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江山如此多娇》第二章、桃花源—(5)张仪做买卖
2010/05/22 11:28
浏览887
回响1
推荐19
引用0

《江山如此多娇》第二章、桃花源—(5)张仪做买卖

张仪刚处理完蜀侯即位(注一)的事,正在成都(注二)他的居所兼官署里检视即将兴建的府城(注三)的设计图,忽听得「大人!大人!」,原来是亲随闯了进来,说道:「外头有人求见。」。

张仪不大高兴地应了声:「唔,谁?什么事?」。

那亲随回道:「是个本地的商人,送礼来的…送来一张好大的老虎皮,已经搁在前厅了。」。

张仪心想这家伙一向机伶,不会不知道我问的是礼物后头的事,但显然是人家没说,而他见人家红包塞的大,就给我装胡涂了。不过…老虎皮?这种礼物倒未曾得见呢!

张仪被勾起了兴趣,就走到前厅瞧了礼物。那是张硕大无比,无疤无伤,毛色鲜艳的漂亮虎皮,是难得一见的上乘珍品。张仪思忖这可是份厚礼,不知此人想找我帮什么忙?不管了,先听听他的要求再说,于是命亲随带这位出手不凡的商人进来说话。

这位商人一进门就拜俯行礼,大声说道:「资州商人陈祥拜见相国大人!」。

张仪摆摆手,说道:「不用多礼,坐下说话。」。

宾主坐定后,张仪不喜欢浪费时间,很快地交代了几句宣抚新国民的官腔官调之后,就直接了当地问道:「陈老板有什么事要我帮忙的?请直说,我好斟酌。」。

陈祥见这位相国不喜废话,也就尽量扼要地把来意一口气说清楚:「小人有位世侄带著家传宝剑候在门外,意欲以宝剑赎买隶臣妾前蜀攸公主,望大人成全。」,他还是没把宝剑的名字说出来,谈生意嘛!总要留点吊味口的高潮吧?

张仪听了觉得这事有点蹊跷,探究一番倒也有趣,略一思索,就说道:「陈老板,不过就只是买个隶臣妾罢了,就算你想玩什么花样,去找内府司市即可,你却大费周章地来见我,可见一则你们对这位前公主竟然志在必得,这所为何来?二则那把宝剑恐怕也有什么古怪,还非得让我瞧瞧不可,是不是?这究竟是个什么状况,你倒是给我说说清楚。」。

陈祥听了大感佩服,心想这位相国只听了我一句话就把关键要害都点了出来,这等才智难怪能成就那么大的功业(注四),看来在他面前诚实才是最佳策略。于是陈祥就把事情来龙去脉一五一十的细细陈明,连欧旺打老虎的事也一并交代了。

张仪觉得这个商人说的故事有意思极了,如果是真的话,那还攸剑这件至宝的出世可是件大事,他来找我还真找对了…但是,他说的是真的吗?嗯,要判明真假却也容易,于是吩咐亲随道:「带外头陈老板的伴当进来,他身上的兵器无妨。」。

从欧旺一踏进厅门,张仪就盯著他打量,直至这条大汉走至阶前,在陈祥的提醒下行礼如仪地拜见了这位名动天下的相国,张仪受了礼,然后还蛮客气地说道:「壮士请坐。」。

张仪按耐住好奇心,没有急著见识那传说中的天下第一宝剑,先对欧旺夸赞道:「听说这只大老虎是你一个人杀的,真了不起!」,那欧旺也不知该如何回应是好,就只呵呵地傻笑,张仪心想这敢情是位傻大个儿。

张仪依然和颜阅色地说道:「壮士抱著的这把剑,可有个名字呀?」。

欧旺答道:「有。」,真的是问什么答什么,连两个字的宝剑名字都不多说。

张仪耐著性子问道:「那叫什么名字呢?」。

欧旺答道:「还攸。」。

张仪「噢」了一声,虽然刚刚已经得知,但再次听到这如雷贯耳的名字,难免还是有点激动,他接著就开始问要紧的问题了:「这把还攸剑,你是怎么得来的呢?」。

若是换了别人定会答道「这是我家世代相传的传家宝」之类的,好就著人家的查问交代清楚,没想到欧旺却回道:「我爹让我带来的。」。

张仪有点啼笑皆非,只好顺著这傻大个的说法,问道:「那你爹又是怎么得到这把剑的呀?」。

欧旺答道:「我爷爷死了,我爹就收著。」。

张仪暗暗叹口气,心想还是跳过他的爷爷的爸爸的爸爸这一大串为妙,就直接问道:「打造这把宝剑的人是不是你的祖上呀?」。

欧旺答道:「是。」。

张仪接著问:「他叫什么名字?」。

欧旺答道:「欧冶。」。

张仪从欧旺一进厅门就开始观察他,又经过这么一番对话,就已判定这是个超级老实的家伙,质朴纯真的无可置疑,这样的人所说的每一个字都可以相信,张仪对自己的识人之能把握十足,所以此剑的来历至此算是厘清了。

