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孙立人与幼年兵 1 ( 回应黑杰克)
2012/10/10 00:15
浏览3,904
回响31
推荐100
引用0

blackjack 显然把孙将军对幼年兵的态度曲解(或误解)了,这真是篇观点很特别的文字。( 详见 : blackjack 创作 孙立人将军无可磨灭的污点  )

 

我简单地讲,民国三十八九年,这些与父母离散,或父兄同来,或跟著部队走,或一部份真正的孤儿,他们若继续待在部队会成个甚么模样 ? 兵不像兵、童不似童, 更甭提是正值学龄的儿童;请问, 最好的处置方法是甚么? 有足够且合适的孤儿或托儿院吗? 若没有,他们上哪里儿讨生存 ? 上哪里儿去就学? 当然的权宜之计,便是将这些该读书的孩子集合统一管理,施以学校教育,施以体能锻炼,施以军事化生活管理 ..  要不然,你能替他们找来一千多位代理老母 ?

 

孙将军将他们抽离正规部队,无非是让少年兵有书可念,过一较正常的学龄生活,他无愧是清华学校、普渡大学、维吉尼亚军校毕业的知识份子,他更无愧受德租界劣童的那两巴掌,他充分知道要强国必须充分教育,必须强健体魄、与时并进,让少年兵有一安顿处,这是他一仁将的表现;爱兵如子,效忠国家,更痛惜那些在缅甸战死的袍泽们,所以兵至广州乃令千余名日降兵赎罪,建造新一军阵亡将士纪念碑,足见其诚拙与仁厚。

 

试想,有任何黄埔系的军人会想到这些少年的安置问题么 ? 大陆抗战期间因征兵抓兵而遭虐死的兵还少么 ? 就算老蒋枪毙了一位主管征调新兵的处长,问题仍是无解,孙将军显然是看到这些问题,他内战初期被老蒋派到台湾担任训练司令,杜聿明的挚肘与排挤先莫提,无非是大部份的国军已兵不成兵,吃紧紧吃,几无战力,急需整训再战。孙将军不辱使命,他在东北未打过败仗,在台湾经过他一手整训的军队,往往也是纪律严明的劲旅,譬如古宁头的二O一师。当然,这些少年兵在这位孙将军的手里,无疑会是最明智的安置,那就是教育、锻练以及较正常化的成长, 尤其在那个未定数的锋火年代。

 

显然幼年兵总队的训练成绩有目共睹,成果斐然,引来一些同时期的政军方方面面高层所忌惮 、所觊觎,他们认为孙将军是培植私人势力 。也就不过几年的工夫, 1953年,幼年兵总队被迫解散 ,一千多位少年被不同系统的单位拆解分配,命运各有不同。 1955年,一道精心策划的匪谍案,一代名将孙立人被软禁看管,但这些少年长大成人乃至老年后,有听闻对孙立人的不满与怨怼么 ?

 

至于第一次入缅初期,的确有部份少年兵跟著部队,他们多半做着后勤劳役等差使, 但未听闻孙之新三十八师有征用少年兵情形。后新三十八师与新二十二师入印度蓝迦受美军训, 随后成立之孙立人新一军也未听闻有随军少年兵,这些照片应是初期其它部队所见,或是缅战后期一些驻印军在第二次缅战反攻时所救护的战地孤儿,因一时无适当安置处,所以跟随部队行进,与强行征集的少年兵不可相提并论。

 

事涉孙将军一生荣辱,吾人当严谨与客观审视,这是必要的态度。

 

孙立人对少年兵施以学龄教育与军事管理

 

孙立人新38师1942年初入缅作战受第五军杜聿明(内战降共)与蒋委员长节制 第一次入缅被英军开小差逃跑而告失败但唯二打过胜仗的是孙立人新38师的仁安羌大捷解救七仟余被围英军  再就是第200机械化师戴安澜以仅8000之众断后抵挡日军两万余众 戴最后伤重成仁 

 

我想说的是第一次入缅北归杜聿明率六万余国军精锐自杀式地纵走野人山魑魅魍魉邪地 结果五万人死在深山野林白骨垒垒 杜自己也差点丧命  为了保护这黄埔一期的天子门生 大概一整营包括营长自己都因此病累死去  唯孙立人看到这"只有排长能耐"的杜长官自杀行为 宁抗令不愿跟进而是负责断后掩护之后 ,乃徐徐往北印度盟军基地撤退

