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漫步回忆 8
2019/12/07 16:22
浏览366
回响0
推荐15
引用0

P.32

碧佛高中约只有四百名学生,所以争取运动员票是胜算的关键,大部分球员不管怎样,也不会对他们选出来的人喝倒采。结果我的策略奏效了,刚好按照我的计画实践了。

我以相当高票当选学生会主席,但对于这终究会带给我什么样的麻烦,我却一无所知。

我三年级的时候,跟一个叫做安琪拉‧克拉克的女孩交往,我们的关系很稳定。她是我第一位正式的女朋友,虽然只维持了几个月而已;就在学校放暑假前,她就把我给甩了,对方是个叫路易的人,他当年二十岁,在自家父亲开的修车厂当技工。他主要的特点就是有一辆很漂亮的汽车,我可以跟你这么说。他常常穿著一件白色T-恤,袖口内摺处滚有一圈骆驼毛,他会斜靠著他的雷鸟车前盖,眼睛来回巡索著,一看到女孩走过,他就会说:「嘿,宝贝,」这样的话。他是真正的赢家,你该懂我的意思吧。

好了,总之校友舞会就要举行了。由于安琪拉的关系,我还没跟别人约会过。

P.33

学生会规定每个人都必须参加(义务的),所以我要帮忙布置体育馆,隔天还要清理场地──除了要做这些事之外,这段时光通常都过得很愉快。我打电话约了一、两位认识的女孩,不过她们都已跟别人有约,所以我只好又打电话给另外几位,她们也都有约了。到了最后一个星期,我挑选对象的标准也大幅度地降低了;连撞球室也落到让给戴厚镜片(深度近视),说话口齿不清的女孩,但我还是不想约她们。总之,碧佛从来就不是真能孕育美人的温床,不过话又说回来,我还是得找个女孩。我不想没有约女孩就去参加舞会──那看起来会像什么样呢?我想我会是历任以来,没有约女孩就参加校友舞会的学生会主席,结果准是我整晚都在替人舀取饮料,不然的话,就是在浴室拭擦呕吐物。这些通常都是没有约女孩的人做的事。

我渐渐恐慌起来,于是就拿出去年的毕业同学录,然后开始一页页翻寻起来,想找出可能没有人约的女孩。我先看四年级名录那几页,虽然她们当中的许多人都离校上大学去了,但是有些人还留在城区附近。虽然我自认没多大把握约到她们,我还是打了电话,结果的确证明我的判断没错,我约不到女孩,至少说,也不是每个女孩都愿意跟我约会。

P.34

后来我就变得善于处理被拒的经验,我先跟你说,那并不是你可以向你的孙子吹嘘的事。我妈知道我正在查同学录,终究走进房间来,陪我坐在床上。

「要是你约不到女孩,我乐意陪你同去,」她说道。

「多谢,妈,」我灰心地说道。

她离开房间后,我感觉到心情比先前更糟,因为即使是我妈也认为我约不到女孩。万一我同她在会场出现呢?那情况就像:要是我在这里已住了一百年,就不会每况愈下地住下去。

顺便提一下,我的同船人还有另一位,那就是当选司库的卡瑞‧丹尼森,他也还没有约到女孩。卡瑞是那种没有人愿意浪费时间跟他约会的人,他能当选唯一的理由就是他没有竞争的对手。当时即使我认为票选日已逼近,他还在军乐队里吹低音大喇叭;而且他的体格看起来已经没什么造型了,彷佛在青春期中途就停止了正常的发育。他的胃口很大,手脚长得瘦瘦长长的,像胡佛村里的村野游侠 ,你懂我的意思了吧。他说话的音调其高无比──我猜,这就是他之所以能吹好低音大喇叭的原因。

P.35

他从来没有停止发问过问题,「你上周末去哪里里?好玩吗?你跟女孩碰面了吗?」他甚至也不等你回答,就边问边绕著你走动个不停,你还得不停地转头好能看清楚他。我发誓,他可能是我遇过最烦的人;如果我没有约女孩,他会整晚都站在一旁陪我,连珠炮似的问些问题,像个发癫的诉苦者。

所以我还继续在房里翻寻著同学录,在三年级那页上,我看到了嘉咪‧苏利文的照片,我停顿了一下,然后翻过这页,就在稍作考虑之际,我骂起了自己。接著我又花了一小时找人,找到一半时还是没找到象样的女孩,慢慢地我才明白过来,后面的名录上根本已没有可找的女孩了。最后我及时又翻回到有嘉咪照片的那页,又看了看,她长得还不赖,我对自己说,她看样子也真是温柔。她也许会答应,我想…。

我合上了毕业同学录。嘉咪‧苏利文?海柏特的女儿吗?不用说,绝不。我的朋友不活活把我给笑死才怪。

但若是跟约你妈同去,或者清理呕吐物,或甚至──但愿上帝不准──跟卡瑞‧丹尼森的情况比较起来呢?

P.36

那晚剩下来的时间我都在为自己的窘境辩解,我感到左右为难,赞同或反对的理由我都想到了。请相信我,我反复想了一会儿,想到最后,即使是我应做什么选择也已经很清楚了。我必需请嘉咪参加舞会,接著我就在房里绕著踱步起来,边在想用什么方式邀请她最好。

那同时我也明白有什么差劲的事,有什么令人惊讶的事也正在进行。那就是卡瑞‧丹尼森了,我突然明白过来,他可能也正在做跟我此刻所做的同样的事。他可能也正在翻寻同学录!真不可思议,然而他也不是那种喜欢清理呕吐物的人,如果你看过他妈妈,就知道他选择机会的条件比我糟多了。他若先主动邀请嘉咪呢?嘉咪不会拒绝他的,事实上,她还是他唯一选择的对象呢。他身旁的人无人能把他绊住,让他死心。嘉咪谁都帮助,她都一视同仁──她就像个博爱的圣人。她可能会倾听卡瑞的谈话,尽管他的声音尖锐刺耳,然后她看着他心生好意后,马上就接受这位球员的邀请。

我因此就呆坐在房里,想到嘉咪可能不会跟我去参加舞会,心情就乱了起来。那晚我勉强睡了,我跟你说,那是我经历过最奇怪的事。

P.37

我想,过去绝对不会有人因约嘉咪之故感到烦恼着急的。我打算趁著早上还勇气十足,先去问问她这件事,不过嘉咪却没来上学。我猜她一定到莫黑德市去探视孤儿了,因那是她每月的例行工作。我们几个人也拿看孤儿为借口,想办法逃学出去,只是嘉咪才是逃学做那种事独一无二的人。校长知道她都是去读故事给他们听,或者带他们做手工艺,不然就是跟他们围坐在一起玩游戏。她不会偷偷溜到海边去戏水,也不会游荡到塞西酒馆或什么地方闲聚。那样的想法绝对荒唐。

「约到女孩了吗?」艾瑞克下课后问我。他知道得很清楚,我还没有,即使他是我的知心至交,偶而还是会附和我一下。

「还没有,」我说道,「不过我正在努力。」

我走到会客厅的时候,看到卡瑞‧丹尼森正在开门锁。我发誓,我看到他眼珠转了一下,迅速瞥了我一眼,他大概以为我不是在看他。

那天的情况就是这样。

上到了最后一堂课,时间变得拖拉漫长,分秒滴答响得分外清楚。我算得很准,假如卡瑞和我同时走出校门的话,我可能会先抵达她家,但万一手脚太慢就完了。于是我用心理激将法建设了自信心,

有谁推荐more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