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珠玉缘》第五章、征尘渐远重逢近-(8)蒸蛋
2009/10/16 00:02
浏览615
回响3
推荐15
引用0

《珠玉缘》第五章、征尘渐远重逢近-(8)蒸蛋

刘羡把时间算得极准,当他到了朐县时东海王的使节团也恰好登陆,他混入团中,洗脸更衣,恢复了东海王世子的身份,接手领队。

由于东海王在实务上已是外藩,就是在国境外的藩国,为表示对朝庭的尊重,刘羡先去亲自拜会了朐县县令,表明身份说明来意,并交出奏表副本与贡品清单,然后队伍就停留在朐县等候消息。朐县县令就将文书上报了东海郡太守,东海郡太守则报给徐州州牧,徐州州牧又将文书转呈到了在邺城的丞相曹操。就这么罗哩八唆地搞了十天,东海王使节团才接获朝庭谕令,著即前往许昌陛见。

许昌是大汉当时的国都,但只是个空壳国都,里头住了个令不出其寝宫的皇帝,还有一批没事可干的光杆朝臣,而真正的中央政府则在邺城,那是丞相曹操的大本营。

说来曹操还真很给东海王面子,其它任何事都直接报到邺城丞相府就算数了,但这回曹丞相却亲来许昌,要在天子殿前为东海王把事情办得郑重堂皇。这一则是刘羡一向很捧曹操的场,从替他取了寿春,又引荐了许褚,到多次进纳丰厚的贡品,承认中央政府的地位,曹操感念在心,这回也算投桃报李。再则东海王上奏的还真都是些顶大的事,藉此让皇帝亮亮相,向天下宣示一下中枢地位,也是件顺理成章的好事。

东海王上奏的几件大事之中,最大的事就是奉还传国玉玺了。说到这点,刘羡也很佩服父亲掰故事的本领,奏表中寥寥数语就将寻获玉玺的经过交待的合情合理,而相关人等又都死无对证,使得这故事既无法查证,也无可追究,更重要的是,不会透露东海王在中土的强大情报侦搜能力。无论如何,如何寻获玉玺已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这枚国家正统的象征终于回到了汉室。

第二件大事是东海王退位,这事最让曹操高兴了。当然夷州当家的是老子还是儿子,那个曹操是无所谓的,他高兴的是这年头居然有人这么尊重朝庭,还来奏请赐准,这对天下群雄将权柄私相授受的歪风,可真具有强烈的导正教育意义。因此之故,使节团到了许昌,在刘羡陛见之时,由皇帝亲口宣布刘只获准退位,受赐封为「东海太王」,而刘羡则正式成为第六世东海王,并袭其父职,领夷州牧。

第三件大事那就是进贡了。照说外蕃进贡虽是国家要事,但还谈不上什么大事,但东海王这次的贡品实在太丰厚了,可说是让朝庭;或说曹操;发了一笔财,引起了朝野轰动,是以也算件大事。这还是东海王刻意克制了出手,因为以夷州目前的国力而言,这点财物实在微不足道,若是不加注意节制,一不小心就会送得太多,那就难免要让人怀疑夷州究竟有多大实力了。

再来就是呈报新开辟的国土,这次请朝庭列册的郡县有印尼、巴布、澳大三郡。印尼郡辖宝珑、棉兰、廖内、邦加、楠榜、泗水、望锡、万老、帝汶等九县,治宝珑县;巴布郡辖莱城、索龙、查雅、莫罗、摩港、金贝等六县,治莱城县;澳大郡辖悉尼、伯斯、达文、南澳、昆士、墨本、白云等七县,治悉尼县。连同原有的台湾、日本、婆罗三郡,到建安二十年底夷州全州总人口八百一十二万七千七百五十三人,东海王的奖励生育政策着实成效辉煌。不过这次向朝庭呈报的人口数,其隐瞒的程度比上次更超过,这次只报了十分之一,即八十一万二千余口。

 