 

这个美国维吉尼亚军校毕业的中国杰出将领显然看在盟军指挥官史迪威将军眼里确是中国唯一不世出的好将才 ; 尤其它们同为接受美国军校严格训练的背景军事观念接近战略手法灵活而突出尤其是西方普世价值的学习与陶冶对若干军队恶习尤其嫌恶 孙怎就是强募或强征少年兵的准战犯 ? 黑兄的确是言过了

 

1944年是新一军与新六军(廖耀湘)第二次入缅作战期 这期间美式装备杀伤力惊人日本号称无敌丛林之王菊兵团之第十八师团军在中国南京与南洋各国犯下累累罪行首次遇到士气与武器强过自己的国军 死伤惨烈抛下武器辎重官防大印落荒而逃战场侨民孤儿所在多有在无处安置的情形下应有随军行进的情况

 

再者缅甸战场有孙廖的驻印军 有由云南打腾冲 龙陵与松山的卫立煌远征军(兵力二十万 美援装备) 那张老照片里头的少年兵穿戴英盔英衣裤详细番号待查黑兄直接派给孙立人似欠妥适 ? (现已查知是廖耀湘新六军所部 少年正欲由缅空运返国加入反击日军1号作战计划的序列 . 如下图 .详见右列连结 > 11岁就上战场的小小战斗兵 )

 

廖耀湘第六军的少年兵

 

幼总配给粮与一般兵士同除了孙要求应在早餐稀饭加些奶粉以利幼童成长外补给大致同 这是救命与生存的条件38年撤台一片混乱39年韩战起 诡谲多变大家都要打回大陆返乡去 有谁愿腾出手来搞学校 搞育幼院 ? 有 韩战结束1953幼总解散重分配 第七舰队"协防"台湾国军老毛病开始蠢蠢欲动以后

 

二战时的少年兵绝非国军专利 德军 八路军乃至现代亚非各国皆有据可考 ; 孙的一点慈幼之心反被你点名了 ?

 

在我多年的探究里 孙对战地孤雏照护与安置有之辅导缅区侨民整顿与重建有之孙打仗何尝需仰赖少年兵 ? 所以黑兄欲彰显其对两蒋与国党之厌憎不惜伤害一位仁厚名将的一世声名 ? 正所谓欲加之罪何患缺辞1955年老蒋与毛人凤对孙干过的事2012年的黑杰克再干他一回 ?

 

鄙人再重申一次严谨与客观的思考与分析 乃后人基本态度

与诸君共勉 ! 

 

(底下延伸阅读是幼年兵生活纪录连结 )

延伸阅读  1949孙立人与幼年兵的故事 

 

 

与袍泽一同席地用餐

 

孙立人将军与新一军阵亡将士纪念碑合影

 

 

                                              

                                 Ryuichi Sakamoto - Lost Child -SQ&P

 

 

 

 

 

 

 

有谁推荐more
你可能会有兴趣的文章:
回响(31) :
31楼. njmozart
2019/09/21 05:54

谢谢你的澄清 , 在那个年代, 在那个环境, 孙先生的所作所为(幼年兵), 是合乎情理, 他也不是完人也不是不能批判, 但是以一个受过西方高等教育的军人, 我想他的作为也是应该被肯定的, 如果他不爱惜士兵和少年兵的生命和生存权力, 他是不会受到这么多人的敬仰, 从现有的资料来看, 并没有黑杰克想当然尔的问题, 不然比一比澎湖山东流亡 学生兵的惨案, 就知道了. 


谢谢您提供看法与意见,那是个世局动乱与派系倾轧的年代,一点点的火光都是生存的契机与希望。 笔记阿本~ 摄影家老照片2019/09/21 12:47回覆
30楼. 小彩的美加台生活
2014/11/20 11:53
我的姑丈也是青年军出身他一直以被孙将军带领过为荣.
谢谢小彩提供亲友的信息分享 ! 的确 , 孙将军带人带心 , 爱兵如子 . 笔记阿本~ 摄影家老照片2015/08/22 09:39回覆
29楼. 左岸不左山东人
2013/06/21 16:38

马英九可以去纪念悔思228,可以去和绿营手牵手,可以妄想做全民总统,但求求身为中华民国总统的他能否去看看眷村里享日无多的抗战老兵,这些人是真正的英雄,中国人的英雄。或许在他这个总统眼里只是不用争取的铁票。

老马要做的事可多了去 ,就怕他体力不济 .

