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家暴疑云
2014/05/21 00:09
浏览4,063
回响47
推荐153
引用1

 

 

 不记得福隆这片美丽的沙滩何时开始由饭店业者经营的,周日当天麕集各方游客,海洋的彼端是人海,人海的彼端是车海,将沙滩团团困住,行走当中深感沉重的窒息感与压迫感,用窒碍难行尚不足以形容福隆此刻的难处。而这些异状,只为一场所谓的沙雕祭。

 

 

所幸去时阳光夺目,影像缤纷;游罢,甫进入淋浴场,大雨即倾盆而下,带的雨伞在此时派上用处,返回车站的途中虽同样难行,但气候已凉爽不少,不再过于燥热。未想由车站涌出的游客多得骇人,看时间已下午两点,但几家便当店前挤了数条长龙,加以为数更多的单车出租店人潮,小小的广场像一场灾难。我们心里想的是离开,速速离开这灾难。

 

 

于是一看进站的是自强号,不加思索,赶忙就挤入这班列车,并且被回挤在车门边缘。我发现车门走道这有限空间似乎没有空调,所以车门一经紧闭,一股闷热感随即袭来,不到两分钟光景,额头已逐渐冒出热汗。我们见如此不是办法,于是商量由瑞芳站下车稍事休息后,再行转车。正如此计划,自强号已慢慢进入双溪站停靠下来,待车门打开后,一道及时的空气灌入,稍解窒息的闷热,走道乘客纷缓神嘘了一声。此站是无人下车的,但是在车门即将闭上的最后一刻,一妇人急匆匆走了上来。

 

 

 

 

我为这妇人的挤入而慌忙挪动身子,腾出一个小空间给她站稳脚步。我直觉认为她是要往里头走的,一个妇人家极不合适站在车门口,所以接著问道 : 要走进来吗 ?』我甚至已挤出通道等待她通过。

 

 

这妇人低著头,左手拿著一只水蓝色小冰袋摀著左眼,轻声回道: 『我站这里就好。』语调平缓,但笃定。

 

 

我起初一愣,见她占了原先的位置,让走道的空间更加负荷,所以竟带著愠色,随口念叨一句 : 『啊,这下更惨了。』气氛瞬时凝结,我被夹在走道中间一经晃动,立刻感觉站立不稳,身体摆荡。

 

 

我连忙试图将自己平衡下来,伸手向洗手间的外墙顶去,这才稍稍稳住身体,松了一口气。待几分平静,我才有机会注意妇人的模样。

 

 

这妇人一个人对著墙面不动,约莫一百五十公分高,体型适中,短发,淡色上衣,黑色长裤,右手提了一只红色小行李包,侧肩背著一只黑色方形的外出小包,装束简洁朴素,全身未见累赘饰物或名牌什物,打扮算得体,看得出来是一位有涵养的居家妇人。

 

 

当然,她左手拿著的小冰袋仍然一收一放,节奏一般地摀著左眼,像似忍著痛楚,像似深怕旁人察觉,一人默默面向墙壁,不知何故。我开始为这妇人的静默而感到几分凄凉,渐渐忘了走道的闷热,与周围的挤迫,怎么说地 ? 是这妇人左手的冰袋带来寒意么 ? 那倒不是,而是现场气氛在快速来到一个冰点。

 

 

她似乎同样察觉这气氛般,慢慢将冰袋由左眼挪下,移到前胸的位置紧紧捏著,然后回头往周围一看。这一看,竟不期然与我四目相对,也就是那一瞬间,原先的冰点爆了开来,我不敢相信眼前所见。妇人的左眼青紫一块,深深的、肿胀的青紫,带了更深度凄凉的青紫,眼珠子看得出是湿濡的。她显然很不自在、十分羞赧的模样,迅即又将脸部转回墙面,继续提著那一包行李,静静地站著。

 

 

                                 

 

 

 

我心里忖思,这莫非是电影场景 ? 但活生生的车厢,活生生的现实人间,更非网络情节,眼前的妇人左眼乌青一片,那绝对是男人的拳头用尽气力击打的结果;是怎样的男人啊,是妇人的丈夫 ? 是妇人的后生 ? 唉,我真不敢再往下想下去,眼前的她,无疑受尽了委曲,尤其是一位年约六十岁,个头小,看似朴素温和与羞赧的妇人而言。

 

 

遇见此幕,车行已过牡丹站。我示意同伴观察妇人,未料她点了点头,轻声向我表示也看到了,她同样迷惑著。我见到同伴善良的心地在逐渐升温,眼神透露十分的不舍,我相信此刻我们想的都是一样的,希望对妇人能有所帮助。

