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真诚的悸动-读郭誉孚(泥土)「自惕的主体的台湾史」-
2010/03/30 14:44
浏览3,269
回响6
推荐44
引用0

真诚的悸动

-读郭誉孚(泥土)「自惕的主体的台湾史」-

为什么讲台湾史要特别提出「自惕的」、「主体的」?难道一般见到的台湾史都缺乏主体意识、不足以令人自惕吗?这真是个新鲜题目!

首先说明,区区并非专家,这篇读后感,只就一个普通读者的直觉,诚实记录所见所思。

如果不在「年轻的五月城市」里,就不认识泥土兄,也不会好奇的看他的博客、注意台湾史的问题,更不致拿起这本「自惕的主体的台湾史」仔细阅读。

先从泥兄博客的文字,略微知晓其看法与立足点,及一些关于台湾史日据时期有疑问之事的扼要分析叙述,再读此书,更能深入理解。

最吸引我而使我感动的,便是作者诚挚深情的笔触写出二篇献词、三篇序、跋文及附录三篇文。一向,我看书的习惯也总是先细读序跋,然后才读本文。读之,可进一步明白作者的背景,与一路行来的知识份子以家国为念的使命感和责任心之所以形成。笔致的真诚实在,刻画一个热血青年自始关怀周遭,忧国忧时,追求理想社会之实现从恨铁不成钢的年轻激情,经过长久时间励炼而转化为成熟睿智,依然多由以笔伐口诛、文字建言、辨正,陈述理念的管道来服务社会。

笔尖带著丰富的感情是作者为文的特色,求真求实,细心比较、认真思索,严肃比对、合理探考,设法印证;我看到的是一个热诚理想、充满爱心的实践者,一步一脚印的在干裂的泥地上,竭尽所能的挑出石砾、挖松土壤、施肥浇水,殷殷期望一切的努力未曾白费,而能让生长于斯土、爱之献之无怨无悔的吾民,在同舟一命而彼此关怀体谅的共识里破除成见、设身处地,以期安和乐利、共存共荣的开创这片腴沃的丰饶,并拥有平和美丽的远景。

而家国赖以存活发展的凭借,首要应是兼容与和谐、自信和自重。因此要填平误解的鸿沟,屏除错误的思考,愈合因歧见造成的伤痕,作者心心念念的提出「主体的台湾需要的自主」,是「以台湾的经济条件、战略条件和文化条件..立基于真正的自由」,而非苟延残喘的在别人的譬如日美中的「主体」角力下依傍乞怜,或盲目崇拜依附他人的「主体」,自贬自卑的忘却自己的「主体」,或不明所以的自我陶醉。

但坊间的台湾治史者,「少有以探究主体的台湾史为目标」,多以日人的史观及其提供之资料为凭,不加怀疑的取用,甚至明显拥护日本统治的那段台湾史,而掩盖了事实真相,造成同胞观念上的误解与分歧,大伤共谋福祉的元气,实令亲痛仇快,足为忧心。故提醒「任何民族只有在属于它自己的历史里,才可能吸收到最深刻的历史教训和智能的滋养。」了解真相,方免于盲目亲日或反日。谅解过去以及现今处境,乃能使斯土之所有族群相惜同生、和乐并存。

全书分为四篇:第一篇,日本据台时期鸦片政策史要。第二篇,东京涩谷事件与其时代。第三篇,如何认识「日本殖民统治下的台湾」及第四篇日据时期台湾血泪史要。

因看过博客中有关鸦片政策和涩谷事件的介绍,就先读第三、四篇。

第三篇,细心比较吴浊流日文原作小说「亚西亚的孤儿」两种中译本南华版与草根版(第三种译本黄河版,与其中较差之草根版译本类似)。由译者的遣词造句和翻译手法,分析其立场与心态,钜细靡遗。结论认为1962年南华版的最佳,可歎市面上流行版并非最信实者,误导观念之译本反而大行其道,颇堪玩味!

第四篇,叙述日本威压攘逐台民之血泪史,条举种种事件、愚民政策及反抗事迹等等。

东京涩谷事件,日人不公不义的陷害台民日据时期鸦片政策的暗流曲折,日人明禁止暗助长台人吸食鸦片且压制自发的禁烟活动之阴险实事,都详述始末,使原本不明真相的读者清楚了然。涩谷事件裘法官那段,看得人血脉贲张义愤填膺。

要言之,日据时期,日本统治者完全以其殖民者高高在上的侵据心态,逞其欺压之恶行,尽管后有「农业台湾」与「南进基地」之说,皆以据土役民为目的,若忽略此点,竟然以感恩崇拜和歌功颂德来感谢侵略者之行动,则「主体台湾史」的精神与意义何以彰显?作者苦心孤诣认真探究,将冰山之下的一些隐情疑窦爬梳理清,公诸于世,希冀知情明理者慎思公断,勿为模糊偏见所蔽,大家不再误会对立,携手以「汗漫」之劳绩与「澎湃」之气势,共同为理想社会而点滴尽力。其心委实可感,其行的确可佩!

