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江山如此多娇》第二章、桃花源—(2)傻瓜打虎
2010/04/26 20:12
浏览878
回响1
推荐27
引用0

《江山如此多娇》第二章、桃花源—(2)傻瓜打虎

关于欧旺打虎的事,欧衍说的难免会加点油添点酱,而真实的经过却没有那么精彩绝伦,甚至以英雄打虎故事的标准而言,还真有点过度简单平淡了些。总之,事情是这样的:

话说那只吃人的老虎大概是与人类交手的经验十分丰富,村民们设下的机关陷阱对牠完全无效,村里就组织起守望巡逻队,白昼派出四组警哨,每组两人;夜里则放八组警哨,每组三人,在村子周围不分昼夜地轮班警戒,一旦发现虎踪就敲锣大喊,村里几百个男人就会抄起家伙蜂拥而出,料那畜生再大胆再凶猛也不敢来犯。虽说只有千日做贼而没有千日防贼的,这终非长久之计,但除此而外大家也想不出别的办法了。

欧旺平常很忙,除了跟他老爸一起打铁之外,也会抢著帮老妈干些女人家的活,诸如种菜、臼穀、沤麻(注一)、打扫清洁、生火煮饭…等等,有时还得去河里捞些鱼虾回家加菜,所以少有空闲可以参加狩猎活动,再说他也没兴趣去和那些飞禽走兽过不去。总之,他不是个好猎人,打猎的成绩在村里要排倒数第一名。不过这档子事已不再是打猎了,而是保家卫民,所以欧旺当然就义不容辞地加入了守望巡逻的队伍。

欧旺加入守望队的第三天就碰上了那只老虎,那天的巡逻由欧旺的伴当领头,欧旺压后,前头的伴当拎著一面铜锣,而欧旺则是左手持盾,右手举枪。说“举枪”而不说“持枪”,那是因为欧旺可是真的不辞劳苦地一路举著枪,就是把枪高举过肩,枪尖朝前,握枪的手虎口朝后。这样累是累了些,样子也有点小家子气,但好处是一遇状况就能立刻射出标枪,欧旺他宁可累一点也要争取反应速度能快一点,那怕只是快一点点也好…这真是明智的决定。

当时还是明日高悬的午后不久,那畜生或许是最近干得太顺手有点得意忘形,没等天黑就大辣辣地过来开饭了。欧旺他们俩人正走著走著,欧旺突然觉得一阵毛骨悚然,事实上他什么声音也没听到,也不像一般小说里描写的那样老虎来了就“一阵腥风大起”,其实他也没有闻到什么气味,那纯粹只是一种第六感,而且很可能不过是他自个儿在疑神疑鬼,但欧旺立刻服从了直觉,立即向后转身,举起藤盾护身,并且将手中的标枪向前推刺,三个动作一气呵成,完全没有经过思考,而是他将私下演练过无数次的套路反射式地“蹦”了出来。

要知老虎猎食的模式是非常固定的,那并不会像老虎打架时那样又张牙舞爪又嘶吼咆啸,而是静悄悄鬼祟祟地从猎物背后偷袭,先是伸爪一扑将猎物扑倒或固定住,然后再凑上大嘴将猎物咬死。老虎的这个习性猎人们都晓得,所以走在老虎出没的地段上,只要怀疑身后有甚么风吹草动,大家都会频频回头张望,但也只是看看警戒一下,而不会转身挥刀刺枪的,那九成九会砍杀到空气,若一路上不断地转身砍杀空气也蛮可笑的,会看起来像个傻瓜。但欧旺可不这么想,他早就打定主意只要一觉得不对劲,就立马施出这“伏虎连环三式”,就算是疑神疑鬼模样滑稽又如何?当傻瓜总比当老虎点心好吧?…这又是个非常合乎逻辑的决策。

静悄悄正准备扑向猎物的老虎

说时迟,那时快,在“伏虎连环三式”施出的几乎同时,欧旺就发现自己被一只特大号的老虎压在地上了,但奇怪的是那老虎却没有张口咬他,仔细一瞧原来那老虎的大嘴里插著自己的标枪,而且从刺入的角度看来枪尖似已深入虎脑,所以说;这畜生应该是死翘翘了。藤盾虽然已被虎爪扯的肢离破碎,但也保住了自己身上完好无伤,只是那特大的虎躯真的很重,他费了老大劲才从虎尸下钻了出来,只见前头那伴当正瞧著这边发楞,连锣都忘了敲。

