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涛似连山吹雪立--舟过黑濑潮流
2012/08/24 13:45
浏览1,634
回响3
推荐129
引用0

 兰屿飞鱼季节来临

http://blog.xuite.net/borhoung/life/60551100 柏宏摄影

 


黑潮

黑潮 & 飞鱼 奇摩图片资料

 

 
黑潮流向图   -笔者绘图

 

 

 

舟过黑濑潮流   魏清德作

 

我闻黑濑潮,我过黑濑潮。

涛似连山吹雪立,行人愁道黑濑潮。

舟似落叶掀天舞,行人愁过黑濑潮。

凭夷不语蛟龙怒,谁拚箕伯助天骄。

潮头百尺舟百尺,时见远浪连青霄。

榜人顾谓此绝险,如倾三峡浪珠跳。

纵令阁龙塞萨尔,布帆航此总魂消。

诸公拥被请安卧,梦中过之心莫焦。

我闻此语翻大笑,倔强畴似予嶕嶢。

身似盐车困怒马,心如太空盘健鵰。

他日有时渡弱水,愿乘羊角抟扶摇。

黑濑潮,黑濑潮,吾告汝。

吾闻圣明在世,海不扬波,风不鸣条,

汝胡为乎水风相激而喧嚣。

燃犀不有前温峤,谁向龙宫照百妖。

 

 

 

 

 

 

作者简介:

魏清德(1886-1964),号润庵,笔名云、润庵生、佁儗子,台湾新竹人,本籍福建泉州同安,后移居台北万华。庠生,新竹公学校、台湾总督府国语学校师范部毕业,曾任中港及新竹公学校训导、《台湾日日新报》记者、编辑员及汉文部主任、福州《闽报》馆主笔,参加「咏霓诗社」、「瀛社」(第三任社长)、「竹社」、「星社」、「南雅吟社」、「台湾文化协会」,以及台湾劝业无尽会社监察役、台北市社会事业委员、台北市学务委员、台北市协议会员、台北州会议员;战后曾任台湾省合会储蓄公司总经理、成功中学教员、《台湾诗坛》及《诗文之友》顾问。著有《满鲜吟草》、《润庵吟草》、《尺寸园瓿稿》、《魏润庵诗草》(连横辑),以及《是谁之过欤》、《还珠记》等小说。享年七十八岁。--(以上录自 台湾古典诗主题诗选资料库)

 

我听说北太平洋西岸流经台湾海峡的暖流,叫做黑潮。
我度过在海中掀起如连绵山势、如吹雪壁立、涛天巨浪的黑潮。

行人忧心的谈起黑濑潮,船只似落叶一般翻飞满天乱舞。

行人要渡过黑濑潮,总是担惊受怕。水神沉默不语,蛟龙发怒。谁能与风神相拚而助长天大的骄气?

浪头百尺高,舟船也有百尺高,时常看见远处水浪连到青天。海员说这是空前的危险。好比将长江三峡倾倒,浪珠飞溅蹦跳著。即使有航海冒险家克里斯托弗‧哥伦布及有名的罗马英雄执政官凯撒,张帆航行到此,也会惊愕恐惧不已吧。

请各位先生拥著被子安心睡觉,在梦中度过,心里切莫焦虑。

我听到如此言语,转而大笑。有谁像我一身傲骨,不屈服于险恶的海象,如同峻峭高耸的山一样强硬直傲。身子好像受困盐车的怒马,心却有如矫健的鵰在空中盘旋。

以后有机会要横渡遥远难行之地,真希望乘坐龙卷风随意飞翔

黑潮呀,黑潮,我告诉你:我听说德慧术智超凡之在世,海水平静无波,风不吹动枝条发出沙沙声。你为什么水风交相激喧譁吵闹呢 ?若不是有晋人温峤燃烧犀牛角,可照见水下怪物,谁向龙宫一照而让百妖现形呢?

