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江山如此多娇》第三章、希望开启—(2)绝境求生
2019/11/01 08:44
浏览883
回响0
推荐10
引用0

《江山如此多娇》第三章、希望开启—(2)绝境求生

巴蛇与欧宇掉进来的这个竖井深到不可思议,是个名符其实的“千仞”绝洞,而一千仞约合1,840公尺。

喀斯特竖井,欧宇和巴蛇掉入的坑洞就像这样,但更大而且更深的多。

那巴蛇从千仞的高度落下来,即使落下处是一个相当深的水潭,又即使它一身铜筋铁骨,也被震的全身筋络寸断。不过这畜牲也着实了得,受了这样的重创却一时未得就死,这会儿一颗大脑袋还在水底猛冒泡呢!但它已全身瘫痪无法游出水面,要不了多久就会溺毙的。

虽然这条巴蛇自身被强大的冲击力撞成重伤,但它浑厚又富于弹性的躯体却成了最佳缓冲肉垫,为裹在蛇身内的欧宇吸收了全部的冲击力,使得欧宇完完整整毫发无伤。

一阵剧烈的震动加上刺骨的严寒,刺激欧宇从昏迷中醒了过来,他发现紧箍在身上的蛇身已松动了许多,可是他并没有觉得好过一点,仍然无法呼吸,因为他正沉在水里,就要溺毙了。

他已无法思想,脑中一片空白,只是狂乱地挣扎,求生的本能榨出了他所有的肾上腺素,爆发了一股大力,死命一撑,居然就挣脱了压在身上重如山岳的蛇身,手脚划得十几划,哗啦一声,小脑袋就浮出了水面,大口大口的喘气。

欧宇甫喘过气来,又感到身体周遭的水竟是奇冷无比,马上就要把他给冻僵了,显然他必须尽快游上岸,脱离这刺骨严寒,才有可能保住小命。

游泳不是问题,欧宇是个中顶尖好手,问题出在此处光线极为微弱,眼前一片漆黑,看不到岸边何在,不知哪里个方向是可以登岸的平缓岸边,哪里个方向又是无法攀爬的陡直岩壁,若游错了方向,或者整个潭岸都是陡直的岩壁而全无可登岸之处,那他就死定了。

欧宇这孩子在碰到无法可想的时候,就不会浪费一滴精神去多想,这时便是如此,他不是不知道这问题的严重,但既然是无法可想的问题,那就只有管他三七二十一闷著头拼命往前游了,碰到啥就算啥吧!

游了没多久,欧宇的手就触到了岸边,天可怜见,没让这孩子倒霉到底,还好这是一个平缓的石岸,欧宇奋力将疲惫的身体拖了上岸。不过磨难还没完,岸上虽然不若水中那般澈骨冰寒,却也是极为阴冷,他浑身冰寒湿漉,若不迅速找到取暖的方法,他会被冻僵的。

四周一片漆黑,一片寂静,欧宇瑟缩在冷冽的空气之中,但是这样绝望的环境并没有使欧宇绝望,他也不知道什么是绝望。他没有灰心,没有放弃求生,没有去想寒冷,也没有想到恐惧,事实上他没有去想任何事,他只是以无比的专注去感觉,感觉那个方向比较温暖些,哪里怕只是比较温暖一丝丝也好,他都会向那一丝丝的温度靠近,好争取多一丝丝的生存机会。

嗯,有了!左前方隐隐约约传来一丁点温度,虽然那极为微弱,但没有逃过他全神专注的感应,于是他站起来向那个方向前进。虽然他迫切地需要温暖,可是他走的很慢,因为一方面脚下非常滑溜,那应该是石头地面长满了苔藓之故,再一方面这儿几乎没有光线,完全不知道前面是否会撞上钟乳、石笋,是否会掉落坑洞,甚至于碰到什么毒物。这是个充满不测凶险的黑暗世界,稍一不慎,轻则受伤,重则殒命,而以他目前的处境而言,那怕只是受到轻伤,都会使那已经很渺茫的存活可能性变得更加渺茫。

欧宇已经不停歇地连续狂奔了大半天,接著被巨蟒勒到昏迷,然后又浸泡在奇寒澈骨的水里几乎溺毙,这时候他已至油尽灯枯的地步,换了任何一个人都会就此放弃,躺下来死掉算了,但这孩子天生就是没有“放弃”这种概念,只要一息尚存,只要灵智不灭,他就会该怎么干就怎么干。

