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江山如此多娇》第二章、桃花源—(6)为往圣继绝学
2010/05/28 12:17
浏览894
回响1
推荐18
引用0

《江山如此多娇》第二章、桃花源—(6)为往圣继绝学

三天期满,陈祥与欧旺依约带著金子与宝剑到了相国府,一入大门,金子就被相府的人接手抬走,宝剑也被张仪的亲随拿进了厅内,过了一会儿那亲随才出来招呼他们进去。张仪正在大厅里居中高坐,膝前案头端端正正地放著还攸剑,他很客气地请两人入坐。

张仪说道:「欧壮士,陈老板,还攸宝剑与一千五百金我都已点验无误,两位是否确定做这笔交易,不后悔了?」。

陈祥回道:「确定!确定!」,欧旺则说:「不后悔!」。

张仪只说了声:「好」,就转头命那亲随:「去请攸公主过来吧!」,他竟然没说“带那个臣妾”而说“请攸公主”,态度十分友善。

过一会儿攸公主到了,她环视在场众人,见到陈祥,愣了一愣,不过也没说什么,只是微笑点头致意。接著她打量了张仪一会儿,就拜伏行礼,说道:「臣妾攸拜见相国。」。

张仪「嗯」了一声,说道:「你怎知道我是谁?」。

攸公主回道:「臣妾已在府上待了三天,从所见所闻不难推断。」。

张仪问道:「既知我是张仪,那你很恨我吧?」。

攸公主回道:「攸对秦有亡国之恨,对阁下无私人仇怨。」。

张仪「嘿嘿」乾笑一声,说道:「才女公主,名不虚传,起来吧!入席说话。」。

攸公主入席坐定后,就听张仪说道:「公主,你对面这两位,资州的陈老板你已识得,另一位是陈老板的世侄,巴地枳南人欧旺。今天他们带了金子与宝物来为你赎身,我也同意了,待会儿就放你自由离去。」。

攸公主闻言心中波涛翻涌,悲喜交集,泪水忍不住夺眶而出,她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就只微微颤抖地上前,向陈祥与欧旺跪拜叩首。欧旺呆在那儿不知该如何是好,而陈祥则一惊跳起,赶上前边扶起公主边念著:「公主快别这样,折煞小人了!真折煞小人了!」。

这时只听得张仪说:「好了,好了,等你们离开了再自个儿去慢慢的谢;慢慢的说,现在我有要紧的话要交代,都坐好了给我仔细听清楚。」。

待得各人回到位子上洗好了耳准备恭听,张仪神色郑重的说道:「首先,咱们之间的这笔交易已经完成,大家各取所需了,从今以后,各位务必要把此事忘的一干二净,就当没发生过。也就是说,陈老板从来就没有送金子给我,欧壮士从来就没有送宝剑来过,老夫也从来没有把公主交给二位带走,各位切记!切记!忘了此事!」。

张仪继续说:「依官方的记录,隶臣妾攸是被一位越国的商人以一千五百金买走的,这笔款子已在送往内府的路上,此事结案,不会再有人闻问。但攸公主你也要配合,从此隐姓埋名,切勿泄漏身世,除非你真的跑去越国什么鸟地方蹲著就罢了,否则就别给自己找麻烦。」。

攸公主还不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不觉这话有何异样,欧旺则是浑浑噩噩,而且也懒得去管那么多,就是陈祥听了大为惊愕,心想张仪倒是没有贪污,但只是一千五百金?那各国来的六家大富豪,每一家都会愿意出五、六千金的,甚至到万金都不无可能,这样子搞法难道不怕那六家哗然抗议吗?还有;既然是用金子赎的,那宝剑呢?

说著就来,张仪接著就说到宝剑了,他说:「至于还攸剑嘛…嘿嘿,你们该不会以为我会吞没了它吧?这等天下重宝,我张仪又何德居之?自然是献给大王罗!只是到大王面前我另有说词,不会把欧冶子后代扯进来,也不会说这把剑是百姓拿它来赎买隶臣妾的…嘿,反正这种说法也不会有人相信的。总而言之,欧壮士你还是像过去一样绝口不提家世来历,并且就当作令祖上从未传下这口宝剑吧!」。

攸公主在一旁听了,震惊不已。她凝视前面这条看来傻不楞登的大汉;这位欧冶子的后人,这人居然拿出了他家的传家之宝来救我,而且那还是件任何人都会舍命守护的天下至宝…这就罢了,更无法想象的是彼此素昧平生,也非亲非故,又从未受恩于我,更不可能从我一个孤女这儿谋求些什么,会做这种事的人若非疯子,那就是…就是…侠义!…但这会是真的吗?攸公主迷惘了。

这时张仪的口气已益见严厉,只听他一字一字的说道:「不管你们喜欢还是不喜欢,此事就是这样了,没得商量。将来若是不听我言,在外头胡说八道,就算老夫那时已不在人世,秦王也不会放过你们!」。

