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江山如此多娇》第三章、希望开启—(4)希望号的苏醒
2019/11/07 15:25
浏览942
回响0
推荐12
引用0

《江山如此多娇》第三章、希望开启—(4)希望号的苏醒

在一个千仞井底,又在井底两百多丈深的水底,更在水底几乎完全密闭的怪球内部,那当然是完完全全没有一丁点的光线,即使欧宇现在的光感应能力已是常人的数倍,在此也是什么都看不到。这儿与那温泉所在不同,温泉那儿虽然也是完全无光,但温泉是发热体,欧宇尚可藉他已扩展至红外光频率的视力,来看到温泉以及温泉周围反射热的岩石,而这儿却是冷冰冰的,他的红外光视觉在此并没有用处。

由于欧宇极度用力地去感应周围的状况,他强烈的努力又引发了一次“人天相应”效应,突然间他的喉头发出了一阵阵的超高频声波,耳朵也响应了这个频率,而他的中枢信息处理单元更是将回波画成了三维图象,也就是说,小超人欧宇发展出声纳功能了。说到这儿,咱们得为欧宇庆幸,还好他只是个心如白纸的幼儿,不怎么会大惊小怪,若是个成人的话,恐怕就会为自己表现出的种种奇怪能力而吓得发疯了。

欧宇所“听”到怪球内部的情况是这样的:上、下、左、右及前方各有一面平直的墙壁,上下左右这四面墙上长满了类似石笋似的突出东西,可是那些东西方方正正光滑平整,又一般大小,而不像石笋那样参差尖锐。至于前方那面墙,墙上挂了八块板子,一块大的在上,七块小的排成一列在下,而在大板子的正下方,也就是前方这面墙的正中央,墙上长了一根向前伸出的杆子…声纳测绘的结果就是这样,怪异是够怪异了,但很无趣,乏善可陈。

欧宇游向前去摸了摸那根杆子,发现杆头是一颗球,而且球的顶端还有一个“✛”形的凹槽。此时欧宇又“听”到了这杆子的根部还有个什么东西,他游过去一摸,那是一根小棍子,似乎是金属质地,被一根细绳吊在那杆子上,细绳的质地象是外头那奇怪的“皮革”。最妙的是;细绳是用“绕头结”(注一)绑在杆子上的,这一定是某人绑上去的,这是以前有人来过这儿的铁证。欧宇因此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不管这儿有多诡异,至少有人来过此处,这就与现实世界有了确凿的连结,不至于荒诞到完全像虚幻梦境了。

那根金属小棍摸来就象是一把钥匙(注二),而钥匙头形状正是“✛”形,看来绑这小棍的人是希望来者把“绕头结”解开,拿著小棍插入杆头的“✛”形孔中。这样的安排似乎是一个智力测验,而这个测验简单到任何智力高于猴子的生物都不难通过。欧宇解开了绳结取下小棍,把小棍插入了杆头的球中,而且;既然这小棍很象是一把钥匙,那么欧宇就像使用一把钥匙般地转动了它。

哒的一声轻响…总开关启动!「希望号」在沉睡了八亿多年后苏醒了!

怪球内出现了光线并且逐渐增强,柔和而均匀地照亮了每一个角落,正面墙上的八块板子也都亮了起来,闪动著五彩缤纷的图画,欧宇愣愣地瞧著这惊人至极的戏法,他脑中一片空白,连吃惊都不能够了。

欧宇不知所措,他目前唯一能想到可做的事就是先离开这儿,上岸去吃块蛇肉。于是他就游出怪球,并且藉著刚刚发展出来的声纳能力,很快就找到了那道裂缝,钻了出去。那原本搁在怪皮革上的巴蛇尸身也跟著下沉在此,欧宇就顺手挖了一块蛇肉,上浮两百多丈,爬上岸去温泉那儿料理蛇排了。

欧宇一边用餐一边整理了一下思绪,他知道妈妈一定为他的失踪焦急死了,但爬出这个洞恐怕要花上四、五个月,那是莫可奈何,无他法可想的。至于潭底的那个怪球,因为它实在太怪太奇异了,不好好把它摸清楚就打道回府的话,会遗憾终身的。所以欧宇决定不妨在怪球身上多花点时间,虽然这会拖慢攀岩的进度,但反正回家早几天还是晚几天,已经没什么差别了。

