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江山如此多娇》第二章、桃花源—(7)公主与书的神隐
2010/06/03 14:29
浏览862
回响1
推荐24
引用0

《江山如此多娇》第二章、桃花源—(7)公主与书的神隐

虽然攸公主顺利重获自由,但陈祥却高兴的不大起来,或者说是忧喜参半吧!因为张仪这么拐弯抹角地一折腾,制造了两个烫手山芋留给他,一是攸公主必得隐姓埋名隐居起来,二是全天下一半的书也得跟著躲藏起来,这两个山芋烫到他头大如斗,但却不能不硬著头皮接下,否则为德不卒那又算个什么玩意儿?

陈祥原来想的很简单,赎回攸公主后就让她在自己家里暂时落脚,然后通知她开明氏族中亲近的长辈,自然能将她妥善安顿。可是张仪硬要让攸公主被越国商人带走,从此从人间消失…或者至少从蜀地消失,这下子可好,那要让她消失到哪里儿去呢?更不用说这位公主还带著百多辆大车才装得下的“行李”,陈祥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他能找出个什么地方,安全地藏得住公主,而且还藏的下她那么庞大的行李。

攸公主也很彷徨忧愁,她想自己孤伶伶的一个弱女子,此去连自保都不能够,又如何奢想保护那些书?唯一可依赖的只有眼前这两位恩公,可是人家已经为自己付出了太多,还能再厚著脸皮求人家继续相助吗?可是,那些书又太重要了,为抢救那些文化宝藏自己舍了性命都甘愿,又何须顾虑什么脸面?于是她又向陈祥与欧旺跪拜叩首了,但嘴巴上仍然期期艾艾不知该如何开口。

欧旺见状大疑,说道:「咦?刚刚一回到客栈,你不就谢了很久了吗?应该谢够了吧?」。

陈祥明白她的意思,赶忙上前扶起,说道:「公主切莫再折煞小人了,抢救苌府藏书的事小人一定会尽力。」。

陈祥接著说道:「在数日之内将那些书籍撤出苌府…嗯,还得撤离资州,撤离蜀境,就这一点小人勉力为之当能办到,公主还请放心。小人只是尚在踌躇要将书运到那儿去,故而一时未能言语,倒叫公主担心了。」。

陈祥点出了大难题,他若拿不出主意,公主当然更没办法了,一时间陷入一片沉寂。

欧旺突然打破了沉默,说道:「那就放在山洞里吧!」。

陈祥与公主闻言一愣,不明白欧旺的意思,都面带疑惑地望着他。

欧旺解释道:「我家后头有个山洞,很大,可以放很多书。」。

陈祥怀疑地问道:「二水村我也很熟呀!怎么不知道有这回事?」。

欧旺回道:「我没说给人知。」,那意思应该是这个山洞只有欧旺一个人知道了。

欧旺似乎也察觉到此事关系重大,应该多花点力气解释清楚,于是接著说道:「那洞口在我家南边靠洋水的山壁上,爬著山壁过去得爬上大半天,所以除了我就没人愿意爬过去瞧瞧…嘻〜是去瞧瞧那儿为啥会冒云气啦!结果咱瞧没仙人在山腰上造云,就只一个山洞,云气打里头往外冒,钻进洞里也没看到仙人…不过公主你别担心,洞里头是没云的,尽可放书。」。(注一)

重庆市武隆区芙蓉洞,就是两千三百多年前欧旺说的那个可以藏书的山洞

陈祥说道:「喔,是这样呀!」,他相信欧旺说的句句皆实,但其判断力就值得怀疑了,于是就问道:「但是若要攀缘山崖大半天才能到达,那又如何运书进去?」。

欧旺想都不想就说道:「那就船靠崖边,用绳索从船上吊上去好了。」。

陈祥心想此话听来有理,虽然做起来恐怕远不如说起来那么轻松,但此事应大体可行,无论如何,除此之外也没有其它办法了。

书的问题就这么办了,但人呢?看来攸公主似乎也得藏到二水村去了,总不能“行李”运到了东边,行李主人却跑到了西边吧?再说,事实上陈祥也想不出那儿还有个“西边”可以让攸公主隐居的,二水村倒成了唯一之选。这一点陈祥想得到,攸公主当然也想得到,所以没等陈祥开口建议,攸公主就主动地对欧旺说道:「欧恩公,府上可否让攸寄居一段时日,待得攸整顿停当再自谋生理?」,她想反正欠人家的几辈子都还不完了,所谓债多不愁,就死皮赖脸再求他相帮一次吧!不然自己还真的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欧旺很干脆地回道:「可以。」,但不知怎么地,他破天荒的加了一句“废话”,说道:「你来我很开心!」。

