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那些年我以为对我不好的长官 PART 2
2018/02/21 18:19
浏览5,567
回响0
推荐30
引用0

今年过年,心里一直惦记著一个人。Mimi Wang,是我进报社后,第一个女性长官。

十年前,在长久以往男性出头天的传统媒体产业,Mimi Wang没跑过警政、司法,过去都深耕府会、医药路线,她外表娇柔典雅,讲话总是轻声细语,老实说,没当过县市召集人的她,破天荒被报社直接拔擢担任特派员,许多人都不看好她可以带起一个团队,尤其她当长官的第一站,就是当年被认为民风剽悍、媒体竞争激烈的新竹县市。

我对她的印象,就是她曾经以「电影『罗伦佐的油』台湾真实版─高雄张家三兄弟赴美求医录」系列报导,独自摘下新闻界最高荣誉吴舜文新闻奖;后来我们曾经因为专题联机有所接触,当时她强调细节不断追问的精神让我印象深刻;接著,我们有幸一起拿到报系的杰出表现奖,我见到她的第一眼,只觉得「怎么可以有女记者美成如此?」

她来新竹报到第一天,有立委高官陪同就任;她进报社第一件事,就是开始打扫看来髒乱的环境,挂上铺满玫瑰花图案的窗帘、桌布,办公室内有著玫瑰精油薰香,连杯子也都是玫瑰花图案的高级品。好吧,我承认,在乡下跑新闻和警政出身的我,当时的确觉得「这个娇娇女,撑得下去吗?」

然而,Mimi Wang娇弱的外表,和内心的坚强截然不同。

很久以后我们才知道,Mimi Wang当年屡新就任时,家中才遇丧事,但她绝口不提,总是让自己看来神采奕奕;她也知道,大多同业和同事对她都抱著存疑态度,也因此她每天都在办公室待到近乎半夜,努力拜访经营地方关系,更试图了解、亲近每个同事,还做了家庭拜访。

我还记得,好几个下午,她会约我回办公室恳谈,但我总是觉长官哪里有那么好心?更觉得她偏颇不公,她美好家世、一帆风顺的世界和我大不同。

年轻气盛的我,常听不进她的话,为此,她还请当时跟我关系较好的同事郑毅劝我「要改改脾气」,但脾气比我更火爆的郑毅却是更大的麻烦阿,她常被郑毅气到哭,但她就是没有放弃过。

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找同仁沟通,即便常常热脸贴冷屁股,但她就是不放弃。 她说了很多话,我都右耳进左耳出,但我没忘记过她常告诉我「妹妹,你还年轻,前途无量,一定要把自己当品牌经营」、「记者的品牌很重要,要把你的品牌成为名牌!」没想到,这些话这些年一直影响著我,过了好多年后,这些话在我也当了长官后,成为我告诉新进同事的真心提点。

她爱完美、爱干净、讲话总是轻柔,从不逛夜市或小吃摊,但却为了跟每天都要喝酒、抽菸、三字经当口头禅、草莽味十足的郑毅「搏感情」,好几次忍著不适,到路旁油腻腻的小摊位上跟著一块吃消夜。

她怕冷、怕风,但为了做好新竹特派员的角色,她硬是忍受著体弱、搬来两台除湿机和电暖炉放办公室,就希望向所有人证明,她是真心的要在新竹有番新气象和新作为。

在她担任新竹特派员任内,她也展现她的能力,以「乌龙运动测速器和固定杆感应式线圈测速器真相大追击」专题,带著新竹团队拿下她人生中第二座吴舜文新闻奖。

当年,新竹团队记者彭渊灿发现新竹县有测速器出现测速异状,但该则新闻只在地方版小小呈现,Mimi Wang锲而不舍,一路从台湾追到美国,查到出问题的测速器根本只能用于运动测速,无法作为执法使用,也成为此案翻转关键。

这篇报导,让当年的新竹县警局承认缺失,停用相关设备。 但她心头最大的痛,却是一开始揭发弊端的彭渊灿,当年却因报社转型关系,提早退休,无法保住她心爱的同仁,让她伤神许久。

她爱才、爱护同仁、坚强的意志力,由此可见。 在新竹两年后,她再次因为优秀表现,被拔擢到台中市担任特派员,不到一个月,她又被升迁担任报社地方中心主任,这是报社史上头一遭,但就像她担任新竹特派员一样,她靠著自己的努力,为自己创造了传奇,她是第一个新竹的女特派员,也是报社史上第一个地方中心女主任。

即便我们不再有直接从属关系,但Mimi Wang 还是常打电话给我,虽然最常问的是「听说 XXX要挖你过去,你不可以去喔!」

我在她担任特派员时,报考清华大学EMBA获录取,半年后当主任的她问我「有干部升迁机会,不过在很远的地方,我希望你可以去。」当时「好、不、容、易」才交(骗)到(敢跟女记者在一起的)男朋友的我,当然回绝「姐姐,如果我去,一定会分手的阿!(这辈子骗不到其它人怎么办?)我也会毕不了业啦(学费很贵,我没钱缴第二次啦~~)」

后来,我生了小孩,育婴假期间,她给了我主持报系愿景座谈会的机会,还记得当时我抱著挤奶器北上,但她没忘记我、不断让我有机会被看到的心意,我真的感念在心。

又过了几个月,我恢复上班了,她要我每周找一天进北部总社学习看稿,摸不著头绪的我,仍然带著挤奶器进报社,半夜才返回新竹。过没多久,报社颁布新人令,Mimi Wang转换职位担任报系愿景工作室执行秘书、总编辑特助。不久,她打电话给我「妹妹,我推荐你去南投担任召集人,请你这次不要再拒绝了。」

原来,一切都是她的安排。这次,我真的没有拒绝了。在南投的日子,是我职涯中最愉快的一段日子。

又是一年半后,我回到新竹担任特派员,继她之后成为新竹第二个女特派员,我坐在她曾经坐过的椅子上,看着办公室橱柜里还有她的玫瑰花杯子,每每遇到工作的困难和同仁的挑战,我都会想起她。

当年的她,只身从南部来到新竹,要忍受多少的孤单和外界的挑剔质疑?当她的真心无法被谅解时,又是吞下多少眼泪才能继续著微笑?娇弱的她,即便有著再强大的灵魂,又得花多少力气才能不断鼓励自己,在荆棘的路上赤著脚走下去?

我希望自己可以有她一半的坚强,有她一半的努力,有她一半的永不放弃;我告诉自己,即便过程再怎么辛苦,都要让每个同仁有机会展现能力、被看到,要让所有人都成为最棒的品牌….就像她当年鼓励我一般。 即便我如此驽钝,过了好几年后,才知道她才是真正爱我的人。如果,未来也有任何一个同事,可以在多年后,知道我所做的一切,是真心为他们好,那我就该如此坚持下去。

然后,Mimi Wang突然无预警的退休了。她搬回南部照顾父母,一夕之间办公室清空,连同桌的同事都来不及为她欢送,她换了手机号码,也断绝了跟所有同事的联系。当年的绚烂排场,跟她如今的裸退,我想,这才是真正的她。她终于可以做自己,不用再在乎别人怎么看待她。

虽然每次约她见面都被拒绝,但还好Mimi Wang还愿意跟我Line联系。现在,变成每一年,我都会传讯息告诉她,「姐姐,新年快乐」,不忘告诉她我对她的感谢。

新年快乐啊!亲爱的Mimi Wang,改天,我们喝个下午茶吧?对了,一直忘记告诉你,你是一个很棒的特派员,你的努力,我全部都看到了。

有谁推荐more
你可能会有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