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乌布皇宫・幸福的早餐
2019/12/14 19:49
浏览1,716
回响1
推荐85
引用0

续上篇《峇里岛自驾游・乌布

午茶已尽兴,天色犹未熄。我们决定前往乌布大街散步。

『Komaneka at Bisma』坐落于温馨的 Bisma街上,若从饭店沿著Bisma街步行到乌布主街约只需15分钟。因为此地属于乌布中心附近的新兴地区,沿街商家并不是太密集,甚至还保有乡村景致。

沿途仍可见让人感觉很舒服的稻田风光

其实这条Jalan Bisma 是由在地商家结合一些热爱乌布的旅客,一起出钱铺设的,因此沿途可以看到路面中央的地砖,象是插画般镶崁著由赞助者自己设计的图象

真正的宁静只能在巴厘岛的乌布找到。自然之美,艺术和宁静的氛围使许多人爱上了这个地方

大约10分钟,我们步行来到Bisma街头,这里也就是与乌布主街Jl. Raya Ubud的交会口。由此右转,沿著主街走大约5分钟就可抵达巴厘岛的历史中心- 乌布皇宫 (Ubud Palace)。

从许多方面来看,乌布地区(而不是现代城镇)的历史就是巴厘岛本身的历史。乌布有著非常神圣的历史,甚至说这里就是巴厘岛历史的起源。

我先跳过前段的历史起源,等后面再回头来看。

在公元1011年左右,巴里岛王子 Airlangha 统一了爪哇与巴里岛,此时印度教就产生了全面而深入的作用。此后之两百年间,巴里岛与爪哇的满者伯夷王朝(Majapahit kingdom) 处于时而合并,时而独立。

注: Airlangha 是由爪哇岛Isyana与巴厘岛Warmadewa之间的王朝婚姻而诞生。

公元1343年,爪哇Majapahit王朝的名将Gajah Mada(加查·马达) 征服了巴里岛,并派任爪哇贵族 Kapakisan 为巴里岛首长,在 Gelgel (位于 Klungkung 南方) 建立其皇宫。Kapakisan 与其继任者开始使用 Susuhunan (伟大的苏丹)或 Dewa Agung (伟大的天神) 之名号,名义上拥护 Majaphit王朝,但独立统治巴里。随后,巴厘岛艺术文化蓬勃发展,也确立了种姓制度的原则。乌布当今贵族家庭的血统可以追溯到这一时期。

公元1515 年,回教势力进入苏门答腊与爪哇,迫使Majaphit 王朝灭亡,大量的贵族、军人、艺术家、工匠与僧侣大量逃避至巴里岛,开启巴里岛的『黄金时代』。其统治力量及于东爪哇与巴里岛东边的Lombok岛。权力在各个王朝与封建领主之间翻动,但乌布地区在统治该岛的各个地区仍然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齿轮。

十六世纪中叶到十七世纪, 葡萄牙、西班牙、荷兰与英国等欧洲国家积极到亚洲寻找贸易据点.与巴里岛之 Dewa Agung 时有往来之记录。

1639年爪哇后起之Mataram王朝入侵巴厘岛,新皇宫迁至Klungkung,开始巴厘岛的『银色时代』。 其后在 Dewa Agung (Klungkung国王的称号) 的威权渐弱时,产生十二个小公国,其中存留到近代的有八个: 位于中南部的有Gianyar、Badung、Bangli、Tabanan、Klungkung,北边的Buleleng(最重要的据点就是 Singaraja),西边的 Negara,和东部的Karangasem (现在地图上改名为 Amlapura)。其中一位来自Klungkung的王子被派往苏卡瓦蒂(Sukawati)建造一座宫殿,作为具有强大力量和美感的中心。工匠来自巴厘岛各地,以协助其建设,完成后,许多人选择留下来。此时Gianyar 为重要的文化重心。

