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赛事 ╱欢乐的城市马 被我跑成与世隔绝的悲伤马
2019/09/05 12:09
浏览3,500
回响0
推荐29
引用0

!分享一个好消息,我得到癌症满一年了!这样讲起来似乎怪怪的,应该这么说,从我知道罹癌、手术、治疗,我又多活一年了!这样有没有很值得庆祝?

##没跟上进度的,可以看这一篇「还没想要随便死,就别放弃好好活

去年8月,我透过健康检查发现罹患甲状腺癌,还扩散到淋巴,随即手术切除甲状腺+淋巴廓清术,术后一个月跑去参加远东马拉松9公里完赛,然后告诉家人,11月终于能放心把心得po上网,脖子上很像自残手术痕迹也都从不掩盖。而且还为了鼓舞自己用力活下去,在放射性疗法后参加2019年新竹城市马拉松21公里组。

 

其实,一开始只是想与其遮遮掩掩伤痕一辈子,或每每有人看到伤口想问又不敢问,不如我一次讲清楚,透过写下过程,哪里天如果真的癌症恶化、挂了,至少我家小孩可以透过图象和文字记得妈妈。

 

我的伤帮助你更强大

 

结果,却意外收到好多人私讯「其实我脖子好像也有问题,可是我都不敢就医….」「看了你的博客,我突然觉得其实我应该更勇敢」还有人哭了「我不敢告诉任何人,谢谢你如此正面分享,我决定不拖下去,动刀切除了!」

 

还有小学老师,把我的博客文章作为课堂生命教育课程,据她转述,有小五的大男生哭到眼睛鼻子都红了,课后大家还一起写卡片帮我加油;更有人在网络上辗转看到我分享文,留言告诉我「其实我10多年前就是你博客的粉丝,没想到在其它论坛看到你的消息竟是这个,很难过,但是你依然没变,还是这么阳光,你一定要加油!」

 

我用尽一切鼓励自己的正能量,可以得到如此源源不绝的正面循环,还有不少病友因此受惠,真的意想不到。但,这也让我迟至现在才敢写「癌后下半场」。因为,下半场才是真正的煎熬。

 

哥吉拉的心 我懂

 

手术后三个月,为有效杀死残存癌细胞组织,要接受放射性疗法。什么叫放射性疗法?简单比喻,正常人都很害怕接触到辐射物质,前几年台湾为了核灾食品是否开放吵翻天,主要原因就是怕食品沾染到辐射物质,被人吃下肚后对身体产生伤害或造成病变。

 

但甲状腺癌,却是一个喜欢调皮爱唱反调的病,特别爱「吃」辐射物然后挂掉(我自己简称它为自杀),也就是说,我需要吃下所有正常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幅射性药物,来让我的癌细胞自杀,换取我其它组织的活命。

 

还是不懂?我是这样跟我女儿解释的,其实我就是一只在大海里沉睡的哥吉拉,我快要挂了,这时候只要吃辐射线就有力量,然后就可以拯救人类,接下来拍30年的系列电影(疑?)

 

放射性疗法前一个月

 

为了确保癌细胞可以完全吸收放射性药物,在服用前两周,我必须采取无碘饮食,出门要自己带盐巴,还有许多饮食的限制,不过其实反正自己煮应该就可以解决一切了吧。问题是,我是一个只会煮泡面的人啊~~~~

 

此外,还要停用甲状腺素一个月,甲状腺素的目的,是替代已被切除的甲状腺帮助身体新陈代谢功能,所以这一个月,我的身体等同没有新陈代谢,会万分疲倦,更可怕的是,会胖!会!胖!啊!!!!!!对于一个产后还没瘦下来的大妈来说,「竟然还会继续夸张的胖下去」是多么严重的打击啊。(好啦好啦,我真的很肤浅)

 

这段期间,我曾和家人一起逛西门町,结果绕了2个小时,却找不到我可以吃的东西,被世界抛弃的感觉真的很糟;不过,也有朋友特地请相熟的厨师为我料理使用无碘盐的食物,让我可以分三天吃,感受到些许温暖。

