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江山如此多娇》第二章、桃花源—(3)公主落难
2010/05/10 14:16
浏览935
回响1
推荐26
引用0

《江山如此多娇》第二章、桃花源—(3)公主落难

欧衍一家三口加上陈祥四人这会儿正团团围坐大快朵颐,边吃边喝边聊天。闲话过了家常,陈祥本想请欧旺现身说法谈谈打虎的经过,但那傻小子只会一味的傻笑,这个…那个…了老半天蹦不出一个屁来,陈祥只好作罢,转而向欧家报告了一个外面世界里的大消息:不久前巴、蜀、苴三个国家都让秦国给灭了。

虽说陈祥是蜀国人,欧家则算是巴国人,但等陈祥说完了,欧家三口也听完了,大家只是唏嘘一番,并没有什么亡国的伤痛感,因为陈祥的家族和蜀国的统治氏族「开明氏」扯不上什么边儿,而欧家更是八竿子打不著巴国的统治氏族「廪君氏」,王族垮台了不干他们什么事,不过就是换个大王,都一样要来征粮征丁,只盼新大王别太难伺候,那就谢天谢地了。

话虽如此,蜀国灭亡还是牵扯出一件让陈祥心里很难过的事,不免感叹地诉说了出来。

原来是年秋天秦国伐蜀,秦军在葭萌击败蜀军后一路追击,在武阳杀了蜀王,又追到逢乡杀了蜀国太子、相国与太傅。秦国在征服蜀国后采取了安抚政策,并没有为难蜀国王族与百官〜除了蜀王、太子、相国与太傅这四人,因为他们是顽固主战的战犯,虽然他们自己战死了,但依秦律这些罪犯的家人也是罪犯,于是王室一家以及相国家与太傅家的男人就都被杀光,女人则充为官奴…除了一个女人,王后在秦军冲进王宫之前就自刎殉国了。

这位宁死不屈的王后娘家姓「苌」,是陈祥的小同乡,蜀地资州人,祖上苌弘是位鼎鼎大名的大学问家,连孔子都要向他学习(注一),更是位受人景仰的大忠臣,「碧血丹心」成语故事说的就是他(注二)。

孔子问乐于苌弘

王后死了就死了,不去说他,惨的是那位与太子一同战死,家属也一同获罪的太傅苌枚,正是王后的亲弟弟,是苌家一脉单传的独裔,在苌枚的儿子也被秦国处死之后,苌弘的后世就死绝断根了。一门忠烈,竟落到绝后的下场,让陈祥说着眼眶都红了。陈祥因为与苌家是乡亲,而苌家一向深受资州人的景仰并且引以为荣,因此陈祥才那么悲痛。而欧家虽然不像陈祥那样对苌家有种特殊的感情,但他们也是有来历之人,不像表面上的那么粗野鄙陋,敬重忠臣孝子的观念还是很强烈的,所以他们听了这等惨事,心头的那份沉重也没比陈祥轻了多少。

在大伙儿的一片静默中,欧旺突然开口冒出了三个字:「攸公主!」。

「攸公主」是蜀王与苌王后所生的女儿;太子的亲妹妹;太傅的外甥女,一位非比寻常的公主。这位攸公主学识渊博,舅舅家里从祖上传下来的几屋子书都被她读遍了,如此犹嫌不足,还常托人去中原搜求书册,陈祥就帮她买过几次书,也因此见过她几次。此外;因为她读过许多医书药典,加之人又聪慧绝伦,就无师自通成了一位相当高明的医生。而更令人赞叹的;是她常常为百姓义诊施药,若知有不便行动的病患,便亲自揹著药篓,深入市井穷乡去救人。虽然她只能在王城与舅舅家左近救苦济民,但仁心仁术之名却传遍了巴蜀两地,连欧旺这个巴国偏远乡下的二愣子都知道有这么个了不起的蜀国公主。

这个攸公主可能是书读得太多了,眼界高到了云霄,蜀王挑驸马选的一堆王孙贵冑、名士才子她一个都看不上眼,她父王因疼爱女儿便不好勉强她,所以就磋跎下来成了个二十二岁的老姑娘,父王和母后为此很烦恼,但公主自己却悠然自得,每天不是泡在书堆里,就是替人治病,当秦军冲到资州苌府抄家抓人的时候,她还没接到国亡家破的消息,正在忙著看诊呢!

大家听欧旺说出了「攸公主」三个字,不明白是什么意思,都面带疑问地瞧著他,欧旺这时好像没那么傻了,接著说道:「传香火。」,这话虽说不算傻,但好像也不必惜字如金到这种程度吧?

其实欧旺的想法很单纯,他只是觉得既然男人都死光了,那就让女人去传香火呀!攸公主不也是苌家的血脉吗?但欧爸、欧妈、陈祥他们听了,想的就要复杂的多了,他们可没发展出女人也可以传宗接代的进步思想,只是想到女人传香火只能招赘,但现在攸公主已身为奴隶,连性命都不是自己的了,还谈得上什么招赘吗?