228是绿人用来消费的诡议题 ,老马应非不晓 ,而是不愿愈搅愈深不透底 .

 

笔记阿本~ 摄影家老照片2013/06/21 19:05回覆
28楼. "一个中国"的道理
2012/10/13 10:01
将访南昌、代黄家俊访査其家人、传此不幸!

榴弾爆膛事件、时年15歳、因不在同一连,未逢其祸・
事件发生、我有好友名*黄家俊*亦逢破膛之祸、血流
当场拪牲、亦为同年15歳、惜未见于名单之内、
因未能通知他大陆亲友引为终身憾事! 

您做的正是袍泽之情的具体实践  是一很大的功德  相信袍泽在天之灵会感念您这位同学为他做的一切 . 这意外让人沉痛  不忍  尤其还是战乱的孤雏 .

 

笔记阿本~ 摄影家老照片2012/10/13 16:04回覆
27楼. 烈日春风
2012/10/13 00:22
孙立人自己装饭的照片,好熟悉喔!好像我就在里面?

孙立人自己装饭的照片,好熟悉喔!好像我就在里面?

我们在搜索组时,周六他常来和我们聚餐,他就是这样自己 装饭的。

爱兵如子  但不谙政客文化  典型的现代岳武穆  关云长

孙将军关心部属子弟兵饮食营养  听闻见幼年兵伙食不够好  于是运用关系争来美援在稀饭里加奶粉  并寻求台糖供应健素糖调整体质 . 孙老总与官兵一起席地而食  没有官架子  赢得官兵爱戴可见一班

 

笔记阿本~ 摄影家老照片2012/10/13 01:07回覆
26楼. 柔怡
2012/10/12 12:07
离乡背井

来自上海的姑爹八十有余,老人家天性豁达、身体硬朗、声如洪钟。

每次聚会总是咧著嘴笑看我们叽哩呱啦的聊天说笑

上个月我引个话题问姑爹当初来台的过程

他总算搭上线,兴头一来,话匣子关不了,止不住的记忆翻涌如潮。

姑爹语多感慨:「民国38年真是乱啊!」

当年他18岁,虽不是少年兵,但离乡背井的苦,希望大家能体会。

38年18岁  很有可能非正常入伍  而是被迫离开家乡  算算五十几岁刚好可返乡探亲 . 这年纪的孩子可能日后在社会学习的机会大  较具前景  日子过得不会太差  不像那些年纪较大的老兵  半生戎马  百战之余  会的只有打仗  一旦踏入民间谋生  只能在较底层工作  生活一样艰苦  . 我儿时曾见过不少黝黑的老兵大汉推著三轮车拾荒  也有人在卖面卖早点  成为台湾另一特殊景象

 

笔记阿本~ 摄影家老照片2012/10/12 23:28回覆
25楼.
2012/10/12 08:01
浅浅的想法...
对于历史与时事  我想得很少 很汗颜 
我的浅薄之感只是... 
任何事情  都有许多的面向
也就是  看的人有不同的想法  就连事件的当事人 也有不同的想法.......

孙立人将军令人景仰的事迹  我曾在公共电视(应该是)的纪录片里看过  
对于他收留并训练少年兵的过往   收留这些孩子的心  我想与平常人的心情一同  人心总是冀望给弱势的孤苦  实质的援助
至于让孩子早早接触军事  会有各种不同的看法 可以理解  若问该与不该  以孙将军 军人的背景与眼光来看那些军事的训练  也不显突兀或故意

很多时候  我们只能以历史留下的轨迹与关系人的想法加以自己的领会 成为一个意念 
每个看法虽不相同  但真实  永远封存于历史洪流  与当时所有关系人的心中!