 

大怒神算什么  刺激的放射性药物服用过程

 

一个月后,终于真的要进入放射性疗程了,这是一个很有趣的过程。我会被关在一个用厚重铅板隔绝的病房里,在录像监视下吃下也是用厚厚铅板存放的放射性药物,所有的排泄物都必须经过病房专属设备处理,以免排放出去污染正常世界。

 

我根据网络上病友所述,事前买了据说可以舒缓服用药物后喉咙疼痛不适的柠檬汁,因为要被关三天,还带了一堆书和放了英文影集的电影去看,姊妹们还拿了面膜、手膜、脚膜、眼罩给我(当我去度假的就对了)。

 

我老公陪著我进病房,理由是「没看过放射隔离病房,好好奇。」「到底怎么吞有幅射性的药物啊?」喂~~怎么听起来有点兴奋~~虽然我也是抱著同样的想法「哇!这比高空垂降还刺激啊!好酷!」(←医护人员应该觉得这对夫妇怪怪的。)觉得自己就是那些被不明病毒席卷、全城隔离的主题电影主角。

 

服药过程也很有趣(←明明很多病患这个过程都在痛哭),医护人员会全身防护装备用推车把放射性药物送进隔离区,接著退出隔离区,透过广播要我推开厚重铅门,在全程录像监控下,依照广播指示服药,因为服用放射性药物后,全身都会有辐射线,所以接触到的所有物品最好都不要带回家,因此毛巾、牙刷之类的都由医院提供。

本来脑海里还(期待)吃下放射碘药物时,身体会像电视剧一样出现剧烈反应或至少有个悲壮背景音乐响起,结果当然是好平淡的结束了,还失望了一下「啊?就这样?」(← 医护人员翻白眼:啊不然嘞?)

接下来三天,因为那里都不能去,就睡饱吃、吃饱睡,醒著就追剧,手机讯号被铅门隔离因此无法打手机,我也就任性的决心不看、不理报社工作群组和新闻通报,只是晚上睡前,无法如往常抱抱亲亲6岁的女儿和才7个月的儿子,总觉得有些惆怅。

 

一颗小药丸 与世隔绝一个月

 

三天后,出院了!身上的辐射量虽然已经过新陈代谢和辐射衰退期,在出院前通过检测,可以回归正常人类社会,但一个月内最好和幼儿和孕妇保持一公尺的距离。

 

有同事鼓吹我「ㄝㄝ,趁你身上有辐射,快去坐在你讨厌的人旁边工作。」我怎么可能是那么坏心的人呢?我绝对是基于认真学习、科学求解的态度去问医师这个问题,医生对我冷笑「想太多,这样是不会有用的,除非你吐口水在他杯子里。」真是太可惜,阿,不是,就说害人之心不可有嘛~~

 

不过,因为我家有两个幼儿,见了面无可避免会想抱抱亲亲,所以我请朋友帮忙,找了长和宫香客大楼住宿一个月,这段longstay,工作、生活正常,就是无法和孩子在一起。对我来说,这就是与世隔绝了。我还特地买了好多金沙巧克力,告诉女儿「想妈咪时就吃一颗,妈咪都一直陪著你喔。」

 

神明保佑妈咪快回家

 

出院当天,外头下著大雨,我自己拎著行李坐火车回到新竹市,再走路到长和宫,帮我联系香客大楼的朋友放下手头会议来看我,我满身憔悴和狼狈,看到他只觉得漆黑的世界现出一丝光芒,只有感谢和感谢。

 

晚上,老公带著我事情准备好的行李厢,带著女儿帮我买的无碘盐烹煮的食物来看我,女儿想冲来上来抱我,我只能不断后退「不要过来!要保持一公尺!」父女俩离开后,老公传来相片,里头是女儿诚心祭拜妈祖,祈求妈妈早日康复模样。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我就在你面前,知道你也爱著我,我们却无法拥抱。

 