本诗为杂言古诗,见1911120日《台湾日日新报》。台湾各界闻人组「南清游览会」,赴厦门进行华南考察。魏清德为台湾日日新报随行记者,撰写〈南清游览记录〉连载,另有〈南清纪录附吟草〉记录个人见闻。

描绘日据时期由唐山横越黑潮来台之诗不少,此首特别著力于临场细节的观察与领会

首句「我闻」、「我过」,先由听闻,再证诸亲眼所见、亲身经历。形容之词则以比譬方式:「涛似连山吹雪立」,「舟似落叶掀天舞」,几个「」字,由已知或常见的实况作譬,容易联想了解。

「愁道」与「愁过」,皆为一般行人的感受。显示忧虑畏惧之深,既怯于提及,不得不渡之时,又心忧不已。风神、水神、蛟龙,若非不语而放任肆虐,便是发怒而逞其豪威,以致浪头连天、狂潮推舟达百尺高。

摹写海上黑潮绝险,如倾三峡浪珠跳」,可见巨流倾倒,声势浩大、气象磅礴,浪珠奔跃,」字尤其具象活泼、劲道十足航海家都束手疑惧之境,船夫却安慰众人放心,醒来即已安然度过

作者与众不同,傲骨如高山峭壁之坚定卓绝,身虽受困而心不被拘牵。最后还以俏皮调侃,似质问又似告诫的拟人口气,对黑潮说话:「圣明在世则风平浪静,为何你竟敢如此大胆妄为,水风相激而喧嚣?」末句言及,若非以往有温峤燃烧犀牛角之神力,如何能照尽龙宫百妖?

其实燃犀见妖甚而制妖,皆非实事,只是表示坚定斗志,假神功以托之。放言:「你尽管厉害,我还是不怕你,甚至要攻克你而照出水中众妖的真面目来!

全诗集合细观景变的锐眼与丰富想象的心眼,精绘海上实情,并衬托常人畏惧而自己独独例外,自信且无畏,亦为奇特。他人同类之诗,鲜有如此写法,此外,文字练达,无一赘词,堪称佳作。

黑潮是来自赤道的北太平洋西岸暖流宽约100公里,深约700公尺。秒速达一公尺。水质纯,浮游物少,温度与盐度比两旁海水高,阳光全透入而被海水吸收,颜色较深。下游地区,西向增强效应,流速增加。从菲律宾、台湾至日本,无不受其牵引。五月至八月水流较强,夏末秋季较弱,一二月又增强,初春转弱。危机四伏,却又生机无限。

黑潮终年流经台湾东部,影响气候与渔获。调节气候,平衡热度,邻近陆地普遍温暖、潮湿,良好渔场捕得飞鱼、黑鲔鱼、鬼头刀等。冬季,黑潮于南台近澎湖群岛与来自北方的东北季风冷水团结成锋面下层海水向上涌升,携海底营养盐至海面,吸引鱼群,渔获丰富。冬至前后十日,乌鱼聚集,昂贵的乌鱼子经济利极大

清康熙郁永河(稗海纪游)称台湾海道,惟黑水沟最险...海水正碧,沟水独黑如墨,势又稍窳,故谓之沟。广约百里,湍流迅驶, 时觉腥秽袭人。黑水沟诗有「风翻骇浪千山白」之句

《台湾县志》载黑水沟为澎厦分界处,...险冠诸海,其深无底,水黑如墨,湍激悍怒,势如稍窪,舟利乘风疾行乱流而渡,迟则波涛冲击,易致针路差失」。唐赞《台阳见闻录》:「黑水沟为渡台最险处。水益深黑,必藉风而过,否则进退维谷。」为求平安,船家供奉妈祖保佑,谓之「船仔妈」。以往台湾妈祖庙多建于港口,且必面向大海。

海洋是生命之母,人类千古不变的依恃。台湾俗语云「行船讨海三分命」。先民渡海来台开疆闢土,必经深不可测奇险海域的考验。台湾海峡有湍急、险恶的黑水沟。黑潮流速极快、流幅宽广,颇不平静,若逢强劲东北季风,凶险加倍。早年航海设备粗陋不良,舟行益艰。与天争机会,除智巧勇毅及新式装备,便赖不可知而无法掌控的运气。往往一个涛天猛浪、漩涡急流,一切瞬间化为乌有。难怪魏清德此诗说纵令阁龙塞萨尔,布帆航此总魂消」!