书籍封面一行字是一串「汗漫」,封底上下则是各一行「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字样,或许表示作者愿意把小我情、大我爱都善用在生死以之的家国之上,竭尽努力奉献一切的忠诚心意啊!

可敬可爱的痴傻耕耘人,相较于主流的、在位的、有丰富资源财力支持、有「政治正确」为后台的公家或私人研究及教学单位,单枪匹马的搜集资料、寻觅真相、研究奋斗,是极其艰苦的;光是买书就得投注不少金钱,披沙拣金、过滤渣滓、融会贯通,也要费时费工,而得出的成果,受重视的程度若何?又有多少人知道而关注、相应而理睬、赞同而接受、鼓励而乐为后盾的呢?如果不是愚公,有此知其不可而为之的颟顸傻劲儿,谁会去做这吃力不讨好之事呢?

有幸结识泥土兄于网上又逢机缘得见,证实其人正如其文,脚踏实地,诚恳认真。在海外出生长成的小女从小好奇心和求知慾很强,对史地兴趣浓厚,主动问起著作此书的动机及研究方式,书中自认写得最精彩的是哪里一部分?二二八事件的历史背景等等,衷心感谢泥土兄深入浅出不厌其详的当面解说,使年轻人和我都获益良多!

最后,希望并且推荐大家阅读此书,关注兹事,关心真相,传播实象,人人体谅,和睦共处,同享幸福,永保安康!

按:

近年来,有些出版品如文英堂出的台湾史记,也以类似的观点揭露剖析日本殖民统治之恶,看来泥兄应有吾道不孤之感吧!

题外话

对于泥土兄的个人印象描述,可以如此形容:

率真沈稳,神清气爽,专注安详,轻健硬朗言谈之间,踌躇满志,若有所想时而沈敛,时而舒张。提及正进行写作之事,嘴角含笑,自信昂扬,慧眼放光,遥望远方。

 

总括如下:今之古人,刚直柔肠!稀有动物,不见冤枉!

 

(最后一句,绝无轻慢,恭敬行礼,肺腑之言!)

 

 
请看泥土兄博客及其它相关文章
 
 
此文亦发表于年轻的五月城市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创作 散文
自订分类:书香
上一则: 故事的眼睛-推荐林大纬《慢城台北》
下一则: 另类出击
你可能会有兴趣的文章:
回响(6) :
6楼. Charles Lin
2018/09/25 17:53

谢谢推荐。

对台湾史,一向很有兴趣,您这篇大作是2010年的,太晚读到这篇好文,再次谢谢。

会尽快找时间去泥土兄的博客拜读。

在udn 博客,可遇见一些志同道合、学养丰富、各有所长的文友,分享彼此的生活体验以及兴趣或专长的研究心得,可深思了解、讨论切磋,增益良多。 谜谜—禅诗两首行草2018/09/26 23:35回覆
5楼. 张健丰
2011/04/25 16:28
提供资料给您作个参考

您好,最近拜读泥土前辈在UDN博客的文章,深为感概,正如您所谓:

但坊间的台湾治史者,「少有以探究主体的台湾史为目标」,多以日人的史观及其提供之资料为凭,不加怀疑的取用,甚至明显拥护日本统治的那段台湾史,而掩盖了事实真相,造成同胞观念上的误解与分歧,」

您好 后学主要研究的是1895年日本完全控制全台前的那一段和中国交流、融合的历史,包括乙未抗日

http://talin5814.web.fc2.com/index_o.htm

坊间的台湾治史者看到吾人用"日据"两个字,就冠以「有特定的立场」,其实说「日据」也没什么错
戴维逊在其所著的《The Island of Formosa past and
present》(台湾之过去与现在)是用「occupation 」作为日军渐次推进的记述单元。例如,「The Japanese occupation of Mid Formosa」。即「入侵」的意思。

日人写的《近卫师团南国征讨史》、《台湾征讨记》、《明治二十九年台湾征讨史》等皆有「征讨」字样。连官方的正式文书《the Statistical Summery of Taiwan At the time of the Japanese occupation of the island》,有「occupation」。

又坊间的台湾治史者只根据1904年的纽约时报报导,就说刘铭传建设台湾得铁路是「废铁」,纽约时报来源应该就是根据前美国新闻记者J.W.Davidson于前一年出版之《台湾之过去与现在》,书中对「刘铭传铁路」多所诋毁!如果是「废铁」,为什么日本大员来台还敢坐?包括北白川宫在内!日本当局又怎么敢用它来调动军队平乱!而就我先前发现「刘铭传铁路」时的拱桥,

六堵拱桥
http://talin5814.web.fc2.com


汐止市区内水源路附近的拱桥位置
 http://talin5814.web.fc2.com/iwe_load/qing_railroad/sijhih.htm
又为何经历日本统治一直用到现在?

