母背负重债,为了分摊家计,「小云」常常在晚间四出打工,白天上课自然没有精神,作业迟交或者没有写,课业一落千丈。

国小毕业后,「小云」随著养父母迁回台北,但她受不了家里的环境,逃家在「大叶高岛屋」流浪一个月,住在楼梯间,三餐以乞食或捡百货公司美食街剩下的饭菜解决,被警方寻获送回。

「小云」还是再度逃家,「住进」内湖一家大卖场,直到一个月后,警卫发现她睡在卖场床上,报警移送士林法院,由法院裁定收容一年。

如今,「小云」仍由社辅机构照顾中,离开了大台北的是非地,在新竹县知道她过去的人,不超过五人,「小云」在这里以新身分重新过活。

两年多来,与她相处的师长和同学都说「小云的表现变得好多!」刚来的时候,她总低著头不爱与人讲话,警戒心很重;现在在班上她活跃又有自信,不时露牙大笑,在满满的关爱中成长,重拾一个青春少女该有的烂漫阳光。

【2006/06/25 联合报】

卖场富家女》清秀小云 学会爱自己

记者张念慈/新竹县报导

「小云」的生母许纯美日前梅开四度,和相差廿五岁的邱品叡订婚,对此「小云」不愿表示意见;绝口不提「母亲」和「许纯美」。看得出来,母亲在她心中,仍是无法痊愈的创伤。

「小云」长相秀气,单眼皮、细长的眼睛,眉眼和许纯美极为相似,但没有许纯美著名的台湾国语;「小云」穿著打扮和一般年轻人无异,与出手阔绰、全身名牌的许纯美差很多。「小云」剪著现在流行的齐眉刘海,讲起话来很淘气,对人温文有礼貌,是个相当惹人疼爱的孩子。

由于社辅机构刻意保护的关系,「小云」所就读的学校,仅有校长、教导主任和注册组长三人知道她的身分,包括与她关系最亲密的班导师都无从得知这位学生的背景。校内同学更无人知道,「小云」就是许纯美的女儿。

在校,「小云」对身世背景保密到家,每当被问到家庭,她就转移话题,外人无从得知她的想法。

缺乏母爱的「小云」,总爱倚著班导师撒娇。毕业典礼这天,她写卡片给老师「我超感激所有教我的老师,你们的大恩大德,我永远不会忘记。如果再投胎,下辈子一定还要当你们的学生!」卡片上还画满爱心。

因为感情丰富,「小云」对于被生母抛弃的痛也就伤得更深。生母许纯美日前再度订婚,送了男方五百万元的劳力士钻表,凸显她自称的数亿身价。对此,「小云」不愿表示看法。

虽然绝口不提母亲的事,但「小云」的班导师在毕业典礼那天勉励她「明天会比今天更好,过去发生的尴尬难过的事,如今都能坦然面对,最重要的是,要爱自己!」「小云」似懂非懂的听著,承诺老师一定会勇敢面对未来。

【2006/06/25 联合报】

卖场富家女》女儿毕业 许:没人告诉「偶」


记者钱震宇/台北报导

女儿「小云」国中毕业考上国立高职,生母许纯美完全「状况外」,还问记者「什么时候毕业典礼」,甚至怪记者「不早通知她」害她错过。当许得知「小云」学测分数直说「啊!怎么这么低」,这样怎么上得了大学念研究所,「喔!怎么那么差啦」。

「小云」日前参加学校毕业典礼时,因为没有家人前来祝福,显得孤单落寞。对此,许纯美说她对「小云」的状况完全不了解,因为法官「怕偶要告他」,所以都封锁消息,不让她知道。她说,法官代表国家,国家要养「小云」,她也无可奈何。

对「小云」考上高职,希望将来可以自己创业,许纯美反应激动,直说「确定了吗?」「上高职啊!就无法念大学跟研究所,这样不行呐,人家『小云』爸爸郑奇松都念到法律系博士,『小云』姊姊台大毕业,今年也申请到哈佛念书。」她坚持「小云一定要念高中啦!」

许纯美表示自己是高职毕业,都觉得「粉自卑」,但那时是因为家里穷,没办法供她念书,但现在「小云不是。她说,「偶先生郑奇松是这么优秀的人,他的小孩也应该跟他一样,都要念到研究所,读到博士,才是对的」。

问到许纯美是否有意将「小云」接回,她回答「要考虑」。她说「偶很怕她回来又要杀她哥哥」,她动不动就把她哥哥推下楼梯,害她哥哥脑震荡,「偶很头痛」。许纯美形容之前的小云是「噩梦一场」,因为她哥哥是「偶的心肝宝贝」,不能受到伤害。

许纯美建议「小云」去学佛,让她不敢再做坏事。她表示,如果「小云」要念高职,她只有一句话「学佛向善」。对「小云」的将来,她只说「小云」未来会怎样「偶也不知道」。

【2006/06/25 联合报】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心情随笔 工作职场
回响(42) :
42楼. 多年安置机构经验的社工
2015/03/28 01:35

身为社工,对于你认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是一种功德的时候,我想你不会清楚这受伤的小孩也同时因为你的开始,造成他往后无法待在自己熟悉的地区,继续生活。

何谓社福保密机构?你用心去了解它有多少?

