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走过之后
2018/09/11 09:43
浏览1,295
回响3
推荐87
引用0

一场又一场的生死别离接续而来,这四年,来不及梳理纷纷沓沓的心绪,秋风一次次扬起。身心如褐黄的落叶,飘零天地间。

四位至亲依序走了,先是妈妈,接著先生的大哥,再来是我的爸爸,上个月先生的弟弟。

虽说花谢果落是人生的自然,然而每一次的面对与事后收拾心情,总叫自己在雨里颠踬,魂魄飘摇。

风里,雨里,荏弱挣扎,叠叠重重的迷嶂。

回首,不堪。

路,确实必经。逃遁无门,终究是要迎受。

望见自己的衰颓无助,无从慌与悲,祈求的是平安走过。

日子摇晃,羸瘦了身躯。哀戚心恸,缱绻为发上丝丝白霜。

很苦,很涩。那段–不算短‥的怔忡日子。

   

                                      ※ 网络图片      

 

走过之后,载不动的愁,搁寄白云,且不问它,许与不许。

走过之后,时间涤滤沉淀。轻舟,如今已摇过万重山。

更体会出,心无罣碍,饥来吃饭,困来即眠,是多么日常的幸福!

 

最爱我、最在乎我,最依赖我的妈妈,103年6月走了,身心被掏空,捱了很长一段空茫晦涩的日子。

理智告诉自己,妈妈离开是事实,感情却生气的反驳:「妈妈一直在我身边,不会离去,妈妈不能没有我…。」

不时劝慰自己,要走出来,愈用力陷得愈沉。不愿意妈妈在我的生命消失,希望妈妈成为我的永恒。

极度思念时,就在昔日与妈妈常游走的街巷餐馆,寻觅妈妈的笑语神情。泪汨流,心空飘。

回到没娘的家,空荡荡,情深依然,却生怯。

与弟弟妹妹们聊了几句,想念妈妈的情绪渲染沸腾,烫在心口。

一再倒带,回忆追思妈妈的可爱可笑可敬可叹…,大家说著说著又笑又带泪。

四年了,忘不了。还是把妈妈挂在嘴边,烙印在心里。

 

 

103年年底,身心尚未完全苏活,小儿子的生活,骤然惊滔骇浪,陷入乱流漩涡里,浮浮沉沉。我无从选择,104年中,北上桃园,协助陪伴他走过这一段泥泞日子。

只能等待尘埃落定,人与事风平浪静。

在桃园,度过了两年多,不属于自己的日子。

待大势底定,回到台中,心喜终于可以悠闲晃时,好好陪伴高龄的老爸。

 

计划赶不上变化,才欢喜了几个星期,身子好好的爸爸,吃完早餐,突然排山倒海式的眩晕,送慈济急诊,〈血栓脑中风〉。

医师直白的摇头说:「没希望了」,已经半昏迷的爸突然大声:「哼!」,之后,随即整个人陷入深度昏迷。

这一声哼,,是爸呛医师,最后留下「不以为然,不服输,不轻言放弃」的遗言。

 

医生问:「要不要救?」兄弟姊妹齐声回答:「要」,医生帮忙转院到荣总,开脑部手术。

来的突然,讶然,连回神机会都没有,任凭医生处置。竖立手术房门口,分秒流逝,焦心焚神。

脑手术成功,状况稳定正常,但仍旧昏迷。

医师说:「是植物人」,「你们要爸爸继续这样的人生吗,这种人生有意义吗?要不要拔管?…」。

声声入耳,心,震慑摔落破碎一地。

「可是,我爸能走能吃能睡,没有慢性疾病更无重大疾病,心智清晰,早上前半个小时散步,回来吃早餐,正常的很,…,说不定睡一觉又醒过来…」我们天天拖延,盼望奇迹出现。

医师日日依然是那句绝情话:「清醒机率几乎是零」。

前一分一秒还在说笑,大口呼著气的老顽童,转眼就变成一支枯草?

教女儿如何承受面对啊!

在病房忍住的泪水,踏出门外就一路流淌,心的无力汇成汪洋,不知如何才是好?才是正确的抉择?

 

心碎绝望之时,又传来先生的大哥好端端的一个人,也是没有慢性疾病史,突然急性主动脉剥离,失血止不住,侄子来电急催,速速见其最后一面。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人生无常,世事迷离幻灭吗?

平凡正常的日子,酝酿蓄积著幻化灭绝,这天的到临,让人束手无策,举步困踬,难道只能自我安慰「无常啊,人生」催眠自己,认命宿命地迎受,束手就擒吗?

赶去见慈祥暖心的大哥最后一面,来不及说再见。

「六叔全家人来看你啦…」侄子叫唤著大哥,望着陌生又熟悉的脸庞,百感交集。

忍住泪水,像往日一样,叫声大哥。往日是温馨的寒暄话家常,今日无言,好难过。

「大哥我回去了喔」「这么快喔」这句口头禅在耳际缭绕,是大哥的叮咛与关爱,长长久久。

 

从大哥家回到爸的病房,酸.苦.涩味乱心,心乱如麻,莫名的难受。

两位弟弟坚信爸爸不可能不战而败,姊妹不舍爸爸身上一直增加的插管,《不放弃与不舍》,就在兄弟姊妹的心中拉扯,天人交战著。

【一念苦,一念甜,转个念,就是希望】没有是非对错,只有心念的纠缠。

心念,决定路的方向和去处,来的太急,我们还没准备好,领受人世间的无常。

好几次危急,家人决定让爸爸好走,不再受苦,他老人家却又及时稳定,让我们相当自惭自疚。

{救与不救}{拔与不拔}天天医师、护理师追著问。

望着安详沉睡的爸爸,犹如往日睡觉中的爸爸。

除非是自然走了,试问谁能,谁敢,谁愿意,狠心提早结束他的生命?剥夺他的生存权?他还在与死神战斗,奋力一搏呀!