最后一项是请求移民实边,奏请从中土迁移数十万口人到夷州去。东海王上表说新发现的澳大郡是个大岛,沃野千里,但屯垦的人数太少,无法抵御野人的攻击,因此向朝庭请求赏赐数万户,前往开发王土宣扬天威云云。

这种要求很特别,照理人口土地都是由朝庭主动赐封的,还没有那个做臣子的开口来要的。不过一则表奏的立意良善,言之成理。二则当年东海王被无故没收了领地流放海外,人人为他叫屈,这也是个补偿他的机会。三则曹操正有一件事十分头痛,此请倒是送上来一个解决问题的良策。因此三者之故,这个颇为突兀的请求,居然也就获准了。

曹操在头痛什么事呢?原来在此前一年,即建安二十年,因胡羌侵扰,曹操就将并州的云中(参一)、定襄(参二)、五原(参三)、朔方(参四)等四郡弃置,将四郡的居民迁移至太原郡(参五),设立一个「新兴郡」(参六)以安置四郡人口(注一)。但一年下来,发现新兴郡的土地贫瘠,养不了那么多的人,因而发生了大饥荒,逼得曹操赶紧运粮前去赈济,免得造成大批流民。情势是暂时稳下了,但问题没有解决,这二十万人总得给他们找个安身立命之处,可是当今天下所有的耕地都已有主人了,那么该找那些倒霉的地主让让呢?所以东海王此奏来得恰好,就让这四郡的四万多户到夷州去好了,既然那儿沃野千里,那不正是两全其美吗?

曹操所不知道的是,东海王此请正是冲著这档子事来的。秦仲英的情报网遍布全中国,并州四郡四万余户无处安置的重大情报刘羡岂有不知之理,于是刘羡就请他父亲在奏表中加上了这么一条,趁火打劫一番,果然大有斩获,得到了二十万余人口。

这样看来刘羡此行事事如意,但另有一件事影响深远、福祸难料,那就是他所自然流露出的君临天下的气慨。

曹操上次见到刘羡已是三十二年前的事了,那时刘羡还只是个八岁的孩子,虽然气度不凡,但稚气未脱,未能看出他的潜质。而这时刘羡已四十岁了,正是一个男人显露本质的最颠峰之龄,他态度中节谦恭,但器宇却恢宏开阔,神色温柔敦厚,而气慨却威严慑人,一言一行、举手投足皆是领袖群伦、天下宾服的气势。

古有圣王,以德服人,后有各朝开国之君,以威服人,而这位新任的东海王却不需布德也不需立威,他天生就散发著让人心悦诚服的气息,他是独一无二天然生成的领袖。

刘羡在皇宫中向皇帝行臣下之礼,虽然他的礼节周到无懈可击,态度诚恳恭谨无比,但人人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觉得彷佛这位东海王才应该是真正的皇帝。这点不但朝中群臣都看出来了,连皇帝也察觉到了,以曹操超绝的识人眼光,感受当然更为深刻。

陛见之后,曹操亲热地与刘羡把臂步出大殿,他在丹墀上似是想起什么事,停步转头,向随侍在侧的许褚说道:「喔!我差点忘了,你不是说有事要面禀王爷吗?」,又回过头来对刘羡说道:「奉之老弟,我这位虎痴一直嚷著要与你说说话呢!」

刘羡笑道:「谢谢丞相!小王也正想找机会向这位老友问候几句呢!」,接著向许褚说道:「许将军好久不见了,瞧您能得丞相重用,一展长才,小王好生欢喜。」

许褚高兴地咧开大嘴,不过他还是很懂事地先向曹操行了一礼,说声:「谢主公关照,臣下有僭。」,这才对刘羡说道:「末将衷心感念王爷指点,才得以追随明主,大恩不言谢,若是王爷那天到邺城来,末将再求得丞相恩准几天假,好好陪著王爷游玩一番。」