 

 

我想着背包里随身携带的眼药水,但药性不同,况眼药甚忌共享,这行不通。我再想背包里的外伤喷剂,但妇人伤势在左眼脸,眼睛是灵窗,十分脆弱,喷剂更是用不得。这怎么办呢 ? 我又想到常用的白花膏对这类伤口可纾缓,于是想找找白花膏,随后定神一想,这药膏早已用完,正待添购哩。

 

 

啊,我还能帮她甚么,劝慰几句 ? 替她清洁伤口 ? 我们发现此刻若注意著妇人反而不妥,所以不自然地强迫自己将眼神移开,一会儿与同伴相视,一会儿望着走道的天花板,就是怕看到对著墙面的她、静得酸楚而凄然的她。如此这般,车行又过了三貂岭站。

 

 

她似乎察觉我们不自然的举动,偶尔会回头望了一下,情态委婉,但羞赧于色,又似乎想找人倾诉苦处。我尽量将自己保持镇静,试著让自己忘记与妇人四目相对那一幕,但愈不去想它,却愈是挥之不去,我脑海里都是妇人娟秀的脸庞,以及脸庞突出的那一块不协调的青紫。

 

 

『瑞芳下车吧 !』我轻声向同伴提示,想观察她的反应,但是她看起来竟与妇人一般羞色 : 『也好,可以去瑞芳吃个饭。』

 

 

 

列车刚通过侯硐站,妇人应是察觉我们的谈话,她有些不安地轻挪起身体,并不时缓缓回头张望,象是在问 : 『这外地人不像住瑞芳呀 ?

 

 

事实上气氛的凝滞是可以忍受的,想帮助妇人的心思是未变的,但是一方面在瑞芳转车容易,一方面腾出空间对众人也是助益,所以照了原定计划。但更多的理由可能是那份莫名的无力感吧。

 

 

到了瑞芳站,车门再次开启,空气由外头灌入,我们沉重地走出车门来到月台之上,紧接将随身背包卸下,舒展一下肢体;也是此刻,我发现原先面著墙壁的妇人竟转向月台,用十分亲切的表情望着我们,象是在表达一份告别之意,直到车门重新紧闭。我的心头为之一凛,暗暗轻疼起来。

 

 

在瑞芳知名的夜市用了餐后,又买了当地小点心龙凤腿,此站虽无福隆人马杂沓,但游客同样不少,尤其日本、香港的游客。

 

 

我们又搭上一列自强号,无座;在七堵站再换乘一列区间车,有座,舒爽怡人,是此行最幸福的时刻。我们一行人瘫座车椅,你望我,我瞅向你,咸认在方才遇到一场『家暴疑云』,但不敢再细想。这妇人已是耳顺之年,她如何承受这样的苦,上周不是才过了母亲节么 ?

 

 

到了车站,跟著人群走入地下通道,再独自一人走上天桥;过了天桥后,是紧沿铁道的观景台,我走在台上突然想起妇人青紫肿胀一片的左眼,以及妇人哀伤凄婉的眼神,眼眶不禁湿濡了起来。

 

 

我再忆起母亲早年所受的酸楚,此时我的眼眶更是不由自主。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创作 散文
自订分类:纪实笔记
上一则: 试答复笑笑先生123 (开心笑一笑)
你可能会有兴趣的文章:
回响(47) :
47楼. ben
2014/09/28 05:02
回应阿本兄

家暴疑云 is a genuinely moving article.
your commiseration (springing from your own life experience) and empathy (a manifestation of your intrinsic humanist nature) are palpable. the writing style adeptly and tenderly described your imagination & thinking process, your moves and her possibly tacit, yet telepathic, gratitude to you. i am moved.

so far i have not read J. K. Rowling's writings, except her Harvard's 2008 commencement speech.

Text of J.K. Rowling’s speech

http://news.harvard.edu/gazette/story/2008/06/text-of-j-k-rowling-speech/

her speech centered at 2 subjects:
1. the benefits of failure
2. the importance of imagination

the first subject somehow evokes the failure Steve Job described in his Stanford 2005 speech.
a couple of years ago, UDN web site published the translation of Rowling's 1st subject only.
the 2nd subject of her speech completely change my perception about this wildly successful writer.
although her then audience was Harvard's new graduates, her point is universal.
her 2nd subject came to mind when i read your article and some readers' response.

欢迎Ben专程赏文 .