反反复覆的抉择,医师点头说能理解家人的善变心情,医师劝慰:「竭尽心力,就能不疚」让我舒坦好过一些。

看着爸,不能替他做什么,总是轻拍他的脸颊,搓搓他的耳朵,捏捏他的鼻孔:「嗨,睡太久了啦,懒惰虫,你庭院的草又高又乱,有够丑,赶快起来啦…」眼泪直流,好难过,好难受!这无常生命的功课。

见证生与死,存乎一呼一吸之间,多轻薄易脆!该放下还是执著?「爸啊,你给个暗示呀,我们谁也不敢替你决定生死啦…」

好几次,我说著说著,他头摆了一摆,脚扭了一下,以为奇迹发生在他身上,快快跑去护理室。护理长泼了盆冷水:「这是反射作用,除非你叫他举起右手,他举右手,才是意识恢复。」一道冷寒射入,跌落失温,莫此为甚。

最后,终究,敌不过死神的召唤,走了。

 

行走人间路,一直以来,我喜欢圣严法师的谦和慧智,他的一句话刻记在我内心深处:

【遇到严重事情时,我通常用四个态度或者四个层次来处理,面对它,接受它,处理它,放下它】浅浅的白话,深深的哲理。受用无穷。

这帖良药,给予我冷静的能量,智能的源泉。熬过人世突如其来的暴风雨肆虐,走过不知如何是好的困厄。

好与坏日子,都该是平常心对待,才能过下去,这叫做人生。

 

人的一生,免不了风霜。

《我们不要去找幸福的生活在哪里里,而是要生活在幸福中。学会自我酝酿》此刻,在「你来了,茶刚好煮上」这本书里洞悉这句话的智能。

瑀璇好友解析更透彻,人生譬喻泡茶:「经过师父壶水的浸泡,得以舒展开来,过程中烫著、凉著,却褪去了稚嫩和浮华,回归自身的清静与觉性。」茶叶不经滚水冲烫,哪里来的清香!说得真好。

 

走过之后,回头看,虽是萧瑟,何尝不也是一片风景,教人怀思。

走过之后,【用清净心看世界,用欢喜心过生活】。

也就能万般皆放下,

回首萧瑟处,也无风雨也无晴。

 

记忆是条长长的回廊,现在的刻骨铭心,以后也会成为云淡风轻。

不是无情。

而是另种心情。

 

尘凡结缘。缘,结了,不灭。

远、淡了,不是消失、不存在,看似离开,其实不曾离开。

 

爸爸走后两个多月,小叔上个月也走了。

彼此年龄相近,是兄弟更像知心朋友,常常分享两家人的喜怒哀乐情绪,乍闻噩耗,久久无法平息纷乱的心痛与不舍,更是担忧小婶如何走出来,迎受这变故。

这篇心情笔记的最后一段话,是要送给小婶。

小叔走的太震惊,劝慰宽心的言语不足以解她痛,只能深深拥抱她,…。

                                                                         &网络图片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心情随笔 心情日记
自订分类:呢喃絮语
下一则: 杨柳青青
你可能会有兴趣的文章: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
回响(3) :
3楼. 石蕊:从朗静中梦醒
2018/12/01 18:44
感触

读完此文深有感触!

生命的每一个时刻与方向都是朝向死亡,重点不是如何死去,而是清楚的知道如何活著,如何把每一天每一季都当作最后的一次,好好踏实的活出自己才是生命的最大荣耀。


 

已知生命总有结束的时刻,要看开,看透。

但当这一刻到临时,面对失去的永恒,又苦又痛又慌又乱,着实不易潇洒地说再见。

走过之后,诚如您所言,必须清楚地知道如何活著,踏实活出自我,是最重要的领悟。

谢谢您!赏您文,很深的意境,总会有深刻的触动。

 

紫苏2019/01/20 19:12回覆
2楼. 瑀璇心语udn(矿山上的布达拉宫)
2018/09/19 22:55

缘散。人走了,我想记忆会永存于心

保重

逝者,生濒于死时,肉身病痛的折磨,精神上的恐慌无助,放不下的俗务尘缘再再叮咛……

让陪侍在旁的亲人不舍,心力交瘁,在那当下,很有苦海人生的感受! 痛哭

紫苏2018/09/26 09:50回覆
1楼. 洪明杰〔洪杰〕
2018/09/13 02:38

一段极为艰辛困厄的日子  望心情能渐渐平复

种种伤痛挫折  好像就是人生的真实  让人不得不面对  虽然那是极苦的。 

感情很亲的家人突然没有了,面对空缺的位置,很是落寞。

夜深倦累躺在床上,一闭眼,他们生前笑容话语,逝世时的面容,睡在棺木里的遗容…不去想,又时时浮现。很是思念。

变动太大,人生无常的冲击,心慌。

这几种心绪,夹缠著哀伤,确实心慌意乱了一段时日。啜泣

今日能平静写完这篇心情絮语,是走过走出来了。 无奈

紫苏2018/09/14 07:27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