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那一年我们一起写历史(转载:非凡友)
2019/11/04 20:30
浏览931
回响1
推荐69
引用0

作者简介… 推荐人:King Waing

作者系余之金门同乡大姓邱,笔名神盾,fb 昵称非凡,主修比较文学,兄天质聪颖幼时即显端倪加之兴趣使然,小学即投稿金门正气中华报初试啼声,及长转任公职写作未曾稍懈,二十余年来衙门案牍励炼,提笔游刃有余文采愈显精粹,作品散见调查局固安月刊、中副、联副以及故乡金副。

邱同乡与余诸多相似之处,尤其酷爱文学彼此性情相投,且皆系自愿从军并于威权时代同样甄选进入国家元首邸寓任大内卫队成员,自修自励转公职奋发互勉迄届满退休,因时有往来乃成至交。

非凡兄笔锋冶数十年达炉火纯青之色,文思敏捷下笔千言。本文从民国64年老蒋去世缘起,撰述卫队转折改编(实际任务精神不变)贯之叙述甚详,莫非亲身经历亲眼所见与蒐考文资有方有力者,实难完成这精辟有价的好文章,本篇刊载于DTM第367期杂志,图文并茂令人爱不释手,深深佩服同乡博物多闻字字珠玑,获极高评价,尾声盖以王国庆....的一段生动画面跃然纸上更显精彩,活像电影般呈现于读者眼前读之趣味横生,余有幸被纳入书中一角备感荣幸,实应属卫士代表性之一耳,故余画蛇添足略述以感谢,谢其为卫队光荣历史任务及传统精神有系统著墨以飨世人,二,将余代表卫队生活点滴过往事迹生动跃然于文章让读者了然,余亦感惊艳子女亦增光彩,三、尖端科技之杂志甫出刊发表,兄未曾稍懈旋自资寄出一册赠余作纪念甚为感动。

总之,这是一篇绝妙好文,兹将获尖端科技青睐于今年3月号第367期出刊,题名为「特种警卫金门帮」解密的大内档案并同那一年我们一起写历史转载于此分享,读者诸君好友对于曾是披著神秘面纱近代的大内高手,想一窥全豹者可先睹为快:

以下转载内文:作者:非凡 (笔名: 神盾

http://blog.udn.com/W393987/article)

千呼万唤始出来-▼ 神盾文章刊载于:DTM第367期(2015年3月号隆重推出)

作者笔名神盾,主修比较文学,乃兴趣使然,小学即投稿金门正气中华报初试啼声,及长,投身军旅写作未曾稍懈,转进公职二十余年,衙门案牍励炼,提笔游刃有余愈见驾熟,多年作品散见调查局固安月刊、中副、联副以及故乡金副,今试著以40年火候,用虚实笔法,试图重现当年镇守「天下第一关」的七海神枪铁卫王国庆传奇一生的精彩片段,幸蒙尖端科技毕社长青睐-采纳并原著「特种警卫金门帮」得以同步刊出。已发表于今年3月号367期, 读者诸君若欲欣赏精彩图文可径往图书馆或书局浏览。兹不揣鄙陋─愿以原文底稿呈现,分享如次:

标题:那一年,我们一起写历史

民国64年秋「联指部」成立后,原驻士林官邸第77据点的「精忠卫队」剽悍主力-第一、二区队,以及正在铭传商专附近「梅庄」基地整训的特勤宪兵225营派出一个分遣排,悄悄开进台北卫戍师圆山东营区,当时该营区原系卫戍师支持指挥部含运输连之驻地,开有两门面向北安路,靠忠烈祠那1号门口腾出部分营舍供宪兵成立侧卫机车排,职司经国先生座车侧卫警安任务;靠近「七海寓所」管制道路那2号门,也配合腾出汽车集用场空间供卫队第一区队兴建营舍进驻〈另第二区队配置于后靠山坡棱线成立据点以及部署岗哨〉,职司寓所内卫任务,并于山坡棱线据点边成立指挥所,结合侍卫区原置警卫官编制,七海寓所扞卫主力俨然成形。

王国庆卫士是前述首批派往七海执行内卫勤务的要角,他被分派在靠近2号门的201据点-号称「天下第一哨」的坐班哨,所有欲晋见经国先生之人车一律在此停住、登记、安排晋见,并随时做为与中卫区协管中心、警安组、1号警卫走廊联合警卫兵力等单位切取联系之重要管道,所以有异于当时所有岗哨(上自上校警务员,下至下士卫士,这些站岗人员常被老蒋总统唤称「卫兵」)的站岗形态而独立一格为坐班哨,乃因执勤方式有所不同之故。

