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珠玉缘》第六章、珠联璧合开太平-(3)尾声(完)
2009/10/21 00:05
浏览662
回响1
推荐12
引用0

 

《珠玉缘》第六章、珠联璧合开太平-(3)尾声()

建安二十二年,即公元217年,三月,春暖花开的时候,孙瑶姬单骑孤剑回到了建业故宅。她仍然是著黄衣揹碧剑,一身离家时的打扮,连坐骑也与原来离家时骑的那匹长得很像,这马是两天前才买的,同时马鞍旁边也没有挂著破军弓与孛芒箭,唯一不同的是,她满面春风,与五年前的空灵沉静已判若两人。

家里的情况也不大一样了,她的兄长孙绍已娶亲生子,而妹妹嫁给了右部督陆逊(注一),现在随夫婿住在芜湖,后娘大桥以及小桥阿姨在家中前院经营裁缝店,生意鼎盛,颇不寂寞。

孙瑶姬回到家自然是有一番热闹,大桥当晚就排开家宴为她洗尘,一家人欢聚一堂,又多了位亲切的嫂子与可爱的侄儿,让孙瑶姬如沐春风,开怀极了,美中不足的是妹妹不在这儿。

席间大桥盯著孙瑶姬望了一会儿,说道:「瑶儿好像不大一样了?」

孙绍接口道:「大妹年纪增长,气度更成熟了吧!」

小桥说道:「不只如此,我看她红光满面,喜气洋洋,定是有什么开心的事。」

孙瑶姬笑道:「对啊!见到娘、阿姨、大哥、大嫂、小侄儿当然开心罗!」

孙瑶姬的嫂子早先还有点拘谨,对这位有天下第一剑客之誉的小姑又好奇又敬畏,但与孙瑶姬和乐相处这一会儿已然混熟了,倒也自在亲密了起来,于是咯咯一笑,说道:「我看妹妹是有心上人了吧?」

大桥、小桥、孙绍都对孙瑶姬了解颇深,知她超然物外,无意招惹尘缘,对世间男子更是无人看得上眼,是以对这话都不以为然,不料却听得孙瑶姬说道:「嗯,大嫂说中了。」

众人睁大眼,吃惊地瞧著她,只见这位无敌女侠落落大方地继续说道:「我要结婚了。」

孙瑶姬对家人说话当然不会使出「狮子吼」之类的神功,这句话也只是像常人轻声细语一般,但每个人手上的筷子都被这几个字给震落了。

……

第二天大桥就带著孙瑶姬去拜见步夫人,说是远游归来,向夫人请安,其实就是要让孙权知道他这位鼎鼎大名的侄女回到家了。

过了几天,孙权接见了一位远道而来的稀客,那是东海王派来的特使长史刘融,刘融是衔命前来提亲的,为东海王领夷州牧刘羡求娶孙讨逆的大小姐。

照说家族中女孩的婚姻,原是拢络部属或结好外国的重要手段,但对于孙瑶姬,孙权早就不去打那主意了。这一则是因为「剑后」名头太大,让人望之生畏,不敢娶这么个能拔剑杀人的老婆;二则她总是不在家,人都找不到了又如何婚嫁;三则嫂子也提过这位侄女恐怕天下无人足堪匹配,要他就别多事了。

所谓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这头一回有人前来提亲就大大的不同凡响,因为来的这位主儿竟是声誉崇隆无比的刘羡!就不说「刀君」的名气绝不输给「剑后」了,单凭他「仁心神威圣手魔刀」的美号,就绝对让那眼高于顶的侄女也得服气,再说人家是皇室一脉相传的嫡长子,若论血统之尊贵,甚至于还要胜过当今皇上呢!此外,那东海王的领地虽然孤悬海外,但从其向朝庭进贡之丰厚看来,应也有不小的实力,会是个有力的奥援。总而言之,这是门好到不能再好的亲事,是以孙权十分高兴。

不过孙权十分把细,高兴归高兴,他还得把侄女嫁过去的地位先搞清楚再说,于是便向刘融问道:「东海王爷似也有四十来岁了吧?目前有几位夫人、几位王子王女哪里?」

刘融恭谨地答道:「敬覆将军,敝上今年四十一岁,未曾娶亲,亦无子女,若蒙将军俯允,两家结秦晋之好,孙大小姐自然便是敝国王妃,所生子女亦将继承东海国家业。 

听到有人四十一岁了还没娶亲,孙权十分惊讶,但也非常满意,觉得这实在太理想了,不过他没有立即应允亲事,只请刘融稍待一两天,并命人好好招待这位求亲特使。

孙权身为大家长,家族中大小事物均可一言以决,族中子弟女眷们的婚事亦然,若是此番提亲的对象换了任何一个其它女孩,他早就一口应承下来了,但人家要的是他的大侄女,这位名震天下、诸侯无不忌惮的无敌高手,那就是唯一的例外了,即使他孙权身为江东孙氏的族长,独霸一方的雄主,也不敢越俎代庖擅自作主,还得去问问正主儿的意思才行。

