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江山如此多娇》第三章、希望开启—(1)老子打虎儿屠龙
2019/10/31 13:40
浏览928
回响0
推荐6
引用0

《江山如此多娇》第三章、希望开启—(1)老子打虎儿屠龙

欧宇这三个多月来日子过得十分灰暗,他每天都在想念爸爸。不像弟弟妹妹们仍然慒慒懂懂的,欧宇很清楚“死”是什么意思,他知道永远再也见不著爸爸了,爸爸也永远见不著他了…爸爸现在不管在那儿,应该也是每天都想念着宇儿吧?

欧宇还知道爸爸是被坏人杀死的,虽然他不明白为什么妈妈见了人就说爸爸是生病死的,但既然妈妈不想让别人知道这事,不管是为什么,他也就跟妈妈一样绝口不提。只是希望未来的一年三个月赶快过去,那时他就年满六岁了,可以拜徐叔叔为师学习剑术,学好了剑术就可以去杀掉那些杀了爸爸的坏人了。

搬家的这近一个月来,大人们象是忙疯了,妈妈、徐叔叔、全叔、信叔、瑛姨、涌叔…都在忙进忙出,一会儿就不见人影,只有梅姨老在眼前绕来绕去,只是她要照料四个弟妹还有爷爷奶奶,也没空理会欧宇,欧宇就一个人自己想办法打发时间。他有时去逗奶奶笑笑,有时去跟爷爷说说话,有时跟弟妹们玩一会儿,但更多的时间是钻到河那边的山洞(注一)里去探险。

那座山洞里有五彩缤纷奇形怪状的石头,有清澈冰凉的河流,十分好玩。但洞内也十分危险,那里曲折高低,锐石突出,一不小心失足就有性命之忧。不过欧宇就爱冒那个险,因为当他爬高窜低之时,必须聚精会神专心一志,这能让他暂时忘了对父亲的思念,而那种思念是很苦的。

不过咱们也不用太为欧宇担心,他年纪虽小,但身手矫健更胜成年猎人。欧宇生下来就是个大块头,不过他不像一般巨婴那样胖大,而是瘦瘦高高的,手长腿长,并且两臂、腰、双腿都异乎寻常地强壮有力。所以不论爬山还是游泳,他都是超级天生好手,他的这两种天赋可是号称穿山甲的朴全与人称浪里白条的朴涌都认证过的。

这天欧宇嫌河对岸那山洞已经玩腻了,就打算往家里后头的山里找找,看看是否有别的山洞。虽然是头一次只身一人进山,但他想自己跟著全叔进山打猎也有七、八趟了,看来也没什么难的,于是想到便做,跑去跟梅姑虚应故事地报备了一声,而那梅姑也正忙的焦头烂额,没仔细盘问他要去哪里儿,只应了一声就算核备了。

说来小孩不懂事,朴全带他去过的都是二水村民几百年来熟悉的猎场,而他现在要去的却是恒古以来无人踏入过的原始森林,其中的凶险差距不可以道里计。但欧宇一方面不知天高地厚,一方面也天不怕地不怕,就这样一个不满五岁的孩子,单身走进了那一片洪荒绝域。

欧宇准备的似模似样,为了防身还带上了他父亲的标枪〜那枝欧旺用来宰了一只大老虎的短标枪,竖起来比他的人还高。这真是小孩子心性,也不想想真遇上了什么猛兽,他一个小小孩带不带武器又有什么差别?为了尽可能的全副武装,除了标枪,欧宇还揹上了一把短剑…短剑怎么不插在腰上而用揹的呢?盖人太小了是也!这短剑是他父亲打造了送给他的礼物。欧旺一共打了六把一模一样的短剑,给五个已经出世的以及一个还在老婆肚里的孩子一人一把。为了这六把短剑,爷爷还责怪了爸爸,说咱家不是不再打宝剑传世吗?怎么还打了六柄三分百炼的让孩子们留著?欧宇不知道“三分百炼”是什么意思,又有什么不对,他只知道这把剑是爸爸亲手为他做的,是爸爸唯一留给他的东西,是他最珍贵的宝贝。

欧宇进山逛了大半日,没什么发现,瞧瞧日头已过午不少,想想该回家了,改日再来探探。回头走了不多久便觉得不对劲,这参天古林之中此时竟是一丝声息也无,没有虫嘶鸟鸣,没有枝叶婆娑,四下一片死寂,透出不祥的肃杀之气。他举目四下打量,蓦地混身僵硬,汗毛直竖,一股凉意从心头涌起,直觉很明确地告诉他猛兽来了,而且是极巨大、极凶暴的猛兽!