欧宇下水往潭底潜去,但是他发现愈往深处水的阻力愈大,下潜愈困难,过了六十丈深就几乎寸步难潜了。他想怎么可以把怪球撂在那儿就不管了,再说只是“难潜”,又不是完全动不了,多加把力就可多下潜一分,那就施出全力向下挤吧!就在欧宇完全“撞壁”再也无法潜进一分,而他又爆发出体内全部的肾上腺素,人水硬碰硬的时候,他周身突然一阵劈拍作响,全身的骨骼、肌肉、肌腱、韧带都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变得更致密、更坚韧、更富于弹性,而产生了更大的力量,于是欧宇就可以继续推进了。他一路下潜,阻力愈大,他的力量就增强的愈多,当他潜到潭底的时候,他的肢体力量已经强大到不可思议的程度了,当然,这又是一次的“人天相应”效应。

欧宇已打定主意不管见到什么都见怪不怪了,否则怪事太多太怪,会让他大惊小怪个没完没了,别的事都不用干了。所以当他见到那块大板子里有个奇装异服的人在比手划脚的时候,他就没去想为什么一块板子里会有人这个问题,而只观察那人在干什么。嗯,显而易见,那个人是在教他怎么去“摸”下头的七块小板子。这个简单,欧宇一下子就学会了,就像二十一世纪的年轻人滑手机那般熟练。

紧接著就出现了语文课程,这道理很明白,外星人总得先学会地球人的语文,才能看懂地球人说的地球故事吧?

「希望号」提供的语文教学课程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宇宙语」(注三)课程,藉由对数学逻辑的问答互动,让外星人学会地球人所定义的「宇宙语」字符与表达形式,使「宇宙语」成为双方最基础的沟通语文。

宇宙语的几个基本例句,右栏为德文批注

欧宇在进入“天人大道”之后,不仅在感知能力、器官机能与肢体力量上变成了一个超人,同时在他的智力方面,无论是记忆力、推论力、组织力、抽象力、形象力以及创造力等任何一个面向,都快速大幅增长,并且打开了无限的发展空间,等待日后经由学习锻炼而迈向人类的颠峰。所以「希望号」的「宇宙语」课程对欧宇来说不过小菜一碟,他很快就完全掌握了这种语文。

语文教学课程的第二阶段则是学习人类的自然语文,以宇宙语来教学,提供中文与英文两种课程。由于人类的自然语言中有两种截然不同的文字类型,一类是「语素文字」如中文,另一类是「表音文字」如英文,理解这两种文字类型所需的智力特性也有不同,因此「希望号」计画团队就在这两类文字之中,各选取一种在「希望号」所储存的资料中最普遍使用的文字:中文与英文,做为地球人的官方语文。至于人类其它的语文,就请外星朋友自行透过人工智能翻译器翻译成中文或英文了。

欧宇周岁时就能说完整的语句了,他母亲陈清瞧这孩子既然聪明,就早早的教他读书识字了。又因为陈清很可能是天下书读的最多的人,所以在她的悉心教导之下,欧宇早已读了一肚皮的书,小小年纪就学过籀文、小篆与隶书,甚至于齐、楚、晋、燕、秦等各国地方字体也都识得。而「希望号」上的中文使用的字体主要是宋体与楷书,这两种字体与隶书在字形上并无差异,同时中文字表义不表音,即使发音迥然不同,但文字的意义相隔两千三百年仍然不变。

虽然板子里的一个一个的“字”,欧宇识得十之五、六,可是当那些字连起来成为辞、句、文之后,他能看懂的就十不得其一了。所以他漫无章法地用手指乱摸乱按,倒也无意间发现了一些好看的东西,譬如山河风景、奇禽异兽、小猫小狗等等,还有小人儿唱歌跳舞…当然在水底是听不出唱的好不好听的。