注: 这些小公国现在都改为县治。Sukawati属于吉安雅(Gianyar)摄政区的一个地区。

随著在苏卡瓦蒂(Sukawati)成功建立统治当局,随后在1700年代后期派出了宫殿防卫队以保护乌布地区。并在邻近村庄之间发生战斗之后,苏卡瓦蒂国王将其兄弟Tjokorde Ngurah Tabanan送往Peliatan (乌布东),将Tjokorde Tangkeban送至Sambahan (乌布北),以建立宫殿的意图来控制这些受灾地区。

到19世纪中叶,王国内部已酝酿了某种反荷兰的情绪,尽管在Peliatan和Mengwi王国之间进行了早期的封建斗争,但在一场涉及魔力的战斗之后,两国克服了分歧。此后,孟维(Mengwi)人民搬到乌布(Ubud)居住,在1800年代后期,整个地区因稻米供应充足和经济蓬勃发展而蓬勃发展。

荷兰殖民当局选择在20世纪初开始乾预该岛的政治,乌布王室遭到荷兰人废黜。在Tjokorde Gede Raka Sukawati的领导下,乌布(Ubud)成为一个副县,然后在1981年更晚时成为一个分区,接管了13个社区和7个传统村庄的行政管理。乌布地区今天涵盖了Tegallalang,Peliatan,Mas和Kedewatan边界内的所有地区。

乌布皇宫(Puri Saren Agung)的游客入口是在人比较少的Jalan Suweta 路上。 游客可免费进入庭院内参观

乌布皇宫建于Tjokorda Putu Kandel(1800–1823年)的统治时期,当局于1930年正式开放给人参观。

1930年代,巴厘岛吸引了大量的海外游客。由于精通英语和荷兰语的Tjokorde Gede Agung Sukawati的商业信心,第一批旅游业集中在乌布及其周围地区。他建立了一家小旅馆,而住在街对面的哥哥Tjokorde Raka Sukawati主动欢迎这位著名的艺术家兼作曲家Walter Spies到乌布生活和工作。这为其它外国艺术家树立了潮流,不久Rudolf Bonnet和Willem Hofker之类的人就来画架和绘画。随著乌布(Ubud)的话语及其迷人的美丽传播,该村庄继续接待了许多名人,例如诺埃尔·科沃德(NoëlCoward),查理卓别林(Charlie Chaplin),HG威尔斯(HG Wells)和公认的人类学家玛格丽特·米德(Margaret Mead)。

建立画家协会的愿景诞生于1936年,见证了Tjokorde Gede Agung,Spies,Bonnet和几位本地艺术家之间的皮塔·玛哈(Pita Maha)合作。在美国作曲家科林·麦克菲(Colin McPhee)的帮助下,他沿著令人惊叹的萨彦岭(Sayan Ridge)建造了房屋,该小组负责召集巴厘岛的一些最伟大的艺术家,向年轻一代传授绘画,舞蹈和音乐知识。乌布(Ubud)被誉为巴厘岛的文化脉搏,如今这种形象依然存在。

由于苏卡瓦堤王室的许多继承人目前仍住在这里,所以访客就只能自由在范围不大的外庭院参观。无法进入深宫内院。

围绕院子有很多根本不知道名字的各类堂院

特别的是,各个院门(包括外墙门) 都是精细雕刻的山形门,整体雕刻和雕像都保持很好。据说这些颇具巴厘岛风格的建筑,是由巴厘岛著名的石雕艺术家和建筑师 I Gusti Nyoman Lempad 设计的。

传统巴厘岛风格的山形门,上面除了不同的精雕细工外,门口外都有一对雕像守护者

乌布皇宫被巴厘岛艺术爱好者们认为是观看富有戏剧性的晚间舞蹈表演的最佳地点之一。表演舞台以华丽的angkul-angkul(传统门和守护雕像)为背景。每天晚上,它与加麦兰打击乐团一起演出。但需要购买门票约80,000卢比,通常在下午提供

果然是雨季,突如其来的大雨将我们驱逐出宫,并且一路落荒逃回饭店。

社区会议厅(或bale banjar) 就位于乌布皇宫隔马路的对门,是一栋旺季兰(Wantilan)建筑。我们借道而过

旺季兰(Wantilan)是巴厘岛建筑中最大的草捆类型。基本上是一个大型多层屋顶下的无墙大厅。旺季兰通常作为公共建筑位于村庄的主要广场或主要交界处,并作为开放式大厅来举行大型社区活动,例如会议厅或公共音乐加麦兰表演。