欧宇强忍著无边的痛苦、疲累与寒冷,以无比的专注去运用全身的感官知觉,全心全意地去协调从指尖到脚尖每一丝细微的动作。就这样一寸一寸地前进,渐渐地心中化作一片空灵,进入了一种如梦似幻的状态。

事实上,这番在极端艰困死境中的极端求活努力,已将他带入了自古以来修真炼气之士梦寐已求的浑沌归一之境。当然,这不会使他的体能、感官与智力立刻有何改变,甚至也不能缓解他目前的痛苦,但却打开了一扇通往超越巅峰的大门,让他走进了大门内的神奥世界。

在这番艰苦到极点、专注到极点的磨练之后,浑沌归一之境已成为欧宇身、心、灵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此后不管是一呼一吸、举手投足,还是走路睡觉、说话吃饭,无论做什么或什么都不做,都自然而然地暗合天地运行的法则。这等道行高深之士在闭关时才可能进行的功课,他却是无时无刻都在修练,而他自己却浑然不知。

就这样,他在忘我的状态中,像梦游似地,走过了漫长的难以行走的滑溜苔地,爬过了一个又一个难以爬过的巨石,绕过了接连不断原本能让他撞破头的钟乳、石笋,避过了无数原本能让他摔断腿的坑洞与让他摔死的峡沟,这个奇迹是老天爷在造就他,也是他自己用无以伦比的意志挣来的。

他愈前进洞内的温度就愈上升,终于,他觉得已经够暖了,就停止前进,躺了下来,满足地深吸了口温暖的空气,眼皮还来不及阖上就立刻睡著了。

洞中无日月,欧宇这一觉也不知睡了多久,他醒来的时候只觉神清气爽,丝毫没有那种因为睡得过久而导致的昏沉感。不过好事也仅止于此,眼前还是一片伸手不见五指,他仍然受困于地底深处,而且肚子饿得咕咕叫。

若是换了别人的话,此时必然会有一大堆感触,会为之前的凶险心怀余悸,会为大难不死暗自庆幸,会为自己这么倒霉嗟搓叹息,会为可能与家人永别而伤心落泪,会为期望别人前来营救而心存侥幸,会为脱困逃生无门而颓然自怜,会为眼前的一片黑暗而心生恐慌… 但欧宇的心灵单纯极了,他根本没有去想那些,现在肚子饿了,就只想到该如何解决吃饭问题,等吃饱了再去想如何脱困便是。

他想到就行动,起身便往来时的方向摸回去,他虽然不知道这座地下迷宫中是否能找到什么食物,但至少在他掉下来的地方还有一条大蛇可吃。

为了在一抹漆黑中找出来时的方向,欧宇就像来的时候那般,再度凝神感应周遭的温度,极度专注地去捕捉那一丝丝凉意,凉意传来的方向就是那寒潭所在了。

这一次似乎是比来时容易一点,欧宇不多久就抓住了方向,也仍然像来时那般摄虑静心、一寸一寸地缓缓朝著那儿移动,同样地;这次移动起来也似乎比来时快了一点,但仍然在似乎很久很久以后才到达寒潭岸边。

欧宇抬头朝头顶一望,看到了他掉下来的洞口,就象是在一片漆黑的“天空”之中挂著一颗星星。一颗星星那能有多亮?原本是不足以映照出任何东西的,可是欧宇却发现他居然可以对这个寒潭打量一番了,他看到了水面的反光,那反光固然极为微弱,他竟然也能隐隐约约看得到,尽管他并不知此时自己已经和常人不同了。

这个寒潭略成圆形,就地下湖而言算得上相当巨大,圆周约摸有十里长,欧宇和那巴蛇掉落的位置应该是正对著洞口,或说在那颗星星的正下方,大约就恰在湖中心。欧宇瞅准方位一跃入水,冒著刺骨的冰寒,游到湖心潜了下去。

欧宇把位置抓的相当准确,没一会儿就摸到了大蛇,这可以从那蛇的鳞片确认不会是别的东西,但蛇身却变得硬梆梆的毫无弹性,原来是那寒潭底部的水温已接近冰点,使蛇身内的水分结冻成冰了。

