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腥风怪雨吹幽荒--后渡海诗
2012/08/30 20:58
浏览1,632
回响3
推荐115
引用0

 

                          

府城天险

鹿耳门天后宫 http://blog.roodo.com/kaya/archives/5698557.html kaya 摄影

鹿耳门航行图   笔者绘图


 

后渡海诗 清。钱琦作

 

岛屿湾湾三十六,孤篷夜向湾头宿。

残缸未灭鼓冬冬,又趁寒潮出海角。

海角有路惟青天,海角有水如苍烟,

帆幅斜欹高浪腹,船梢倒立远峰颠。

中有老鱼跳波出,大者十丈小七尺。

腥风怪雨吹幽荒,甲骨牙须森剑戟。

须臾鲸鳄争潜逃,珊瑚倒影翻银涛。

远岸入云青幂幂,荡缨插足绿萧萧。

三三两两渔舟聚,习水如飞导前路。

汉使秋乘斗畔槎,渔人春入桃源渡。

万家烟火画图中,沙礁铁线锁重重。

鱼龍窟抱鲲身曲,虎豹关开鹿耳雄。

此时正值春光好,綠荫夹岸风袅袅。

载得恩波较海宽,回头一望沧溟小。

 

 


 


 

作者简介:

钱琦(1704-?),浙江钱塘人,字相人,号璵沙。清乾隆16年(1751)任巡台御史,兼理台湾学政,巡治台湾营务。是年11月,巡查南路各营地,沿途一一抚恤番民,宣讲圣训,并饬令官吏,捉拿台、厦海盗,以维护台闽水域之安全。隔年9月返回清廷,乾隆32年(1776)改任福建布政使。钱琦生平好吟咏,并与张湄、范咸同样以巡台御史身份享誉当时诗坛,且与袁枚相交超逾五十年。生平著有《澄碧斋诗钞》十二卷,《别集》一卷

—以上录自《台湾古典诗主题诗选资料库》

又补充:

钱琦为末代驻台之巡台御史。任内对军事内政多所革新。巡台时,彰化生番杀内凹庄兵民29人,钱琦据实奏闻。按台湾旧例,生番杀人,地方官所受处分重于熟番杀人。总督有意徇私包庇武员,所奏与钱琦异。人劝其改口,回曰:「生番杀人,熟番抵命,是以人命为儿戏也。」坚持己见,清廷严旨责其覆奏。值断狱者要求取回生番所猎人头定案,彰化知县命人剖棺取新死人头以充数,满城哀号,有人欲向朝廷申冤,总督闻之愧死。继任者崔应阶据实上闻,番案始定。足见钱琦为人之正直不阿。

袁枚序其《澄碧斋诗抄》诗曰:「立朝有风节,仕外多惠政,虽官尊,雅好为师,其神清,其韵幽,曲致而不晦于深,直言而不坠于浅。」精要数语,钩玄凸显其人格特质及学养底蕴。

连雅堂以巡台御史之能诗者,若范九池与张鹭洲,蜚声艺苑,传播东宁;钱璵沙御史足与拮抗,惜无全集可资雒诵。特推崇其〈七鲲身〉、〈澎湖〉、〈赤嵌楼〉、〈海会寺〉、〈澎湖文石歌〉等其叙事长诗〈泛海〉、〈后渡海诗〉、〈台阳八景诗〉等,实极具特色。钱琦卒年八十余



********************************************************************************

澎湖有三十六个岛屿。搭乘的船只夜间停泊在澎湖休憩。 残灯尚未灭的时刻,聼得鼓声冬冬响,趁著寒潮来时出海去了。

海角应有路可循,却只见蓝蓝的天。海水好似一片暗青色的烟。有时海上波涛起伏,船只随之倾斜,没于浪中。稍稍平静时,站在船尾望去,远远的山峰映水倒立著。

老鱼由波浪中跳出,大的有十丈长,小的约莫七尺。风雨来临,夹杂著腥气,吹遍暗幽幽的辽阔空旷。鹿耳门水域附近的礁石,彷佛剑戟一般尖锐多刺。一时之间,忽然见到海面上鲸鳄争相潜逃,珊瑚倒影在银色浪花里翻动。