张仪吁了一口气,对欧旺说道:「让我瞧瞧这把剑吧!」,并指著站在一旁的侍卫说道:「你不用起身,这位官爷会帮忙拿。」。

侍卫一将剑放到面前,张仪还没伸手去拿,就察觉这把剑散发出一种无与伦比的气势,那是一种…嗯,是自信!真不可思议,一把剑竟然能让人感受到它的骄傲与自负!当然;一截无生命的钢铁是没有感情的,这份自信其实来自铸剑的人,而这位铸剑人…这位大师…的手艺出神入化,能够把他的感情留在剑上,让别人清楚感受得到。

张仪的眼力比陈祥更高一筹,连剑都还没有摸到,他就相信了这就是天下第一名剑:「还攸」,不然呢?难道还有其它的宝剑有这种唯我独尊的气势吗?

张仪拔出了还攸剑,但这时已不是查验而是瞻仰了,他瞻仰了欧冶大师的“画作”,彷佛身历其境地游历了雄伟的瀑布、奔放的激流、浩荡的长江与温柔祥和的大湖。不只如此,他还瞻仰了还攸剑身为一件兵器的能耐,这与其说是为了完成“验货”的手续,不如说是要满足他自己的好奇心,体验一下手操“天下至利”的感觉。而这把剑给他的体验更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期与想象,无论任何坚硬的东西,无论是钢铁还是玉石,都任由还攸剑无声无息地轻轻划过,就象是根本不存在一样,较之其它宝剑所谓“切金断玉”的尖锐抗衡,完全是不同的境界。

张仪还剑入鞘,叹了口气,由衷地问欧旺:「这么好的宝剑,你真舍的拿来换一个女奴吗?」。

欧旺毫不迟疑地回道:「舍的。」。

张仪问道:「为什么?」。

欧旺很认真地说:「因为她们家是忠臣,她是大好人。」。

张仪很清楚攸公主娘家的家世,也听说过攸公主行医救苦的善行,是以懂得欧旺在说什么,也相信欧旺此举纯粹出于侠义心肠,并无其它。这让张仪感慨万千,心想义士多出于市井,我混迹官场太久已难得遇上一个了。

张仪沉吟不语,把这件事从头到尾细细思量了一遍,那姓陈的商人提出的交易没有什么问题,只是…只是还攸剑这样的天下重宝以这种黯淡的方式出世,也未免太可惜了。嘿!就只换赎个女奴!尽管这女奴是位亡国公主也没多大区别,一样委屈了神剑,也对秦国无益…甚至还有点不利,可能会变成舍宝救主的传颂事迹,引起蜀民对前王室的怀念,而且,难得我张仪恭逢其盛,总得捞点好处才像话吧?

一会儿张仪盘算停当,就向陈祥问道:「陈老板,你送给我的这张虎皮值多少钱呀?」。

陈祥没想到张仪会毫不避讳地问这种问题,颇为尴尬地回道:「禀告相国,这要看卖给谁,若是在巴、蜀一带应可卖得五百金,若是运到陶、卫、安这等通都大邑找买家,当值千金以上。」,他以为张仪手头紧,想要卖虎皮变现,所以详细指引一番。

张仪「嗯」了一声,点点头,表示知道了,接著话题一转,又问道:「这次跑来成都要买前蜀公主的人都有那些?你若是知道的话,说来听听。」。

陈祥当然知道,做生意没有不把竞争者打探清楚的道理,于是他回道:「小人知道,这次楚鄂君、薛公、魏中山君、猗顿氏、陶朱氏、卜祝氏等六家派了代表来,都想买攸…前蜀公主。」,他边说心里有点忐忑不安,不知张仪为什么要去关心别的竞争者。