当你会说出社福机构「刻意」保护的关系的时候,我想你根本不明白台湾设有保密地方存在的意义

你们的窥探,你自以为在做对的事,亦引来大量媒体的关注,同样的致使这个受伤的小孩仅有的安全环境被揭露,社工因而考量保护个案为原则,必须协助他转换另外的安置机构,得以平安成长

你可知道当时其它受保护的个案,也因为保密地方曝光,必须连夜搬离,离开被媒体记者团团包围的巷弄,象是逃亡般的可怕。明明错的不在他们,他们只想要一个安全的家阿!

况且在内有很多个案都是遭受家暴、性侵..... 加害人因此找上门,请问谁愿意负责?谁又可以保护他们?

最后我想说的是,台湾仍存有保密的安置机构,真心期盼社会大众能够给予高度的同理心,如果可以对社福体制多些了解和认识,也就可以知道,原来记者的一片好心和自认为的正义,对个案的影响和伤害是多么的巨大。未来也许你们(记者)还会遇到类似想追逐的案例,若案例已经是安置于保密机构(安置机构是社福体制的最后一 道防线),请大家发挥良心,因为你们的停止,才能还给个案们安稳的成长环境,多一份爱心,这个世界会更加美好的。

(sweetcandy520000@yahoo.com.tw)

谢谢你!

念兹在兹2015/03/31 18:02回覆
41楼. 番石榴
2013/11/16 16:04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佛在远山莫远求,灵山只在汝心头,人人有做灵山塔,好向灵山塔下修?

修什么?口德、心性、持身、智能、责任、良心、道德、佛缘

在此仅献二首诗给予许纯美小姐做戒惕。

灵魂投胎转世非人为所致,亡灵转世何足以卦心?

40楼.
2013/05/24 20:17
小云..加油..

小云真是不幸中的有幸..被许纯美弃养反而是解脱..活在她摩掌下永远抬不起头..也有幸有人帮助她..让小云自信成长..加油...

这社会也有点变态..许纯美的事件和低级..竟然观众当有趣..一直就很讨厌她..记者不要让许纯美知道小云相关讯息.更不该问要不要接回小云..那只是让她再掉进伤害..

谢谢你

 

念兹在兹2013/05/27 15:41回覆
39楼. 小新
2012/10/16 09:05
是否有更温柔的方法?
感谢念兹在兹让我们知道小云现在过得很好,脱离了许纯美的魔掌
但有一部份,小弟仍觉得不妥

「同学的妈妈都有来,你妈妈怎么没来?」
「有没人说你长的很像一个话题人物?」藉此慢慢的接近问题核心,问到我想问的问题


这样的问话,直接就戳中小云不想面对的事,很容易就伤了对方的心!
是否有更温和的
搭讪方式。让小云了解你的动机,而不是想速成的完成这报导?

38楼. sinba
2012/08/14 20:16
爱是给更需要爱的人

        社会很多这样被父母嫌弃或遗弃的孩子.他们还是自己努力的过著上天赐予的每一天.我们同样是社会的一份子.有义务保护他们.越是这样的孩子越是早熟.看了很不忍.希望他们这些同处境的孩子.加油.也希望这病了的社会快健康起来.

小记者你再事隔多年后是否还怀有这颗赤子之心...

我会努力! 念兹在兹2012/08/15 16:31回覆
37楼. judy
2012/05/16 15:28
............

许纯美太夸张了

那罗有钱还不要自己的女儿

就因为那个算命师

就算真的事亡灵转世

又如何??

为了自己

就毁了一个女孩的人生

 

念兹在兹2012/08/15 16:29回覆
36楼. jane Yu Sg
2012/03/27 17:41
小云妹妹加油

看完您的用心,真的感恩了..

我对小云妹妹并不同情,我觉得她需要的也不是同情与可怜..

我是以过来人的身分想对小云妹妹说

的却人生未来的路是靠双手的..父母是谁,我们无法选择,但是我们未来的路,我们可以自己选择.

可能在这么一个环境成长,会比别人走的路,更难.但是你得到的是别人得不到经历.(可能你觉得我在说风凉话,但是从此之外,还能如此安慰自己呢? ) 

好的坏的都会过去的,但是要勇敢的面对未来,过去是你的借镜与老天给予你的考验. 

我比你更糟糕,只是没有被人知道,报导出来.. 

但是我熬过来了.世界很辽阔

你也要加油! 念兹在兹2012/08/15 16:29回覆
35楼. 元亨利贞
2011/03/04 07:28
最近又有纯美的新闻,才知道您曾这么用心的写过这一篇
透过贵报的网络连结系统,才知道你曾这么用心作过这一篇报导,如今在四年多后的现在读来,仍然觉得温馨可贵,真要给你好好鼓鼓掌。

想来小云现在或许正在过著青春洋溢大学生活,至少她的生命肯定是光彩的,可是现在的这位纯美女士呢.................
念兹在兹2011/03/04 23:41回覆
34楼.
2009/05/21 10:18
超优质的记者

感动呐!

随著你善良.爱护他人的心,感动落泪!

台湾很需要像你如此这般的记者!

33楼. NetSpider
2009/05/13 13:46
人生不如意者十之八九
很久之前看过
今天再看还是‧‧‧

祝福小云
小记者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