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巴士里的少年
2019/09/23 00:23
浏览1,127
回响6
推荐70
引用0

.

.

9月3日是研究会成立大会,上个月早规划的行程。昨晚竟夜没睡好,出门穿的新鞋不适,而穿的长裤过厚亦不畅,气候炎热,一路挥汗,倦、累、疼感袭来。好不容易搭上返程的台铁列车,车行一半,突然广播电车线断落,这已是本年度亲逢的第二次,未特别惊讶,于是再提著倦累的身体出站改搭巴士,这一路又走了老远,发现两条腿一抽一紧,快不听使唤,怅然之余,很后悔没开车出门,所谓人算不如天算吧?

.

太阳底下,起码36度以上,一群台铁电车线的受难者在公车站排成长列,幸台湾人素质优秀,遵守秩序,从容排上大巴,没人挤兑车位,算暂时幸免于难。

.

巴士上,眼前站立一位圆胖黑肤五分头的少年学生,带著一脸稚气且纯真的笑,八成是好奇突然冒出这众多乘客,少年主动与我闲聊了起来。我问他要在哪里儿下车,他说是去学校上课,我问怎下午才去呀? 少年说他读的是夜校,高一的新生,接著持续他稚气的笑,对陌生人敞开怀的那种笑,模样很可爱,这减轻了一点方才的疲惫与痛楚。少年继续他的叙述,似乎又介绍了他的家庭成员与新学校的模样,我虽然听得不甚清楚,但也跟著笑了起来,只觉得这少年性情可爱。他这一聊又过了几站。

.

后来巴士靠站稍停,走入四名理著三分头的青年,斯文、腼腆,神色有些紧张,我问其中一人,是否刚到附近营区服役?青年轻声点头称是;我续问,现在的役期是三个月或半年呀? 青年仍轻声说道 : 『不是,是四个月。』然后四青年靠拢在一起,细细私语,似乎担心身份被识破般,这是新兵常有的轻愁吧 ? 我见此景,也不好意思再提问,巴士里的空气似凝结了数分之久,静肃而冷冽。

.

如此过了好一晌,眼看就要到站,我倏地起身,趋近车门口,本能地拍拍可爱的少年新生肩膀:『弟弟,好好用功读书哟,叔叔下车了。』那孩子看着我,仍是一脸纯真的笑,我情不自禁又拍拍他的圆脸,就像拍拍自家孩子的脸。下车后,我隐然发觉全身的倦疼感,似已减轻不少。

.

.

.

.

有谁推荐more
回响(6) :
6楼. RA™ ♉ ⚦ ♿
2019/11/24 23:59

讲不出为什么 , 但就特别喜欢这篇小散记 , 我读了又读 ...

似乎是欲言又止 , 藏了些情感在其中 

5楼. simma
2019/11/05 08:45

愿意对谈的年轻人不多了

这孩子很可爱
不是很机灵那种
却是纯真可爱 笔记阿本~ 摄影家老照片2019/11/08 21:48回覆
4楼. 笔记阿本~ 摄影家老照片
2019/09/24 16:58
《udn摄影前辈浮光掠影林锡铭兄过世》

2019/09/24 殒落

就在这几年,走了10位好朋友。有经常见面或者偶有联系却悬念在心头的。有缠病多年后,终于息了地上的劳苦,解脱了;有好好的却骤然辞世。每一位好友的永别都令我伤恸。思念之情常不自觉地在脑海中盘旋不去,但,终究是唤不回了。
我最纳闷的是,这几位都是很有才华的,一直都是我羡慕心仪的。他们走得那么早,那么快,显然上天确实妒英才。否则,怎么会在他们才华、智能最成熟,最能分享给人,最能为社会尽心的时候,带走他们呢?
昨晚,在林锡铭的脸书看到一幅题名「抵岸」的油画。正在想,锡铭为何没有像之前写些抗癌或者摄影的经验?底下,光武校友会长张远明留言:学长,离苦得乐,一路好走!把我吓了一跳。翻阅前面留言,才确知锡铭走了。
我认识锡铭是他还在光武工专读书,而我则是一个经常邀他为光武月刊写稿的小助教兼校刊主编,算算认识至今已有45年之久。锡铭能写,能画,还会吹短笛,后来更在新闻摄影和摄影艺术上大放异彩,得过大奖无数。最近一次见面已经是五年前的事,不过在脸书上倒是时有交流。所以他的状况都能了解。这两三年他的抗癌心情及过程,看了都让我为他难过也敬佩他正面的态度。
再强都敌不过病魔,终于卸下地上的劳苦,安息了!锡铭,依然活在我心里。

记一位天才朋友的

殒落!



注:图片均撷取自林锡铭脸书
浮光掠影 兄
一路好走...

南无大愿地藏王菩萨,南无阿弥陀佛。

出处: 观雾 - 《浮光掠影‧摄影笔记》 - udn博客 http://blog.udn.com/linshyiming/96170927#ixzz60RD86J3Y 笔记阿本~ 摄影家老照片2019/09/24 18:45回覆
3楼. 笔记阿本~ 摄影家老照片
2019/09/23 00:22
Carlos Montoya

2楼. 笔记阿本~ 摄影家老照片
2019/09/23 00:06
很厉害的美少女吉他三重奏

1楼. 笔记阿本~ 摄影家老照片
2019/09/23 00:01
.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