其实Davidson的书大都迎合日本的口味,例如,说台湾是「瘴疠之地」。几位在甲午战争前,密访的日本大员(包括桦山资纪)之报告中,并没有后来殖民者和日本国内广泛宣传台湾是「瘴疠之地」印象的文字纪录。

至于,后人对「刘铭传铁路」所垢病的「路线多弯绕,且坡度甚陡」等,连日本刚据台时的铁道部技师新元鹿之助(1897年任)也体谅其苦心:

关于铁道之选址,确有老练之技师无疑,唯在可能之范
围内尽量避开隧道,且努力于缩短,或为节省经费之故
而出此欤?或因中法战争之结果,为防卫本岛,而有
「铺设铁路企划」之点而言。当局者之政策在求速成,
致工程上多少有勉强之处。」

后来在1894年甲午及1895年乙未战争中,都看出了它发挥了「国防铁路」的功效!

以上提供给您作个参考,谢谢

谢谢提供有意义的观点。

我赞同以「日据」二字代表日人据我土之事实。

说「日治」,是无关的第三者言。牵涉自己的处境,用「日据」二字最恰当不过了。喜用「日治」者,似为日人缓颊,是怕触怒了谁,或是想对谁多一点歌功颂德呢 ?

找寻事实,勇于自省,却不自我贬低者,才有自尊与自信。谢谢诚心探讨及关切!

谜谜—禅诗两首行草2011/05/06 18:10回覆
4楼. 一亩桑田
2011/01/26 20:23
这本书

这本书尚未阅读,

已阅读了泥土兄另一新著「应以史实更正教科书的相关论述」

谢谢格主的介绍。


我的习惯是不读则已,一旦开始,必定细读且相关的也会找来看。

希望我们多读、观察、明辨、深思随时都有长进!

谜谜—禅诗两首行草2011/01/27 15:50回覆
3楼. 山下阿哥
2010/04/11 07:20
给两位敬礼。

我也是     很早就注意到泥土大哥       

 很有自己的看法和主张,

谜谜       像学者         研究另外ㄧ位学者。


学无止境 ; 我是永远热心的学习者!

也欣赏同类以及努力真诚的研究实践者!

若有兴趣

请看此文在「年轻的五月城市
回应讨论部分  虽然发言者不多
谜谜—禅诗两首行草2010/04/11 12:05回覆
2楼. 泥土‧‧‧郭誉孚
2010/03/31 09:11
感谢‧‧‧

感谢您写了这么大一篇;

自该书出版十年以来,极少人给我回应,您是第一位。

而且文章破题就以我的书名,我念兹在兹的问题上展开;真的谢谢您。

因为那正是我高度关心的‧‧‧

人应该有主体性,那是我们的尊严所系;

但是主体是否应该以自身的真实处境为基础,如果不知自身的历史与文化之种种真相,只是如不成熟的年轻人,凭一己心性或友伴起哄,就以为合哩,岂能获得社会的认可,怎能得到真正的成长‧‧‧

拙作能得到您的如此厚爱,实在感谢,谨此不一。

惜您吝于赐教,倘能得您指正,更所欢迎。

泥土敬白

主体若以自身处境为本当然立意无误只是须了解本身历史文

之根基与真相的确才是最应重视的前提

如何增进强化对固有文化历史的认识在诡异的政治歧见异议环境之下

文化及价值认同差距之整合协调牵涉的层面不仅是教育问题可就复杂

艰难了

泥兄心细如果真思及核心欠缺耐性不求甚解的我只能慢慢探

,尚请有以教我呢!

谜谜—禅诗两首行草2010/04/02 13:34回覆
1楼. 沉潜
2010/03/30 22:28
动容

读来真是令人动容。

谢谜谜介绍。

赶快跑去跟泥致意。
那书,该去买一本。

谢谢关注

人最可贵的是一股求知的热望,与将所知善用的热心和善行。

善心智能永远不够,仁德善行也永远不足,但是那份索解求实

始终不懈的诚意,却是值得赞赏的!

谜谜—禅诗两首行草2010/04/02 13:51回覆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