陈祥正在疑虑不安的当儿,张仪又把话转回那张虎皮了,只听他说道:「陈老板,你送我的那张虎皮很漂亮,谢谢你了,不过我想把它换成现钱,这事可否麻烦你代为处理一下?」。

陈祥闻言惊愕万分,张仪竟然毫不顾忌的开口要钱?这…这是名动天下的大秦相国吗?但他还能说什么?就只能结结巴巴地问道:「大人…要…要卖…多少钱?」。

张仪笑笑地说道:「嗯,就一千五百金吧!不过你也别太担心卖不了这价钱,你去通都大邑可以找的那些好主顾,这会儿可不就来了六家吗?他们可都带了大把的金子呢!」。

陈祥除了「是…是…」之外,不知还能说什么。

张仪看起来很高兴,他说道:「那陈老板是答应帮忙罗?我先在此谢过了,嗯,这样吧,老虎皮你待会儿就带回去,三天后请你送一千五百金过来。」。

陈祥一边唯唯诺诺,一边努力措辞想把话题转到赎公主的事,可是不等他发话,就听张仪说道:「至于拿宝剑为隶臣妾赎身的事,我看没什么问题,你们大可放心,此事包在我身上。」。

最后,张仪为今天的会面做了结论:「就这么说定了,两位带著宝剑与虎皮先回去,三天之后再带著金子与宝剑回来把这交易给办了。」。

陈祥与欧旺离开后,张仪唤那亲随:「附耳过来!」。

张仪低声交待道:「你去找个石匠来,手艺好坏无所谓,挑个嘴巴紧的,此事务必隐密…还有,出门前先去请冯喜(注五)先生来一趟。」。

过了一会儿冯喜来了,张仪对他说道:「这几日来了一些各国的财主,说是要买隶臣妾前蜀公主,这事你可知道?」。

冯喜答道:「此事颇为轰动,无人不知。」。

张仪说道:「那好,就烦劳先生去找那些财主家的管事聊聊,让他们知道我张仪对那女子很感兴趣,打算自己买了她。不过,这话不可明白说,但务必要让他们捉摸出这层意思。」。

冯喜不知张仪又在搞什么花样,但他已习惯了,只需把老板交待的事办好,别的就别多问了,于是他笑笑道:「小事一桩,相国请放心吧!」。

张仪说道:「那就辛苦先生了…嗯,还请先生顺便建议那些财主,多买些巴蜀特产…譬如说老虎皮之类的…带回去,不枉大老远跑这么一趟。」。

老虎皮?冯喜觉得这还蛮古怪的,但管他的,照著传话便是,就笑诺著去了。张仪接著大喊:「来人!传我相令!」,他命掌管官奴买卖的内府司市前来相府议事,又命人将隶臣妾前蜀公主攸提解来相府…等等,就不一一细表。

话说陈祥得了张仪打的包票,当然是大感欣慰,但美中不足的是得为筹措那一千五百金而伤脑筋,他估计那张虎皮恐怕最多只能卖到一千金罢了,不足的五百金要在三天内调出来让他大为焦虑。

陈祥头一天跑业务的成绩很令人沮丧,楚鄂君的管事只肯出价七百金;卜祝氏更差劲,竟然给了个五百金的本地价;而猗顿氏那儿稍好一点,也只出到七百七十金。不过第二天情势出现了惊天大逆转,陶朱氏的代表刘管事居然没有杀价,很阿莎力地就以一千五百金买下了那张虎皮。而且刘管事好像嫌身上的金子太多了似地,一股劲的问还有什么货可以卖给他。陈祥虽然受宠若惊莫明所以,但生意当头也不及去想那么多,只能乘胜追击,把手头上所有的巴蜀产品,无论新货存货卖了个精光,狠狠赚了一票。

陶朱氏的第一届老板与老板娘:范蠡与西施

事后陈祥回想这等莫名其妙的“好运”,想到人家天下巨贾竟然对自己这个小商人出奇的客气,又想到刘管事有意无意之间提到了张相国好几次,就恍然大悟,原来这些交易是陶朱氏卖给秦国相国的人情,与他陈祥做生意的本事一点关系都没有。陈祥大叹这个张仪实在利害,这么随手一拨弄就捞进大把的金子。

(注一)秦灭蜀后暂时采取蜀人治蜀的政策,封开明氏的公子通为蜀侯。

(注二)即今之成都市,公元前367年蜀王「开明尚」将国都由「广都」迁到此处,并命名为「成都」。

(注三)成都有府城、太城、少城三个内城,皆为张仪所建。

(注四)张仪当时已获致的成就有:说服魏国献少梁及上郡与秦、率秦军攻占魏国的陕并修建上郡要塞、代表秦国与齐楚两国会盟、说服魏王退出抗秦联盟。

(注五)冯喜是张仪的私人幕僚,见《史记˙张仪列传》。

有谁推荐more
回响(1) :
1楼. 张黎曦(若竹)雪之三
2010/06/08 22:05

〈咳…会不会太扯了一点?)─嗯!是蛮扯的,

不过还是蛮好看滴!^___*


若竹敬上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