想要吃蛇肉,首先得找到那把短剑才行,否则这蛇肉坚硬如石又如何能撕下?就算是张口去咬也会被坚如金铁的鳞片给崩了牙。

潭底几乎全无光线,黑沉沉地伸手不见五指,要找剑就得用摸的,而且必须非常小心地摸,因为那短剑锋利无匹,若稍一疏神,半个手掌或许就无声无息地被削掉了。

欧宇顺著蛇身摸索,虽然那蛇长达十五、六丈,但他这回运气还算不错,只浮出水面换气了五次,就找到了蛇身上被他一刀割开的伤口,可是运气还不够好,短剑并没有留在伤口上,想来是大蛇入水时的冲击将它给震落了。

欧宇游回岸上休息了一下,否则就要冻死在水里了,好在他此时体质已大为不同,虽然饿到肚皮贴脊背,却没有因饥饿而引起头昏眼花的虚脱感,仍能鼓起余力一跃入水,再接再励。

他这次搜索的范围是蛇身伤口附近的潭底,当他首次将手指轻轻地碰触到潭底的时候,指尖上传来的是一股陌生的触感,那潭底不是地下湖或地下河例有的岩块,也不像二水村旁的涪水与洋水河底那样的沙子与碎石,而有一点象是块皮革,却又明显地不是皮革。那东西充满了矛盾的感觉,它极为光滑却又纹理清晰,柔软如棉而又坚逾金石,实是怪异到了极点。若用力将之往下压,可发现那怪东西下头是空的,它漂在水下,既不沉落潭底又不浮出水面,那表示还有什么东西在拖著它。而这玩意儿既非虫鱼鸟兽,亦非草木金石,绝不属于大地自然生成的任何东西,不由得好奇心大起,极欲探个究竟,但他毕竟还是按耐住了这股强烈的冲动,避免自己被好奇心害死,因为他必须在体力耗尽前找到短剑。

他首先摸到了剑鞘,便就在水中将之挂上了肩,随后不久,就在他体能极限的边缘时刻,终于找到了那把救命的短剑。他不遑细想,随手就在最靠近的蛇身上挖下了一块肉,收剑入鞘,拿著蛇肉奋力游回岸边,瘫软地伏卧在冰凉滑腻的岩岸上。

他只趴了片刻,就挣扎站了起来,因为再不爬起来就会陷入昏迷,然后死在这儿了。可是尽管他维持了清醒,但这时候还是无法进食补充体力,因为蛇肉既硬梆梆的啃不动,而且还是生的,他是不吃生肉的,因为妈妈说过生鱼生肉绝对不能吃。

可是;无火无柴的又要如何去煮熟蛇肉呢?欧宇想到了刚刚睡觉的地方,那儿的温暖在这地底唯一可能的来源就是温泉,温泉在这一带并不稀奇,但是热到足以煮熟食物的温泉就很少见了。不过此时又没别的选择,担心这个没啥意义,于是欧宇再一次往那温暖的方向摸去了。

这一次虽然他的体力更加衰弱,可是移动的速度似乎反倒没上次那么慢了,这一点他也察觉到了,但这还不是最令他惊讶的,最令他惊讶的是,当他摸到了那热源之所在之处时,居然能“看”到那一大池的温泉!此处不像寒潭那儿还有一点点光线,这里完全的黑暗,是不可能看到任何东西的,但欧宇真的看到了。虽然那池热水的影像极淡极模糊,在似有若无之间,而且呈怪异的红色,但他很确定那不是幻觉,他猜想或许自己看到的是“热”而不是“光”吧?

不管欧宇看到的是热还是光都是好事,因为那池温泉真可是滚沸的,若在黑暗中一脚踩进去那可不堪设想。总而言之,欧宇就将蛇肉放在温泉里煮熟了,顺利地吃到了美味的一餐。那蛇肉非但鲜美,而且吃下肚后全身感到暖洋洋地,说不出的舒服,甚至于有点太暖了些,让他很忍不住想跳进冰水里凉快一下,当然,这小家伙是想到就干的,于是他又跑回那寒潭那儿,噗通一声一跃入水。

有谁推荐more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