当然,孙权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孙权大喜之余,难免也有些疑惑,这位眼高于顶的侄女答应得未免太痛快了,而且,东海王的特使来得也真巧,不早不晚的,孙瑶姬前脚才刚远游回来,他后脚就跟著来提亲了。不过这总是件大喜事,即便有点儿蹊跷,那也不必去理会了。

由于双方都是当今顶顶尊贵的名门望族,所以一干礼数就样样不能马虎了,从许嫁、纳采、问名、纳吉、请期到迎亲一切照规矩来,足足折腾了五个月,才轮到新郎官刘羡出场迎亲,而新娘子早就等得不耐烦了。

好不容易把迎亲的节目也办好了,在礼仪上算是大功告成,但大家所期待的重头戏才要开始,那就是吃喜酒。

由于来道贺送礼的人实在太多,东海王就干脆开了露天大宴,反正天气炎热,在室外搭起遮阳篷,乘荫吹风,吃喝起来要比室内还舒适些。这个大宴席开一千八百桌,天下有头有脸的人物或亲来或派代表几乎都已到齐,其中身份最崇隆的当然要算代表皇帝来贺的钦使了。新娘也打破习俗,毫不避讳地公然抛头露面,伴著新郎逐桌敬酒,满足了来宾们瞻仰「刀君、剑后」或说「仙剑、魔刀」本尊风采的渴望。总之,喜宴的那番热闹不在话下,而承办酒宴的六家建业顶级酒楼忙翻的光景更不必去说了。

这场酒宴从早上巳初之时就开始了,吃到下午过了未正之时才圆满结束。新郎新娘亲自将来宾一一恭送离开之后,原本就该打道回夷州了,但孙瑶姬还想与家人多聚一会儿,而刘羡也要额外招待两位远道而来的贵客,于是一对新人就邀请了后娘大桥、小桥阿姨、哥哥孙绍一家三口、妹妹及妹夫陆逊,以及那两位贵宾,登上他们的座舟「东海王妃号」,驶出江口,出海做了一场海上半日游。

这两位贵宾,一位是刚刚在魏王继承之争中获胜被封为世子的曹丕,另一位则是刘备军的灵魂人物军师诸葛亮,看来曹操与刘备都非常重视这场世纪婚礼,不约而同地派出了各自阵营中的第二号人物来贺。不过这两位贵宾之所以获邀参加这场私人聚会,他们的地位重要还是其次,而主要是因为诸葛亮是刘羡最投缘的旧识,曹丕则是孙瑶姬十分器重的老友。

在赤壁之战之后直到目前为止,天下大势基本的格局仍是孙权与刘备联合对抗曹操,但是除了刘备始终是曹操的死对头之外,最近的孙、刘关系以及孙、曹关系又有了微妙的变化。

首先是今年二月孙权在濡须口(参一)与曹操交战失利,孙权请和,曹操允诺两家修好,自此孙权开始倾向与曹操和平相处。再则是东吴前部大督鲁肃(注二)刚刚病故,由吕蒙(注三)继其位,而吕蒙一向主张不再容忍刘备占了荆州不还,因此东吴已开始蕴酿对刘备开战的气氛了。

因此之故,曹丕、诸葛亮再加上东吴的陆逊,这样的组合原本应是相当尴尬,甚至于有点紧绷,可是这三人都是才智城府一等一的人杰,即使面对大敌也能够全然神色如常,自在相待,再加上主人夫妇亲切热诚,妙语如珠,把气氛炒得十分热络融洽,一时间三方敌对势力的要角们竟然亲善得像老友一般,说说笑笑了起来。

除了宾主诸人皆圆融随和,有意地营造愉快气氛之外,这一趟游程本身也十足地新奇有趣引人入胜。

首先「东海王妃号」这艘船就让人叹为观止。她基本上是一艘「凯契」型帆船,但船身更加修长,全长有一百七十尺,而舷宽则只有三十尺。她装有一主一副两支桅杆,主桅高达一百三十五尺,并且拉出了两面大大的艏三角帆,模样与中土的船只截然不同,在客人们看来是奇特极了,但在海上航行却如飞鸟般迅捷,像游鱼般灵活,即使是惯于行船的陆逊也无法想象船只竟然能行驶得这么快。

 

「东海王妃号」不但航行性能优异到不可思议,而且模样也漂亮到难以尽述。她有流畅优美的船体造型,光滑洁白的碳纤船壳,芬芳金黄的柚木甲板,闪亮厚实的K金船具,全船每一个角落都打理的一尘不染、洁净异常,而每间舱房的装潢与一应器皿用具,则无不质感十足、细腻精致。

不止如此,更令人惊讶的是,这艘船的船员们不但矫健干练,更且个个端庄雍容,一望即知是知书达礼之士,真不知是东海王在屈辱糟蹋读书人呢?还是夷州人人饱读诗书,即使连船夫也不例外?