多谢怜萳提供意见  相信这主题并非您较喜触碰的类型  您愿再回应已属不易

三十八九年局势不稳  刚撤来台湾 随时备战  前头的韩战也一触即发  这些孩子经历几年馁战乡信已身心疲惫  不成童样  是孙将军看到了隐忧  希望给他们较正常的学龄生活  有书念 有饭吃 有家可住

 

笔记阿本~ 摄影家老照片2012/10/12 23:14回覆
24楼. 温哥华 千里传音
2012/10/12 01:31
我的想法

黑杰克兄质疑的『幼年兵连有6岁左右的小朋友,这有何必要性?』,以我妇道人家的常识,这一点更能佐证孙将军的幼兵团是收留性质,是不忍孤儿之饥溺。哪里个将领会要强征、拉夫6岁幼儿从军,那是包袱,不是可用之兵呀!

接受军训而有演习是正常的,至于演习发生意外而伤亡,当然是惨剧,或有人员疏忽、或器材老旧、或训练不够,在现代运动会都可能发生意外(拔河断臂、氢气球爆炸等等),不必因类似事件而严责抹灭孙将军原本护雏之心。

Amy

简而言之  孙将军是想让这些雏儿有书可念 有口饭可吃  有个家可挡风雨  而这些幼年兵事后回想  均认为那是个温暖的安乐窝  不用再靠行伍讨生活  过得像个孩子  吃的较像孩子  有奶粉加稀饭  有台糖健素糖维系健康  可惜仅几年光景就解散了

 

笔记阿本~ 摄影家老照片2012/10/12 23:08回覆
23楼. 练功房
2012/10/11 23:52
娃娃兵没有那么复杂!

今人论史所犯通病为拿今日之标准去回扣臧否历史人物的功过,我虽无受过历史学科训练,但至少知道也不会犯时空背景及证据不足就乱下定论!

黑杰克不过是碍眼于有人当孙是战神而想证明他不是,呼咙乱兜资料导出孙立人虐童这种谬论!

看史料及娃娃兵回忆也知道,当初的时局与社会状况,孙将军将各部队孤苦无依或未能受到良好照顾的幼童集中管理,本就是一项依照良心及考量国军兵源需求而做的"好决策",既不强抓又不虐待,让他们有饭吃受教育,当外省族群来台时,军公教本就是他们最佳发展,我们不能否认幼童编入军队有孙对补充兵源的考量,但他又没像山东李那样在澎湖杀人硬抢,拿来比真是不伦不类!

更甚者还扯到印缅作战是否用童兵,有点常识好吗?! 八年抗战中国是被侵略啊!!!要被亡国亡种的,军队从穿皮鞋的德式师打到只剩能穿草鞋的乞丐兵,不是美援,中国撑不过民国34年,使用幼童于后勤杂役是必然发生;是中国去侵略别人,还是被侵略呢?! 被侵略者为求生存打赢只要能使得上力的都得使,就算拿枪上战场也不用奇怪,没听过一兵一卒吗? 这就是当年中国的困境,就是这么悲惨! 还要去讨论违反国际法!? 脑袋胡涂了!

黑杰克这种文章就跟以前很多人在讨论中日战争,谁开第一枪一样! 只要他设定了一个错误的前提,后面的讨论都没必要! 顺带一提,这种用今日观念去修改过往客观的历史事件是现在很多台湾论史者很普遍的毛病,跟另一群台系红统一样,把从1949年后国军对抗共党的所有军事行为都被解释成是同美帝同路对抗"中国",真是硬掰到底!



�X�B: 不同意黑杰克兄所说的「孙立人将军无可磨灭的污点」 - 小肉球的博客 - udn博客 http://blog.udn.com/meatball2/6930289#ixzz290RdDTf4

感谢练兄拨冗前来分享宝贵意见  相信公道自在人心  诸君评论历史人物功过应更严谨审慎 提出有力论据  否则易流于讹传讹语  拿到篮里都是菜  影响后人视听与观感甚钜  不可不慎

 

笔记阿本~ 摄影家老照片2012/10/12 23:02回覆
22楼.
2012/10/11 20:19
.

这位黑杰克格友

不知道是不是写今周刊专栏的黑杰克?

和平东路三段的大我山庄.人称罗汉堂

驻进的老兵多半已凋零

只剩下寥寥无几的八.九十岁老人家

他们是非常可怜的世代

好像有个收容老荣民的山庄  已被陆配形同占领  还开起了麻将间  ?

每一族群均有其堪怜的地方  对于他们  起码国家有一定照护  反观民间独居老者  谋生更不易

 

笔记阿本~ 摄影家老照片2012/10/11 22:34回覆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