黑潮在周遭的律动,时时关系民生;生存的助力与阻力,常是同时俱来。人在其间讨生活,展现了困境里的活力与韧性。

由自然科学与人文历史角度黑潮,发现它波涛壮阔的生命力和无比潜能。它能摧毁人的斗志,斩断人的活路,也可滋养众生、作育天地万物。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生物生存法则即适应,如何应用历来经验与智能的总和,对抗现实的严苛挑战,再努力寻求和谐,一直是人类生活的实际课题

2003年,台湾公视海洋纪录片「黑潮三部曲」DVD,由海洋专家及历史学者长久努力筹画,费时一年拍摄亚洲相关地区黑潮状况,是极佳的翔实生动参考资料。

大自然固然有无尽宝藏,黑潮,鱼群与珊瑚,天风海雨、浪潮漩涡...,千年万年,海洋呈现丰盛生命的承载与广大的包容。但造化的恩典,在人类无止境的私慾笼罩下,逐渐遭受亵渎而被消耗、破坏、扰乱、剥削、残害,竭泽而渔的无忌滥捕与严重化学废料污染海水,祸及生态环境,海洋资源日益枯竭,人类终究要自食其果。既知黑潮洋流的重要,如何跟随自然的脚步,循著黑潮的脉动,做最适合的调整利用,正是我们回顾与前瞻不可忽视的环节。

渔业活动与黑潮回游的鱼群,密不可分。渔权争夺继之而来,需要斡旋。今日黑潮的势力不仅是表象的洋流,与人相关的资产利益问题,也在这股似可见又不明显的汪洋隐匿著的绵亘黑潮内,暗中翻涌,总寻觅一个恰当的出口。


 

请好友连结至以下我的爱诗网网站 思无涯(大家来读台湾古典诗)编号 611
http://ipoem.nmtl.gov.tw/files/904-1000-611-2012.php

我的(好诗大家写)编号 3472 枯木心声二帖--见阿里山夫妻枯木有感

http://ipoem.nmtl.gov.tw/files/902-1000-3472.php
两组 每日各投一票至 10/31 予我鼓励 ,竭诚感谢!





有谁推荐more
你可能会有兴趣的文章:
回响(3) :
3楼. 沉潜
2012/08/29 21:04
涛似连山吹雪立

投票罗。

没想到飞鱼姿态如此优雅美妙。。。

魏清德这诗很适合拿个梆子边敲边诵念。节奏很明快。

谢谢这番用心慧心。

谢谢投票支持!

慢动作的解析或停格,便能清晰看见飞鱼的身段曼妙。

大自然的杰作无处不在。

抑扬顿挫的五七言或杂言韵体诗,最适合打竹板诵唱,

痛快沉浸,劲味到家!

谜谜—禅诗两首行草2012/08/31 15:13回覆

***刚看爱诗网 9月1日最新消息:网络人气奖票选活动将持续到10/31!

不是最后的两天。谢谢支持!

谜谜—禅诗两首行草2012/09/01 07:18回覆
2楼. 纸声 Pagesound
2012/08/25 11:58
好文章

好文章

感谢介绍诗人魏清德,黑潮。前些日子的茶山行也再重读了一遍。让我发现,其实早该知道的事实,您一直是按着计划在写作。计划可能也是多组。一想到这里,不禁要对您致敬意与谢意。辛苦了。多写点。每篇都是高水平,而且非常成功。

倒是文章里引起我个人好奇的地方,要请教一下﹕
1) 黑濑潮的称呼,是台语的说法吗﹖  濑字是否有字义,还是仅仅是口语﹖
2) 清德,似乎是很受欢迎的取名。台南市长也是清德。台湾本地人士是有这样的传统吗﹖ 我记得我的朋友名字中,有很多,中间名字都是个“育”,“妤”字,这是否有个讲究在里头。

趁机问一下,呵。请教了。    -- Ps.

谢谢夸奖!

写作需要閲读、消化、省思、表达,每一步都不可少。尤其有特定主题的,更不能凭空想象。您的鼓励欣赏是极大的欣慰;显示一切功夫必不白费。

「黑濑潮」是日据时期日人的称法。濑,原意是水势湍急处。

「育」,有生发、成长之意。

,全名应是婕妤职官名为汉代女官,武帝时所,位视上卿,爵比列侯。自魏晋至明代多沿袭而设

」都是好字眼。取名多爱吉祥字,不限于台人的习惯吧

谜谜—禅诗两首行草2012/08/25 13:48回覆
1楼. 莫莉﹝忘川﹞
2012/08/25 10:10
黑潮
年轻时坐船去澎湖,有经过黑潮,的确够黑,不过那趟四个小时的旅程,看似风平浪静,我却吐得胡说八道的,可想象先民过黑水沟的艰辛。谜谜写文都研究得很透彻,真是令人佩服!
书写四季风云 轻梦掠过流浪的轨迹 相聚与别离都是恒长的定律

仔细探究,读与思并行,审慎下笔,费时,却也乐趣多。

您乐意閲读,便是写作者的动力!

谜谜—禅诗两首行草2012/08/25 14:06回覆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