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记者的眼泪
2006/01/24 03:02
浏览10,524
回响35
推荐61
引用0

在媒体爆炸的时代里,为了抢新闻,于是,常见媒体拿著摄影机或相
机猛拍受难者家属,或是每逢灾难必问的「你现在心情怎样?」阅读
或收看媒体的人,总觉得记者没人性没血没肉,或是在看完报导后大
骂「哼!你们记者,就是要把人逼死才甘愿!」

以前,当我还是个大众传播系学生的时候,我也有同样的感觉。我告
诉自己,千万不要在人家家里死人了,还拼命问「你现在感觉怎样?
」也曾自许为高知识分子,在平面媒体和传学斗电子报上,发表了几
篇媒体评论。直到,我进媒体业,成为一名也要受别人检视的记者。

工作两年半的时间里,我从第一次看到大学生跳楼的惊惧不已,到现
在到火灾烧死一家人现场时的面不改色,我不得不承认,我的心态与
以往大不相同。对于过去所批评的那些冷血的记者,也多了一分怜悯
与同情。因为,我也是其中一名。

记者也是人,同样是人生父母养的,会哭会笑会难过。去年年底,竹
东地区凌晨五时发生大火,一家七口有五人丧生火窟,第一时间赶到
现场的我,并没有去打扰家人,但因职责所在,我仍在警方问笔录时
站在旁边跟著抄,当警方问不清楚时,才偶尔插个话问问题。

当火灾鉴识小组来到火灾现场,电视台也跟著到来火场,幸存的国二
小男生被电视吓傻了,匆忙的往前走,于是我听到有记者大喊「你现
在心情怎样?」我没来得及回过头,去看是那家电视台,因为,此时
的我,也正拿著照相机拍摄小男孩呆若目鸡的表情。

很残忍吗?对!可是,当时的我被围绕在十多家媒体的摄影机、麦克
风和照相机里,我无法不举起相机拍照。否则,我无法告诉我的长官
「我有到现场」。当「你现在心情怎样?」的问题被抛出时,虽然大
家都认为这是笨问题,可是现场10个记者里,有11个记者,都希望小
男孩哭到晕倒,或是回答哭喊著「我不相信他们死了!」因为,这样
画面才好看,才容易上版面或是整点新闻头条。

为什么会这样?记者其实很可悲,我们空有满腔的理想抱负,但是遇
到了「新闻卖不卖座」的价值判断时,理想马上就会被牺牲。如果今
天我没在小男孩落泪瞬间拍照,或是我没问他生前与两个被烧死的弟
弟相处的点滴,然后很骄傲的跟长官说「因为我要遵守新闻伦理」你
认为,你还能在联合报blog上看到我吗?

很多时候,遇到这样的状况,我都很难过。我们也有家人,也有朋友
,谁都不愿意遇到这样的场面。可是今天别的媒体拍到了问到了,我
却没有,我就漏新闻,必须被检讨。轻则写报告,重则被惩处记过甚
至有人会因此被开除。为了五斗米,我们只好折腰,去服膺商业新闻
判断,让长官比报时,可以很骄傲说「本报问到其它报没有的!」

比电子媒体幸运的是,在平面媒体工作的我,下笔时可以经过较长时
间的沉淀,同样一句「你现在心情怎样?」我习惯花多一点时间,陪
家属慢慢聊,用迂回伤害最小的方式,带出答案。我可以在他回答前
,拍拍他的肩膀餵他喝口水,或是在他哭泣时递卫生纸,让对方心情
被打扰的程度减低,感受到外界的些许温暖。

新闻价值如此,市场竞争如此,大家在电视上报纸上所看到的记者名
字,其实都只是媒体环结的最底层。我们上面有特派员有组长、有副
主任、主任、总编辑、总经理、社长…这些大家在媒体上看不到名字
的人,才是决定新闻怎么做的人。如果记者不依循这套道理行事,很
快就要撒优那啦!要背负记者冷血的十字架,对我们来说,真的太、
沉、重。

在新闻现场,总要假装很冷净的我,其实常常得藏起那个容易伤感的
我,以免在新闻现场掉太多的眼泪。

前不久,采访一个尖石乡新乐幼稚园5岁学童云唯扬罹血癌,从去年
10月起即未到校上课,学期结束前,他的同学纷纷画下祈愿卡,送给
头发掉光身体虚弱的他,当小朋友围在唯扬旁开心的笑闹时,我偷偷
的抹去了眼角的泪水,心中跟著祈祷「维扬加油!一定要好起来!」

当采访大陆新娘无怨无悔,陪著癌症末期的先生,却因卵巢问题无法
生子,而遭夫家质疑是来台骗钱时,大陆新娘的无助与真情,让我事
后哭到不行。在「第一次当记者真好」该篇中,提到的星星知我心竹
东版,那5个天真的孩子,对未来的无限向往,让我感动的无以复加
,边写新闻,边拿面纸擦泪和鼻涕。