欧旺打虎就是这么直接了当简简单单,整个过程在一霎那之间就完成了,速度快到欧旺自己都眼花撩乱,看不清楚也说不明白,那老虎更是死的糊哩胡涂一头雾水,想不通自己是怎么挂掉的。

当然;即使欧旺这傻小子说不清楚,但任何一个有经验的猎人一看现场就明白怎么回事,就是那老虎从欧旺身后飞扑突袭,当牠身体凌空即将扑到的那一瞬间,欧旺恰恰好转身出枪,让那老虎无法闪避就一头撞上了枪尖,这时机抓的不早不迟,若早一点点或晚一点点出枪都会落空的。而且更恰恰好的是,那一枪就不偏不移而且角度精准地从张嘴待咬的虎口中钻进了虎脑,否则若没有这样一枪毙命的话,而只是刺伤了牠,那欧旺也难免会被撕个粉碎的。总之;一切都是恰恰好到了极点,这只能说那畜生多行不义遭到天谴,或说欧旺这家伙傻人有傻福,不但保住了小命还成了个大英雄。

固然欧旺的运气好那绝对没错,但大家都忽略了欧旺若不是愿意举著枪走路以及不断地回头刺空气,那这些好运也不会发生。或许因为欧旺本来就是个傻名远播的傻小子,这些举枪走路等的“傻动作”本就理所当然,大家也就不会去深思那些动作背后的逻辑是否合理了。

欧旺的傻气是大大的有名的,他说话傻呼呼的,做事傻呼呼的,被占便宜了、被捉弄了也不知不觉仍然是傻呼呼的,傻到大家都叫他「傻旺」,傻到大姑娘们都因为怕丢脸而不肯嫁给他,偶或有几个姑娘喜欢他的高大魁伟,愿意不计较他的傻名,但还是被他傻的给气跑了…举例来说吧,若姑娘撒娇问道:「大哥你瞧我美不美呀?」,而这傻小子却就给人家一个很诚实的答案…诸如此类的傻瓜事迹不一而足。当然;天下父母心,欧衍夫妇俩是不会承认儿子傻的,若这傻小子真傻的话,那他怎么能把打铁的活干的那么俐落漂亮?又怎么能把家里的活办的那么周到妥贴?

不管欧旺是真傻还是假傻,且说陈祥听欧衍口沫横飞地报告完毕,明知他说的恐怕有点夸大,但这只大老虎是欧旺一个人宰的应不致于有假,看看那庞大的虎躯,想想那情景还真有点惊心动魄的感觉,不免为欧旺感到庆幸,并且真心诚意地着实夸赞恭贺了一番,接著说道:「好了,这张虎皮算得上是难得一见的珍品,我就出两百金(注二),大哥觉得如何?」

欧衍沉吟片刻,说道:「这个…三百金好不好?」,他见陈祥听了似乎面有难色,就补充说道:「我是想给被这畜生吃掉的那九位家里送点钱,每家三十金,算是这畜生赔还他们的,多下来的三十金,除了给那小子买块新的盾牌,其余就留下来等著给他娶媳妇,到时办得再热闹都挖不到咱的棺材本。」

陈祥听了这话大感惭愧,忙道:「应该!应该!就照大哥的意思,三百金!」,心里想着虽然少赚了一百金,但能做点善事倒也不错。

这时欧嫂在厨房里大喊著开饭了,欧衍开心的说道:「来来来,咱们去吃几块老虎肉…特地给你抢下来的,其它几百斤的虎肉、虎骨连著五脏六腑都被大伙儿分光了,不过虎鞭我可没让他们拿,自己留著泡酒了,来,咱们这就去喝他两盅。」。

(注一)沤麻就是将麻的皮质与胶质泡烂去除以取得纤维。

(注二) 一金就是一个“镒”(各国铸造但互相通行的金币),为约250公克的九成金,以当今金价换算约为新台币37万元,但从文献有关使用金的记载看来,当时黄金的购买力似乎比现在低,在本小说中就假设1金可兑1,000钱(约合新台币16万元),应该不致于太离谱。

有谁推荐more
回响(1) :
1楼. 张黎曦(若竹)雪之三
2010/06/08 21:25
故事
益发精彩了!
若竹敬上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