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一张老照片 改变一家人
2019/08/06 21:45
浏览3,435
回响0
推荐40
引用0

每年父亲节,总会有不少朋友在社群媒体贴出父亲照片,「如果爸爸还在的话…」回忆过往,让人无限感伤。

如果爸爸还在,你/你会希望和爸爸说些什么?

今年5月起,因为征选获加入报系人才培育计画,我展开为期18个月的跨部门、跨公司和领域学习,也让我有机会开拓与过往截然不同的职涯生活。

一次开会,讨论报系新闻资料照片数码化进展,同事不经意提及「老照片力量真的很大呢,上回我们在报时光粉丝团贴出一群女明星旧照,好多资深艺人跑来留言,直说好怀念呢!」「最近还有工读生在帮老照片写图说,结果竟然看到已经过世的爸爸照片,哭惨了。」

上班整理老照片竟然可以找到父亲照片,这也太神奇了吧!在老板孙总同意下,我请同事帮我联系工读生采访,结果,换我差点哭惨。

一张老照片,让人看见全盲夫妻如何养大六个孩子的感人故事

眼前走来的女孩,文文静静的,看来温柔乖巧,她是林端慧,也是这次新闻的主角。 我问端慧「怎么会发现父亲的照片?」她说,前不久整理一批照片,在里头看见父亲的朋友,原本开玩笑想「说不定也会有我爸照片」结果真的发现父亲身影,还是正面清楚照片,狂喜、想念、悲痛、委屈、不舍的感觉突然复杂交错在一起,忍不住就哭了。

想念我可以理解,但委屈、狂喜又是怎么回事?

原来,端慧的父亲5年前过世,当时刚好只有她在病禢前,已经因为腹膜炎加上心脏衰竭而饱受苦痛的父亲,要求女儿「如果病危,不要急救了」,端慧含泪答应,但部分不舍父亲骤逝的家人为此极度不谅解,她这5年来更不断自我怀疑「我这样做到底对不对?」父亲却再也无法告诉她答案了。

原本考上研究所的端慧,也因父亲骤逝,不忍母亲养家压力大,选择放弃再进修的机会,开始工作,2年前她到联合线上公司任职,负责整理1960到2000年的新闻资料照片,协助比对事件和写图说,前后处理过三千多张照片,今年打算离职,没想到离职前夕竟比对到父亲照片。

「可是,你找到的是19年前的照片耶,你怎么知道那个人就是你父亲?」我好奇不已。 「因为…」端慧拿出照片,指著里头闭眼沉醉吹奏喇叭的男子,说了另外一个让人心疼却又感佩的坚强父母故事。

看不见的父亲 牵儿女的手教认字

这位乐手就是端慧的父亲林信泉,他和妻子都是天生的视障者,妻子未受过教育,12岁就从中部北上到台北来从事按摩业维生,父亲则在家人支持下完高中学业,虽然最后仍因当时社会氛围影响,从事按摩业,但「学习」这件事对父亲来说,一直是最重要的事,更是对6个儿女最严苛的要求。

「现在想想,都还不知道,看不见的父亲,到底是怎么教我们6个兄弟姊妹认字、背诗、写作文的?」林端慧回想,有记忆开始,父亲就会手把手的教6个孩子学运笔写字、背颂古文诗词、写文章、看字典;也因为父亲的启蒙,林端慧和姐姐大学都就读语文相关科系。

林端慧说,很多人都好奇,父母双盲怎么照顾6个小孩?但她从不觉得父母跟其它人不一样,父母能做饭、打扫,更可以向家人报路导航,「只是每次想要找他们拍照,他们总说看不到,拍照也没用。」所以成长过程中,家里几乎没有父母的照片。

相簿里被遗忘的身影 始终在记忆中

这一天,她在公司整理到一份身心障碍乐团演出照片,想起父亲生前也喜欢在家演奏乐器,原本开玩笑地想着「说不定有我爸耶」,结果竟然真的发现父亲身影「虽然已经是19年前的照片,我家也没有其它照片可以比对,但是我还是一眼认出,这个人就是我爸爸!」当成哭成泪人儿,泣不成声。

林端慧哽咽的说,小时候只觉得父亲为排遣无聊所以演奏喇叭,兄弟姊妹还会调皮在喇叭里塞东西,偷躲在暗处看父亲被恶作剧的反应,但一家人从来不知道原来父亲曾经组团并且公开演出,「我真的觉得,身为爸爸的女儿,我好骄傲!」

她边哭,边为这张照片写下图说「为响应联合国『国际身心障碍者日』,在市府广场前特别举办『关怀身心障碍者嘉年华』,包括『飞跃2000』、『牵手相连』等身心障碍者才艺表演,还有身心障碍者技能博览会。」这张照片,更是追思亡父最好的凭借。

「2年来整理3千多张照片,竟然就在离职前看到父亲现身,真的,有鼓励到我。」「一直害怕自己做错了,爸爸彷佛在鼓励我,要我勇敢往前走!」 端慧对于父亲的过世,终于能放下,这张照片,更在父亲节成为全家人破冰源头,种种美好回忆不断涌现,「更重要的是,我现在常常会拉著妈妈拍照,因为不想再留下遗憾了!」

老照片里藏的爱 让新照片继续延续

我强忍眼泪,真心觉得这个故事好美。里头有父母不放弃的爱,有儿女成全父母的爱,更有一家人愿意放下过往重新开始的爱。

没想到一张老照片,竟能够改变一家人,让人看见全盲夫妻如何养大六个孩子的感人故事,更让我自己对报系历史新闻照片入库整理的工作更有使命感,「我们处理的,不只是一张照片,更是一段段回忆,还有再也回不去的珍贵时光」。

老照片述说的故事,很美。但与其追忆过往,我们对于在身旁的人,是否可以更珍惜?

写完这篇新闻,我只想快点回家,好好和父母拍张照,和儿女拍张照,和爱我们以及我们爱的人拍张照,趁,一切还来得及。

有谁推荐more
你可能会有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