欧宇不知道来的是什么玩意儿,既然不知道来的是什么,那想来爬上树不是好主意,谁知那东西会不会爬树?但有一点大概不会错,就是那东西的脚程不快,否则这时候已经扑上来开饭了,那还会让他有机会愣在这儿盘算?所谓脚程不快也是相对于山里四条腿的走兽而言,比起两条腿的人类却又未必慢了,但无论如何,最合理的保命策略恐怕还是拔腿就跑。

主意打定,欧宇拔腿就朝下风处急奔,向下风跑是丛林求生的基本常识,无论猎人还是猎物都要抢占下风,免得自己的气味被对手闻到。欧宇表现的很不错,但运气似乎欠佳,尽管做出了正确的反应,却没有因而脱离险境。

原来那东西不知有什么样的异能,竟然能不受顺风的影响,照样紧紧追蹑而来。唯一聊堪安慰的是,牠还真的跑得不快,在速度上只能和这个五岁的小孩打了个平手。

就这样速度相当的一逃一追,追的追不上,逃的也逃不掉,不妙的是欧宇一直顺著西南风往东北跑,这就离家愈来愈远,也愈来愈深入山中了。更不妙的是,他发现自己被逼入了一个山凹子之中,除了来的方向之外,其余三面都被千仞绝壁环绕著,这些绝壁即使在他体力最充沛时也爬不上去,更何况他已连续奔跑很长一段路了,早已精疲力竭,现在只是在勉强支撑著,要攀越绝壁逃走那是绝无可能的。

但是欧宇这孩子是天生见了黄河还不死心的个性,他从来就不懂得什么叫“认命”,爬不上去也得爬,于是他走向山崖脚下,要仔细地勘察崖壁,希望能找到一条或可攀爬的路径。

细看之下,发现到处都是光溜溜的石壁,可供抓踏的落点零星分散,不能连成一条攀爬的路径,可是他却发现了别的奇景,心中燃起了一丝希望的火花。

原来那山崖脚下散落著十来个坑洞,洞口大小不一,但无论洞口是大是小,这些洞都很直,更且很深,从洞口往下看大多都深不见底,尤其是洞壁光滑平整,就像地上的这些峭壁一般。像这样又直又深,而洞壁又十分光滑的石穴,除了长了翅膀的鸟儿还能飞上飞下之外,任何猛兽;无论是走兽还是爬虫,都不能够上下进出,若能躲进洞内避难,不管追他的怪兽是什么玩意儿,谅来都拿他莫可奈何了。(注二)

但问题是,他也爬不下去,就算下去了更爬不上来!

那怪兽就快要追到了,没时间另谋什么良策,不过还有最后一丝希望。欧宇捡起石块,一个洞捱著一个洞地往洞口里扔,然后凝神倾听,虽然石头扔下去要隔很久才落地,但他的耳力绝佳,能听得出这些石穴的底部都是硬地,若是失足掉下去必然粉身碎骨。

但是有一个坑例外,石头扔下去后竟然无声无息,以他的听力之敏锐却什么也听不到,当真是深不可测。欧宇回到这个坑口,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搬来了一块大石,将之推落洞中,在漫长的等待之后,这次听到了隐约传来的回音:「噗通!」一声,这坑底是水!

看来这个洞的底部是个地下湖或地下河,但这个洞实在太深了,从这么高处落到水面恐怕难逃震死的下场,可是,往下跳却是唯一的求生机会!这是九死一生的可能性,但总要比必死无疑好些吧?

欧宇评估了局势,打定了主意,便不再多想。他站在洞口边上,面向来时的方向,举起标枪,静待那头想要吃他的怪兽出现,他想在临死前瞧瞧这害死自己的怪兽长的是怎么一副德性。

没等多久,前面就腥风大起,长草之中蓦地冒出了一颗绿色三角脑袋,足足有粮斗的两倍大,虽然它大到不可思议,但确是如假包换的一个蛇头,而连著蛇头的蛇身则是黑色带著网纹,比水桶还粗,蛇身的大部分都埋在长草之中,看不真切,但从那草木匍掩的面积瞧来,这条蛇怕不长达十多丈,这么巨大无匹的大蛇,除了传说中「巴蛇」便无其它可能了!

迷你巴蛇〜网纹蟒

《山海经》这本书中说巴蛇能够吞象,从欧宇眼前这条巴蛇的体型看来,虽然要吞下大象恐怕还不能够,但吞一条水牛却是没有困难。令人不解的是,这么巨大的猛兽,不知为何对这个只够牠塞牙缝的小孩特别感兴趣,或许是因为人类对牠而言算是稀罕的“珍禽异兽”吧?

