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江山如此多娇》第二章、桃花源—(4)天下第一剑
2010/05/15 11:09
浏览897
回响1
推荐23
引用0

《江山如此多娇》第二章、桃花源—(4)天下第一剑

陈祥之所以会那么震惊,那么激动,是因为他已隐隐察觉手上这把剑的身分了〜一把惊天动地、千古无双的名剑〜有史以来无人能与之比肩的铸剑大宗师欧冶子的最后遗作,也是欧冶子公开表示这是他本人登峰造极的最高杰作:「还攸」剑!

陈祥才把剑抽出几寸,就怀疑他正在拉出来的是一把剑吗?因为他眼中所见不象是一截钢铁,而象是一道气势磅礴的瀑布从剑鞘中一泻而出,耳中也似乎听到如雷奔腾的水柱轰鸣。握著这道“瀑布”再往外拉,瀑布愈拉愈平就拉成了一条汹涌的激流,翻腾飞溅的浪花依稀在眼前滚动,惊涛裂岸的拍击隐隐在耳际澎派。继续再将这条激流往外拉,激流就化做了一带滚滚大江,浩浩汤汤,横无际涯,风浪已不足道,巨流也静悄悄。当这剑身全部抽离了剑鞘后,映入眼帘的却是碧波万顷的一片大湖,光滑如镜又莹光闪烁的湖面上,甚至好像可见鸢飞鱼跃,湖边则是鸟啼虫鸣此起彼落,一片生机盎然。

陈祥感动得掉下了眼泪,他明知他看到的实际上是剑纹(注一),听到的实际上是剑鸣(注二),但这一切却是那么鲜活,身历其境者无法不宁可当成真的。

陈祥已看到这把剑在应该有剑颚(注三)的部位并没有剑颚,而是以几个凸起的铭文取代了剑颚的止滑功能,他不用去瞧那铭文写的是什么,就已经毫无疑问地确定了他的猜测了。因为这样超凡入圣的铸剑神技,除欧冶大师外不会有别人,而大师生平最佳的九件作品,其中「湛卢」、「龙渊」、「工布」、「太阿」等四剑在楚王手中,「巨阙」、「纯钧」、「胜邪」等三剑则由越王保有,而「鱼肠」做为吴王阖闾的陪葬品永远埋藏了,这八剑的下落都清清楚楚,剩下来的就只能是失踪百多年的「还攸」了!

越王勾践剑,埋藏两千多年,但出土时光亮如新锋利异常

此剑应非欧冶子的作品(注四),型式也与还攸剑不同(注五)

陈祥不需要试剑就绝对相信此剑锋利无匹,甚且“吹毛可断、断金切玉、削铁如泥”这一类的话或许已不足以形容它的锋利,但“锋利”已经不是这把剑的成就所在了,它超越了兵器的角色,而升华为一件伟大的艺术创作,欧冶子大师已化身为一位天才横溢的画家,用火与铁;而非用颜料与画笔;将他对瀑布、急流、长江与大湖的感动,倾注在这把剑上,“画”出了这把剑。

一方面对于自己能与两百年前的这位大宗师心意相通而甚觉欣喜,再者对于公主救援行动的前途感到一片光明,陈祥就宽下心来,低头细看了剑上的铭文。那是剑身每一面八个字,两面共十六个字的阳文鸟篆,一面铸著「百分千炼 万浪还攸」,另一面则是「柱国欧冶 亲作绝炉」。「百分(注六)千炼(注七)」说明铸造这把剑所使用繁复到不可思议的工法;「万浪还攸」则表达了作者对“水流”(注八)的哲学体认,同时也为这把剑命名为「还攸」;「柱国欧冶」则是作者署名,其中「柱国」是楚国独有的官职名称,相当于其它各国的大将军;「亲作绝炉」意思就很明显,这把剑是欧冶先生(欧冶子的“子”字就是Sir的意思)亲炼的最后一把剑,而“绝”字同时也暗示了铸剑技艺至此已臻绝顶,无可再进。

