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江山如此多娇》第三章、希望开启—(5)桃花源图书馆
2019/11/15 12:11
浏览905
回响0
推荐12
引用0

《江山如此多娇》第三章、希望开启—(5)桃花源图书馆

欧宇失踪后,陈清当然是焦虑万分,可是她并没有不安的感觉,并没有像欧旺遇害时那样的心潮汹涌。陈清一直觉得她与她最爱的人之间是有某种微妙心灵联系的,如果老公或孩子有个什么不幸,她定然会有所感应,而欧宇的失踪并没有让她感到有什么痛苦。虽说心灵上没有受伤感,但理性上必然对一个不到五岁的小孩的安危无法放心,无助之下,陈清就生平第一次求神问卜,施用了「大衍筮法」。

陈清斋戒沐浴,备妥了五十枝蓍草,以至诚向上苍祈祷,然后澄心净念,捻草演算,结果得出的卦爻是「大有˙上九」,易经对此卦的批注是「自天佑之,吉无不利」,是三百八十四个卦象中最吉利的至尊卦王,就是说这小孩现在由老天爷在罩,非但安全无虞,而且还有一大堆好康的。陈清愣了一愣,她原本只期待看到儿子平安的卦象,没想到竟然是这等结果,一个小孩在洪荒绝域中又哪里来什么大吉大利?好像不大合理。于是她又占卜了一次,结果又是「大有˙上九」。

以蓍草来占卜

陈清傻眼,她原来对占卜这玩意儿敬而远之,对天机保留一份尊敬,没敢去测试它准是不准,但现在连续两次占得同一卦爻,就似乎是上天在回应她的疑惑了。陈清默祷,大著胆子祈求上苍再给她确认一下,然后就占卜了第三次,结果仍然是「大有˙上九」!连续三次同卦同爻的机率将近六千万分之一,显然天意如此,不用怀疑。陈清放下心,松了一口气,吩咐大家别再找那孩子了,到时候他自然会回来。

这天陈清知道她就要分娩了,一方面是因为生理上的种种征兆,另一方面前五个孩子很巧合地都在十二月十二日同一天出生,这一胎应该也不会例外,而今天正是周赧王五年(公元前310年)十二月十二日(注一)。因此陈清没有到外头巡视工地,就在家里为孩子们缝制冬衣,静待欧旺的最后一个孩子诞生。

陈清一边缝衣服一边念着欧宇,担心天气变凉了会不会冻著他,突觉眼睛一花,榻前无声无息地出现了一个小小人儿,定睛一瞧,那不正是她朝思暮念的欧宇吗?欧宇大喊一声:「妈妈!」,就飞扑入怀,陈清紧紧搂著爱儿,喜极而泣,母子俩哭成了一堆。

良久,这对母子哭够了,欧宇坐在妈妈的腿上,摸著妈妈的大肚子,陈清仔细端详儿子,发现这孩子没变瘦,没晒黑,没带伤,而且干净整齐,一如往常,但眼神却完全不同了。欧宇的一双大眼变得晶莹剔透清澈无比,从眼珠中望进去,看到的竟象是宽阔的青天,又象是深邃的大海,彷佛这双眼睛能洞悉幽明,烛照寰宇。

陈清看呆了,心想莫非这孩子遇上了什么仙人?或者吃了什么仙菓?正想好好盘问这小子一番,就感到一阵阵的腹痛,她知道快要临盆了,于是扣指敲了敲欧宇的小脑袋,说道:「妈妈要帮你生弟弟…或妹妹了,咱们晚点再好好说说话,你先出去,帮我找梅姨进来。」。

当天日暮时分,陈清顺利产下一个女娃儿,叫「欧容」。这个名字是欧衍老先生授权给欧旺取的,欧旺因为觉得要准备一男一女两个名字太伤脑筋,就偷个懒,想了个男女通用的「容」字,倒也是个很有器量的好名字。

陈清产后的整整三天,她啥事都没干,除了给两个女儿餵奶,就是听欧宇讲述他的地穴奇遇。

三天听下来,她完全相信欧宇所说的一切,理由有四。第一;欧宇绝对不会对她说谎,甚至连说话夸大一点都不会。第二;这样超出任何人想象力而又毫无破绽的故事,没有人能编造的出来。第三;欧宇带回来的那块怪皮革以及巨大到荒诞的蛇胆,就是铁证。第四;欧宇表演了无限闭气、闭目辨物、暗夜视物、力大无穷等各种异能,以及过目不忘的惊人记忆力,都是货真价实如假包换。

相信归相信,但问题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陈清完全无法理解,连瞎猜都不知该如何猜起,而且听的愈多就愈胡涂,所以她就宣告这次简报到此为止,苦笑著对欧宇说:「你的那些问题,妈妈一个都答不上来。如果妈妈能见到那怪球和怪板子,那还能与你一起参详,但看来天下只有你一个人去得了那怪球所在,所以此事没有人能帮上忙,得靠你自己去寻找答案了。」,陈清想以这孩子现在的本领,那洪荒绝域再怎么凶险都伤不了他了,就说道:「以后你随时可去怪球那儿,不用先问过我或梅姨,但别贪玩,让你去是要你好好学习那板子里的东西的,知道吗?」。

欧宇应了一声:「宇儿懂得,妈妈放心。」。

陈清欣慰地笑了笑,此外,她还隐约觉得这怪球可能干系极大,忖度了一下,又交待道:「这个怪球…嗯,还有那个地洞,并且包括你这三个月来遭遇到的一切,就只能咱们俩知道,不可对任何人提起,切记!切记!」。

