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江山如此多娇》第二章、桃花源—(1)二水村的铁匠
2010/04/25 18:27
浏览1,032
回响1
推荐16
引用0

《江山如此多娇》第二章、桃花源—(1)二水村的铁匠

话说到了地球的公元前四世纪末叶,在中国则是周慎靓王年间,巴国(注一)的枳邑(注二)(参一)东南三百里(注三)处,就在洋水(参二)汇入涪水(参三)的河口东岸,座落著一个村庄,叫做二水村(参四)。

                       洋水(芙蓉江)

这个二水村虽然离枳城不远,村民若进了城也会恭恭敬敬地称巴王为“咱们的大王”,但也很难说算是巴国的领土。一个原因是二水村再往东走约九百里,翻过几座山头,就是楚国的黔中,照说是远了点,但楚国仗著胳膊粗拳头大,也声称二水村属于他们的黔中郡治下。这让二水村的村民耍赖可有借口了,若楚国官吏来征税,就推说巴国已征过了,再无余粮余布孝敬楚国大王了;若是巴国官吏来征税,就哭诉粮布都被没良心的楚国人抢光了,你们再来征粮,那还让不让咱们活呀?若是那一国想来征丁去帮他们打仗,那就连演戏都省了,直接板脸说咱们賨族子弟只为保卫自己家乡打仗,那儿都不去。而賨族战士的骁勇善战是出了名的,他们打仗的时候人手一面彩绘鲜艳的藤盾,所以賨族也被人称作「板盾蛮」。是以巴国也好,楚国也好,都盘算若调来大军深入那片穷山恶水,只为争那么一点钱粮丁役实在划不来,也就都摸摸鼻子算了,所余这儿究竟是巴国的还是楚国的问题,就让两国各自喊个自己高兴吧!

不过二水村的这种好日子大概也过不长久了,因为就在这一年,就是公元前三一六年,即周慎靓王五年,巴国被秦国给消灭了,连同一起被消灭的还有蜀国和苴国,秦国接管了整个四川盆地。秦国,那可是个不好惹的狠主儿,她法制严谨令出必行,恐怕容不得国内有法外之民。

且不说二水村的村民们浑然不知歹日子可能就快要来了,只见这天过午不久来了条不大不小;而且从吃水看来载了不少货的船,在河边落了帆(注四),从船上跳下来六、七个人将船拉向河滩,将船半截搁浅然后系好,搭了跳板,接著又跳下来四、五个人,合著留在船上的几个船夫七手八脚的开始卸货。这其中有个穿著比较体面看来象是船主的中年男子,没理会其它伙计还在忙活,就领著三个各自揹了一大篓子货的粗腿汉子,迳自往村子最偏远角落的一户人家去了。

村子东南角住的那户人家有三口人,一对各已年逾半百的夫妇,还有他们年近三十却尚未娶媳妇的独子。这村子有一百五、六十户人家,在枳南一带賨族人散居的区域里是最大的一个村落了,这村整村人都是賨族人,而且都姓「朴」,只有刚刚说的这一家人不姓朴而姓「欧」,也不是賨人而是楚人。其实这位欧家当家的他老爹的老爹的老爹与老娘从楚国迁来,其后百年来一代接一代都与村里的姑娘结婚生子,到眼前这个尚未娶亲的老小子身上,算算已差不多有九成的賨人血统了,但由于他们坚持不肯改姓「朴」,所以在说法上也只能说他们这一家是楚人。当然;毕竟彼此血脉紧密相连,邻里们也不至于因为这“名义上的楚人”而把他们当外人看。

这位欧家当家的名叫「欧衍」,那位船主及脚夫们离著欧衍他家还老远,欧衍就站门口敞开嗓门大喊:「小祥!小祥!好久没来了呀,来来来…先吃饭!先吃饭!」,船主小祥也大声应道:「好哩!好哩!咱还真饿了…嘿!叫大嫂别又杀鸡啦!有啥现成吃的热热就行。」,欧衍呵呵一笑道:「不杀鸡!不杀鸡!有更好的哩!」,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喊著喊著,船主小祥一行人也就走进了欧家院子了。

这个船主姓「陈」名「祥」,蜀地资州人(参五),手头有八、九艘船,专在巴、蜀一带沿江(注五)及江的各支流跑船贩货,生意做的不小也不算很大。因为他家与欧衍家世代交好,所以对跑涪水的这一条线,他只要一得空就亲自押船,好去二水村找老欧喝上两盅抬杠一番。

且不去理会脚夫们熟门熟路地自行安放揹来的各种货品,只见那欧衍与陈祥早就入室坐定说起话了。

两人并没有马上就吃饭,而是先办正事,只听陈祥说道「…铁二百斤(注六)八百钱(注七);盐八斤十六钱;织文(注八)一丈六尺(注九)三十二钱…总数是九百零七钱,零头就别算了,收你九百钱。」,这金额还蛮大的,看来欧衍是陈祥在这二水村里最大的客户了,事实也是如此,而且从欧衍的曾祖开始就一直是这样了。原来欧家是偌大的一个二水村惟一的铁匠,每隔两三个月就得向陈家买一两百斤的铁,好为村民们打造锄头、犁头、柴刀、箭镞、枪头、挠钩、菜刀、锅子、缝衣针…等等。当初欧衍的祖上来到二水村开业,使得原本卖这些东西给村民的陈家祖上损失大笔生意,对这个冒出来的铁匠十分恼火,但不打不相识,后来两家反倒结成了好朋友。