当然除了这艘船之外,令来宾们大开眼界的就是大海的风光了。这些客人们都是破天荒头一次出海,而且在此之前也从未想象过有朝一日会到海上航行,因此那一望无际、海天一色的壮观景象,让众人亲身体验大海的辽阔与自身的渺小。

当落日余晖映照出满天彩霞之际,当众人沉醉于金光在蔚蓝上波动的美景之时,孙瑶姬应她的曹大哥之请,娓娓道出她此次西游所见的自然人文、奇风异俗,众人听了十分惊讶中土之外竟然还有这么广裘的土地,竟然还有那许多昌盛的文明。

那天的海上晚餐并没有大鱼大肉,只是一些精致的点心与清淡的小菜,那都是厨艺天下无双的女主人亲手料理的,美味得如梦似幻。

当大家在饭后品尝香浓的台湾冻顶乌龙茶的时候,刘羡接续饭前的话题,从西域聊到中亚与欧洲,甚至于聊到非洲与美洲,从东海、南海聊到太平洋,再聊到印度洋、地中海与大西洋,为客人们上了一堂地理课,让他们知道他们所汲汲争夺的天下,只不过是世界一隅罢了,而真正的天下是广阔到他们所无法想象的。

「东海王妃号」的船长藉著暗藏的雷达、卫星定位仪与夜视镜,表演了一手夜间导航的绝技,在布满灿烂繁星的苍穹之下,将船迅速而精准地驶回了建业码头,东海王夫妇与贵宾及家人们殷殷珍重道别,就立即解缆扬帆,回夷州去了。

对客人们而言,这一趟海上游览不只是大开了眼界,更且是一趟惊奇之旅,是震撼之旅,也是心灵洗礼之旅。曹丕、诸葛亮、陆逊这三人可说是当世顶尖的三位才智之士,他们的领悟极为深刻,对于天下大势的视野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同时也见微知著,由在船上所见所闻的点点滴滴,推测到了东海王的真正实力实在是「深不可测」。

于是历史就改变了!

当曹丕回到邺城见了魏王,说出了他此行的体会,曹操说道:「去年那刘羡来谒天子的时候,我就已有同样的感觉了,所以这次才特地派你去瞧瞧他。」

曹丕说道:「父王神目如电,此人着实可畏。」

曹操问道:「那你还想当周武王吗?」

曹丕苦笑一下,说道:「只要刘羡还活著,若是有谁不怕夷灭九族,就尽管去抢刘氏的龙椅吧!咱家还是把大汉这块招牌供著为妙。」

曹操点点头,说道:「我为什么选你为世子,正因为有这等眼力的孩子,也就只有你了。」

因此,后来在两年之后,即建安二十四年,孙权上书魏王「陈说天命」,表态拥护曹操称帝,邺城群臣一片阿谀附和,都进言魏王登基符合天命,但曹操只淡淡地说了句:「孤家永为汉臣,子孙亦将如是。」,而并不是如同旧历史那般地说:「若天命在吾,吾为周文王矣。」。

因此之故,「魏朝」始终没有成立,那么既然天下名义上仍然是属于大汉天子的,当然连带著「()汉」与「吴」也不会建国,所以旧历史的「魏」、「()汉」、「吴」三个朝庭并存之局,在刘羡来到这时代之后,就不复发生了。

事实上这也是刘羡招待曹丕、诸葛亮及陆逊三人游海,并给他们说故事,所期待的效果。刘羡原本是打算等到曹丕篡汉之后,就以扞卫汉室之名,发兵统一中国,是以唯恐曹丕不篡汉,让他师出无名。

但刘羡现在的想法变了,在接触了孙瑶姬带回来的臣民之后,原来中国优先的潜意识已全然淡化,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发自内心的世界大同观念。在这个观念之下,中国并不比世界上其它的国家或地区特殊,没有理由非要优先解放不可。而世界那么大,要去解放的地方是那么多,够他忙上很久了,因此晚一点再去取了中国,也是件无所谓的事。反正只要等到父亲百年之后,他爱什么时后拿下中国就什么时候拿,才不会去管当皇帝的是否仍是刘庄的子孙呢!因此,在老婆的求情之下,就给了曹丕一个悬崖勒马的机会,希望不至于得去砍了这位曹大哥的脑袋。

于是在特超级强权东海国刻意不接触、不干预的情况下,中国的历史就大体照旧发展下去,除了曹丕没有篡汉,「魏、()汉、吴」三个国家没有正式立国,其余的情况与旧历史倒也相差无几。