得了妈妈的特许状,欧宇就几乎整天泡在那怪球里了,连回家吃饭都不必,反正那条大蛇还够他吃很久很久。至于上下那个千仞深洞更不在话下,去时就直接一跃而下,兴之所至还会在半空中摹仿从板子里看来的跳水动作,又转圈又翻滚的,随时都在打破两千三百多年后的世界跳水纪录。而回程也一样轻松写意,只见他直接从潭中踩水跳到洞壁上,然后如一股疾风般地窜上了洞口,速度比常人在平地上狂奔还快。

就这样地“上学”了约三个月,这天欧宇跑去跟陈清说:「妈妈,我找到办法让你也能看那怪板子了。」,陈清听了大感意外,很好奇又充满期待地问道:「愿闻其详?」。

欧宇说道:「那怪板子是可以从怪球上拆下来的,此外还有别的…等等如此这般。这么说吧,怪球就像个书房,但咱们不必去书房那儿,也不用把书房搬来,就只把里头的书搬回家就得了。」。

陈清大喜,一把抱起欧宇,在他的小脸上狠狠地啵了一个,说道:「来来来,咱们娘儿俩好好合计合计,该怎么给这些“怪书”弄个稳妥的新书房。」。

光阴荏苒,九个月过去了,陈清的六个孩子一起过了生日,而老大欧宇还有特别节目,这天他拜了徐刚为师父。依著桃花源欧氏的行事风格,拜师礼完成后,这对师徒就立马上阵,剑及履及地开始教学武艺剑术。

为了避免惊世骇俗,欧宇平时很注意收敛他的异能,譬如行走就像一般人那样的一步一步走,而不会像清风似地飘忽来去,诸如此类。但欧宇在师父面前是不敢装作的,当徐刚看到这孩子的力量、速度、反应、耐久力等等不可思议的表现时,他根本就整个人惊呆了。当第一天的课程结束后,徐刚跑去找陈清,对她说道:「宇儿是天授神技,这样的人几百年都不一定会出一个,出了就是天生的天下无敌,根本用不著习武练剑…当你有了雷霆般的力量、闪电般的速度时,又还需要什么武功剑术?我不知道当这个师父还能做什么。」。

陈清诚恳地说道:「大哥,宇儿从小没有父亲,我担心他若只是学我,那是学不到怎么才是个男子汉大丈夫的,师父就是父亲,大哥你教他拳法剑术虽只是锦上添花,但你的言教身教更是他最需要的男儿榜样。」。

徐刚听了无话可说,只能嘿嘿一笑说道:「那为兄就不客气沾光了,收个现成的天下第一高手为徒。」。

这一天还有件更值得大书特书的事儿,那就是「桃花源图书馆」在当天落成启用了。由于被允许进入的人不多,而真正会走进来看书的更是只有陈清与欧宇两人,所以启用典礼当然是不会办的。这事值得一提的原因是,在这一天从二水村山洞里运来的一万六千七百二十九册书籍已全部分门别类地上架摆好了。另外要说明的是,「桃花源图书馆」这个摩登的名称是欧宇取的,因为当时还没有专门为藏书看书而建的建筑,所以就采用了怪板子里头的名词。

「桃花源图书馆」建在欧家住宅的西北侧,总共有九栋建筑,建材一律是金丝楠阴沉木,加上石基与陶瓦。九栋建筑每栋占地二十丈见方,依九宫排列,各栋间距二十丈,以走廊相连,周围一圈八栋是书库,中央的一栋则是阅览室,建筑与栋距总占地二百五十六亩。

图书馆内有个地下秘室,就在东南角的「巽庐」的地底下,还有一条地道可通欧宅内进。这秘室目前就只有陈清、欧宇、徐刚、朴全与梅姑等五个人知道,当然建筑工人也是知道的,不过这些工人都是远从齐国重金雇来的,他们一路蒙着眼过来,工程完毕又蒙着眼回去,千里迢迢双眼一抹黑的旅途让他们七晕八素不辨东西南北,又怎会知道自己盖的秘室在天下的那个角落。

徐刚、朴全与梅姑三个人虽然知道有这么个秘室,也可以随意进出,但他们并不知道秘室里放的那些怪东西是什么,打哪里儿来,干什么用的,既然陈清没告诉他们,他们很识趣的也就不问了。

一进入这个地下秘室就可看见正面墙上挂著一块平滑乌亮的大板子,大约一丈二宽八尺高。房间里还有看来是同样质料的小板子七块,大小约为三尺宽两尺高,分别斜架在七个案几上。那正面挂著大板子的墙壁后头是另一个房间,铺著一大片地板,洁白平整,不知是什么材料所制。地板上竖立著一根根大小一般的方形柱子,那些方柱呈银灰色,表面光滑却并不反光,算算共有五百七十六根,整齐排列为二十四行二十四列。

这些东西正是「希望号」上的光脑、光能池、显示幕及七个使用者界面装置,除了七个使用者界面装置之外,其它每一件都比欧宇更大更重,而欧宇硬是一件一件的揹了回来。不只如此,欧宇还把照明设备及音响设备都拆了过来,可说是把「希望号」几乎搬空了。

前一晚欧宇已将从「希望号」搬来的所有的设备联网完成,测试成功。在今天「桃花源图书馆」落成启用的大日子里,欧宇给他母亲安排了欢迎节目〜播放卡拉扬指挥柏林爱乐管弦乐团演奏贝多芬第九交响曲的实况,希望妈妈会喜欢。

(注一)这日期与《第二章、桃花源(8)人丁兴旺》所说欧宇出生于周慎靓王六年(公元前315年)的“秋天”并无不合,因为当时秦国仍使用周历(后来于公元前265年改为颛顼历),以冬至为一年之始,其十二月相当于现行农历的十月,正值秋季。其实当时通常不记月日,而只说季节,因为各国使用的历法不同,若说几月几日往往会兜不拢。

有谁推荐more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