您提到了想象力 , 这件事的确有那么些想象力的发酵 , 但是它又那么的真实感 , 让人在想象里找寻答案 . 这实在是件令人心痛的事 .

我只是在现场慢慢体谅这妇人苦处

所以尽量不去打扰  希望她自己能平静下来

不再为这家暴事件伤心吧

这事很难插上手  所谓家家有本  清官难断 . 我们能做的仅是静静的祝福 , 祝福她能否极泰来 , 人生圆满 ,不再受苦 .

有句话怎讲 ? 妻子是用来疼的 ,不是用来打骂的 .

若没条件给女人幸福 ,最好就继续打光棍 . 但是光棍久了同样可怜 .

 

笔记阿本~ 摄影家老照片2014/10/02 21:39回覆
46楼. CHF狗爷/冯济灏
2014/06/18 13:13

阿本兄弟:

你这篇文章在描述和用字水平均非一般。

这篇文章使我想到我的父母,他/她们一生中当然也会有争吵。我从未看过我的父亲打过我的母亲。他气到无法控制时,便伸拳打自己,不需两三拳,嘴角淌血。可见用力之猛。结果怎样?当然争吵立刻中止了。我母亲往往说:这是何苦,把自己打伤成这样!我母亲要是眼快立刻阻止,他就能打断自己的牙。

多谢狗爷来访赐教与鼓励 .

长辈们的争执的确是后生小辈的梦魇 . 我曾观察我的母亲与母亲的兄弟们(舅舅们) ,他们在气至顶峰时刻 ,往往抱拳用力朝上胸搥打 , 自责罪己不断 .我看了往往跟著自责不已 .

我父亲则相反 , 是个胡涂人 . 我的家庭身教多来自母系 , 母亲是拉抬上升的力量 , 父亲是向下游动的力量 , 所以五味杂陈 , 成长得很辛苦 .

 

笔记阿本~ 摄影家老照片2014/06/18 22:31回覆
45楼. 看云
2014/06/12 04:46
读著心酸,希望那位妇人有一个安慰心灵的停靠站

当时的情形真插不上手 , 很深的无力感 ,最好的方式就是保持冷静 ,并给予默默鼓励 ,相信妇人是能体会的 . 若是我们看到那青紫一块便开始好奇讨论或观看 ,相信伤害将更加剧 .

 

笔记阿本~ 摄影家老照片2014/06/15 23:24回覆
44楼. 阿锺哥
2014/06/11 10:36
再拜读大作,亦发觉阿本兄从细微处之柔软心矣!

阿锺哥好呦

柔软心倒不敢当 , 但是我倒常听闻那些官商勾结的 , 那些奸商污吏们 , 往往是一颗破坏社会价值的铁石心肠 .

上周在新竹发现软桥社区被挖了一个超大坑洞, 被盗采了砂石 . 听闻这些歹人还要将废弃物回填到坑洞里 ,一坑两赚 .荒野保护协会将在6月15日发起现场抗议行动 . 我记得软桥是阿锺的亲戚家 ?

 

 

笔记阿本~ 摄影家老照片2014/06/11 23:27回覆
43楼. 心之
2014/06/10 09:50
你的慈悲让我太感动
有时候想帮人真的不知从何帮起
那种无力感只好默默祝福那位妇人了

欢迎心之

解铃还须系铃人 .这类无力感需要家人的支持与身心建设 , 另外亲朋的力量不容小觑 , 这妇人若能适当获得人脉奥援 ,相信困境将不再是困境 .当然 ,咱陌生人能做的就是默默祝福 .

 

 

笔记阿本~ 摄影家老照片2014/06/11 23:18回覆
42楼. yusheng
2014/06/10 02:21
多年前有位刚成年的女孩,拜托我的几位朋友一起劝说,希望做我的女儿。我第一个念头就想到老婆一定不会答应,所以在朋友面前当场就婉拒了。但这件事却一直在我心里牵挂著,一想起她那只被人打得青黑的眼眶,我就很心疼,后悔当时的决定下得太快,即使她做不成我的女儿,我也不会让她被人打成那样,这使我的自责感几年来一直耿耿于怀!

这女孩或许真需要找个长辈保护她 , 但李阿哥也无需太自责 , 凡事都有缘份 ,你们缘浅 , 有个夫人卡住一道围墙 , 非是您个人的问题 .

但此事也在告诉我们 ,若是遇着对的事 ,那么义无反顾又何妨 ? 若是将对的事给犹豫了 , 换来长期的难受反而不值 .