至于东海国,刘羡也没有急著去征服世界,因为如果只是要征服世界的话,他在二十年前就能办到了,但他的目的是要改造世界,那却必须循序渐进,是急也急不来的。所谓循序渐进,就是先带领一些人进入现代,然后借助于这些人的通力合作,再带领更多的人进入现代

因此之故,刘羡才会在三十三年前立志改造这个世界之时,首先就成立了东海学堂以培养干部,然后在迁藩有了自己的领土与人民之后,积极发展教育,再运用受过教育的人力,收服新的领土与人民,推动新领土的建设与新人民的教育。就这样由小而大,由少而多,一步一步,紮扎实实地将现代化的文明扩展开来。

所以在大婚之后,刘羡仍然按照原来的步调逐步发展,首先的要务就是妥善吸收去年突增的三百万新移民。要使这些古代人融入这个现代社会,转变为现代人,需要周详安排、细心辅导与大量教育。虽然夷州政府在这方面已很有经验了,但这次的人数实在太多,工程极为浩大,使东海王夫妇必得亲自督导,并全力投入。

王妃也会趁公之便,往夷州各地去探望她西行的老友臣民,慰勉一番,当然,更免不了去看看她的爱驹。孙小雪已经和月光结婚了,不过牠们一切从简,并没有举行公开的婚礼。牠们小俩口住在澳大郡的一处王家牧场,这处牧场是专为培养特级良马而设的,目前里头只养了百来匹马,包括刘羡在蓝氏城买的六十六匹顶级大宛马,还有由前大同国十几万匹马中,以及由夷州全境,千挑万选出来的五十多匹各种品种的精选良驹。

牧场总管栗马啜原本打算挑一群牝马让孙小雪去带领,那知孙小雪除了月光之外谁都看不上眼,一个小老婆都不肯娶,栗马啜也无法勉强,就只有让牠们去搞一夫一妻制了。

那一对神马特别之处还不止于此,牠们住的马厩也是特别套房,倒不是说那马厩有何豪华,而是牠们的套房是没有门的,进出随意,至于牧场的围栏就无所谓了,牠俩用一只脚都能轻松跳过,因此整个澳大郡大陆就随牠们任意奔驰了。

藉助于挂在孙小雪与月光脖子上的卫星追踪信号发射器,刘羡与孙瑶姬很轻易地就在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一隅找到了牠们。两人两马着实亲热了好一阵子,刘羡望望月光微凸的小腹,说道:「希望月光能多生几胎,才不浪费了你的马儿子那么优良的品种」,想想回头对老婆笑道:「嗯,我的品种也很优良,你也别辜负了才是!」

孙瑶姬摸著自己微凸的肚皮,娇笑道:「那你和你的马女婿都可得更加勤快点呢!」

不知道是不是孙小雪不够勤快,月光大约要隔个三、四年才会怀上一胎,至于刘羡的勤奋那是肯定的,他们夫妻实现了前世的心愿。在他们的前世,由于陈香凤不能生育,于是他们相约来世再结为夫妇,生他十个八个小捣蛋来弥补今生的遗憾。这个心愿可是澈澈底底地达成了,不过他们生的孩子不是十个,也不是八个,而是十八个!孙瑶姬每年都怀孕,一胎接著一胎的生,九年九胎,每胎都是龙凤胎,总共生了九男九女,热闹的不得了。

除了齐家、治国,刘羡还得平天下,当然罗!在刘羡夫妇有生之年就解放了全世界,让五大洲的所有人民都过著和平、富足、人权受到尊重的生活,大家都很幸福又快乐,而且人类的文明也发展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无论是科学还是艺术上的成就,都远远超越了以前的人类所达到过的最高峰,唯一无法超越的是以前二十世纪时的姚府密传十大名菜,特别是其中的「第九交响蛋」。

~全文完~

(注一) 陆逊:183245,三国东吴名将重臣,出将入相,娶孙策女,见《三国志卷五十八》

(注二) 鲁肃:172217,三国东吴重臣,见《三国志卷五十四》

(注三) 吕蒙:178220,三国东吴名将,见《三国志卷五十四》

(参一) 濡须口:Google地图关键字「中国安徽省陡门口」

Google地图:http://maps.google.com.tw/

 

《珠玉缘》后记

 

《珠玉缘》目录

   

有谁推荐more
回响(1) :
1楼.
2010/02/23 01:50
未来的事也该给个交待呀
夫妻团聚后就结束了吗……意犹未尽呢。未来的事也该给个交待呀…即然刘羡成功将世界科技文明大大的推进了一千八百年,那后来行星撞地球的事怎么样了?应该是成功拯救了地球吧?有始有终,这些也都该在小说里提一下嘛!

哇!要交待得那么周到呀?用想象的就好了嘛!

不过你那么有兴趣,真让我高兴。

邀请2010/04/13 01:07回覆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