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赛事 ╱黑指甲的Zepro 21km路跑
2019/10/21 16:58
浏览1,879
回响0
推荐31
引用0

「Zepro半马路跑」是我第三次挑战半马,距离前一回跑半马(2019年新竹市城市马拉松)时间其实才相隔2个多月,但上一回因为放射治疗停药爆肥加上成绩较第一次参赛落后半小时,第三次半马对我来说,有很大的压力。到底是会进步?还是从此成绩逐步下滑?我自己都不知道。

 

会开始跑步,其实一切都是因为我的铁石心肠朋友杨咔蹦,他总是会完全不留颜面的告诉我「不然不要跑啊,反正你的人生就继续堕落好了。」「想走路不跑了?你看看你前面,5岁小孩都跑得比你快!」「很累对不对?觉得自己好可怜?好嘛,你就继续这样安慰自己,然后什么事都放弃就好了呀!」

 

我总是在被极尽羞辱的情况下,心理不断咒骂他,然后假装勇敢坚毅的告诉他「不要,我要继续跑!」

 

这回,参加第三次半马「2019新竹Zepro半马路跑」,也是因为杨咔蹦。而我被说服的理由很简单「哇,这个补给被称为史上最丰富耶,还不快来抢便宜?」本人妈妈勤俭持家个性使然,加上第二次成绩落后半小时的耻辱记忆还萦绕在脑海中挥散不去,让我毫不犹豫就答应了。

 

所以,既然很羞辱、很想要翻转人生,我一定超级无敌努力在锻炼自己吧?呃,实情是,并没有。所以第三次半马,我完全又是靠意志力就上场了。

 

 

跑步这一天,又是个凄风苦雨的日子,气温14度、湿度84%,天空飘著细雨(到底为何我每次跑步都会下雨?老天爷,你给我说说看啊!),为了不让杨咔蹦有机会羞辱我太容易放弃,4点多我就传讯息叫他起床「准备跑步了啊!」然后明明两人开车到会场,车里还开暖气,却还是冷得直发抖,这什么鬼天气,到底是为何坚持来跑步啦!

 

开跑以后,我以「不要跑太快,以免后继无力」为理由,照著原本的(龟)速度跑,还不断跟(跑半马不需要2小时的)杨咔蹦说「你跟我跑应该会很累啦,不然你先跑没关系」(摆明想趁机偷懒),但杨咔蹦硬是义气十足的说「我陪你跑!」(其实根本是怕我半路落跑吧)「你没听过,一个人跑得快,一群人跑得远吗?」让我全无松懈的机会。

 

但,年纪越大,要靠意志力取胜,实在越来越困难。杨咯蹦看不下去,在5公里以后,开始半公里照我的速度跑,半公里他一手推著我的背部往前跑(大概就是身体后面彷佛加装火箭炮的概念),我听见路旁不少已经跑到脸色发白的跑友欣羡说「好好喔。我也希望有人推著我跑…..」

 

跑著跑著,我的左脚开始出现过去从未感受过的剧痛,但路跑赛可怕的地方,就是你现在放弃不跑了,可是你还是要走到终点阿!要不然,你可以更羞耻一点的走回起跑点。怎么思量,都觉得,那我还是快快跑到终点比较实在。

 

雨下下停停、地面泥泞不堪、身上衣服乾了又湿湿了又乾,整个赛程,真的很艰辛;杨咔蹦不断看着手表,我心里知道,他一直惦记著:我曾经碎碎念希望这次成绩可以超越第一次还没罹癌前的成绩(那还摆烂不锻炼?),所以他才会一直在我身旁陪跑、算速度和时间,我其实万分感动,但却流不出眼泪。因为全副精神都在思考怎样快点跑完,实在没时间哭啦。

 

总算跑到终点,我最后成绩是2小时49分钟、总名次1532/2375(全)、275/510(女);对比2个多月前,我的成绩是3:21,分组名次2422/3200(全)、663/951(女);以及还没罹癌前第一次参赛的2:52;我真的比第一次成绩更进步了。

 

我泪光闪闪告诉杨咔蹦「如果没有你,这一场的结果一定会很惨,晚上睡觉我的脑海里会浮现【一路上有你】这首歌,谢谢咔蹦哥。」

 

他两手摊开、幽幽的说「其实,我是因为上次跑半马,发现你竟然比我早回来半小时,以为你进步变厉害了,才说我跟你一起跑;结果后来发现你比我早回来的原因,是因为你根本跑的是10公里…..」

 

回到家、洗完澡,总算放松了,这才发现造成我左脚趾剧痛的理由,是因为跑步太剧烈,所以指甲全黑啦,一直到近3-4个月后发黑坏死的指甲才重新长出脱落,但我仍然好开心。

 

如果我可以在这次超越第一次完全没生病时的我,是不是代表,我的人生也可以回到正轨,而且越活越精彩,一定是这样的。只是,事后翻开赛事照片,我又忍不住抱怨杨咔蹦「你说说,为什么你照起来比我瘦!」「啧啧,你的腿怎么那么细!」下次、下次,我一定要瘦下来!

 

杨咔蹦接下来又帮我报名了2个半马,他说了一句让我完全无法拒绝的话「希望你能够一直健健康康的陪我跑步下去,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

 

一个人跑得快,一群人跑得远。过去,害怕失败害怕丢脸的我,习惯甚么事都自己来,如此错误失败也只有自己会知道,但这次跑步,让我知道,其实,身旁有人跟你一起跑,一起努力,在跑到终点时,才是真正的淋漓畅快。

有谁推荐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