陈祥放下还攸宝剑,阖眼细细回味今天这场三生难逢的奇遇。良久之后,听得欧衍唤道:「小祥!小祥!」,陈祥「噢〜」了一声,努力将思绪拉回现实,睁开眼,看见大家正睁大眼望着他,他微微一笑道:「这剑是府上的传家宝吧?真舍的卖了?」。

欧衍爽直地回道:「舍不得,不过留著也没啥用处。」。

陈祥说道:「既是传家宝,那大哥就是欧冶大师的后代罗?失敬!失敬!」。

欧衍没有否认,只呵呵笑道:「两百年前的事儿就不提罗!咱们家早就不打宝剑了,日子反倒过得平安快活,想来老祖宗知道了也会高兴的。」。

陈祥想想这话大有道理,欧冶子已经成就了铸剑之道的最高境界,没有什么要期待后人去继续努力的了,还不如就此搁下,大大地省了麻烦,少了是非,或许这正是他们家远走他乡埋名隐居的原因吧!

欧衍看来是不想在这时说那么多闲话,他话头一转,向陈祥问道:「这把剑值多少钱?救攸公主够用吗?」。

陈祥摇摇头,但看欧氏一家露出紧张的神色,就赶忙安抚说道:「大家别慌,不是那回事,救攸公主的事十拿九稳,且听我细说。」。

陈祥「咳〜」地清了清喉咙,解释道:「咱们干商人这一行的,都认为天下没有什么宝贝是不能拿来买卖的,只要有宝物可交易,即使那宝物再贵咱们都有办法调出现钱来,弄它个左手买进右手卖出。但却有三件天下的至宝例外,这三件至宝是『随珠』(注九)、『和璧』(注十)、『还攸剑』…嗯,就是眼前这把府上的传家宝剑。」。

陈祥自个儿伸手端碗喝了口虎鞭酒,润了润喉咙,继续说道:「这三件至宝不能买卖的原因有三。第一;没有人知道它值多少钱,或者说这样的宝贝是无价的。第二;没有人敢买,除非是一国之君,有能力保住宝贝,不怕人觊觎,否则有了宝贝恐怕要被连累遭到不测之祸。第三;一般人怎么想我不知道,但咱们同行都认为这样的天下重宝,它自有其天命,今天在张三那儿,明天到李四那儿,都是老天爷的安排,咱们做生意的不该强行插手。」

陈祥说到这「嘿嘿〜」一笑,道:「看来这把剑是时候该去秦王那儿走走了…嘿!还攸,还攸,还我攸公主…大哥刚才说的好,这是天意如此。」。

欧旺这时变得更聪明了,他问道:「叔叔的意思是不卖剑?拿剑换人?」。

陈祥答道:「呵呵〜兄弟可一点都不傻。没错!别说这把剑没法子卖,就算能卖,但不管咱们准备多少金子,都难保没有别人出价更高,可是咱们就出价这把剑,那无论别人怎么发疯地想败家,都得乖乖靠边站了。」。

听到这话,大伙儿宽心大放,就互相邀杯劝起酒来了,连欧嫂也管不了虎鞭酒适不适合女人喝,照样乾了三大碗。酒酣耳热之余,陈祥突然想到此事恐怕还没那么简单,就停杯沉吟斟酌了起来。

陈祥想的头一个麻烦是“阎王好见,小鬼难缠”,这笔交易若是直接向秦王提出那当然没问题,秦王总不可能为了省下一个女奴而强吞这把宝剑吧?但陈祥是没机会谒见秦王谈买卖的,一定会经过他人之手,这就不敢打包票了,说不定就有那个不开眼的蠢货,见了宝贝就昏了头,不明利害地把歪脑筋动到这种事上头,嗯,虽说可能性不大,但也不能不防。

生意做得稍大一点的商人,必然会密切关注政局的变化。陈祥知道秦国大军尚未撤回,而是留了下来就地整备,这样看来俘虏应该不会送回咸阳了,而是就地卖了筹些现钱以资军需。所以事情该怎么办就清楚了…不能走正常的官府买卖程序,而应直接去找目前仍留在巴蜀境内,地位最高最接近秦王的人,这个人就是秦国的相国张仪(注十一)。张仪当然不会是个不开眼的蠢货,只要能将宝剑带到他面前,凭他的地位权势就铁定将此事办的稳稳当当的了。问题是;如何才能使这位秦国第一大官愿意抽空接见一位普通商人?