在老蒋总统还健在的时候,一年一度的侍内卫区射击比赛在铭传商专附近的电动靶场举行,民国63年时18岁龄的王国庆在千百名侍警卫角逐赛中脱颖而出,荣获最高统帅颁给射击奖章证书(如附),成为左轮手枪特等射手之佼佼者,迨66年我分派七海执勤时,他更进一步参与特勤宪兵机车「行进间车上射击」特种标靶取得佳绩。

民国67年12月中,美国卡特总统与中共首脑华国锋准备签署建交联合公报,时美驻台北大使安克志与宋楚瑜交好,因经国先生任行政院长时指派新闻局副座宋楚瑜做为与之对话唯一窗口,老宋因此管道得到情报,那天深夜逾12点,经国先生已然就寝,号称「天下第一关」的七海201据点坐班哨摇来电话,发话者王国庆卫士称「老板已睡,老宋突有要公欲晋见,是否放行?」等情,鉴于这时卫队副座兼内卫区指挥官刘懋林中校-想当然耳亦已打呼入睡,事不宜迟,军情紧急,我也不假思索即应以「通报值班武官、叫醒龙头侍卫以及侍从参谋应变、亮前行灯、战斗第一哨及第二哨、便衣哨和军官哨就严密警戒部署,亮状况二讯号灯!」所有指令一气呵成,那个夜晚七海不平静(一周后,台北的美国大使馆撤走)。

挨近晨曦初露,一夜未眠的我,除了适时报告情况予相关单位长官俾有初步了解外,并于卸勤时循例下山至201据点查阅是日所记载之工作日志,择要节录俾供决策所需,时近随扈出勤时间,警铃大作,只见先导车缓缓驶出1号管制道,右转北安路,不旋踵间,九人坐的厢型座车紧随而来,我瞥了一眼升火待发的宪兵侧卫机车,咦?这戴著安全帽的熟悉身影岂不是镇夜值班的国庆兄!这不是他的任务啊-正惊疑间只见他以食指竖起抵住中唇示意别声张,然后以熟练的手势及驾驶技术穿至车队离座车左后3米间跟进,我知道侧卫机车抵圆山中山桥监查哨前交联合警卫混合编组护卫后即行折返,来回不到 10 分钟呗,等回程再问个明白,不久,原以为睡眼惺忪的国庆兄,却神采奕奕完成任务骑著那部野狼125已然轰轰驶进营区,不等俺开口就先叙出缘由:「唉,今天情况特殊,沿途民众恐有抗议行动,恐为不法份子所乘,藉机骚扰甚至造成危害,想想情况特不放心,所以越俎代庖亲自出马以策万全咧,........」

是日,圆山饭店前抗议美国不顾道义之群众聚集群情激愤,台北风雨飘摇,领导中心处变不惊,七海铁卫忠心耿耿,令人动容。

(后记:王国庆卫士,常笑称自己是「半个金门人」,因其父原籍河南,是当年参加徐蚌会战后,转战闽南两广辗转至海南岛再撤抵金门投入浯岛保卫战之国军,其母乃金门人之故;国庆兄69年退伍,是精忠卫队少数几位退离后凭己力考上公职转任文官有成之典型之一,95年在台北县中和市主任秘书任内退休,基于与作者同为当年革命战友,以及同转任公部门自力更生奋斗互勉,常有往来乃成至交。 )

标题 : 特种警卫「金门帮」─解密的大内档案

民国六十四年四月老蒋总统崩殂,为应「大内」警勤兵力调整,当年七月卅一日,行政院长蒋经国先生指示将原侍卫体系重新改组,命以五十九年颁布的《特别警卫纲要》为基础,纳入国家安全体制,并在士林官邸右前方-天线林立的网球场边原设的「警情中心」位址成立「联合警卫安全指挥部」(Joint Guardforce and Security Command)简称「联指部」。