这回欧宇可真是大开了眼界,而且这时也明白为何他一直占了下风位置,却仍然不能摆脱被追猎的原因了。原来蛇的嗅觉故然灵敏,但这种动物还有另一种比它的嗅觉更灵敏百倍的感官,那就是它的腹部能感应地面的震动,欧宇的脚步虽然已比成人要轻得多,但对这条大蛇而言却像地震那般清晰,追踪起来实在太容易了。

欧宇毕竟是小孩家的心性,明知不是对手,却心有不甘,想要戳这逼人太甚的畜牲一枪,先泄泄愤,然后再跳下身后的深坑。

那巴蛇见欧宇摆出了迎战的姿态,便放缓了身形,瞪著海碗大的怪眼,昂首吐信,蜿蜒逼近。

欧宇又紧张又亢奋,他高举标枪,手心冒汗,紧盯怪兽,等待那最后一击的时机。突然他心头闪过一种异样的感觉,觉得有什么事不对劲,于是再仔细打量了那大蛇,便恍然大悟,暗叫一声不好,就立刻投出标枪,拔出短剑挡在胸前,奋力倒纵往身后的深坑跃下,但是他醒悟的太迟了!

原来欧宇只盯著那蛇头,却忽略了长草中蛇身的动静,那巴蛇在头部缓缓进逼的当儿,也将原本拖在后面老长的蛇身收到了头部正下方,盘卷了起来,这就像虎豹在扑击前的蹲踞蓄势一般,正是蛇类暴起发难的准备动作!

欧宇投出的标枪射到那巴蛇身上就无声无息的掉落在地,就像给牠抓痒似地,而欧宇甫一跃起,巨大的蛇身便像标枪劲矢一般射向空中那个小小的身躯,迅捷无比地将欧宇缠绕了起来。要知蟒类狩猎必定会先将猎物缠绕勒毙,然后再将猎物整个吞下,虽然以欧宇小小的体型而言这实在是多此一举,直接一口吞下反倒更方便,但兽类就是兽类,这条大笨蛇岂会去想那么多,牠只是遵照既定的程序办理罢了。

那蛇用身躯前段去缠绕欧宇,而尾部则卷住了洞口边的石笋,当大半截蛇身随著欧宇向洞内下坠的时候,它便尾部一用力,就要将自己的身躯连同掳获的猎物ㄧ并向上拉起,好回到地面去慢慢品尝这道甜点。

欧宇小小的身体整个埋在巨大的蛇身之中,没有一点露在外头,他已无法呼吸,眼冒金星,眼看就要被勒的全身骨骼尽碎而亡。就在大蛇要将自己拉回地面的当儿,欧宇狠劲一发,不再试图去抵挡环绕周身的压力,反倒奋起余力,将手中短剑往蛇身上死命地刺入又切下,便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为了保留家传的独门技艺,欧旺学过也练习过铸造宝剑,只是并没有把作品拿出去搏取名利,在做完实验后就将之熔成铁汁了,可是给孩子们打的这六把短剑不但没有熔掉,更且打造的格外用心。所以欧宇手上拿的实是一口削铁如泥的宝剑,较之他老祖宗欧冶子早期的作品如纯钧、鱼肠等剑,恐怕亦无半分逊色。

那巴蛇虽然浑身鳞片坚如金铁,却也吃不住这等宝剑,被殴宇这么一刺一切,身上登时便拉出了一道一尺来长的口子。对于这么巨大的动物来说,这原本也只是小小受伤,并无大碍。但活该这头畜牲的气数尽了,牠吃痛之下,本能地就收回身子伸展在外的部分,要卷曲成一团,这纯粹是天然的反应,没啥道理好说的,但这笨蛇却忘了牠之所以没掉下万丈深坑,全仗著尾巴还勾著地面的石笋呢!

巴蛇这一收回尾巴,巨大的身躯便再无支撑,轰!的一阵如雷巨响,就挟带著已经不省人事的欧宇,重重的向不知有多深的黑暗坑底坠落。

(注一)依文中位置那山洞显然是指现今称为伏羲洞或太古洞的岩溶洞穴,该洞长3公里,宽10〜50公尺,高20〜80公尺,是洞穴专家公认中国面积最大,景观最美的洞穴。

(注二)这种竖井常见于石灰岩岩溶地形〜即「喀斯特」地形,在桃花源所在的武陵山区及二水村所在的大娄山区多所发现,最深的一口岩溶竖井「武隆天星汽坑洞」深达920公尺。

有谁推荐more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