陈祥倒也罢了,他只觉得那是欢迎词一类的话,但攸公主却莫明所以地听懂了欧旺话中的真心喜悦,这让她心中砰然大动,一时间竟然张皇失措了起来,慌乱地说道:「…唔…,我会洗衣,会做饭,会打扫清洁,还可以教恩公的子女读书…不收工钱,但求温饱…」。

欧旺听攸公主这么说赶忙摇手说道:「我没有小孩,我还没娶妻呢!」,他也不明白自己为啥那么急著纠正这一点。

欧旺不明白,但攸公主明白,不知为什么此时此刻攸公主似乎已成了欧旺肚里的蛔虫,不管欧旺说什么,甚至不说什么,她都能体会到欧旺的内心真意,比欧旺自己还清楚。正因如此,攸公主一下子刷红了脸,低著头不敢说话。

攸公主不说话,但欧旺还继续说,他道:「我没娶妻是因为那些姑娘我都不喜欢,所以就没让她们喜欢我…可是我很喜欢你…」,欧旺虽然憨直天真,但生平头一次把话说到男女之间的这一层上,也难免有点害羞,一时间竟也不好意思再说下去了。

「我很喜欢你…」这几个字说得是那么坦率又那么真挚,这让攸公主快喘不过气来了,而且她扪心自问,也无法否认自己实有窃喜之心,只是此情此景之下,她也只能不发一语地把头埋的更低了。

陈祥在一旁听得张大了嘴,瞧瞧这位,又瞧瞧那位,心中大叫我的妈呀!这是什么情况呀?还是赶快跳过这一出为妙,于是陈祥「咳」了一声打破了尴尬,说道:「如此甚好,咱们就先这么打算,请公主暂居欧家一段时日,欧大哥欧大嫂一定会很欢迎的,并请公主万勿烦恼生活用度,小人绝不能让公主少了吃少了穿的。」。

攸公主听了陈祥这么一番话大感不安,刚刚的那点小儿女情怀立时消失,她想这样一直拖累两位恩公也不是办法,可是自己又有何能耐可以自谋生活还能照顾书籍?但眼前也无他法可想,只能将这难题暂藏心头了。

不管这三个人各有心事,总之既然大计盘算停当,他们就尽快赶回了资州,去进行抢救人类文化遗产的行动了。

陈祥把自己全部的船都召回来了,又到处求爷爷告奶奶般地求租船只,好不容易凑足了估计所需的二十四艘船,待得秦军一调离资州,他就集合了所有的伙计、家丁以及闻讯来帮忙的乡亲邻里,快手快脚地把苌府书库一搬而空,用车辆、驮马以及人力挑抬,运到资水(注二)岸边装上了船。船队将顺著资水而下,至江阳(注三)入江,沿江航行到枳邑,转入涪水溯水而上,到了二水村再转进洋水走约摸十里,就可以到达欧旺所说的那个山洞的崖壁脚下了。

这一路上攸公主与欧旺两人朝夕相处,日益亲厚。攸公主也彻底地懂得了欧旺,明白他天生质朴刚毅又仁爱侠义,实是个打著灯笼都找不著的好男儿。而且一路上的登船落船与在船上的爬上爬下,她都依赖欧旺的搀扶呵护,欧旺那厚实温暖的大手让她感到又安全又舒适,觉得自己的手被他握著就象是回到了家…这时,攸公主烦恼多日的心事,答案就清楚浮现了…只不过…这答案要能实现恐怕还大有难处。攸公主心想陈恩公一直放不下我过去的身分,到现在还“小人”来“小人”去地自我贬称,看来他是不敢“僭越身分”来管这事了,而另外那个呆子…呸!她为自己竟然在心中用了那么亲昵的称谓而红了脸…反正就那个人啦!他也不可能突然就变聪明了,算来算去也只能靠自己了。

这日船队驶进了涪水,不久就将抵达二水村了,欧旺离队换了艘快艇赶回家里,准备先行在洞口架设绳索绞盘。攸公主想想那大事也不好再迟疑担搁了,就鼓起勇气对陈祥说道:「恩公,您的大恩攸已难言谢,三生也报答不完,今后又要依赖恩公照拂,攸更感不堪承受如此深重的恩泽…是以攸左右思量之下,心生一愿,但乞恩公成全。」,说罢拜倒在地,任陈祥如何搀扶就是不肯起身。

陈祥急道:「公主切莫如此,有何心愿请尽管直说,只要小人力所能及就一定为公主做到。」。

攸公主闻言泪如雨下,啜泣地说道:「攸父母双亡,孤苦伶仃,乞恩公可怜,收为螟蛉之女,日后让攸也有亲人可以依靠。」。

陈祥大吃一惊,结结巴巴地说道:「…这…这…您是公主,小人是草民,这…小人配吗?」。

攸公主持续拜伏地说道:「攸只是亡国难女,不是什么公主了,而恩公古道热肠,义薄云天,能侍于恩公膝下那是攸的荣耀与幸运。」。

陈祥呆了好一会儿,思绪翻搅,想来想去觉得这对攸公主实在也是最好的安排,再推辞那就矫情了,于是深吸一口气,正色说道:「好吧!那小人就不揣卑微,忝窃为公主义父了。」。