跨年与我无关

 

出院3天后就是跨年。我永远记得,跨年当晚,香客大楼外满是绚烂烟火和热闹人潮声,但我却感觉不到任何盼望,只是把窗帘紧紧拉上,早早睡去。

 

元旦当天,我知道帮我找香客大楼住宿的朋友会参加元旦庆典,我刻意起了大早,化好妆、穿上红色外套,步行到新竹市政府前参加元旦典礼,只想向他当面向他道谢。笑著说完「新年里,我想把第一句谢谢留给你,谢谢你,真的。」看似云淡风轻,但转身后,却已哽咽。

 

欢乐的城市马 被我跑成悲伤马

 

出院后一个礼拜,就是2019年新竹市城市马拉松的活动,当天好冷、下著雨,我挣扎著要不要不起身,但我告诉自己「跑步,才能证明自己活著啊!」到了活动现场,因为癌后第一跑的心得文刚被分享在「运动笔记」网站和粉丝页上,我还很紧张「会不会有人认出我啊,这样没跑完很丢脸耶~~」(完全又是想太多)

开跑前,主持鸣枪的新竹市副市长小虹致词提到「今年的城市马,我们有很多媒体朋友也来参赛,象是联合报的张念慈,她刚…她也有来….」知道我刚出院的小虹欲言又止,但这份鼓励,我真的收到了,怎能不勇敢跑下去?

 

新竹市城市马拉松以欢乐著名,沿途满满啦啦队,更被跑友誉为十大一定要参加的马拉松,但我第一次跑城市马,沿途的欢乐、跑友群一起互相鼓励往前跑的情景却让我备觉伤感,尤其看到国小学生组的啦啦队,就想到我家念国小的孩子,越跑越伤心,但如果边跑边哭,也真的太难看,只好哭笑不得(没用错成语啦,就是想哭也不行,想笑也不对),再加上满身湿黏跑完全程。

 

悲伤马太悲伤 一定是厕所惹的祸

 

新竹市城市马是我第二次挑战半马,原本只求「跑完就好」,但看到成绩3小时20分比1年半前参加21公里时间(2小时50分)落后近半小时,仍觉得很沮丧,尤其因为治疗停止服用甲状腺素而增肥,看看自己跑步时的痴肥照片「这位大婶,你哪里位?」,更是万分悲伤了。

不过,我自己安慰自己,第一次跑步遇到下雨,还因为跑友太多,沿途要上厕所等太久,在7-11排队上厕所时,还和排在我前面的一个地检署检察官聊起天来,我们过去就因新闻采访认识,但多年没联系,我们因为看了彼此的跑友名牌才认出对方,她告诉我,在「运动笔记」粉专上看到我的文章,其实她10年前也割除甲状腺接受治疗,鼓励我只要好好过日子,一定没问题的….

 

讲这一段,其实只是想解释,我绝对应该是因为上厕所排队、聊天花太久时间,所以成绩才那么烂。绝对不是因为自己之前明知道要参加跑步,却担心停止服药没体力所以找借口不运动锻炼。

 

永远都有下一场 别放弃嘛

 

「3月有ZEPRO路跑,一起报名啊!」我跑步路上不断鞭策我的背后灵好朋友,又丢了讯息给我。

 

「好啊,来,给你我的身分证资料…..」我二话不说直接答应。

 

「你真的要报喔?那我也来报一下好了。」朋友很讶异。

 

「喂!所以你原本只是想骗我报名,你自己没有要报名的意思就对了。」我直翻白眼。

 

「不是啊,想说每次你都会找借口说不要,所以只是想试试看你这次会说什么理由说不要….」朋友越说越小声。

 

Anyway,悲伤不了多久,反正就要报名另外一场马拉松了。从哪里里跌倒,就从哪里里爬起来嘛。哭哭啼啼在美女身上比较管用,也不太适合我现在这位胖子。

 

我跑步,证明我活著。我跑步,告诉自己人生永远有下一场,不要轻言放弃。

有谁推荐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