翌年秋,已在野战部队服常备士官役三年多的我-获甄选进入「大内」卫队也就是「精忠部队」服务,当军车由台北火车站将我们来自四面八方野战师挑选来的20名准卫士们送进士林官邸时,走的是士林园艺所通往官邸的边门,彼时该边门与园艺所虽有捷径相通,但「精忠部队」的内卫区队设有岗哨管制通行,所设障碍物除铁门栏栅,尚可见电网、电动陷阱以及为阻绝擅闯的轮形及履带车辆所准备的鸡爪钉、战防雷、蛇腹形卷网等利器,一通过这个管制哨就进入所谓的内花园-也就是内卫区了,瞬间一栋草绿色的有著壁炉用特殊烟囱的洋房矗立在花木扶疏人工庭园造景映入眼帘,这也就是当年老蒋总统伉俪生活起居之所在〈我们称为「公馆」〉,叫做「侍卫区」-不是一般警勤人员可以随意进入的,所以车子在内花园将我们卸载后,我们被徒步带往后山腰的集训区队接受新进卫士衔接训练,说是徒步,其实是揹著行李爬上数百阶的梯崁,沿途所见五步一岗十步一哨,奇花异草间有穿川流不息的工人在忙碌著清洁及布置园景;因此我们看到此时以及尔后的一段很长时间的士林官邸,并不因老总统的过世以及后来蒋夫人宋美龄女士的赴美疗养,一时人去楼空而人亡政息,相反的,由于新的情治指挥中枢成立-开始运作,加上老夫人偶尔也回来小住,少则数日,多亦达三两年之久,警卫及环境维护自不能荒废,警卫兵力仍有维持,警卫队队部仍驻官邸后山腰。

前述「 联指部」虽系挂名在国家安全局之单位,由安全局长兼任指挥官,但实际上仍由联指部专任副指挥官兼执行官综其权责,安全局仅负责行政后勤业务。我们刚调入官邸时第一任联指部副指挥官由安全局副局长陈宗璀兼任(原系副侍卫长兼执行官)。

民国六十四年八月一日为应联指部成立日,总统府警卫队〈也就是前述「精忠部队」〉亦配合准备改组,此时朱恒清队长预为绸缪,早在六十二年四月即往金门招生,首次由第一士校代训之第19期常士班已完成基础教育,正在宪兵学校接受分科教育,六十四年十月廿日毕业为新士第8期,进入官邸集训为第9梯次,因为都是国中毕业在士校完成高中教育,故素质整齐,常备役服务年限又长,一改以往在金门第三士校招收之短期预士班素质参差不齐之敝(这一期后来出了位将军─关恩仁,金门复国墩人,是小俺四期的常士班学弟-我们曾经在七海内卫有过短暂的共事,那时他是中士卫士)。此时警卫队先期举行考选甄试,俾擢取七海内卫区队与警卫组警卫官成员。

当时担任七海内卫区中校指挥官的刘献荣,为步兵科出身,因其弟担任大内御厨关系,由澎湖野战师少尉见习官迳调官邸服务,故无战斗部队主官经历,亦非宪兵本科专业,嗣经国先生就任总统,经层峰检讨,该员调往当时勤务较轻之士林内卫区;任务逐渐繁重的七海内卫区指挥官-则由原宪兵22X特勤营中校营长刘懋林接任,后者毕业于政战学校体育系正期,对本队推展体能战技有独到创之处,复以在宪兵特勤营励炼甚久,督导各种勤务施展专业-均能得心应手,游刃有余,受同为政战系统出身之丁振东队长倚重。

此时总统府警卫队虽改番「国防部警卫队」,实际上却非国防部可以迳予指挥之单位,遑论宪兵司令部;本队实质上系直辖于「警情中心」之下的立即反应武装扞卫大内主力,编有五个区队,每一区队辖5个分队共编制廿五个分队,四、五百员官士。此时金门籍比率已逾三分之二。士林内卫区队驻84号据点,平时待命,与内卫组、警安机动组配合外勤莅场勤务。第一区队(驻七海201、205、206、207据点)及第二区队(驻七海203及204据点)负责七海内卫,归七海内卫区指挥所监督指挥。第三区队驻士林官邸第81据点,负责士林官邸侧卫及提供火力支持、警情中心保卫,第四区队驻83据点,负责新进卫士集训,并为警卫部队预备武力,第五区队负责慈湖陵寝内卫。

民国六十五年十月,有鉴于本队一时扩编迅速,预士班卫士受不了勤务压力一一退伍离职,士校招生缓不济急,乃行文至各野战单位甄选士官干部至官邸集训为第11梯次,此梯次之金马籍新进卫士,来自步、装、工、化诸兵科,甚至曾在金门成功队任职过之蛙兵骨干,有预士、也有常士,由于已在军队励炼经年,都是中士以上阶级,若非彼时外省老士官充斥占缺,这些常士应该已晋士官长职,他们励炼自是较邸内各梯次官士见多识广,反应亦较灵敏,颇为长官器重;从此新血轮之加入,为精忠卫队注入了活水,可惜他们来自部队中坚干部,入邸成为最底层职位,镇日卡哨操课,与野战部队生活形同天壤,卫队干部领导统御僵化且有偏差,最终也是难以留才。