许褚不等刘羡客套回话,一口气又接著说道:「不过今日有桩令末将汗颜之事,尚祈王爷海涵小犬不自量身份,竟然斗胆欲在他的狗窝设宴盼着王爷驾临,这个」,许褚正在思索该如何说是好,曹操就哈哈一笑,插嘴说道:「呵呵~原来是这么回事,想来那小姑娘要一展本领来报答救命恩人了。我说奉之老弟,别人请吃山珍海味,那不去也无所谓,但许仪(注二)那孩子请你去他家吃饭,可千万别错过了,老夫敢打包票,他家连一碟青菜豆腐都是人间极品的美味呢!」

曹操微一思忖,又说道:「好久没品尝许家媳妇的无双厨艺了,老夫嘴馋得紧,老弟我看咱们一块儿去好吧?仲康(注三)也不必为了陪我放弃口腹之乐了,一起来痛快聚聚,佳肴配老友,滋味想来更加醇美,奉之老弟意下如何?」

刘羡听得一愣,什么救命恩人?他脑中飞快地整理了一下情报,据报许褚有三个儿子,要请吃饭的应是唯一住在许昌的长子许仪。由于许褚一家深得曹操信任,因此许仪年纪轻轻就官拜羽林校尉,负责保护;同时也是看守皇帝一家人。许仪的妻子是夏侯氏,这位夏侯氏原本姓李,为谯县人,是许褚老家同村的女孩,她的父亲在曹操族人夏侯谦府中担任管家。这女孩在孩子群中是个无敌女霸王,把男孩中最强壮的许仪打得服服贴贴的,也打得爱上了她,长大了就央求许褚前去求亲。曹操得知此事,嫌那女孩并非出自名门,就叫夏侯谦收了那女孩当义女,然后再让小俩口成亲。

刘羡一想,嗯,情资所载这位夏侯氏原本姓李,想当年自己追袁术追到谯县时,应华陀之邀为一位患了法洛氏四联症的小女孩动手术,那女孩家里也姓李,那么应该就是她了。此事连曹操都知道,看来曹操对许褚这位最亲信部下的家务涉入颇深。

刘羡虽然猜到是怎么回事,但还是装出一副一头雾水的模样,免得让曹操察觉东海王的情报工作做得有多细致,他说道:「丞相都愿意抽空赴宴了,刘羡自当攀附骥尾,不过许将军代公子宠邀,又是请的什么救命恩人呐?」

许褚闻言便解释了此事,刘羡故做恍然大悟状,不过他倒是真心高兴,也很愿意去见见这位被他改变了命运的女孩。至于厨艺天下第一嘛~嘿嘿,大概还行吧!他想到了真正厨艺天下第一的前世妻子,心中不禁黯然。

第二天晚上,许仪在家中举行了家宴,就只招待曹丞相与东海王两位稀世贵宾,他的父亲许褚也在座相陪。在上菜之前,夏侯氏出来拜见了贵宾与公公,虽然汉时男女礼教之防甚严,但来宾的身份与关系都十分特殊,若不拜见一下反倒不大得体了。刘羡见此女高瘦劲健,举手投足精力弥漫,而且在恭谨的神态中掩不住生活幸福的喜悦,他大感宽慰,觉得行医救人的回报之乐尽在其中矣。

礼数讲究过之后,夏侯氏就亲自为贵宾上菜了。第一道端出来的是每人一碗蒸蛋,这道菜连许褚这做公公的都没吃过,叫他吃得忍不住自夸自己的媳妇了不起,曹操更是吃得舌头都差点吞下肚了。这两位吃了个碗底朝天,正舔著嘴唇回味无穷,却瞧见许仪与夏侯氏正愣愣地望着东海王刘羡发呆,再回头一看,居然见到这位威慑天下的人物脸上挂著两行热泪,呜咽而泣,竟似不能自持。

那蒸蛋刘羡只尝了一口便如遭雷击,因为那正是天下独一无二、绝无分号的姚府十大名菜之首:「第九交响蛋」!