在雨中狂奔的路上,惊鸿一撇的是乌布Starbucks

之所以没有参加皇宫里的巴厘岛传统舞蹈欣赏,是因为我们饭店里也有安排一场类似的表演秀,时间就在晚餐前。

雷贡舞(Legong)是巴厘岛舞蹈的一种形式。这是一种精致的舞蹈形式,其特征是复杂的手指运动,复杂的步法以及富有表现力的手势和面部表情

Legong大概起源于19世纪,是皇家娱乐活动。传说Sukawati的一位王子病倒了,做了一个生动的梦,两个姑娘在加麦兰音乐中跳舞。当他康复时,他安排了这种舞蹈在现实中的表演。

传统上,Legong舞者是尚未进入青春期的女孩。他们从五岁左右开始进行严格的训练。这些舞者在社会上享有很高的声誉,通常成为皇室人物或富商的妻子。结婚后,他们将停止跳舞。但是,目前巴厘岛的舞者可能不分年龄。也记录了男性在女性服饰中的表演。

Bali Ubud Legong Dance

No happy time is really gone, if it leaves a special memory

在大厅看完舞蹈秀后,我们就直接近餐厅享用晚餐,当然这要先预约且需额外付费。

晚餐的内容大致就是「异国烧烤buffet」,特别的是他们要来宾每个人都插上一朵白色鸡蛋花

第二次世界大战给该岛带来了困难,乌布遭受了沉重的打击。日本人入侵,随后又与荷兰人进行了独立斗争。印度尼西亚人民于1945年获得自由并担任第一任总统,但大约20年后,一场所谓的“共产政变”在整个群岛上发生了数千起谋杀案。许多生命被盗,尤其是在乌布,当地民间传说说,居住在Petulu地区的白鹭实际上是被屠杀者的失落灵魂。

在经历了将近20年的不确定性之后,旅游业在1970年代恢复了乌布,当时背包客和嬉皮士开始寻求新的体验。从那以后,稳定的游客流发现他们被山水般的美丽和人们的热情好客所吸引。乌布(Ubud)设法有尊严地拥抱21世纪,并仍然保留其永恒的艺术性,文化和宗教信仰。这是一个重要的目的地,拥有强烈的社区意识和罕见的精神能量。

诡异的是,晚餐席间居然播放以上这一段难以消化的历史记录像片。

明明吃过晚餐,回房间又嘴馋

幸好,次日早餐大大的扳回一城。甚至可以说是在峇里岛最幸福的早餐。

享用早餐的地点在Seneng Kitchen(森能厨房) 餐厅

餐厅名字Seneng Kitchen(森能厨房) 的背后是一个爱情故事。这是以主厨潘·塞能(Pen Seneng)和梅克·塞能(Mek Seneng)的名字所命名。他们也就是替Komaneka度假村照顾下面山谷稻田的职人夫妇。

你可以选择在有吧台的主厅或楼上就餐

我们选择在木制阳台上开始美味的烹饪冒险,因为这里可以一边用餐一边享受稻田与整个河谷的美好

早餐水果组合

早餐面包组合

早餐主菜有西式、印尼和峇里岛式等多种选择。

我点了峇里岛人的早餐,端上来居然是「咖哩稀饭」,虽感觉怪,结果还不错吃

西式的早餐

早餐再幸福,总有的结束的时候。该是出去面对现实了。

因为乌布附近有很多峇里岛必游景点,虽然距离都不远,但走路花时间效率低。而这种需要频频转换景点的状况,好像也不适合搭出租车。看来还是得硬著头皮自己开车出去冲锋陷阵。

继续阅读。。。

有谁推荐more
回响(1) :
1楼. 吹起了自然风
2019/12/16 21:26
我也曾去过乌布   应该20年了  还保留著原来那分令人向往的净土吧
谢谢来访。 Rinka2019/12/20 18:44回覆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