遥远的海岸与云天相接,色调深浓郁青。为避免船只误触礁石或搁浅沙洲,在重点位置有标示深浅的黑白旗帜,名为『荡缨』(又称『招子』),插立于水中。

三三兩兩渔舟聚集,命人驾小船的「招船」在前导引。使人想起汉使骞凤武帝之命秋天坐小舟寻访河源,以及渔人于春日乘船入桃源之行。已是万家烟火,如置身画图中。

坚硬色黑的铁沙暗礁,重重深锁。水道迂回,曲折多险,鹿耳港开,热络非凡。正是春光明媚好时节,綠荫夹岸,风吹枝叶飘摇。满载恩泽福佑比海宽,回头一望,沧海都变得渺小了。

** 《台湾古典诗主题诗选资料库》提供【后渡海歌】诗文作沙礁铁线锁虫虫」,而吴青霞注释竟称「虫虫:音ㄊㄨㄥˊ ㄊㄨㄥˊ,因水气蒸腾而感灼热。」使人如坠五里雾中,不知如何顺畅解说。

智能型全台诗知识库 所载为沙礁铁线锁重重」。

愚以为「重重」较「虫虫」合理。因此取(杨永智编校)之版本,采用沙礁铁线锁重重」代替。

**《台湾古典诗主题诗选资料库》作綠荫夹岸风袅袅」。「袅袅」,ㄋ—ㄠˇ ㄋ—ㄠˇ,因风摇曳飘动之貌

智能型全台诗知识库 则是绿阴夹岸风搦搦(杨永智编校)。搦搦,ㄋㄨㄛˋ ㄋㄨㄛˋ ,心神不宁貌。

此处,愚意以「袅袅搦搦」恰当。因此采用《台湾古典诗主题诗选资料库》原来提供者,作綠荫夹岸风袅袅」。

本诗为七言古诗,收入《全台诗》第贰册。亦见彭国栋《广台湾诗乘》、吴幅员《台湾诗钞》、陈汉光《台湾诗录》。

清代渡海来台官方路线由厦门至澎湖(中继站)再转鹿耳门。海上风云变化莫测,令人生畏。钱琦并不退却,任巡台御史,写诗以纪实,有数十首诗作以此为题材,气象雄伟,刻画生动。

此诗之前作品〈泛海〉一诗长达九十句,以七言为主,穿插五言短句,表达迅急流畅,藉大量长句醖酿浩荡激昂的震撼动人气势,描述前段从厦门到澎湖、无惧海上惊怖,视意外航程为惊喜,乐观面对一切横逆。

钱璵沙文辞汪洋恣肆,幽默自信,时有翻奇异想,节奏犹如铁板快书,就所见所闻,编故事出神入化。

〈泛海〉诗云往时读海赋,犹疑近荒唐。朅来鹭门一怅望,大叫奇绝狂夫狂。柁楼打鼓长鱼立,船头挂席西风凉。是时郁仪忽走匿,但见天光水色一气摩硠硠。... 忽然桃浪暖,红影落星光。须臾墨云卷,四顾失青苍。...天鸡一声晓色白,百怪照影争逃亡。不见澎湖见飞鸟,鸟飞多处山云长。三十六岛郁相望,渔庄蟹舍纷低昂。收帆暂寄泊,呼童满引觞。」转折之间,佳句泉涌。寄惊险以悠然从容,可谓豁达,亦透露难掩的才具丰足、本性狂放。

本诗延续〈泛海〉冒险犯难、敏锐洞察的态度,摹绘后段澎湖至鹿耳门之行。

同样善于精勾细绘,画面鲜活,置身沧海危境,惊险连连,末归于安然宴然,春光正好,无限希望,感恩之心油然而生,回首来时路,或如梦境,隔著一段距离观看,大海在眼中竟不再那样广大了。写心情的转变,温馨而实在。

「腥风怪雨」、「鲸鳄潜逃」,表天候叵测,危急艰险。证诸其它诗人所写,如王璋〈鹿耳春潮〉云:「百谷东南汇,春潮涨九环。急来天外水,突起眼前山。」范咸〈台江杂咏〉云:「密云狂吼几时开?鼍鼓逢逢潮汐回。沙线两条翻白浪,台风六月作黄梅」,俱见行船者苦于惊涛骇浪,若逢台风季节尤其恐怖。