虽然很多人都说记者是无冕王,但,当了记者之后,我深刻的体认到
「我所能做的,真的很有限。」我多希望,我可以不用问家属「现在
心情怎么样?」我多么希望,我每天只要采访社会光明面,不用写那
里死人、谁被性侵害。不过,我只是媒体社会结构机器下的一小颗螺
丝钉,我拒绝往机器行走的方向转动,很快,就会有新的螺丝钉将我
补上。

晚上快12点,才刚从警察局处理完三名男子轮暴17岁少女新闻,回到
家中的我,在计算机前感到茫然。眼看着就要迈入记者工作的第三年,
我还记得当初考进大众传播系时,那个对新闻界充满无限理想抱负的
我;我还记得,那个眼睛发亮,誓言在新闻圈闯出一片天,发光发热
的小女孩。

我还有梦,我对理想还不愿意放弃。虽然我常得被迫著很冷血,我会
努力提醒自己,要做个温暖的记者,并将这分温暖分给其它人,让大
家一起努力改造媒体生态。

如果你愿意支持我,请跟著我一块拒绝羶色腥媒体,让媒体改造,成
为众人的共识!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心情随笔 工作职场
自订分类:记者这一行
回响(35) :
35楼.
2009/05/21 11:42
好久没这么开心了

食人族酋长~~

恐怖灵异事件...
2007/11/22 11:26

Quote" 可是现场10个记者里,有11个记者,都希望小男孩哭到晕倒"~~~咦?!掰掰手指多出来的记者是哪里里派来的?!

...........................................................................

这恐怕是"小记者"的特异功能"夸饰法"吧??? ^o^

34楼.
2009/05/21 11:28
哈哈

哈哈~~~

我写得好像太严肃了~~~~ ^^

33楼.
2009/05/21 11:16
念兹在兹

加油!

聪明有智能的你, 一定可以用你温暖细腻的心,改造媒体生态!

你的报导,有人性又温暖,内容生动,活泼,更符合社会普罗大众的需要!

毕竟羶色腥媒体,也是被打造出来的,但这些只会制造更多的不安与恐惧,造成人心浮躁动

乱,创造更多的不良示范!

我相信社会上许多负面的新闻,仍可导向劝戒的作用,作正面的导向教育民众,

导正善良风俗!

我相信教育大众,才是媒体正向的功能!

32楼. 食人族酋长
2007/11/22 11:26
恐怖灵异事件...
Quote" 可是现场10个记者里,有11个记者,都希望小男孩哭到晕倒"~~~咦?!掰掰手指多出来的记者是哪里里派来的?!
31楼. 天蠍浪子
2007/03/12 19:00
其实
现在媒体给多数人的印象普遍都不好,尤其是电子媒体,如果媒体界多几个像阁下这样的人,或许大家的印象会比较好些。
30楼.
2006/10/21 20:47
想请问一下~~
只是想请问你一下
你是不是用注音输入法
因为这篇文章倒数第三段写错字
应该是"处理完"而不是处理"玩"....


只是刚好看到所以想问一下
29楼.
2006/04/11 00:51
意见

其实在下就是对记者有些反感的观念,尤其再去年一篇报导更让人反感
一个在澎湖发现未爆弹,当记者批评未爆弹小组处理状况时,说的写的他们目无法纪
然后看了媒体合平面媒体报导,有人说一有人说二


已在下以前曾是他们的一员,想知道这些记者知道什么是EOD,还有知道他们的处理程序吗??如果记者有问EOD他们不回答也是恪遵部队纪律,难道可以因为他们遵守军法就可以用文字侧写他们吗?当媒体伤害后,他们要来自军团或是政战部门的压力,媒体最多是一句SORRY然后重蹈覆辙

我想说...这些人我的学弟大多是义务役士官,我们是自愿受训,我们也很害怕未爆弹突然爆炸,我们更想平平安安退伍,处理程序直到退伍的若干年今天我还熟记,可是媒体却抹灭他们,你知道当你接近未爆弹检视弹体那一刻心情吗??五味杂陈

我知道有好记者也有文字杀手,好当然是鼓励,但是台湾的媒体现再就像那棵苹果一样烂,如果你有心要改变,那是要很多的力量,不然也只能随波逐流

有心是好的开始,祝您成功

28楼. 洪炜
2006/03/01 13:32
放心~

您的辛苦一定会有代价的

这么多网友支持您,您不会孤单的 ^^

继续加油~


简单做,重复做,相信~就会看的到!
活在当下,珍惜现在所拥有~
常怀感恩的心,所有事物都将成为美好~ ^^(常微笑喔~)
27楼. Lu
2006/02/22 07:59
不用问用眼看

有的记者在采访对象刚下飞机就问你对台湾的印象如何?

文字记者有时一句话都不用问,用观察的就能写出一篇篇感人的文章,电子媒体就没办法,但是可以预做功课,先做好一百个问题,然后再依情况套用,就不会那么糗了。


26楼. Lu
2006/02/19 10:09
店小二要推荐新菜呀
不是店小二不爱你,而是你太红了,这到道ㄐㄧㄚˇ ㄏㄡˋ 兜相报的菜,不放到菜单上,嘛有人点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