经国先生就任总统前,七海寓所内卫区队已完成布置七个据点,分别为:

201 据点:官邸门口,为坐班哨,负责向内通报与放行。派出寓所门口军官哨1,由本队队员负责。另北安路入口之警员哨由中山派出所负责。

202 据点:官邸侧门外山腰,为中卫宪兵军犬组─负责夜巡。

203 据点:官邸后山坡,临内卫区指挥所,该据点制高─掌控临忠烈祠后山山棱线3个步哨。

204 据点:圆形大水塔边─掌控邻海军总部山棱线2个步哨。

205 据点:拱卫官邸后门(面对海军总部四海塘及斜对隧道口)。

206 据点:海军总部大门右侧堡,为隐藏式便衣哨,配合海军总部武装宪兵执勤,监察进入内卫区武装人车管制。

207 据点 : 原卫戍师东营区东侧,与该师运输连同驻,掌控官邸北安路入口要道,置战斗便衣哨及武装哨负责终端阻绝。嗣蒋经国当选总统后,七海警卫室扩编,依照总统府侍卫室安全编制,由原两个区队扩编为四个警卫区队含内卫区队,原留守士林官邸第三区队调进七海警卫队,此时侍卫长彭传梁负责七海警卫组,安全局副局长兼联指部副指挥官陈宗璀负责士林警卫组。本队先期整训,挑选射击成绩较佳以及反应灵敏者优先编入七海内卫区队,需知当年咱们长短枪射击预习是怎么严训的 : 吊砖块从一增加到三块,扣扳机时不能让枪管上所摆置之铜板掉落。

迄今「卫队」,为遴选补充卫士作业正规化,开设「联合警卫士班」,并从第一期招生,仍于金门独立招考,但不直接于士校应届毕业生中遴选,而改为直接招生后,再由金门士校代训。该年十月,由金门第三士校代训一年,翌年十月赴官邸报到。民国六十六年招生第二期,十一月十二日入学,六十七年第三期........每期招生六O人。每年入学及毕业至官邸集训区队报到时间一律订在十月,在士林官邸第83号据点衔接精训三个月后始授下士阶任用。上开招考遴选作业,至 经国先生辞世前,均维持仅由金门一地招考特种警卫士之传统,致成金门子弟大量遍布侍警体系服务之先驱。

迨民国六十八年由政战系统出身的宪兵上校丁振东接任警卫队长,此时的七海警卫编组警卫官、卫士已几乎全是金门籍(马祖籍占极少数)担纲,奠定嗣后领导中心侍警卫体制之传承根基。

民国七十一年始,在当时警卫队长丁振东的运作下,七海官邸军官哨来源有很大的改革,每年从陆官与政战学校各提拨两名应届正期毕业生分发至官邸服务,除为提升警卫队军官干部素质,从而成为改变警卫生态之先驱(原先都是卫士转考宪校专修班,忠诚度及体格状态固无问题,惟知识水平低落,素质甚差是改变不了之事实),并为卫士充当随营补习老师,通晓六国语言的老蒋夫人也曾指示卫士要学英语,士林内卫区队长张银桥曾起到了表率的作用,这位南京国民政府时代就已担任卫士之职的老区队长,每日清晨带领卫士们逐句逐段朗诵英语课文,在鸟语花香的内花园教室里传来琅琅的读书声,声声入耳,至今想起当年盛况仍令人怀念不已。民国七十七年,蒋经国总统辞世,李登辉依宪法继任元首,联指部及时于「大安警卫室」增派一个加强区队,编制侍卫、警卫125员。李登辉从原副总统任内随扈警官第一队里挑选一批亲信进入警卫室,自两蒋时代一直为军方柯断之内侍警卫体系,开始划时代有了警官系统的注入。

民国八十三年联指部法制化,改编为「国家安全局特种勤务指挥中心」。目的乃为藉由国家情治系统的力量来支撑特勤工作,在执行特勤工作之际,能够先知先制,确保万全。国防部警卫队并改编为「国防部警卫大队」,兵力缩减为官士308名,执行士林、七海、大安、信义等官邸与慈湖、大溪陵寝特种警卫任务。