陈祥算完了货款,就打开他随身带的包袱,拿出了一堆零零碎碎的东西,说道:「这是打卫国运来的几样果干儿,这包是枣,这包是栗,这包是青豆…你家留著慢慢嚼,还有这几只特地给大嫂挑的衣服坠子,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就盼大嫂别嫌弃。」。

欧衍眉花眼笑地回道:「唉呀!你真是的,怎么每次都来这套…好吧!好吧!我就代那老太婆收著了。」,说完又换了副神秘兮兮的表情,站起来说道:「来来来,我也有东西要卖给你,咱们这就去看货。」。

陈祥听了大感新鲜,因为欧衍从来没卖过什么东西给他,虽然他一直很希望能买到欧大嫂织的“絺”〜一种细麻布,賨族女子以善织闻名,而欧大嫂的织布本领又更是賨族女子中的佼佼者,只是欧衍父子俩打铁收入颇丰,不需家里女人织布来补贴家用,所以欧家嫂子就只把本领用在打理丈夫、儿子和娘家亲人身上,也没理会小祥那满脑子的生意经。

这件欧衍头一回要卖给陈祥的“货”竟然是一张老虎皮,而且是一只特大号的老虎的皮,并且从鼻到尾完完整整无伤无疤,毛色又鲜艳光亮,连著那血盆大口森森白牙,又威猛又华丽,实在漂亮极了!

陈祥看得眼珠都要掉出来了,不过他还不忙好好欣赏,立刻先盘算起这玩意能卖多少钱了。欧衍等了好半响,没等到陈祥开口问这只老虎是怎么打来的,按耐不住就自己开口说了:「咳〜这头畜生是欧旺那傻小子给收拾的…他一个人干的哟!」。欧旺是欧衍的儿子,「旺」这个名字是欧衍他已过世的老爹取的,用「旺」这个字倒不是“家业兴旺”的意思,而是他们欧家多少代了都是一脉单传,故欧老先生希望讨个吉利,从这孙子开始家里能“人丁兴旺”,没想到这个欧衍没好好担起历代祖宗的厚望,混到今年已二十有八了都还没娶妻开工。

陈祥才回过神,又惊愕起来,似是喃喃自语地说道:「一个人?这…这…怎么可能…」。陈祥常跑的涪水这条线,沿河的賨人都爱打猎,陈祥除了主要收购賨族女人织的“綌”(注十)与絺之外,有时也会买一些賨族男人猎来的野兽毛皮及山禽羽毛,连带也听来不少打猎的知识。他知道老虎是无法用射杀的方式猎得的,因为老虎皮粗肉厚,除非是很近的距离弓箭才伤得了它,而老虎又岂会让人大摇大摆地在近身射箭?砍杀那就更不可能了,十来条壮汉都打不过一只老虎。猎老虎惟一的方法就只有挖坑设陷阱,待得老虎掉进陷坑里,大伙儿就拥上去乱枪齐下将之刺死,所以猎到老虎本来就少见,即使猎到了那也是搞得全身皮毛坑坑洞洞,遮掩起来很不容易,价钱也不会漂亮了…想到这儿,陈祥也就不管一个人怎么能宰掉一只老虎的问题了,急忙上前细细检查起那张虎皮。

这时听得欧衍说道:「小祥,别找啦!身上一个洞都没有,那傻小子是一枪戳进它嘴巴里的哪里!」。

「哦?」,陈祥回头瞧著欧衍,终于现出了愿闻其详的表情。

欧衍很开心能继续宣扬儿子的英勇事迹,说道:「这畜生是半年前摸来村子左近的,短短五个月就吃掉了村里九个人…」,说著似是觉得余愤未平,就踢了那死虎头一脚,骂道:「X你个老母的!」,陈祥瞧著心疼那张皮,怕他再踢,就赶忙问道:「嗯,然后呢?」。

(注一) 巴国约当今重庆市全境,历史有记载早在夏禹时期便已建国,直至公元前316年为秦国所灭。

(注二) 公元前277年由秦国设枳县,属于巴郡,但此时为公元前316年,当时的巴国并未在该地置县,应该叫枳邑,本文假设其未建有城垣,故称枳邑。

(注三)战国时一里相当于416公尺。

(注四)合理推论战国时已有帆船。理由有二:其一是依《杨宽˙战国史》所说战国时南方如长江的水上交通已十分发达,若没有帆用以藉风力推进的话,较长距离的逆流行船是办不到的。其二是依东汉杨孚的《异物志》记载东汉时有一种四片帆,而且帆的迎风角度可调整的帆船,这种成熟的技术应该是经过几百年演进而来,而很可能发轫于文明大幅跃进的春秋战国时期。

(注五) 「长江」在两晋南北朝才成为约定成俗的名字,之前人称之为「江」,或者特称上游为「蜀江」,中游为「荆江」,下游则不特别指明就叫做「江」。

(注六)战国时一斤相当于250公克。

(注七)一钱就是一个“半两”(秦国铜币),依《秦律》规定的基本工资一天8钱推测,1钱的币值大概合当今新台币160元。

(注八)织文就是染织品。

(注九)战国时一丈相当于2.3公尺。

(注十)綌是一种粗的麻织品。

(参一) 枳邑:约当今中国重庆市涪陵区

(参二) 洋水:即当今中国重庆市芙蓉江

(参三) 涪水:即当今中国乌江

(参四) 二水村:约当今中国重庆市武隆区江口镇

(参五)资州:约当今中国四川省资中县西北边境与资阳市相邻一带。

有谁推荐more
回响(1) :
1楼. 张黎曦(若竹)禅事一、二
2010/06/08 21:17
这铁汉

这铁汉大概是师兄的前世

个性眼熟


若竹敬上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