刘羡明白眼前这一碗蒸蛋并不是小凤儿做的,不是因为时代不同而食材略有出入,而是因为这碗蒸蛋缺了股灵气,少了点爱意。不过;虽然滋味差了点,但手法却百分之百是小凤儿的独门绝活,绝对错不了。

经过了二十年的苦苦追寻,四十年的渺无音讯,七十年的寂寞期望,一千八百年的时空相隔,以及不知多少万年的长眠等待,就在一切线索都轧然中断之后,就在令人几乎要万念俱灰的当而,突然之间,在一个万万料想不到的情况下,一个这样鲜明的证据,一个这样具体的线索,就不求自来地蹦到了眼前!

刘羡内心如翻江倒海,他激动极了,也害怕极了,他怕这又是镜花水月,空欢喜一场,但无论这条线索追下去的答案是什么,他都必须勇敢的面对。

在一片错愕的安静之中,只见刘羡擦干了眼泪,以无比郑重的神情向著夏侯氏说道:「夫人请了,刘羡有件极要紧的事请教,」,他深吸了一口气,接著问道:「传授这道菜烹饪之法的人,烦请夫人将其身份与行踪赐告。此事对刘羡极为重要,刘羡将感激不尽。」

夏侯氏见这位大恩人那么严肃地问这件事,心中吃惊,丝毫不敢怠慢,檩然回答道:「启禀恩公,家师曾严令不得泄漏其身份,是以贱妾连外子都未告之。不过贱妾此生为恩公所赐,自当别论。可否请恩公示下何以有此一问,贱妾好决定在恩师与恩公之间如何交待。」

刘羡心中暗赞此女毫不含糊,点点头,反问道:「这道菜的名称,夫人可曾对旁人提过?」

夏侯氏答道:「未曾,连外子都不知晓夫君只管吃,是从来不问的。」

刘羡说道:「嗯,这道菜叫『第九交响蛋』,若十大名菜夫人都识得的话,另九道菜的名称刘羡亦可说出来。」

刘羡瞧那夏侯氏惊讶得眼睛瞪的像牛眼一般大,微微一笑,说道:「这些菜式的名称都是我取的。」

刘羡并没有正面回答夏侯氏的问题,他也不知该如何回答,但这番话一说,任谁都听得出他与夏侯氏的烹饪师父关系极为密切,只是那会是什么样的关系,就谁也猜不透了。

夏侯氏至此已凭著女人的第六感,直觉这对师父是一件好事,就算有违师命,那也是会让师父高兴的违命。她略一沉吟,心想既然要对恩公说了,在场的另外三人一是老公,一是公公,一是主公,此三都势必也不能对之隐瞒,那就干脆让此三连著恩“公”,四“公”一起听吧!于是她说道:「贱妾一身武功亦为家师所授,但并非入室嫡传,是以家师只是烹饪的师父,而不算武艺的师父。」,她干脆先把武功来历也顺便向那三公交待一下,然后接著说:「家师人称仙剑,或称剑后,吴郡富春人,故吴侯孙公策的大小姐,讳瑶姬。」。没错!各位聪明的读者早都猜对了,这位夏侯氏就是十三年前孙瑶姬在谯县收的徒弟李羡恩。

此话一出,那三公无不惊呼,心想无怪这女娃儿有这么好的武功,原来是艺自剑后所授,虽非嫡传,但也够厉害了,还有,也无怪东海王要追问此事了,原来仙剑、魔刀刀君、剑后要连在一块儿叫是有由来的,他们还真有密切关系呢!当然,这后半段的无怪纯粹是穿凿附会,不过听起来很合理就是了。

刘羡终于找到小凤儿了,她也来到了这同一个时代,而且还活著,更好的是她仍然为女儿身,他喜极而泣,同这一个时辰之内竟然哭了两次,有道是英雄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狂喜处。

刘羡这才明白以前错在那里了,错在有关孙策的情报不实。当孙策在寿春与袁术周旋的时候,他是把赵夫人;也就是孙瑶姬的母亲;带在身边的,而不是将赵夫人留在曲阿的家里。这也不难理解,要在老奸巨滑的袁术眼皮底下藏匿玉玺,还有什么地方能比大腹便便的女人小腹下更稳妥的呢?没错,那时孙策就是将玉玺藏在即将临盆的老婆小腹下,因此袁术的密探再怎么搜也搜不到那儿,也因此陈香凤的记忆就从玉玺中转移到了即将出生的孙瑶姬脑中。至于为什么没有查出赵夫人那时在寿春而非曲阿,也只能说运气欠佳,未能找到当年孙策亲信知情的仆人询问了。