 

笔记阿本~ 摄影家老照片2014/06/11 23:14回覆
41楼. 草山
2014/06/09 22:32
版主:『草山兄是否翻译给大家分享一下 ?』

阿本兄真会给我出难题,我是理工出身,又不是读文史的,怎么考我翻译呢?

古文翻译最麻烦的是各家说法不一,谷歌一下就知道,既然逼上梁山,我就姑且言之,大家姑妄听之,参考参考就好。

根据《史记》,《甘棠》诗是歌诵燕国始祖召公奭的。召公治理国家,很受拥戴。他到各地巡察时,不想打扰百姓,所以不找房子住,而是在路边的甘棠树下搭草棚 办公、过夜,处理政事,判断官司,把国家治理的十分好。召公死了后,大家怀念他的政绩,想起那棵甘棠树,就保护甘棠树,并作《甘棠》诗来歌咏这件事情:

枝叶茂盛高大的甘棠树呀!不要修剪树枝不要砍伐树干,怀念草棚过夜的召伯。

枝叶茂盛高大的甘棠树呀!不要修剪树枝不要毁坏树干,怀念草棚休息的召伯。

枝叶茂盛高大的甘棠树呀!不要修剪树枝不要折断树干,怀念草棚暂住的召伯。

竹中辛治平校长我久仰大名,阿本兄提及辛校长在市区的故居被特意维护保留以志念,令人想起甘棠遗爱这成语来,所以引用一下。

莫非草山兄认为我这个没念过幼稚园,没修过文史学分的泼皮就能懂 ?

这召伯实在不简单 , 苦民所苦 ,体贴庶民百姓 , 竟能做到不扰民 ,不排场 ,睿智明断 , 治绩出色 , 颇孚众望 , 这在现代也是极罕见的 . 多谢再次分享 .

 

笔记阿本~ 摄影家老照片2014/06/09 23:04回覆
40楼. 霞飞客 咏梅
2014/06/09 16:24
家暴疑云

住家隔壁的邻居,无业,去大陆买了一位太太,生了一儿一女。太太一大早推车出去卖早点,辛苦的赚钱养家糊口,晚上还要遭受先生的暴力相向。

有夜,我聼到男子的打骂声与女子的哭泣尖叫声,实在受不住了,可怜那年轻的邻居太太,偷偷的报了警。

几个月后,这位大陆太太离家出走,就再也没回来了。

家庭暴力,伤了老婆的心,也伤了孩子的心啊

这就是典型的制造社会问题了 . 台湾四十万外配 , 六成来自越南 , 四成来自菲律宾印尼与大陆..等国 , 这其中的新郎有多少是本身就有经济问题或人格缺陷的 , 以为花了些钱娶来一个姑娘就能吆五喝六我行我素欲取欲求 , 孩子也生了 , 外配也跑了 , 社会问题无歇无止 .

当然 , 这里头还有不少台湾人受骗或受害的例子 . 婚姻是人生大事 , 岂可儿戏 ? 想清楚 ,看仔细 , 弄明白 , 最后再决定 .

 

笔记阿本~ 摄影家老照片2014/06/09 22:51回覆
39楼. 草山
2014/06/06 00:26
版主:『辛志平为竹中树立典范 , 他在市区的故居因此被特意维护保留以志念』

蔽芾甘棠,勿翦勿伐,召伯所茇。

蔽芾甘棠,勿翦勿败,召伯所憩。

蔽芾甘棠,勿翦勿拜,召伯所说。

      ———《诗经·召南·甘棠》

草山兄是否翻译给大家分享一下 ?

 

笔记阿本~ 摄影家老照片2014/06/08 21:57回覆
38楼. 草山
2014/06/05 22:54
版主:『1945年后陆续来台的大陆知识份子都是当时的菁英,一时之选 ,譬如竹中校长辛志平,台大校长傅斯年, 中研院长胡适之 .』

是呀!

清大梅贻琦校长说过,「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

今日读来,真正大学校长该说之话也!

傅斯年嗓门大 ,当年在重庆不吃老蒋排头 , 是有风骨的学者 .

辛志平为竹中树立典范 , 他在市区的故居因此被特意维护保留以志念 .

胡适之的婚姻虽不尽完善 , 但是他老婆的厨艺真不是盖的 ,好像有道安徽的一品锅 ?

1949  大陆菁英离乡背景  虽思乡情切  但常见教学热诚  且有教无类  譬如齐邦媛

 

笔记阿本~ 摄影家老照片2014/06/05 23:10回覆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