攸公主破涕为笑,对陈祥行叩拜大礼,口称:「义父在上,受女儿一拜!」,陈祥也端坐受礼,老泪纵横地说道:「公…吾女请起!」,又十分欢喜地说道:「小…为父和家里那口子…嗯,就你义母生了三个儿子,一直想要个女儿,这下子她可高兴了。」。

攸公主欢喜说道:「待此间事了,定要去拜见义母,嗯,家里那三位兄弟,是攸的兄长还是弟弟?」。

陈祥笑道:「老大跟你同年,是兄长还是弟弟倒要算算清楚,另两个一个比你小两岁,一个小你四岁,也都长大成人了,这会儿他们三个都在这船队里各带著一艘船呢!只是前几天为了把你藏好,我连他们都瞒著,也就没告诉你,这下子成了一家人,到了地头大家定要好好亲近罗!」。

陈祥沉思片刻,说道:「至于你的出身来历,还是知道的人愈少愈好,即使是你那三个义兄弟连著你义母,我想继续瞒著他们为妙。」,他还说:「就说你是我上回去卫都做生意时收的孤女…嗯,是同宗本家,姓陈,至于名字吗…」,陈祥瞧了瞧舷窗外的青山绿水,有感而发说道:「就叫“清”吧!嗯,陈清,陈清,挺不错的名字。」。

列位看倌,咱们也来协助攸公主隐藏身世,以后就叫她陈清了。

陈清拜了义父后她的大事还没有功德圆满,但只要今天这关一过,后头未了之事必然会水到渠成,她就不必过度勇敢了,静待事态发展即可。

从枳邑到二水村再到藏书洞口这段水程是逆流而上,而涪水与洋水又颇为湍急,加之船只满载沉重,是以虽然乘著冬季的强劲北风,但行进速度仍然很缓慢,又走了两天才到达目的地。陈祥人逢喜事精神爽,思路也活泼了起来,就趁著这两天为新收的女儿仔细筹谋了一番,并且打定了个皆大欢喜又一劳永逸的算盘。

船队到达时,二水村十来个壮丁已在洞口架好绞盘绳索,而欧旺则身上系著绳索在崖壁脚下等著。陈祥及陈清搭乘的那艘船头一个靠了上来,欧旺迫不及待地一跃上船,见了陈清两人四目交会,欣喜之情溢于颜表,还真有点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味儿。

由于陈清很坚持要进洞亲自招呼书籍的安放,欧旺就二话不说,一把将陈清揹起捆牢在身,让洞口的弟兄们把两人一同拉了上去,之后才开始起吊书籍。就这样一篓接一篓;一船又一船地逐一“卸货”,足足忙了六天才大功告成,而欧旺、陈清与众位二水村的弟兄们也结束六天的穴居生活,下山回到村里各自返家。

而这些日子陈祥却没这么辛苦,他把船队交给了大儿子陈晃指挥,自己就舒舒服服地住在欧衍家,同时也与欧衍夫妇商议重大的事情,而他的提案让欧衍夫妇大喜过望,全票欢乐通过。

欧旺两人一回到家,陈清就受到了欧衍夫妇热烈而亲切的欢迎,热闹了一阵之后,趁著欧家三口各自去忙杀鸡生火洗菜之类的当儿,陈祥对陈清说道:「清儿,我觉得欧旺他们一家子都很喜欢你,但不知你对他们印象如何?」。

陈清有点慌乱,一下子想不出什么很得体的话,就只能低著头简单回道:「清儿也很喜欢他们。」。

陈祥说道:「那好,为父的若把你许配给欧旺,你可愿意?」。

陈清声音小的像蚊子叫似地回道:「清儿悉听父亲做主。」。

陈祥哈哈一笑,开心地说道:「那咱们就便宜欧旺那傻小子了,我这就去叫欧大哥来提亲也﹗」。

(注一)照欧旺的描述,这个山洞显然就是现在被称为「芙蓉洞」的地方,这是个石灰岩溶岩洞穴,主洞长 2,700 公尺,洞底总面积37,000平方公尺,最宽敞处面积在1,000平方公尺以上。1993年5月江口镇(即两千三百多年前的二水村)居民也是因为好奇那儿为啥会冒气而冒险前往查探,因而发现该洞。至于洞口冒气的原因,是洞内潮湿的空气遇到洞外较冷的空气,水分因而凝结为雾气。

(注二)资水即今之四川沱江

(注三)江阳即今之四川泸州市

有谁推荐more
回响(1) :
1楼. 张黎曦(若竹)雪之一、二
2010/06/08 22:32
越来越
邀请杯杯越来越有东方哈利玻波特的架式了。
若竹敬上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