刘羡又想到一件奇异的巧合。姚家桐是1911622日出生的,陈香凤是19301222日出生,两人年龄相差十九岁又六个月整。自己这一世是在熹平五年五月二十八日出生,而孙瑶姬则是在兴平二年的十月或十一月出生,确切的日期是那天并不清楚,但刘羡现在几乎已敢打包票,孙瑶姬的生日九成九会是十一月三日。因为姚家桐的生日是1911年的夏至那天,而自己的生日也是熹平五年的夏至,同样地,陈香凤的生日是1930年的冬至那天,而兴平二年的冬至则是十一月三日,如果这一天是孙瑶姬的生日的话,那么两人年龄就又相差了十九岁半。

刘羡惊觉其实老天爷一直就把那么明显的暗示放在他眼前,只是自己视而不见,习惯性地用科学化的、系统化的方法去分析问题,而没有用直觉、用灵感去猜测解答,辜负了上天的好意暗示,白白耗费了二十年的光阴。

知道了小凤儿的身份,刘羡实在迫不及待地要立即去找她,可是据已有情资她并不在建业的家中,那么她在那儿呢?

这时就听得夏侯氏说道:「至于恩师仙踪何处,贱妾并不清楚,只知四年前恩师在邺城大显神威,尔后便无音讯了。」

刘羡这就开始担心了,照说以孙瑶姬这么大的名头,这么显眼的形貌,走到那儿都会引起注意,怎么会一点消息都没有呢?

正在纳闷之际,忽又听得曹操说道:「呵呵~这个老夫倒是知道,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孙大小姐在十七年(注四)十月间往西域去了。」

刘羡仰天长嘘,心中不断地喊道:「感谢上苍!感谢上苍!小凤儿!小凤儿!我这就来了!」

 

(注一) 云中等四郡废弃:见《三国志卷一》

(注二) 许仪:许褚之子,见《三国志卷十八》

(注三) 仲康:即许褚,此为其表字

(注四) 十七年:即建安十七年,公元212

(参一) 云中:Google地图关键字「中国内蒙古托克托」

(参二) 定襄:Google地图关键字「中国山西右玉」

(参三) 五原:Google地图关键字「中国内蒙古哈业」

(参四) 朔方:Google地图关键字「中国内蒙古坝楞」

(参五) 太原:Google地图关键字「中国山西晋源」

(参六) 新兴:Google地图关键字「中国山西忻州」

Google地图:http://maps.google.com.tw/

 

《珠玉缘》第五章、征尘渐远重逢近-(9)蛮族

  

《珠玉缘》目录

    

有谁推荐more
回响(3) :
3楼. 张黎曦(若竹)雪之三
2009/11/03 23:26
他俩

何时大婚哪里?

快了吧?


若竹敬上
快了~东海王府已在布置洞房和育婴室了。 邀请2009/11/07 21:59回覆
2楼. 宝马
2009/10/16 05:40
多了一个 ';' ?

在'同时也是看守;皇帝一家人'中的那个 ; 是不是该去掉?

已改正,多谢! 邀请2009/10/16 23:46回覆
1楼. 宝马
2009/10/16 04:44
好功力

阁下竟然以一碗蒸蛋把相隔半个地球的两人联上了,实在是好功力!这一段可以说是本书的高潮。

一个往东走,一个往西走,他们是不是要在美洲相会啊?

只可惜本书就这么一个高潮,没有“迭起”。

在美洲相会是个好主意,但在这一版的架构下已掰不了那么远了,就只能在欧洲见面了。

待我想想,说不定下一版让他们在亚马逊河里搏斗巨鱼而相会吧?

邀请2009/10/16 23:52回覆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