此时警卫大队之特种警卫官士来源由安全局委由宪兵司令部统一招考,再由国安局特勤中心与警卫大队联合复试审核,由宪兵学校代训后授特勤宪兵警卫官(士)分发。迄民国九十四年四月移编宪兵司令部组织,改名为「宪兵司令部警卫大队」(注:民国100年国防部组织调整后,宪兵司令部降编更名为「国防部宪兵指挥部」)。

四十多年来内卫特警官士,从金门马祖青少年进入士林官邸近三千人,有续留营者取得士官长职退伍领终身俸者,亦有接受保送进宪兵学校专修专科班受训继续在圈内发展者,也有少数因志趣不合而另改投政战学校或其它兵科专修班以取得军官资格者,均殊途同归,内卫系统当然以宪兵本科居多,惟晋升至上校以上之佼佼者其中政战科系有过之而无不及。

从民国七十年代初期开始,出身金门的特警官士陆续递补进入联指部各单位,官官相护互为提携,此后金门籍特警官士升迁管道畅通。影响所及,包括总统府侍卫室,和国家安全局直属特勤中心以及所辖各警卫室侍警卫官、各警卫区队干部,警安组警卫官,派驻各单位协调联系官,生根茁壮。来自金门的内卫特警可以说是历届总统保镖的主要来源,因此侍警卫系统向来有「金门帮」的说法-洵非虚言。

安全局特勤中心于民国八十三年成立时编制仅264员,警卫队300员,但这五百余名员额原是编制在大安、崇实、士林、七海、信义等各警卫室适时提供警勤支持。首次政党轮替后,依退职正副元首礼遇条例,卸任政要其住居仍须设立警卫室,编制侍警分遣组与警卫区队。新任正副元首人力增加外,其家属子女亦须保护;加上每四年一次大选时各候选人亦是由特勤中心提供维安(在各组候选人竞选总部成立警卫组,由特勤中心编制警卫人力,拟定维安计画措施)。

台湾政治环境二十余年来变化甚大,加上国军历年来实「精实案」「精进案」「精粹案」以及募兵制的启动,在在冲击特种警卫之编制预算员额,虽于民国八十七年十月,警卫大队将编制复编为378员额,当初或设计仅为执政党永远执政的警安编制,人数早已不敷使用,所以过几年又从警官队大量补充警卫官(隶属于保安警察第六总队之第一警官队),但补充的警官队员仅是在警察大学受训拥跆拳、柔道武技专长而分发,其余特种警卫训练则付阙如!是否能够如两蒋时代要求-达到「绝对万全」之策呢?发生在九十三年的「三一九枪击事件」不是已经得到验证了吗?记得首次政党轮替后,阿扁曾循李登辉前例,指定了自己亲信的警官进入侍卫体系,但对于官邸警卫室仍有大量的军职人员仍不放心,曾向安全局提出「大量」使用警察系统的要求,但历经变革的特勤系统不但未见缩减,反而更形茁壮,阿扁在当了八年总统后,似乎也多少了解我国特种警卫体系根深柢固的构成不是很轻易能够改变的!

领导中心警安体系是承系两蒋历史一脉相传的特殊警卫系统,内部惯以「精忠子弟」自诩的「警卫队」-半个世纪以来组织名称虽有变动,唯其任务始终不变:一直是维护国家正副元首暨其家属、及已卸任正副元首,与特别指定对象的人身安全为主要职掌。宪兵执行『特种警卫』仍为目前主要任务之一,金门人担任了举足轻重的角色。

又记:由于编幅所限,特意请神枪射手传来之武装机车照未随文刊出,直让俺搥胸顿足,遗憾不已.....

▼ 队徽-卫士衔牌(制服配件)

▼ 神盾文章刊载于:DTM第367期(2015年3月号隆重推出)

▼ 我于慈湖陵寝服勤情形(与同袍合影)

▼ 中国国民党党部时在中山南路景福门后方,蒋经国总统每周三要到党部主持中常会,我们派驻勤务。

▼我于慈湖陵寝服勤情形

▼ 我于63年参加总统府侍卫室射击比赛荣获特等射手奖章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心情随笔 工作职场
自订分类:人生漫谈
上一则: 立冬补冬补嘴空
下一则: 回不去的从前
回响(1) :
1楼. 环保阿嬷
2019/11/06 19:35
晚安
作息不在早晚,贵在规律养生。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