相异者唯有「渔人春入桃源渡」、「万家烟火画图中」之句,则是安平之时的海外乐园、好景佳境,呈现另一面貌。

「鹿耳门」首见荷兰人所绘大员图上,原指一条水道,「出入仅容三舟」,为台湾咽喉、台江主要航线,号称天险,为兵家必争之地。位于台湾县治西北,内台江,外大海,浮沙突起,形如鹿耳,沙、沙线、铁板沙、铁板沙连、铁板沙线、铁线沙均为同义词),「铁板沙」锁镇全台水口,内港多暗礁,石埋水底,锋利无比铁板沙性坚如铁、其色如墨(依据诸文献及诗作,铁即「礁石」、沙如『铁板』;「礁石」长约三、四里。舟未出洋,触之即碎沙险、风险,无处不在,险上加险;郑成功驱荷、施琅平台、朱一贵事变、蔡牵之乱,乘风势海潮之利,令敌人进退不得。此港易守难攻,但若涨潮时,敌舰一入,夺安平而抗府治,断海路,绝依附,便可掌控全台。

由「春潮」、「连帆」至「鹿耳沈沙」,其来有自。流沙冲积,港岸推移,港道日益窄浅。清道光三年,洪流挟山崩泥沙,壅塞港道,鹿耳门遂为废口。道光二十年,中英鸦片战争,军舰无法驶入。其后百姓搭盖草寮,已成鱼市。往昔船舶出入、万商云集,荣景不再,今日没落,仅容小舟,唯见盐田与住宅。沪尾(今淡水)则跃居北路大港,取而代之。

鹿耳门兴废有时,由泊舟千艘的烟波浩淼,至唯见小溪一条,变迁至大。如今仅能藉天后宫遥想当年极盛时期的风华! 

              

 

http://tw.myblog.yahoo.com/ss-37119/article?mid=3274(参考龚显宗鹿耳门诗选)


有谁推荐more
回响(3) :
3楼. 沉潜
2012/09/04 21:38
腥风怪雨吹幽荒--后渡海诗

voted. 

感谢又多认识一名近代史上治台有关的贤官。

还有这篇黑水沟的诗作。

谜谜译其诗,也很得散文的雅趣。

特别欣赏忠义耿直有才的贤将好官,因此选他们作爲介绍的对象。趁此机会能让这些堪为典范的人物及佳作得到更多人的重视及赞赏,是极有意义的事。

至于语译古典诗并非个人赏读的重点,因为对我而言,由原诗探索领会即可。爱诗网征文既然规定以博客为媒介,公之于众,就有分享心得的作用。为便于读者了解,才作白话译文。读者不必拘泥我的解读,参考而已。

诗词本是精简含蓄,介绍时必须厘清细节背景,清楚传达。语译不能太死板,希望达到即使单独閲读,也如优美的散文一般。

去年有位评审给我的评语是作者尝试用白话来翻译诗,花费很多精神,但未必讨好,因诗的多义性可能在翻译中被稀释了。我的心凉了半截。谢谢沈潜这句谜谜译其诗,也很得散文的雅趣。使我的心又暖起来!

又,感谢投票继续支持!

谜谜—秋望2012/09/05 12:22回覆
2楼. 莫莉﹝忘川﹞
2012/08/31 08:36
渡海诗作
藉由这首诗,延伸到了近代史,渡海来台实属不易,何况这样大一个官员。还有心作诗写景,也有很好的文笔,谜谜的解说,也把我们拉到那个时空背景~
书写四季风云 轻梦掠过流浪的轨迹 相聚与别离都是恒长的定律

近日閲读83首有关鹿耳门、鲲身的诗,发现不少好诗。

清代来台宦游诗人多半根底深厚,不乏佳篇!

谜谜—秋望2012/08/31 21:58回覆
1楼. 浮生
2012/08/30 22:41
赏文兼投票
台南鹿耳门曾有我年轻时代军旅演习的足迹,当年在金门服预官役,后来换防台南,临退伍前的师对抗演习,曾在附近餐风露宿经月,对于这里感怀颇多。

感谢最后两天珍贵的投票!

过去的足迹已远,心上的记忆犹新。

旧地也许有些改变,旧事却沉淀出特殊的韵致,也总是前行的激励。

藉笔端分享种种,是爱写人的快乐。

谜谜—秋望2012/08/31 15:37回覆

***刚看爱诗网 9月1日最新消息:网络人气奖票选活动将持续到10/31!

不是最后的两天。谢谢支持!

谜谜—秋望2012/09/01 07:17回覆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