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上帝遗失的钥匙(三)
2019/11/12 12:55
浏览2,009
回响0
推荐12
引用0

请先阅读 之1  之2

三、

「我的钥匙呢?」林教授转身要离开餐厅,一手却摸著口袋惊慌地说,另一只手只好扶著椅背坐回原位。「如果有人脸辨识,就不必带钥匙出门了,」林教授来自社会学院,遇见社会问题,却总想往科技的百宝箱里翻寻,希望找到魔法扫帚把问题扫走。

科技扫帚扫走污垢,却常残留新的尘垢,像人脸辨识取代钥匙、希冀带给人自由,却也唤醒国家机器,让专制政府用监视器监控人民,曾经的自由已如鸟儿飞走;像网络让人天涯若比邻,可和远方陌生人视讯,却也让比邻家人的心理距离,越来越像天涯般遥远。

「科技不是人类的解答,」我对林教授说。「你要爱邻人,像爱你自己一样,」我将圣经翻至新约,一字字地朗诵,希望罗盘般的文字,指引装著科技引擎的大船,航向靠岸的码头。

林教授倔强地在船舱内,将船转向迷雾笼罩的飘渺大海。「不要谈没科学根据的事了,」他伸手将圣经推一旁,「既然没法回研究室,我们再来辩驳『真理』吧!」

「真理不靠辩驳靠体验…」我吐露内心想法,他脸露不屑,让我已抵达唇间的话,瞬间收回深不见底的沟壑中,「好啊!我可以回答您问题。」

「就算上帝创造世界,」他眼神注视桌角的圣经,「请问谁创造上帝?」他缩起高傲的下巴,双眼飘向天花板上。墙上的挂钟,滴答地摇摆,也将我摆回童稚时期,曾在夜晚注视无垠的天空。

「宇宙到底多大呢?若是一兆兆…公里,那么一兆兆…+1公里是什么地方?」我问一起赏月的哥哥,他摊开手微笑,露出同样困惑的眉稍。

林教授将桌沿的圣经移到中央,读了我朗诵过的旧约经文:「起初,神创造天地…」也发出困惑或不屑声:「起初的前一秒是什么?这不符合科学!」

科学两字,来自社会学彼岸,在我脸上化为一抹浅笑。走过好奇的童稚与莽撞青少年时期,我走入西子湾畔的中山大学电机系求学,也有缘在课堂踏入近代物理的门槛内。

宇宙确实起于137亿前的一次大爆炸(Bing Bang),从一个小小的点开始扩张,如今扩大到半径约460亿光年的时空,并持续膨胀中。

「137亿的前一秒是什么?」课后我陪物理教授走过西子湾隧道时,好奇地问。

「大爆炸前没时间也没空间。时间正向流动有因才有果,倒流时有果才有因,没有时间就没有因果,因此别问大爆炸前的模样,因为一问就用到因果,而宇宙开始前无因果律。」物理老师解释。

「也无法问460亿光年外是什么?」我追问、老师点头。多年来桎梏在幽深牢笼的疑惑,似乎探出头而获得些微自由。

但近代物理太深,我也没完全懂,或者说人类仍在探索中,但至少现代物理是立基在创造论的磐石上。牛顿等科学家其实都是虔诚信徒,而爱因斯坦穷思求理到最后,仍走上受洗之路。

「您讲的太复杂,我听不懂,」林教授有时领略,多数时却如鸭子听雷,也许口语比文字更难穿透人心、也许穿不过他紧锁的心窗。

看着他倔强的脸孔,西湾的海又回到脑海。在海风拂过的校园,初遇家人因癌症离去,彷徨游走的我,遇见来外文系教书的美籍夫妇,带我坐到石椅上,一起望着眼前的繁花绿叶,倾听我的苦闷,也分享了儿子车祸过世的往事。

眼泪流过我眼眸,我们一起祷告为彼此祝福,也许人世间有苦难有悲哀,酸涩果实啃到最后,仍有喜乐与平安。人的肢体也许来自科学,内心却深不可测,岂是理性的科学或哲学所能绑住。

「我仍不相信,」林教授理性与感性故事都听了,仍以双手在胸口比了大叉,再伸入到背包内搜索,寻找他遗失的钥匙。

继续阅读 ()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创作 散文
自订分类:长篇连载
上一则: 上帝遗失的钥匙(四)
下一则: 上帝遗失的钥匙(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