不须费太多脑筋,近在咫尺的那张漂亮虎皮就是现成的答案。虽然三百金…不,把卖出的机会成本也算进去的话,少说也有五百金…对陈祥而言并不是个小数目,但他想人家连家传至宝都拿出来了,我还有什么舍不得的呢?

这个问题有解了,不过还有一个问题。但凡珍品宝物的买卖质借,买方或贳方都会要求交代珍品宝物的来历,免得收到赃物惹来麻烦,这个规矩必须遵守。那么,若张仪问起这样的重宝你一个小商人又是怎么得来的,那唯一保险的做法就是诚实交代,恐怕顾不了替欧家遮掩行藏了。陈祥把这层顾虑对欧衍说了,得到了欧衍的同意与谅解,并且商议好就派欧旺跟著陈祥一起去办这事,当个人证,宝剑连著虎皮的来历都准备好交代清楚。

(注一)剑身上的花纹或纹理是为“剑纹”。剑纹有多种成因:(1)为了装饰目的而刻意蚀刻的图案,只见于青铜制宝剑。(2)钢铁内部天然组织的呈现,见于镔铁剑。(3)局部淬火留下的痕迹,所谓局部淬火,是淬火时将剑脊以黏土包覆只让剑刃触水。(4)复合钢材锻打结合因而形成的花纹,还攸剑的剑纹成因应该属于这一种。

(注二)宝剑出鞘时因为钢材振动所发出的共鸣声是为“剑鸣”。

(注三)在剑身紧靠护手的地方所包覆的铜片称为剑颚,又叫做“吞口”,作用是防止剑鞘滑落。

(注四)欧冶子为楚昭王铸了三把剑,而楚昭王死于公元前489年,通常打造一把宝剑需要二至三年的时间,所以最晚公元前497年欧冶子就已经在楚国了。而欧冶子的前一个客户越王允常在位直至公元前497年,之后才由勾践继任越王,所以欧冶子应该没有为勾践打造过宝剑。

(注五)越王勾践剑为铜剑,剑身较宽,而还攸剑为铁剑,剑身会做的比较窄。

(注六)单一均质含碳比例的钢是为“一分”,宝剑会在剑脊与剑刄采取两种不同含碳比例的钢,以分炼合锻的方式铸为一剑,是为两分。日本宝刀多为三分,而本小说中的还攸剑号称百分,那就信不信由您了。

(注七)每加热锻打一次称为“一炼”,通常一把够水平的剑需要三十炼,再讲究些的则炼到五十炼,若是制作宝剑的话会炼到一百炼。

(注八)《说文解字》:「攸,行水也。」。

(注九)公元前七世纪时,随国的国君救了一只大蛇,大蛇献珠报恩,这颗珠子是为「随侯珠」或称「随珠」,《搜神记》描述其:「径盈寸,纯白而夜光,可以烛室」。

(注十)公元前七世纪时,由楚国人卞和发现献给楚文王的玉石,是为「和氏璧」或称「和璧」,公元前283年该玉落至赵惠文王之手,秦昭王获悉后,致信赵王愿以十五座城池换取该玉。

(注十一)《华阳国志》:「周慎王五年秋,秦大夫张仪、司马错、都尉墨等,从石牛道伐蜀。」,本文中称张仪为“相国”,乃根据《史记˙秦本纪》:「(秦惠文王更元)八年张仪复相秦。」,两部文献对张仪当时的官职记载不同,本文取其较合乎本小说情节者。

有谁推荐more
回响(1) :
1楼. 张黎曦(若竹)禅事一、二
2010/06/08 21:54
天才

师兄

你真的是说故事天才!

等待您出书呢!

若竹鞠躬礼


若竹敬上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