众人虽然搞不懂张仪干嘛那样紧张兮兮的,但他们都是喜欢低调不爱招摇之人,这样做可说正中下怀,当然就纷纷点头称是,衷心拥戴相国的政策。

张仪见状很是高兴,就宣布攸公主已获得自由,交易至此算是大功告成。陈祥正想招呼欧旺与攸公主一同向主人告辞,忽听得张仪说道:「攸公主,你舅舅家里的那些书有多少册呀?听说你全都读过了是吗?」。

攸公主答道:「禀告相国,苌家书库共藏书两千五百一十二部,共一万六千七百二十九册,攸仅仅读过十之三四。」。

张仪赞道:「那已经非常了不起了!」,然后又说道:「那儿我进去瞧过,其中尽多海内孤本,看来苌家开始收藏书籍的年代要远早于苌弘大人吧?」。

攸公主答道:「相国明察,苌家于周平王年间即开始收藏书籍。」,公主说著难掩为祖上自豪之情,但又纳闷张仪说这些有何用意。

张仪又赞了声:「了不起!」,接著话锋一转,说道:「依秦法这些书都该烧掉,但我还没去动它,先派了兵守著不让人偷,无奈国有国法,焚书之事也不好再拖下去了,只可惜了这些真正的天下瑰宝。」。

攸公主闻言如逢晴天霹雳,心痛如绞,她趋前向张仪拜倒,连连叩首,颤声哀告:「恳求相国为往圣继绝学,拯救千年先贤心血,攸愿终身为奴以报相国!」。

张仪淡淡说道:「老夫乃大秦相国,如何能枉法?那个烧书“库”的事是一定要办的,你十辈子给我当奴隶都不行。」,张仪面带微笑地看着她,柔声说道:「不过呢…你反正是要找个地方躲起来的,是吧?若你愿意挑起这个“为往圣继绝学”的重担的话,那连人带书一块儿藏起来倒还算顺便…嗯,怎么说?要不要我让那些看守书库的军士放个几天假?」。

攸公主听张仪这么说如绝处逢生,比她自己重获自由还高兴得多,喜极而泣地连连答应扛起护书的重责大任。

张仪等攸公主稍见平静,又说了:「既然如此,那我这儿也有十来部书一并相托,也让它们有个安稳的栖身之处,省得老跟著我奔波天下,那天我出了事,这些书就难免佚失了。」。

公主回道:「攸欣然领命。」,她又想能让张仪走到哪里带到哪里的书必然不凡,就难掩好奇地问道:「敢问相国,那些是什么书呀?」。

张仪答道:「就我跟随鬼谷老师(注一)学习时做的笔记,日积月累之下也就集合成册了。」,他兴致颇高地补充道:「家师讲学时,大家都只顾著聆听揣摩,难以分心笔记,愿意埋首记录,回去再刻竹成简用心温习的同窗少之又少,而我则是这少数中最勤快的了。」,说到这儿张仪感慨地道:「家师学识渊深如海,但却述而不作,生平未将所知所悟刻留一字,只怕他老人家百年之后,就只剩下这一点学生的笔记传诸后世了。」。

连这种感性的话都有心情说了,可见一切妥当圆满,最后张仪说道:「待会儿我的书就会送到客栈去…嗯,就这样了,各位好自为之。」,说罢便起身离开。

张仪在整理笔记

暂且不提陈祥、欧旺与攸公主三人离开相国府之后如何如何了,就说说数日之后的兴建府城破土动工典礼。

那天在祭拜完诸神之后,筑城的工人就著泼洒过酒水的一方黄土,仪式性的开始挖掘,不料没挖几下子就挖出了一个石匣,石匣盖子上刻著几个鸟篆字,主祭官张仪相国得报,上前查看并扯开嗓门念道:「王师至,神剑出。谒圣君,镇九州。」,然后似乎觉得念的不够大声,又用接近喊叫的方式念了第二遍。接著张相国打开石匣,当众从匣中取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宝剑,张相国低头察看了那宝剑一会儿,就高举著宝剑,兴奋地大喊:「啊!这是还攸宝剑!这是天下第一神剑!」,随即双手高捧宝剑面北而跪,大喊:「神剑择主!吾王万岁!」,参加典礼的数千名官吏、军士、工匠、役夫以及看热闹的民众等等也跟著跪下,齐声高呼:「神剑择主!吾王万岁!神剑择主!吾王万岁!…」,那场面真是令人振奋极了。

日后这件神迹传遍天下,世人皆知天下第一神剑已经认证了秦军是王师,而秦王则是圣君,成为一次非常成功的宣传活动,无论在国内还是在国际上都使秦王的威望大涨,为此秦王十分高兴,就赐给张仪五邑,并封他为武信君(注二)。

(注一)鬼谷子姓王名禅,字诩,道号鬼谷,战国中牟人,约出现于公元前400年至公元前290年之间,《史记》说他是张仪与苏秦的师傅。

(注二)张仪封武信君见于《史记》及《资治通鉴》,但后世史家怀疑并无其事,无论如何,张仪因还攸剑出世而封君则纯粹是小说家杜撰。

有谁推荐more
回响(1) :
1楼. 张黎曦(若竹)雪之三
2010/06/08 22:19
邀请杯杯

杯杯好棒

邀请杯杯加油


若竹敬上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