由于欧宇并不知道怪球是从天外飞来的,也没有外星人的概念,所以当他在板子里看到中文的时候,并不怎么惊异,反而觉得安心,因为这更可确定怪球是某个或某些“人”弄的玩意儿,至于“这玩意儿”是个什么玩意儿,是谁弄的,怎么弄的,干嘛要弄…诸如此类的问题,眼下不在他的烦恼之列,这些问题留待回家后问妈妈就得了,他现在只想学学这种“怪球隶文”,以便知道板子里都有些什么好看的东西,至于另一种“怪球豆芽文”看来暂时不学也无妨。

欧宇开始了他的学习生活,也就是煮蛇吃蛇、学怪球隶文、爬上洞壁挖脚踏,然后再煮蛇吃蛇、学习怪球隶文、…,如此周而复始。除了不需要睡觉之外,欧宇现在也不畏潭水的奇寒了。并不是他不觉得潭水冰冷,他对温度的敏锐仍然远胜常人,而是寒冷并不会使他感到不适,更伤害不了他。吃那巴蛇的肉也是一样,蛇肉同样能使欧宇体内大热,但那股热气却已成为他身体的一部分,完全无害,不需要去冷却。所以欧宇现在下水并不是为了中和蛇肉的燥热,只为了去怪球那儿学习。

其实若只是学习中文的文字与语法的话,那花不了欧宇多少时间,因为他已有相当基础,而且也算是他的母语,并不需要按照那板子的安排刻意去学。但“怪球隶文”的“词汇”却多如汪洋大海,学习这些词汇就等于是让一个两千三百年前的人去认识二十一世纪的世界与人类,包括了人类所知的宇宙与地球,以及人类的文化、社会、科学、艺术…等等所有的层面,也就是如同去读一套百科全书。特别是因为超链接的关系,让欧宇常常为了查一个辞而点击查阅了几十层链接,直到他惊觉应该打住不能再追根究柢下去,因为他已经发现这板子里的资料是深不见底的,花上十辈子都看不完。

欧宇已经发现了「希望号」的航行纪录器,他看不懂宇宙四维航迹图,但看得懂「希望号」的船钟,因为他从一开始来怪球上学,就学会阿拉伯数字系统了。所以虽说洞中无日月,但欧宇清楚的知道,从他启动希望号到现在已经过了八十六天了。由于他智力上的飞跃发展,这段时间他对二十一世纪各门知识的“通识度”,或说是广度乘上深度,应该已经超越了二十一世纪的任何一个人了。又由于他体能上的惊人增长,在洞壁上凿脚踏的速度愈来愈快,现在距离洞口只有五百多尺,以他目前的体能不用半天就能登顶了。

这天欧宇煮了一块蛇肉吃了,潜到潭底割了一块“怪皮革”〜他现在知道那叫「纳米碳管纤维复合织布」,但这名称太长,还是叫它怪皮革的好。他现在之所以能割开那怪皮革,靠的不是已增强了几十倍的腕力,而是他能透过剑锋感触到那怪皮最细微的纤维纹理,靠著不断微微变换切割角度,顺著连续的柔软缝隙,就能轻松的割开那坚韧无比的编织物。

欧宇接著找上了那条巴蛇尸身,依著他记忆中的一幅蟒科解剖图,把巴蛇那颗巨大如柚子的蛇胆取了出来,用怪皮革包好,揹在身上。然后他游进怪球里,关掉灯光,并让系统进入休眠状态。

欧宇游上岸,跳上他开凿出来的“天梯”向洞口攀爬,轻松迅速,比猿猴还蹻捷得多。不一会儿他就攀到了天梯尽头,他深吸一口气,拔出短剑,开始开凿最后一程。经过半天的勤奋工作,终于完成了最后一个脚踏,他收剑入鞘,伸出四指入洞牢牢扣住,用力向上一挺,再曲腿以脚踩洞一蹬,就翻身落在洞外,逃出地牢重获自由。

(注一)意指“8字结”,“绕头结”是作者替古人取的绳结名称,这应该在很古早的时候就是常用的基本绳结,只不过当时无人见过阿拉伯数字,不可能称其为“8”字结。

(注二)春秋战国时期已有青铜制的锁钥,传说是鲁班在木锁的基础上改进的。

(注三)宇宙语(Lincos),荷兰天文学家与数学家Dr. Hans Freudenthal1960发表的人工语言,以数学符号与方法来表达,目的是成为与外星智能生物沟通的语文。

有谁推荐more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