陈祥心想这傻兄弟大概是没听懂,就补充说道:「王室所有女子都已被秦国收拏为臣妾(注三),“臣妾”就是女奴,攸公主已成了奴隶,啥事都没辄了。」。 没想到欧旺接著说的话却十分惊人,他说道:「她是好人…帮她赎身。」。

赎身,就是买奴隶,但不是买来当自己的奴隶,而是为奴隶恢复自由。那时奴隶买卖的行情从数金到数百金都有,但一个公主?这就很难说了,卖方认为她出身尊贵,又是辛苦打仗灭国才得来的战利品,应该要值个高价才是。可是对买方来说,除了“公主”这个头衔之外,其它的女人功能花个几十金甚至几金就能买到,若要花那么大笔钱去买个虚荣感,拿“小妾曾是某某国公主”这话来骄人,那么这位公主的容貌至少得差不多才行吧?若是这位奴隶公主其貌不扬,就恐怕很难找到想藉之虚荣一下的财主了,其命运不外被官府随便丢到那里去任人糟蹋。

赎回攸公主这想法,陈祥也不是没想过,但问题在攸公主才貌双全名闻遐迩,想要买她回去当个高档装饰品的各国贵族富豪大有人在,陈祥明白以他那点财力,想要跟人家“竞标”是完全没有机会的。他感谢欧旺的关心,也欣赏这位兄弟的侠义精神,就很耐心地解释了情况,委婉地说明为攸公主赎身需要很多很多钱,他说:「兄弟呀!嗯,这么说吧,咱家把所有的船都卖了,或者说你再打十头大老虎,也凑不出那么多钱哪里!」。

欧旺听了,就望着他爹,说道:「爹!我们把那把剑卖了吧!」。

欧衍听了大吃一惊,象是被雷打到了一样,「这…这…这…」地结巴了好久无法回应儿子的惊天提议。其实欧衍骨子里并没有把钱财看的多大,但那口剑意义重大非凡,绝非金钱所能衡量,但话又说回来,如果那口剑意义重大的话,那又有多重大呢?比得上拯救一个慈心救苦;活人无数的大善人?比得上为一门忠烈救亡续绝保存香火?

当欧衍正在天人交战之际,忽听得儿子又说话了:「爹!那剑上有攸公主的名字耶!」。欧衍愣了一愣,歪了脑袋一想,就神色一宽,哈哈笑道:「好!好!天意!天意!看来这口剑就是铸了来做这用的!…臭小子,还等什么?快去把它拿来给祥叔叔瞧瞧!」。

陈祥在旁边听得雾煞煞,不知欧衍父子说的是啥个剑,他们家百年来窝居在穷乡僻壤,还会有什么值钱的宝剑吗?但没等他细想,一把剑就放到了他面前。

那口剑的剑鞘乌黑油亮,但在炉火的映照下,却从乌亮之中显露出一片片密密排列的金色鱼鳞,随著火光的跳跃而荡漾波动,象是活生生的金鲤在水中摇曳,陈祥瞧得呆了,忍不住伸手去摸,边摸边搜索枯肠地思忖这倒底是什么材料,然后「啊!」地一声惊叫道:「龙鳞金丝楠阴沉木!」,这是他只听过却没见过的极品木材中的极品,没错!尽管这剑鞘看起来年代已相当久远了,但仍然幽幽散发出一股清香,只有楠木才有如此历久不衰的香气,陈祥相信自己的判断没错。

此时陈祥已不再去怀疑欧家能有什么宝剑了,能用上这么珍贵的木材做剑鞘,那么里头装的是把宝剑当无疑问,问题只是这把剑会好到什么地步了〜陈祥是个商人,不时会买卖、质借各种各样的珍品宝物,所以他对于宝剑的价值是有相当鉴别能力的。

剑鞘的材质让陈祥的兴奋情绪高涨了起来,但他还舍不得那么快就拔剑观看剑身,仍然继续品味这枝珍贵的剑鞘。这剑鞘一经细看,就令人更加吃惊了,那剑鞘没有前后木片的接缝,它竟然是一整块木头挖空而成,技艺之高超实不可思议,而用心之深更可谓到了极至…但是,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古往今来普天之下没有一枝剑鞘是这样做的,不只因为这种做法太困难,也因为完全无此必要,前后两片木片榫合再用护环箍紧便已足够牢固,而且也可以做的十分密合…。陈祥将整把剑从剑头、剑茎、剑格、鞘口、挂环、鞘身直到剑标扫视了一遍,发现这把剑还有个与其它宝剑大大不同之处,那就是它从头到尾没有一丁点的装饰,没有镶金嵌银,没有美玉宝石,全然地质朴素净。陈祥呆了一会儿,突然间他懂了,彷佛制作这把宝剑的大师跨越时空告诉了他:之所以配上这样不可思议的剑鞘,是因唯有以极致用心制成的剑鞘才有资格去盛装它,而之所以这样绝无仅有的朴素,是因为任何最珍贵的珠宝都已不能增添它的丰采…这把剑是无与伦比的!

有了这样的体会,陈祥灵智大开,刚刚欧旺所说的「那剑上有攸公主的名字」开始在耳边回荡,他又想到欧衍、欧旺他们姓「欧」,祖上从楚国来的…难道…难道…,陈祥的心剧烈跳动了起来,他快喘不过气来了。

陈祥用发抖的双手,战战兢兢地抽出宝剑。

(注一)苌弘的学识在《史记》、《国语》、《淮南子》、《孔子家语》、《左传》、《孔丛子》及《吕氏春秋》等文献中皆有称颂。

(注二)苌弘曾担任周敬王的内史大夫,毕生奋力振兴周室王权,但却被诸侯陷害冤死,剖心挖腹死的十分惨烈,传说他殉国后其血凝结为碧玉,事见《左传》及《庄子》。

(注三)春秋战国时称官方拥有的男性奴隶为「隶臣」,称官方拥有的女性奴隶为「隶臣妾」或「臣妾」,此处的「臣妾」并不是电视剧里后宫妃子对皇上的自称。

有谁推荐more
回响(1) :
1楼. 张黎曦(若竹)雪之三
2010/06/08 21:41
wow
好看
若竹敬上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